「我不是在給您鼓掌,精靈王,我是在給我的六弟鼓掌,佩服,佩服,我的確不如他呀,」唐斯·沃頓輕搖著腦袋,直視著王詡讚歎道:「為了守住精靈族的未來,而願意承擔整個種族罵名的人,從古至今,就你一個——婓里奧·沃頓,只要你婓里奧·沃頓成為精靈王,我以我的血統發誓,我將永遠效忠於你!」

聽完唐斯·沃頓效忠的誓言,精靈王「騰……」的一下就從寶座上站了起來,怒火再次把他的臉頰給燒紅了,他的目光,反覆在王詡和唐斯·沃頓之間盤桓,眼神中,帶著恐懼的情緒。

「得了吧您,二哥,這都什麼時候了,您還在挑撥離間呢,我可不是您,天天覬覦著父王的權力!」王詡知道,唐斯·沃頓剛剛是很真誠的發誓,不是在挑撥離間,可是,為了穩住快要暴走的精靈王,王詡只能故意說唐斯·沃頓在挑撥離間了。

說這句話時,王詡還不好意的朝著唐斯·沃頓眨了眨眼,明著暗示他:對不住了,兄弟,為了穩住咱們爹,我只能拿你開刀了,誰讓你亂說話呢,這刀,你必須得挨呀!

「哼,哼,哼……」聰明如唐斯·沃頓者,在看到王詡的眼神后,瞬間就理解王詡是什麼意思了,在長笑了一聲后,他順著王詡的話說道:「又被你個小兔崽子看穿了!」

在承認了挑撥離間的同時,唐斯·沃頓還報復性的罵了王詡一句,算是表達王詡讓自己背鍋的不滿吧。

「哼……等會兒再收拾你個逆子!」在王詡和唐斯·沃頓的雙簧表演之下,精靈王還真以為唐斯·沃頓剛剛的誓言,是在挑撥離間呢,重重的坐回了寶座上后,精靈王怒吼了唐斯·沃頓一句。

「我接著說,」王詡直接開口替唐斯·沃頓解圍,對精靈王講道:「等我們在森林西部邊緣穩住陣腳后,我們就……」 「只要在森林西部邊緣穩住陣腳,我們就立刻開始依照地形修建防禦措施,同時,著手建造臨時營地,」王詡深吸了一口氣,語氣很嚴肅的對精靈王敘述起了自己的計劃:「接著,我們就得立刻開始修建臨時城牆,修建臨時城牆這件事兒,我會親自去辦……」

別的王詡不敢打包票,但是,在修建臨時城牆這項任務上,他敢肆無忌憚的承諾,在整個洛倫世界,沒人比自己修的更快,因為,只要他用出土牆術這個技能,瞬間,他就能開出一道上百米長的夯土城牆,有了這一招,兩個小時內,他就能把臨時城牆給建好。

當然了,王詡的土牆術只適合建造臨時城牆,不是真正的城牆,想要把臨時城牆給升級成成品城牆,工程量還是很大的,這絕對是個漫長的過程,畢竟,慢工才能出細活兒嘛。

「你的計劃執行起來需要多少時間?我要清楚細節!」聽完王詡那粗略版的大遷徙計劃后,始終不想離開這片地域的精靈王,在不斷晃動著眼珠兒思考了五六秒后,問道:「我們遷徙會遇到什麼樣的風險?」

「我算過了,」王詡起身,從自己的背包系統里掏出一面松木圓桌擺在了他和精靈王之間,接著,他又拿出了一副精靈森林的詳細地圖,擺在了圓桌上,然後,王詡用一隻沾了紅墨水的鵝毛筆,在地圖上畫出了一條撤退路線,繼續說道:「只要我們按著平時的步行速度,用不了兩個月,就能到達那裡!」

說著,王詡用鵝毛筆在精靈森林西部邊緣與黑暗山脈交界處劃了一個圈,被紅圈圈住的地點,就是王詡計劃中重建精靈皇城的地點。

「哎……」看著紅圈裡的那個位於森林邊緣的犄角旮欄兒處,精靈王在掃了一眼在地圖上如今皇城所在的風水寶地后,他一邊嘆息著,一邊輕輕的搖了搖腦袋。

抬眼瞟了一下精靈王的表情后,王詡微微撇了撇右側嘴角,此刻,他很清楚精靈王在想什麼,精靈王肯定是不想離開此地的,這片位於精靈森林正中間的風水寶地,養育著幾萬百萬名的木精靈,他不想把自己種族生活了上百萬年的地盤兒讓給獸人。

