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我了。」

她毫不留情的打斷了他的話,「這次是你剛好看到我難過,我委屈,才會幫我去處理,但是下次呢?」

「我在你心裡始終是堅強的,所以我活該被人欺負,反正我堅強,別人怎麼欺負我我都沒有心,大大咧咧的,一哄就好。」

顧顏抬起了眼睛,直直的看著他,「霍哥,放過我吧,我沒那麼堅強。」

這一番話說的霍霆啞口無言。

原來她都知道。

當初他看到她轉為女裝,又看到她和宮禦寒的關係好,確實放縱了冷雨晴,想要靠著冷雨晴來當他們的感情催化劑。

在他的內心深處,也覺得顧顏是個一哄就好的性子,不必在意,所以故意用針扎她。

是他的錯。

穿越之長姐難爲 面對著顧顏那清澈的眸子,霍霆輕輕的嘆息了聲。

「顏顏,那你先冷靜下吧,只要你想好了,就告訴我。」

他目光灼灼的看著她,「答應我,想好之後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

「好。」

顧顏答應了下來,「今晚我要在公司忙文件,你先走吧。」

電梯門適時打開,顧顏頭也不回的進了辦公室,看著她那固執的背影,霍霆欲言又止。

他本來打算的是帶她去宴會之後就甜蜜約會的,這下全都泡湯了! 霍霆獨自回到霍家老宅,母親已經給他準備好了歡迎他回來的宴會,可身邊沒了顧顏的陪伴,他總覺得哪裡不對。

就連在宴會上喝酒,都感到這酒水沒滋沒味。

是他的錯覺么?

宴會上不少的人都來給他道賀,恭祝他拿下項目,可霍霆卻懶得敷衍,獨自在角落中品酒。

看到自己的兒子狀態不對,霍母走了過來。

「你這是怎麼了。」

她柔聲問道,「沒精打採的,是不是旅途太累了?」

「不,你別操心了。」

霍霆煩躁的再次喝了杯酒,霍母抿唇嘆息,「是不是顧顏的事情?」

她雖然不主動去問,但她心裡卻很看重顧顏。

能讓兒子打開心扉的人,這麼多年了,顧顏還是頭一個。

當知道她是個女孩子的時候,霍母心裡也是欣喜的,雖然有些可惜她和霍霆的基情,但她更喜歡他們當情侶。

「如今管吧上的事情鬧的轟轟烈烈,我也知道顏顏受委屈了,今晚宴請的有冷家的人,你去找他們澄清下吧。」

聽到母親這話,霍霆抬眸看了眼她,微微頷首。

「媽,謝謝你。」

「臭小子,跟我說什麼謝謝。」

霍母打了下他,「顏顏是個好孩子,你可得抓緊時間將人騙到手裡,別讓她受委屈了,最近那些管吧上的人將她罵的確實過分了。」

連母親都知道,他卻因為工作忙忽視掉了。

霍霆垂眸,「我會處理好的。」

第二天晚上,管吧放出來了更新的消息。

霍霆以個人名義給冷雨晴發了律師函,表明她利用他的名聲來炒作,造成了誹謗,侵害了他和顧顏的名譽。

同時,霍霆放出來的還有道兩段錄音。

第一段錄音是他和他的母親的,兩人同時聲明霍霆和冷雨晴並沒有任何婚約,只是冷家的人看重霍霆而已。

第二段錄音,就是冷家家主,也是冷雨晴的父親冷言親自解釋,證明確實沒有任何的婚約之說,只是冷雨晴對霍霆偏愛罷了。

三份證據放了出來,霍霆冰冷的在管吧上宣布。

「最近很多人都在借著這件事炒作蹭熱度,我因為出國談項目不予理會,但你們越鬧越厲害,我會追究到底,尤其是那些水軍,也要付出責任。」

帖子發出,短短的十分鐘之內就上了熱搜。

霍霆這三份證據都是最有利的短劍,刺的那些人無法反駁,就連冷雨晴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乾脆沉默了下去。

