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呀,我看你很多時候都不開心,還要對別人假笑,覺得你好辛苦。清歡姐姐,如果你實在不開心的話,那就不要笑了。我跟家裡的人,都不希望你勉強自己。」

妞妞聽到她的話,笑容滯了滯。

原來,所有人都看到了她的悲傷,只是沒有點明罷了。

自己真是個傻瓜……

一起生活的家人,怎麼會看不透呢?

想到葉簡汐和慕洛琛這幾日不經意的關心,妞妞的心裡頓時覺得對不住他們。

她記得,當初父親、母親和太爺爺先後離世,她覺得自己被拋棄了,好久都沒有開口說話。

葉簡汐和慕洛琛害怕她成為自閉兒,整日里想著法子,逗她開心。

後來……葉簡汐事事那麼小心,也是擔心她重蹈覆轍。

自己身邊明明有那麼多關心她的人,可她只考慮到了自己。每天自怨自艾的,對得起誰呢?

哪怕是為了家裡人,她也該好好的調整自己的心態,以更加積極的情緒,去面對未來。

妞妞想開了,抱住了菁菁,親吻了下她的臉頰說,「嗯,姐姐知道了。以後,姐姐會讓自己多開心的。」

「嗯!」

菁菁抱住了妞妞的脖子,啵的回吻了她的臉頰。

兩姐妹頓時笑著,抱做一團。

……

休息了到了中午,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午餐時,妞妞主動提出了,想出去逛逛,順便去裴家那邊,去拜訪一下裴娜和楊樂。

明天才是掃墓的時間,這個下午是沒什麼事,葉簡汐的確想帶著幾個孩子出去走走,但之前顧慮到妞妞最近不是很開心,沒什麼心思出去,便沒有提這事。

現在妞妞主動提出了,她當然是很開心的接受了。

「來,多吃一些。」

葉簡汐不停地往妞妞的碗里夾菜。

妞妞已經吃飽了,可想讓葉簡汐開心,便繼續往自己的嘴裡塞。

這頓飯,她吃了比平時多了一倍的飯菜,原本葉簡汐還想讓她喝完湯的,但是慕洛琛擔心她撐住了,阻攔了葉簡汐,便停止了進食。

午飯後,一家人坐在沙發上休息了片刻,便出發去帝都的景區轉。

在北海公園轉了一圈,又轉道去了宮家。

裴娜聽到傭人說,慕家的人來了,還有點不敢相信呢。等迎出來,看到他們的確在,高興得像個孩子似的蹦蹦跳跳的拉著葉簡汐和三個孩子,說:「我還以為,你們明天才來呢,沒想到這麼快就趕到了。你看看,這清歡,才半年多的時間沒見,就長成大姑娘了

。這容貌比她親生父母都更勝一籌呢。若不是我家兒子太小了,我真想讓她給我做兒媳婦。」

「你胡說什麼呢。」

葉簡汐打住了她的話。

裴娜吐了吐舌頭道,「別當真嘛,我只是隨口一提。來來來,趕緊,都來這邊坐。我家阿樂剛給我帶了雪山大紅袍,給你們嘗嘗。」

楊樂愛茶,但偏偏是茶方面的白痴,根本嘗不出什麼品種。

每每花高價買茶,都會被人坑。

葉簡汐看到裴娜獻寶,心裡頓時生出一股不詳的預感,況且,大紅袍不是武夷山那邊最出名嗎?什麼時候出了個新品種,雪山大紅袍?

端起茶杯品了一口,一股陳年舊茶的味道,順著味蕾,湧入了口腔里。

葉簡汐差點吐出來。

迎上裴娜期待讚賞的目光,違心誇讚道:「好茶。」

慕洛琛聽到她這麼說話,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葉簡汐:呵呵……

裴娜扭過頭,問慕洛琛:「喜歡喝嗎?」

「還好,我更喜歡咖啡。」慕洛琛輕聲說著,將茶杯放在了桌子上,不願意再喝一口。

「那我讓傭人給你換咖啡。」裴娜說著,坐在葉簡汐旁邊,無比熱情道,「來,簡汐,你喜歡喝的話,那就多喝一些。我家裡多的是呢,等你們走的時候,我再給你帶二斤,你回家慢慢喝。」