更讓精靈王無法果斷決策的原因是,只要他同意舉族遷徙,那麼,從他下達命令的那一刻開始,他就要永留史冊、遺臭萬年了,今後的書籍中,永遠將把他描述成一位放棄祖宗龍興之處的流亡皇帝,想洗白都不可能了。

「等我們達到預定地點后,大概一個月,就能修建好新的防禦措施,再給我一天時間,我就能建造好臨時城牆,」看著還在那兒猶豫不絕的精靈王,王詡也不管他糾結不糾結了,繼續敘述自己的計劃:「一共只需要三個月,我們就能在那裡穩住陣腳,我會在我們遷徙的路上布置下無數殺陣的,就算敵人吊著我們追過來,以我殺陣的威力,也夠他們喝一壺的,他們是不可能趕上我們的速度的!」

「你是說你一天內就能建造好一座臨時的城牆,」精靈王彷彿從王詡的話語中聽到了什麼新希望了一樣,瞬間,他那原本暗淡的眼神,亮了起來,「真的嗎?」

「沒錯!」王詡點頭肯定道。

「是什麼樣的城牆?」精靈王慎重的確認道。

「高度只有十米、厚度也是十米的夯土牆,畢竟是夯土結構的,只能臨時拿來用用,久了,就被風雨給消磨掉了……」王詡低聲回答道。

「如果我們就在這裡建造臨時城牆,你覺得我們守的住嗎?」精靈王終於問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那就是,能不能不離開這裡。

「不一定,那得看我們還剩多少人,還有多少兵器,以及戰鬥人員的士氣,」王詡可不想留在這地方挨打,在這種無險可守的平原地帶,敵人是可以四面包圍自己的,再加上此處位於精靈森林的核心區域,敵人有用不完的木頭來製造攻城器械,可以這麼說,在這種地方防守,簡直就是被敵人圍著打,想反擊都難。

然而,精靈森林的西部邊緣就不一樣了,那裡是丘陵地帶,只要把據點健在丘陵之上,就能居高臨下的從容防禦了,就算敵人想要圍城,地形也不允許呀,王詡也不相信敵人有手段能在丘陵的坡道上安置大型攻城器械,就算他們能做到,那些器械能不能用還是個問題呢。

「你去把政務大臣叫來!」聽完王詡的分析后,精靈王扭頭吩咐了暗影一句。

「是……」點頭回應了一聲后,隨著帳篷門口的金色布簾門的一陣晃動,暗影去執行精靈王的命令了。

很快,暗影就領著一位矮小瘦弱的精靈貴族回來了,被暗影帶回來的這位,就是精靈王剛剛任命的新政務大臣詹姆士,而原來的那位內政大臣,就是詹姆士的父親牛頓。

由於牛頓已經犧牲在了剛剛的這場戰爭中了,再加上混亂時期,墮落的精靈貴族中,沒有一位願意承擔這個職位的,所以,精靈王不得不硬扶牛頓的兒子詹姆士上位,做新的政務大臣。

雖然詹姆士以前並不是管政務的官員,但是,從這半天中的表現來看,詹姆士的能力還是不錯的,至少他穩定住了混亂的百姓,沒讓百姓中間發生暴亂。

「詹姆士伯爵,」精靈王用手托著下巴,沉聲問站在桌後行禮的政務大臣詹姆士道:「我們的傷亡情況怎樣?嚴重嗎?」

「很嚴重,國王陛下」滿臉哀傷表情的輕搖了下腦袋后,詹姆士回答道:「我們城裡原本是有三百多萬人口的,現在,只剩下了一百萬出頭了,估計都不到一百一十萬人了,其中,還有半數是帶傷的,重傷到瀕死的,也有五萬多人!」

