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振龍知道打不過這個陰陽師,索性直接閉上眼睛,讓陰陽師索命。

「那我看看你的嘴巴有多硬吧。」

陰陽師摘下帽子,露出一邊黑色一邊白色的頭髮,她用着血紅的眼睛看着黃振龍,一張符咒在她的手中輕輕飛舞著,她在符咒之上吹了一口氣,符咒瞬間燃燒起火焰,但是那符咒卻沒有被燃燒成灰燼,而是洶洶烈火在符咒之上燃燒着。

冒着烈火的符咒在她的手上燃燒着,但是那女人的手一點損傷都沒有。

「你要幹什麼?」

「殺了我吧,折磨我是沒有用的!」

黃振龍眼中的瞳孔顫抖著,他吞了一口口水,不知道這個邪門的女人要幹什麼。

「那你顫抖什麼?」

女人嘴角揚起一抹邪異的笑容,他單手就野蠻的撕開黃振龍的上衣,黃振龍結實的胸膛露出來,女人一掌便是把符咒拍在黃振龍的胸膛上。

「啊啊啊!」

符咒一貼在他的胸膛,黃振龍便是哀嚎的慘叫,宛如一個燒紅的鐵片按在自己的胸膛上,高溫刺啦啦的發出聲響,黃振龍胸口瞬間冒氣白色的燙傷泡泡,白煙升騰,刺啦啦的燙肉聲響起,黃振龍的胸口被燙的不成樣子,冒起一個鼓起來的白泡。

「啊啊啊啊!」

黃振龍瘋狂的慘叫,他在地上打滾,用手去撕符咒,但是卻怎麼也撕不下來,他不斷的抓起地上的雪花,朝着自己胸口塗抹,但是那大火根本撲不滅,此時黃振龍宛如遭受到烙鐵之刑法。

現場的人都是驚駭的看着這一幕,黃振龍的慘叫在回蕩著,無數人的瞳孔猛縮,那份痛苦,沒有人想要嘗試,光是看着黃振龍,就已經夠頭皮發麻了。

黃振龍瘋狂的打滾,雙手在地上刨坑,疼痛讓他失去了理智,眼中的血絲都在蔓延。

陰陽師就那麼淡定的站在黃振龍面前,冷冷的看着黃振龍的痛苦,好像是經常做這樣的事情一般,習以為常。

「啊啊啊!」

黃振龍猛然的抓向自己的胸口,把胸口上已經被燒的起白泡的皮和肉猛然的撕下來,白肉湛湛,他的傷口內部已經沒有血液流出來,鮮血被燒出熟的。

那被黃振龍撕下的血肉,還在冒着洶洶烈火,符咒依然無損,火焰照常。

女人眼中帶着一絲驚駭,沒想到黃振龍如此硬氣。

「不錯,是條漢子。」

女人單手一招,地上冒着火焰的符咒便是飛到了她的手中,火焰熄滅。

「你殺了我吧,我不會說的!」

黃振龍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空氣,胸口的血肉掉下一大塊,燙傷的疼痛讓黃振龍痛苦不已,他抓起地上的雪花,覆蓋在自己胸口,想要用冰冷緩解燙傷的疼痛。

「不,我不殺你,你是不會說的!」

「但是!我要殺你的同伴!」

陰陽師說完,便是捏著符咒一甩,那道符咒歘的一下便是變成三十根利劍,欻欻的朝着黃振龍後方的那些人而去。

「啊啊啊!」

三十多個東方人瞬間死於非命,胸口貫穿着一根長長的利劍,有黃振龍的人,有車楓的人。

「跟他們無關,你不要殺他們!」

「他們是無辜的,什麼也不知道,有事你沖我來!」

黃振龍對着陰陽師大喊著,不斷的咆哮,他不想因為自己,而死掉那麼多的生命。

「真是愚蠢,死人的東西你還守護!我覺得是你自己想要用罷了。」

陰陽師已經喪失耐心了,她從未見過如此硬氣的人。

「你胡說!我才沒有,龍千歲的舍利子,是我最後的念想!」

黃振龍聽到對方詆毀自己,便是反駁著,他從未想過煉化龍千歲的舍利子。

「就算你不煉化,那你的子孫後代呢?你死了以後,你的子孫後代也會煉化龍千歲的舍利子,只不過是早一會晚一會罷了,你現在的守護,完全沒有用,還不如交給我,多活下來幾個人。」

陰陽師循序漸誘的說着,這種事情是難免的。

黃振龍一楞,不得不說她說的有道理,等自己死了,自己的子孫也會把龍千歲的舍利子煉化的。

「那也不能給你!」

黃振龍搖搖頭,這都是陰陽師的計謀,是為了誘惑他上當。

「不能給我,那就多死幾個人!」

「歘!」

陰陽師一招手,那些插在三十多人胸口上的利劍,一下子被召喚回來,在空中形成一個符咒回到陰陽師的手中,那陰陽師再次發射出去,那符咒又變成三十多道利劍,欻欻的貫穿在無數人的胸口上,又有三十人死掉了。