葉簡汐:「……」

慕洛琛和妞妞忍不住憋笑。

菁菁和蓁蓁兩個小傢伙抱著果汁,不明所以的看著大人。

……

吃過茶,裴娜拉著葉簡汐聊天,慕洛琛則去了書房,跟剛回來的楊樂談話。妞妞帶著蓁蓁和宮家的三個孩子一起玩。

看著他們幾個小傢伙,天真爛漫的模樣,妞妞忍不住撫摸了下自己的肚子。

那裡也有一個寶寶呢。

雖然她恨顏溪,也討厭寶寶身體里有他一半的基因,但這孩子說到底跟她血脈相承,又乖乖的在她腹中待了五個月,說沒有一點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等寶寶出生了,會不會跟他們一樣可愛呢?

妞妞心裡剛生出一絲的憧憬,很快搖頭,拋在了腦後。

自己不該這樣……

跟這個寶寶產生了感情,那以後還怎麼跟它別離呢?

還是不去想為好。

正在想著,宮輕語忽然摔倒在了地上,張開嘴巴,嗚嗚的哭泣了起來,妞妞起身,快步跑到她身邊,準備把小傢伙扶起來時,一雙有力地大手忽然伸出來,搶先一步將宮輕語抱了起來。

「我們家小輕語最乖了,不會哭的,對不對?」妞妞抬起眼眸,朝那人看過去,只見一張充滿邪氣的臉龐。 這張臉的主人,似笑非笑的盯著她,莫名的讓人覺得有些眼熟,但一時之間,妞妞也許想不起來這個人。

在妞妞怔神的片刻功夫,宮輕語已經認出了這名男子,滿心歡喜的摟著他的脖子,奶聲奶氣的說:「封叔叔,你這幾天怎麼都沒來我家呀,輕語好想你。」

封景笑著從兜里掏出了一個小巧精美的禮物盒,遞到了宮輕語跟前:「因為我去給小輕語找禮物了,快拆看,喜歡嗎?」

宮輕語接過東西,迫不及待的開始拆外面的包裝。

封景將視線重新轉移到妞妞的身上,上下打量了好幾次說,「安清歡,好久不見。」

妞妞:「……」

這個人是怎麼知道她名字的?難道他們之前見過面?

封景看出來她的疑惑,劍眉微微的一挑,道:「當日宮家的宴會,你撞到了我,非但沒賠禮道歉,還又撞了我的鼻子呢……」

經過他的提醒,妞妞想起來之前發生的事情。

尷尬的紅了臉,那時,母親吩咐她,看好菁菁和蓁蓁,結果兩個小丫頭跑的無影無蹤。她碰到風景糾纏,心裡著急,就把他給打了。

沒想到過去那麼久,自己都已經忘記這件事了,封景卻還記得。

看他年紀都快三十了吧?怎麼能跟自己一個小姑娘計較呢?

妞妞:「……」

「想起來了?」封景玩味道,「安小姐,我之前見過你太爺爺和你生父,他們都是溫文爾雅的人,包括你的養父母,也都斯文有禮。怎麼到了你這,就忽然變得那麼暴躁了呢?莫不是,你基因變異了?」

「你說誰基因變異了?我看你才是基因變異了呢!」

「原來你不是小啞巴,會說話呀,我還以為你嗓子被人毒啞了。」封景哈哈大笑。

妞妞:「……」真是惡趣。

妞妞不想理會他,對宮輕語說,「輕語,下來,我們走。」

宮輕語抱著禮物,趴在封景的肩頭,搖了搖頭說,「不,清歡姐姐,我要跟封叔叔玩。」

「那好,我帶他們先走。」

妞妞轉身,去找菁菁他們幾個。

封景邁開大長腿,攔住了她的去路:「生氣了?我是逗你玩的,別當真呀。」

妞妞瞪了他一眼。

封景繼續說,「我跟你生父有交情,從看到你第一眼,就想著跟你好好的認識一下,方便多照顧你呢。沒想到你這暴脾氣,敢對我動手……」

「對不起,我不該打你,我道歉,這總可以了吧?」妞妞沒好氣道。

「我沒想著逼迫你跟我道歉。你先停下來,咱們好好說說話,行不?」

妞妞拉著菁菁和蓁蓁的手,對封景說:「不行,我現在有家裡人照顧,用不著你多管閑事。你還是哪裡來的,滾去哪兒吧。」

滾去哪兒?