「什麼,死了兩百萬人,真的嗎?」從政務大臣詹姆士的口中聽到,元素之城竟然慘到如此程度后,心痛到嘴角抽搐的王詡,情不自禁問他道:「回來的路上,我沒看到死了這麼多呀?」

「是這樣的,婓里奧殿下……」再次痛苦的搖頭嘆息了一聲后,詹姆士回答道…… 「我們在城裡一共尋找到死難同胞的遺體四十多萬具,沒有更多的了,」政務大臣詹姆士,仰頭看著在身高上幾乎是他兩倍的王詡,低聲回答道:「我想,城裡的大部分人,在戰爭開始時,就離開了吧……」

通過詹姆士剛剛講述的內容,王詡大概的清楚了自己這邊的傷亡情況:城裡原本一共三百多萬人,死了四十多萬,最後,還剩一百萬,那就是說,在開戰初期,就有一百六十多萬人逃離了這裡,躲起來了。

「哇……太好了,辛虧他們聰明果斷的逃離了,要不,現在的死傷情況要比這會兒嚴重的多呀……」意識到這場戰爭的結果比自己預想的要好很多后,王詡鬆了口氣,抬手輕輕的拍了拍詹姆士的肩膀,鼓勵他道:「辛苦了……」

「哼!」冷不防的,精靈王冷哼了一聲,「逃走的人都是叛徒!皇城被敵人入侵,他們不思反抗,卻逃離了這裡,他們還配做一名精靈嗎……」

顯然,由於身份與王詡的不同,所以,對於這件事兒的看法,精靈王與王詡也存在截然相反的認知。

對王詡來講,元素之城的百姓,真的就是同胞,死一個都心疼;而對精靈王來講,元素之城裡的所有人,都是他的手下,必須為他赴死,而那些逃走的人,在他眼中,就是叛徒。

明白自己和精靈王之間的立場不同后,王詡也知道,用自己的立場和觀點是無法勸動精靈王的,所以,他也就沒有開口做這個無用功,而是接著上一個話題,繼續給精靈王分析道:「如果我們手上有一百萬名百姓,再加上十萬禁衛軍的話,估計是能守住這裡的,但是呢,傷亡會很慘重,至少會死一半兒人,但是,如果我們遷徙到邊界那裡,那麼,我們能保住大部分的人!」