一時間,恐怖的喘息聲,還有哀嚎聲不斷的響起,氣氛詭異的蔓延著,他們就像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黃振龍大口大口的喘息著,陰陽師隨便一揮手就死掉三十人,一秒殺幾十個,對於她來說,殺人簡直是太簡單了。

「交出舍利子!」

陰陽師冰冷的說着,冷酷異常。

黃振龍沒有說話,他已經想要交出去了,畢竟這些人在自己眼前慘死,黃振龍還是很心痛的,但是誰又能保證自己交出舍利子,這個女人不會更加肆無忌憚的大開殺戒,誰也保證不了,他沒的選擇。

「不說話,那就再死!」

陰陽師單手召回利劍,那利劍在空中變成一張符咒,回到了她的手中。

就在此時,趙四的靈魂一下子衝進了葉飛的身體內。

「給我住手!」

一聲眾人極其熟悉的聲音響起,無數人都是看向葉飛的屍體,陰陽師詫異的回頭看去,葉飛從地上站起來,眼中的瞳孔黑氣一閃,充滿光澤。

「葉千歲!」

「葉飛!」

「活過來了!」

無數人都是驚駭無比,葉飛分明是死掉了,但是卻又出現了,不少人內心升騰起一絲希望,黃振龍緊張的看着葉飛,再次活過來的葉飛,會不會再死一次?

葉飛轉身,看着那陰陽師。

「超級陰陽師?哼!還真以為自己很強嗎?」

趙四用着葉飛的身體說着,上下打量了一下陰陽師,臉上帶着嘲諷。

「你?」

「你怎麼從地獄回來的?那些鬼差放過你了?」

「不可能,就算孟婆和閻王也不會放你回來的!」

那女陰陽師向後退了一步,臉色帶着不可思議。

「這,你就不要管了,上來領死!」

葉飛冷冷的說着,一身霸氣,冷酷非凡。

「哼!你活過來了又怎麼樣?手下敗將,在超級陰陽師的面前,你不堪一擊,既然這樣,那我就把你的靈魂碾碎,讓你永世不的復活。」

「本來,你擁有轉世投胎的機會,但是現在,你沒有了!要怪,就怪你自己不珍惜!」

女陰陽師朝着葉飛走來,越走越快,越快越走,最後一下子閃現在葉飛的面前,她手上帶着符咒,身後浮現出無盡的烈火,朝着葉飛猛然的攻擊而來。

「砰!」

葉飛一掌拍擊在女陰陽師的胸口上,黑色的氣焰在的胸口上炸裂開來,她的身體向後瞬間倒飛而去,宛如一抹炮彈一般。

「砰砰砰!」

女陰陽師的身體撞斷十棵大樹,然後在地上滑行了五十多遠,身體宛如皮球一般在地上彈射著,直到撞擊在一塊石頭上才停下。

「噗!」

女陰陽師瞬間起身,做出防禦的姿勢,噗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她驚駭的看着葉飛,眼中帶着不可思議和難以置信,瞳孔都在顫抖著。

「超級陰陽師,呵,就這?」

葉飛不屑的看着那個女人,眼中帶着無盡的嘲諷……場館熱烈的氣氛,額頭的汗水讓她精緻的妝容已經不是很完美了,但是她絲毫不在意,只是趁這個空隙,將厚重的隔音耳機摘下。

此時面前的工作人員瘋狂比劃着手勢,示意他們戴上耳機。

三人慌亂當中,竟然有兩個人的耳機都戴反了。

畫面切過來之後,導播也將最新消息告訴了台上的三人。

《聯盟:最好的時代》第一百一十一章天胡BPor陷阱? 「來吧寶貝~我們去吃飯」墨柒攔著祁月的腰直徑往前面的餐廳走去

「……」默默地逃出兜里的灼焰,縮小版的灼焰就是一把劍柄是紅色的小玩具,直接搭在墨柒的脖子上

「放開」

「嗯?」墨柒嘴角任掛着笑,好像什麼都不在意一樣,「謀殺親夫嘛?那你就來吧!那個?臨死前能不能……再親一口?」

祁月:「……」

好了,遇上對手了……

「滾」

墨柒不理,他知道,她不會,這是他對她基本的信任

祁月:「???」搞得你和我很熟一樣

嘖,說起來,還真的不會下手……一個小朋友罷了

……

祁月這頓飯吃的到啊快活,只是忽略掉某人一直笑眯眯的看着他這個意外,一切都挺好

走在大街上,小姑娘們看見她旁邊這貨頻頻回頭

祁月表示:「?」

呵,為什麼!我沒有!

而墨柒則看見回頭的小男生直接黑臉

墨柒:「!」

呵,男人,我的!也不看看也沒有我好看就窺竊我家媳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