沒了水軍帶節奏,管吧中的人都不是傻子,頓時明白了過來。

「鬧了半天,是冷雨晴自己自導自演的一出好戲啊!」

「對啊,這出雙簧演的可真好!」

「怪不得顧顏一直都很委屈,看她還在公司中哭過呢,被人這樣冤枉,真是跳進黃河都沒辦法洗清,真的難受。」

很多粉絲們也紛紛脫粉,對冷雨晴惡言相向。

「人家霍總和顧顏你情我願,你只是單相思而已,有什麼臉去說別人第三者插足!」

「就是,是冷小姐自己想插足破壞他們的感情吧!」 管吧上的人對冷雨晴罵聲一片,紛紛倒戈支持顧顏,冷雨晴的粉絲數目短時間之內嗖嗖的下降了一半之多。

只剩下些腦殘粉在努力堅持著,嘴硬的說冷雨晴沒錯。

但這樣的話說出來,立刻就被其他維護顧顏的人給淹沒了。

吃瓜群眾都不是傻子,之前看到冷雨晴確實可憐才會幫她抵制顧顏,可如今知道自己是被冷雨晴利用了,來對付顧顏的手段,自然憤怒。

這些憤怒轉化成了他們對抗冷雨晴的動力。

很多人都在冷雨晴的賬號下艾特她,讓她出來解釋,冷雨晴沒辦法再裝死,只好在自己的管吧上和大家道歉。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本人也沒說過顧顏是小三,也沒說過有婚約,只是說我和霍總的關係好而已,大家不要誤會。」

她的帖子發出來,大家都氣的差點鼻子歪了。

當初引導眾人罵了顧顏,不管是婚約還是說顧顏小三她都默認,現在出來撇的一乾二淨?

熱度還沒下,薇薇安和索清秋就用個人名義在賬號上發布了一段新的錄音。

「當初冷小姐第一次發布不好的言論,我們就讓霍總給冷小姐打了電話,但是冷小姐卻撇的一乾二淨,大家聽聽就知道了。」

下面放出來的錄音,正是當初霍霆在天上人間包房中給冷雨晴打電話,顧顏錄製下來的那段對話。

冷雨晴的聲音清晰的在錄音中傳出來,她否認是自己引導粉絲們這樣做的,都是粉絲們自己多事。

聽到她那鄙夷的聲音,之前維護冷雨晴的粉絲們頓時炸鍋了。

「我們累死累活的去維護她,她說是我們多事?」

「合著還怪我們了?」

「自己不否認,跟我們說委屈,現在被揭穿了就趕緊和我們撇清關係,這人怎麼這麼不要臉!」

眾人義憤填膺,冷雨晴的人氣頓時降低到了冰點。

事件再次發酵,王導拍攝的新戲上映,因為冷雨晴是其中的主角,王導的票房都受到了影響,去看的人寥寥無幾。

在電影的影評上,也是一片罵聲。

「這女人和當初的唐澤一樣,就是利用粉絲來打壓對手的!」

「可憐了顧顏,被千夫所指。」

「王導的新戲就該讓顧顏來演,她的賣花女那麼清冷美麗,哪裡比不上冷雨晴,這樣的妖艷賤貨不該出現在王導的戲里當主角!」

因為大眾的呼聲,王導的新戲拍攝都暫時擱置了下來。

冷家的別墅中,冷雨晴仰面朝天,頹然躺在床上。

她的人氣都給掉了,照這樣的趨勢發展,誰知道什麼時候能夠翻身?

冷父拿了手機進來,看到她那頹廢的樣子,狠狠的啐了口。

「看你做的好事!」

「我做的好事,你還是我爹呢,你怎麼不幫我?」

冷雨晴低聲咆哮,「你去承認沒有婚約不要緊,我的臉面就丟光了,現在都是在罵我痴心妄想小三插足,你的臉上也不好看!」

「你的名聲重要,還是家裡的產業重要?」

冷父狠狠的給了她一個耳光,「想嫁給霍霆是好事,別瘋在這上頭!」 「你打我?」

冷雨晴捂住了自己的臉頰,不可置信的看著她父親。

父親對她很寵溺,從小到大都沒有動過她一個手指頭,不管她要什麼,他都會笑眯眯的幫她拿到。

更何況是上來就這樣兇狠的打她耳光!

她的臉頰上有清晰的五指山,冷父的眼裡閃過一絲明顯的疼惜神色,但想到霍霆和顧顏,還有鬧的那滿城風雨,這絲痛惜很快消失不見。

「打你是讓你長長記性,我們冷家的女兒,不能如此!」

他看了眼冷雨晴,想到這究竟是自己寵大的女兒,再次嘆息了聲。

房間的門重重關閉,冷雨晴怔怔然的看著父親出去,眼眸里再次蓄滿了淚水。

她該怎麼辦?