「你說,我們是離開這裡,還是……」糾結中的精靈王,低頭直視著詹姆士的雙眼,低聲問他道:「給你五秒鐘回答,五,四……」

「離開會更好些,就算我們留下來,以目前我們的士氣,我們是很難守住的!」詹姆士哀聲懇求精靈王道:「還是遷徙到安全的地點吧,那是我們唯一的活路!」

「好了,你出去吧!」就算詹姆士已經給出了精靈王答案,可是,他依然沒有明確表態。

「是,陛下……」聽完精靈王發出的逐客令后,詹姆士緩緩的退到了帳篷門口,在掀開帳篷出去前,他輕輕的嘆息了一聲。

「真的一定要離開嗎……」等詹姆士離開口,精靈王仰頭看著帳篷頂上的魔法吊燈,自言自語了一句。

「是的,父王,為了未來,必須暫時隱忍了,如果您依舊心存僥倖的話,那麼,我們可能……」王詡並沒有把最壞的結果說出來,可是,精靈王已經知道王詡想說的是什麼了。

「好吧,就按著你的計劃來,遷徙!」終於,精靈王不再執著了,拍板要遷徙了。

聽完精靈王的命令后,站在他身旁的暗影,悄悄的和王詡對視了一眼,他的嘴角,彎出了一道隱秘的弧線。

「那我出去安排一下……」既然精靈王拍板了,那麼,王詡就準備出去幫助禁衛軍大統領安排下撤離事項了。

可是,王詡還沒走出去兩步呢,精靈王就發聲叫住了他:「你留在這裡,外面的事兒由禁衛軍大統領負責,如果他干不好,是他的責任,我會撤了他的!」

「是……」明白精靈王為何留下自己的王詡,再次回到了松木圓桌旁,坐到了那把靠背椅上。

王詡清楚,如果自己離開,那麼,精靈王就得繼續和妮露她們大眼兒瞪小眼兒、互相不待見了,而精靈王又不敢招惹妮露她們,所以,為了避免尷尬,精靈王才會留下自己的。

「咦……」就在王詡準備開個新的話題轉移一下精靈王的注意力,不讓他胡思亂想之時,猛地,貓女吉莉兒驚呼了一聲。

聽到吉莉兒的驚呼聲后,不僅是王詡,連精靈王和暗影,也把視線投向了會議桌那裡,瞬間,他們就發現了吉莉兒驚呼的原因。

只見,擺滿了會議桌的那些盤子里裝著的蔬菜,莫名其妙的開始了枯萎,眼看著,綠油油的菠菜、黃燦燦的白菜心,就乾枯萎縮成一坨坨莫名其妙的暗灰色脫水蔬菜,隨即,盤子里的脫水蔬菜們,乾裂成了灰燼,然後,灰燼很快就消失了。

漸漸的,帳篷內瀰漫出了一股杏仁兒的氣味,聞到這股氣味兒的王詡,苦笑著搖頭道:「故人既然來了,就別裝神弄鬼了,歡迎至極……」

王詡的話音還未落下,在精靈王與暗影的注視下,帳篷最中心的地面上,像火山噴發一樣,湧出了一股醬紅色的煙柱,很快,煙柱就由醬紅色變成了慘綠色,再由慘綠色變成了墨黑色。

十秒鐘不到,煙柱就漸漸的散開了,一道身高几乎和帳篷一樣,身材比帳篷內的木頭柱子還瘦的人影,出現在了煙柱位置。

來者是暗暗跟王詡合作的瘟疫女神歌莉婭,王詡也不知這傢伙這麼快又來找自己幹什麼,畢竟,兩人十天前才見過一面。

抬起手指細的像鐵絲兒一樣的右手,隨手勾住了一把靠背椅后,歌莉婭拖著靠背椅走到了王詡旁邊,在放下靠背椅后,身高五米出頭的歌莉婭,坐到了王詡旁邊,抬眼看著寶座上的精靈王和站在精靈王身邊的暗影。

感受著歌莉婭周身涌動著的魂力,看著她那慘白到毫無血色的面孔,精靈王很清楚,自己對面那個女人,並不是活人,是個頗有些實力的靈魂。

上下打量了一遍歌莉婭身上套著的那件像喇叭花一樣的斗篷,又瞟了一眼歌莉婭那張比瓜子還瓜的瓜子臉后,精靈王發聲問王詡道:「這位朋友是?」

「瘟疫女神歌莉婭!」沒有任何鋪墊,王詡直接跟精靈王說出了歌莉婭的身份。

一聽王詡講出那個在洛倫世界幾乎相當於殺星的名字,一向還算穩重的精靈王,被嚇的身體瞬間就軟了,要不是暗影暗暗的托住了精靈王腰眼,精靈王非得軟在寶座上不可。

估計,扶住精靈王的暗影沒有意識到,他的雙腿,也在大幅度的抖動著,看起來,他也怕的夠嗆…… 無論在哪個時代,無論在哪個種族,如果有人要問哪三位人物是這個時代最不受歡迎的人,那麼,瘟疫女神歌莉婭肯定能穩穩的進入每個人的榜單。

歌莉婭似乎已經與死亡畫上等號了,凡是她出現過的地方,都會出現大面積的瘟疫,隨之而來的就是大面積的死亡,畢竟,歌莉婭以此為樂嘛。

所以,越是地位高的人,對歌莉婭越是恐懼,理由也很簡單,因為,如果自己的手下們都死光了,那麼,就算自己的地位再高,當成了光桿司令后,自己還能做些什麼呢。

在場地位最高的精靈王,是最害怕歌莉婭的,就算歌莉婭隔著張桌子,就坐在他的對面,他也沒有勇氣去直視歌莉婭的雙眼,他巴不得歌莉婭趕緊走,可是,他又不敢開口送客,怕得罪歌莉婭,所以,他只能不停的暗暗跟王詡打眼色,暗示王詡趕緊趕走歌莉婭。

除了精靈王外,被關在籠子里的唐斯·沃頓也被嚇的夠嗆,這時,他才認識到,自己跟王詡作對有多麼不明智,從歌莉婭瞟向王詡的眼神中,他看出了,歌莉婭和王詡的交情不淺,就打死唐斯·沃頓,他也想不到,自己的六弟,竟然是瘟疫女神歌莉婭的朋友,自己竟然敢得罪了死神的朋友,這簡直……