封景臉上的笑容僵硬了幾秒鐘,有點摸不清楚,自己到底哪裡招惹了她,讓她對自己那麼凶。

真是奇怪。

明明其他的女孩子都非常的喜歡他呢,怎麼到了她這,非但不喜歡,還莫名的厭惡?

妞妞趁著他出神的片刻功夫,帶著菁菁和蓁蓁,迅速的離開了。

宮家的幾個小的,倒是挺喜歡封景的,圍著他,不停地叫封叔叔,跟他討要禮物。

封景又從衣兜里掏出幾個禮盒,分發給了他們,幾個小傢伙,這才安靜了下來。

……

妞妞帶著蓁蓁和菁菁,跑到了客廳門口,這才停了下來。

菁菁說,「清歡姐姐,我們幹嘛要走呀?我還想跟他們玩呢。」

「對呀,姐姐,我們回去好不好?」

蓁蓁也央求道。

妞妞不想回去,因為剛才那個姓封的人,打量她的眼神,總是富有侵略性的。

她可不相信,他是自己生父的故交。

那種莫名其妙的男人,還是早早的遠離好點。

摸了摸兩個小丫頭的腦袋,妞妞說:「乖,姐姐帶你們去玩,等改天,咱們再來宮家,陪著輕語他們玩,好不好?」

菁菁和蓁蓁心裡有點捨不得,但還是聽從了她的話。

……

葉簡汐陪著裴娜,聊了許久,打算離開時,看到清歡帶著蓁蓁和菁菁,獨自在客廳里玩,問:「明瀚、輕語和明澤呢?你們剛才不是在一起玩嗎?」

「有個怪叔叔來了,姐姐不喜歡他,就把我們帶到這裡來了。」菁菁搶先一步回答。

怪叔叔?

葉簡汐看向了妞妞。

妞妞有些窘迫的說,「是姓封的,他跟輕語認識,不會傷害他們的。」

葉簡汐稍稍的放心了一些,既然是認識的,那把宮家的三個孩子,丟給他,應該就沒什麼事。

「好,咱們走吧。一起去叫你爸回家。」

葉簡汐招了招手。

菁菁和蓁蓁飛快的跑向了她。

一左一右的牽著兩個小丫頭,朝著書房走,葉簡汐回頭看了眼,安靜跟在身邊的妞妞,忍不住輕聲嘆息。

清歡越是長大,容貌越是出色,吸引的矚目也就越多。

真不知道這是福是禍。

有時候,她寧可清歡長得普普通通的,平凡的過完這一輩子,也不希望她的容貌如此出眾……

……

滿懷心事的領著三個孩子,走到了宮家的書房。葉簡汐看到慕洛琛,低落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阿琛。」

「簡汐,你來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封景。」慕洛琛笑著說。

封景?

姓封的……不是菁菁和蓁蓁說的那位嗎?

葉簡汐心裡對封景的態度,瞬間跌到了谷底,淡淡地說:「封先生,你好。」

「你好,慕太太,久仰大名。」封景客氣的跟葉簡汐打招呼。

慕洛琛注意到妞妞也過來了,招了招手,示意她上前。

妞妞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到了葉簡汐的旁邊,說:「封先生好。」

「清歡,論輩分,你該稱呼封景叔叔。」慕洛琛在一旁提醒。

妞妞張開嘴,正打算喊叔叔。

封景笑著說,「不用了,我也沒比她大幾歲,喊叔叔就把我喊老了,不如喊我哥哥吧。我們家的幾個妹妹,都喊我景哥哥呢。」

妞妞:「……」臭不要臉的老男人,都三十歲了,還好意思,讓人喊他哥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