明明是顧顏那個小賤人的錯!

冷雨晴一天都沒吃飯,管吧上的粉絲們也紛紛在罵著她,眼看她的人氣就要徹底掉光了,冷夫人心中到底不忍,上樓敲門。

將母親迎進了房間,冷雨晴坐在位置上一言不發。

「晴兒,你別怪你的父親。」

冷夫人嘆了口氣,「誰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有大的出息,當年你爹和我都希望你去學金融,好繼承家裡的產業,看你非要當明星,才支持你的。」

「現在你出了這樣的事,難道你要讓他為了這區區小事將冷家的事業全部放棄嗎?」

冷夫人語重心長,「晴兒,別人給你的打擊不怕,你該擔心的是怎麼還擊,現在這樣癱在家裡就是你認輸了,只能看著對手囂張。」

她的女兒可以被打敗,但不能認輸。

聽了母親的話,冷雨晴的眼淚潸然而下。

夜晚靜悄悄的,冷雨晴躺在房間中,徹夜不寐。

第二天中午,顧顏和薇薇安約好了去紅玫瑰餐廳吃飯,那裡有道招牌菜白切雞,是薇薇安老家的名菜,她想去嘗嘗。

兩人訂好了包間,顧顏看著菜單又加了幾樣菜,兩人說笑著等著上。

「顏顏,現在你的人氣漲了不少。」

薇薇安對她說道,「冷雨晴那麼一搞,很多管吧中的粉絲都到你名下了,不過我看她不是個善茬,肯定會繼續找事的。」

「不怕。」

顧顏笑了笑,「粉絲多就多了,我以後要進軍娛樂圈,在娛樂圈中立足,肯定是要有人氣的,不過她就算再出招數,我也不會怯場。」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既然冷雨晴給她出招,她也不能落了場子。

「就是管吧上還有噴子。」

薇薇安有些遺憾,「事情那麼明顯了,是冷雨晴自己要誣陷你的,可是還有不少的腦殘粉死死的維護她,說是她無辜,真的煩。」

提到這件事,顧顏無奈的攤了攤手。

誰都有腦殘粉,對那些杠精和噴子,她懶得過多的理會。

兩人說了會兒話,餐廳的侍應生將最先點的白切雞和三色玉米上了過來,雞肉香嫩甜美,玉米可口發甜,都是美味的飯菜。

就在這時,冷雨晴一步步的走到了兩人的身邊。

她的神色頹然,短短兩天沒見,十分憔悴。 看到冷雨晴,顧顏和薇薇安對視了眼,臉色迅速冷淡下來。

這個女人如此出現,肯定沒好事。

她們的眼中充滿敵意,冷雨晴彷彿沒看到般,一步步的靠近,當走到兩人的桌前,突然重重的跪下。

顧顏眼疾手快,迅速起身將她給扶住,蹲下身體和她平行高度,硬是沒讓她的膝蓋碰到地面。

為了防止她死心將腿壓下去,顧顏還貼心的用手護在了她的膝蓋下面。

「冷小姐,你這是做什麼。」

她眼神灼灼的盯著冷雨晴,「我和你無冤無仇,你要是再來搞事,我們兩個都要成為管吧上的話題人物了。」

已經有餐廳中的其他人看到兩人這般狀態,偷偷的拿出手機拍攝,顧顏和冷雨晴現在都有辨識度,發到管吧上必然大火。

被顧顏的手護住膝蓋,沒辦法將腿蹲下去,冷雨晴思索了下,楚楚可憐的看著她。

「顧小姐,對不起,我不知道我的話給粉絲們造成了如此大的影響和誤導,都是我的錯。」

冷雨晴的眼淚順著臉龐往下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諒我吧。」

她今天沒有化妝,穿著的也是素色的衣裙,黑色的頭髮披散在身後,臉上還有著一個明顯的五指山痕迹。

仔細看去,就像是沒有根基的浮萍,讓人心生憐憫。

顧顏輕輕嘆了口氣,將手輕輕的放在了她臉頰的五指山痕迹上。

她的手小巧而纖細,那個五指山的痕迹卻很大,比顧顏的手指頭肚足足多了一個指節的長度,完全不符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