越想越害怕的唐斯·沃頓,腿也有點兒軟了,終於,他站不住了,扶著籠子上的符文鐵條,緩緩的盤坐在了地上,僅僅就幹了這麼點兒事兒,他就像跑了馬拉松全程一樣,呼吸非常急促,胸口上下起伏的頻率,就像開足馬力的發動機一樣,眼看著,唐斯·沃頓的額頭上,就浮了一層薄薄的冷汗。

「他就是唐斯·沃頓?」斜瞟了一眼呼吸聲音大到刺耳唐斯·沃頓后,歌莉婭冷笑著看著王詡,問道:「你抓住他了?」

「沒錯……」微笑著回應了歌莉婭一句后,王詡直接開口問她道:「咱們不久前才剛剛見過面,你這麼快就再來找我,難道出了什麼事兒了?」

「沒錯……」聽完王詡的問題后,瘟疫女神歌莉婭淡淡一笑,傲嬌的回答道:「我來了三天了,都沒找到你,也不知道你去哪兒了,本來我是打算離開的,可是,這裡就突然發生了戰鬥,所以,我就留下來看了看,哼哼,沒想到,我能親眼看到生命之樹的毀滅,哇,真是壯觀吶……」

察覺到歌莉婭只把正事兒說了一半兒,就跑題兒了后,王詡冷聲提醒她道:「說正事兒,你來找我的目的是什麼?」

「你好像不太歡迎我呀,好吧,」瞟到王詡嘴角不耐煩的撇了撇后,歌莉婭也終於開始說正事兒了:「有一股大概七十萬人的獸人聯軍,準備圍攻你的山丘城,他們都是黑暗山脈那裡的土著獸人,大概在十天前,他們開始集結,兩天前,他們在距離山丘城東部五百公里處集結完畢,現在,大概走了一半兒路程了吧,三天後的凌晨會抵達城下……」

「什麼……」聽完歌莉婭的爆料后,王詡直接垂目思考了起來,連原本圍坐在會議桌周圍的妮露五女,意識到事態嚴重后,也紛紛搬著靠背椅過來了,坐到了松木圓桌的周圍。

「我三天前就準備告訴你這件事兒的,但是,沒找到你,要是你早點兒出現,你還有六天準備時間,現在,留給你準備的時間只剩下三天了,你好自為之吧……」邊說,歌莉婭邊朝著王詡歪了歪腦袋,一副看熱鬧不怕事兒大的樣子。

「我好像沒怎麼得罪黑暗山脈附近的獸人勢力吧,他們還不至於聯合起來對付我吧,不會又是魔王扎古玩兒的把戲嗎?」垂目想了會兒的王詡,抬眼看著歌莉婭,擰著眉心問她道。

「嗯哼……就是大魔王扎古乾的,不過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做,自從他被打傷后,我已經很久沒見過他了,哦,對了,」歌莉婭突然低呼道:「剛剛離開這裡的那頭老龍,好像就是打傷扎古的人,這麼說,扎古之所以要對付你,就是想報仇吧,畢竟,沒有你的出賣,那頭老龍怎麼會知道扎古在哪兒呢……」

「估計是這樣……」嘴上雖然應和著歌莉婭,可王詡的心裡卻完全不認可她的分析。

在王詡看來,之所以扎古會挑撥黑暗山脈的獸人勢力圍攻自己的老家山丘城,其目的肯定只是想把自己給逼出來,畢竟,能開出一條通向深淵二層傳送陣,讓他把後援力量運過來的人,就只有自己和扎娜了,現在,他既然找不到自己,那就只能想辦法讓自己主動出現了。

雖然這個辦法很笨,但是,卻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由於扎古需要自己幫他建造傳送陣,有求於自己,所以,他才沒有派出惡魔族的士兵來支援那些獸人聯軍的,他肯定是怕得罪了自己后,就算他出再高的籌碼,自己也不會幫他建造傳送陣。

因此,王詡可以確定,這場圍攻戰,可能只是個虛招,把自己給引出來后,圍攻就結束了。

至於那七十萬獸人聯軍,可能就是為了對付精靈族才集結起來的,等元素之城被毀、生命之樹被炸的消息傳到那股獸人聯軍那裡,他們的士氣肯定還會提高不少,估計,以如今精靈族的整體士氣,精靈森林裡的其它城市肯定也守不住了,那些城市裡的人,要想活,也必須得立刻遷徙才行。

此時此刻,王詡陷入了糾結之中,他不知該不該去通知那些精靈森靈中散落城市裡的居民,如果不去通知他們,那麼他們必然死光光,但是,卻能拖延住敵人前進的步伐;如果通知了他們,他們全都撤離了,那麼,在沒有任何防禦措施之下,敵人就能長驅直入,快速挺進了,那麼,元素之城百姓遷徙就會遇到更大的風險。

「你在想什麼呢?」看著微蹙眉心,眼球不斷晃動著的王詡,歌莉婭疑惑的開口問他道:「難道你有解決的辦法,別忘了,獸人聯軍七十萬人,而你的那座城市裡,只有不到十萬人!」

「你說錯了吧,我的那座城裡,估計總人口還不到兩萬吧……」王詡深吸了口氣,苦笑著糾正了歌莉婭一句。

「我剛從那裡回來,我會不知道嗎,如今,你那裡,已經聚集了五六萬人了……」歌莉婭輕笑著對王詡說到。

「哦……」實在是分析不出山丘城怎麼會人口爆炸后,王詡低聲問歌莉婭道:「什麼情況……」 「你自己的領地,你都不知道那裡是什麼狀況嗎?」歌莉婭詫異的看著王詡,在察覺到王詡好像並沒有撒謊后,她再次問道:「你多久沒回去了?」

「好幾個月了……」王詡輕搖著腦袋輕嘆道:「這段時間,我好忙啊……」

「哼……理解,要不是你這麼忙碌,這會兒,這片森林裡的所有木精靈,早就被趕到大海里餵魚了……」說著,歌莉婭斜瞟了一眼勉強坐穩在寶座上的精靈王,連消帶打的諷刺了他一句。

聽完了歌莉婭對自己的諷刺,雖然精靈王微怒的蹙了下眉心,可是,他卻沒有回懟歌莉婭,他深知,自己得罪不起這位有著殺星稱號的大爺,誰得罪她,誰就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今天我心情好,我就給你說說你領地現在的情況……」不屑的瞥了一眼敢怒不敢言的精靈王后,歌莉婭講述道:「你城裡本來只有兩千名人類的,最近多了一萬名精靈,我打聽到,新加入你那裡的是貝克家族的勢力。」

「哇……你打聽的這麼細呀,那裡到底是我的領地還是你的領地,你不會也想住我那裡吧……」一聽歌莉婭說起自己的領地里的事兒,猶如如數家珍般,王詡不禁問了她一句。

「自從我們上次見面后,我就一直住在那裡,你的領地雖然很小,但是,什麼都有,是個度假的好地方,再加上人類是很可愛的,他們自私、貪婪、奢侈,我很喜歡和他們生活在一起,和他們生活在一起,我就感覺,我好像回到了冥界一樣!」雖然歌莉婭的態度是在誇獎人類,可是,她用的卻全是貶損的辭彙,顯然,物以類聚,陰險至極的歌莉婭,很適合生活在人類社會中。

「明白了,服你了,」佩服的朝著歌莉婭伸了伸大拇指后,王詡問歌莉婭道:「還有誰,人類加上新到的貝克家族精靈,一共才一萬兩千人,哪來的五六萬人吶?」

「別急,我慢慢說,」歌莉婭很享受吊人胃口的感覺,尤其是吊王詡的胃口,心情更爽,畢竟,她在王詡手上吃過虧,吊王詡的胃口,有種報復的快感,「一個半月前,兩個牛頭人部落遷徙到了山丘城下面的河谷地帶,我原以為他們是來攻打山丘城的,想來跟你報信,誰知道,他們是來投靠山丘城的!」

「那倆牛頭人部落是什麼圖騰,各多少人?」王詡大概猜到那是誰的部落了。

「一個部落的圖騰是三支金色的牛角,一個是兩支……」歌莉婭輕聲回答道:「兩個部落總共三萬多名牛頭人,帳篷佔滿了半片河谷地帶,他們身上那股臭味兒,隔著城牆都能聞到!」

「哦,我知道了……」聽完歌莉婭對那兩個部落圖騰的描述后,王詡瞬間就明白了,肯定是自己的老弟桑古他們遇到困難了,所以,帶著族人投靠自己來了,畢竟,桑古的部落圖騰就是三支金牛角,至於兩支金牛角的是哪個牛頭人部落,這王詡就不清楚了。

「這還不算完,」沒等王詡開口問呢,歌莉婭繼續講述道:「又過了半個月,一股貓人部落來投靠山丘城,那部落也有兩三萬人,他們佔據了剩下的半片河谷,山丘城城外的河谷地帶,幾乎已經人滿為患了!」

「貓人族……」一聽歌莉婭提到貓人族,王詡扭頭看向了貓族公主安琪拉:「是你讓你的族人過去的?」

「是……」安琪拉弱弱的回答了一句,說話時,她心虛的不敢直視王詡的眼睛。

「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王詡輕聲問了安琪拉一句,話音中並沒有責備她的語調。

「我怕你不答應……」安琪拉鼓起勇氣抬眼看著王詡,回了一句。

「這怎麼可能,你都是我的人了,你的族人也就是我的族人,我怎麼會不罩著他們呢,你放心,再來十倍的人都沒問題,你知道的,我有錢,多少人都養得起!」王詡豪邁的彪了一句。

「謝你了……」聽到王詡在跟自己開玩笑后,安琪拉終於放下心來,鬆了口氣。

「咱倆誰跟誰……」王詡不正經的朝著安琪拉挑了挑眉毛,色眯眯的掃了她一眼,其實,王詡並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就是想活躍下氣氛,順便讓安琪拉放鬆下來。

可是,安琪拉還以為王詡色眯眯的眼神別有所指呢,瞬間,她原本就粉嫩的臉頰,騰起了兩股紅雲。

「我還沒說完呢,等我說完了,你再調戲她,」歌莉婭惡趣味的打斷了王詡和安琪拉之間的曖昧,補充道:「後來,又來了一股精靈族的勢力,是什麼艾溫斯家族的勢力,後來,我打聽到,那是妮露的家族。」

「再後來,就沒來什麼外人了,兩個月內總共集聚了六萬多外人,幸虧你攢的糧食不少,要不,在人口突然暴增三十倍的情況下,你那裡肯定會餓死人的!」歌莉婭補充道。

「你不會是打算,萬一我那裡糧食不足的話,你就釋放瘟疫,消滅些人吧……」王詡大膽的猜測道。

重生日常 「沒錯,你果然夠聰明,能猜透我的心思,做你的情人也不錯……」歌莉婭很坦然的說著恐怖的話語。

「無福消受……」搖頭輕聲感慨了一句后,王詡在掏出了一枚新的青銅空間戒指后,對歌莉婭說道:「感謝你給我帶來這麼重要的消息,這是報酬,具體是什麼,你自己看吧!」

說著,王詡把空間戒指輕輕的放在了松木圓桌上,然後,抬起右手食指,緩緩的把戒指推到了歌莉婭旁邊。

從桌面上拿起了戒指后,感受著裡面那顆十一級的精神系魔獸晶核,以及亮閃閃的百萬枚金幣后,歌莉婭悄然一笑,又把戒指輕輕的放回了桌面上,再次推回到了王詡面前。

「什麼意思?」王詡不解的問歌莉婭道:「難道這次是你無償的服務,不要報酬?」

「我要報酬,但不是這些,」歌莉婭學著王詡剛剛的那種色眯眯的表情,回應王詡道:「我有其他想要的……」

「是什麼……」王詡眯眼看著歌莉婭,心中忐忑,生怕她說出想要自己這種瘋話…… 「我想要一具屍體,如果你真心想要報答我,那麼,就把那具屍體交給我……」瘟疫女神歌莉婭一邊低聲對王詡說出了她的要求,一邊用右手食指敲擊著身前的松木桌面,桌面上響起了「噠,噠,噠……」的脆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