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憑什麼禁錮天地之力。」

看著虛靈王彷彿是個傻子一樣,唐龍很懷疑,將人變成他這種奇特的狀態,根本就是對智力很有損傷的。

唐龍搖搖頭,超品級王者意志稍微動蕩。

那原本被禁錮的天地之力倏然活躍起來,一下子就形成了一條繩索的樣子,將這虛靈王給纏繞起來,死死勒緊,令他動彈一下都困難,即便看上去很虛幻,在天地之力面前,也只能變成實體般被勒緊,無法避讓過去。

「你,你……」虛靈王駭然的看著他。

唐龍笑了,「想到我啦。」

虛靈王驚恐的道:「你居然擁有了王者意志,而且級別還高過了我。」

「是啊,我是超品級王者意志。」唐龍道,「早在東州的時候,就達到了,在東州之局內,從頭到尾,我就沒發揮多少真正的實力,看到我跟燕天揚那一戰了不,是不是我差點被他殺死呀,那你可知道,不算王者意志,我都才發揮出一半的戰力呢。」

虛靈王眼珠子差點瞪出來,他好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唐龍。

堂堂王者都被唐龍給搞的要瘋了。

這還是人么。

已經展現出來的力量,都有點驚世駭俗,古往今來這個年齡段都是絕世無匹了,居然還遠沒有發揮真正的實力。

「死在你手上,一點都不冤。」虛靈王苦澀的道,「只可恨,為了防止帝皇感應,我連將知道的這一切通知本體都不行,不然,我天帝族一定會不惜提前和人族開戰,付出慘重代價,也要幹掉你,你不死,天帝族危矣!」

唐龍笑道:「知道我為什麼跟你說那麼多廢話么,因為我在觀察你,看看是否可以強行探知你的記憶。」

咻咻咻……

龍針,石針,涅槃鳳針,樹針,煉魂邪針統統的沒入了虛靈王的胸腹和頭部。

「該死,你還是求敗醫侯!」虛靈王驚恐的道。

「其實我也不知道能否奪取你的記憶。」唐龍笑道,「但你這種狀態,智力又受限制的情況,我覺得應該有那麼一點機會,所以,你認命吧!」

所有的寶針同時顫動起來。

唐龍終於展現出了他兇殘的一面。

強行抽取記憶! 空中島嶼的封閉,連封號帝皇都無力窺視。

人們也就只能在外面等著了。

裡面的情況,琉璃火烈王也無法知曉,他同樣在等待,不同的是,他自信心十足,認定唐龍必死其中。

如果說唐龍在秘境三地,在東州等等創造的奇迹般的戰績,足夠讓他可能闖過帝禁紀錄,但一想到裡面那最神秘的安排,打死琉璃火烈王,他也不相信,唐龍能夠闖過去。

極品級王者意志呀,搞不死他才怪。

所以琉璃火烈王放心的很。

就算是時間過去了很久,他也沒想過是唐龍在想盡辦法抽取虛靈王記憶,而是在想著唐龍正在被如何的虐殺。

他隨手一揮,雲霧翻滾,自然在空中凝聚成一團,飄落在上面。

取出玉石桌,拿出翡翠托盤,酒壺,酒杯,有奇珍瓜果等擺放上去,自斟自飲,悠然自得,那種完全就是已經將勝利收入囊中的樣子,看的人族諸王非常的憤恨。

「金靈斗王,來喝一杯吧。」琉璃火烈王發出邀請。

金靈斗王楚凌霄眸中閃過一抹冷芒,一晃身便出現在雲團之上,在琉璃火烈王面前坐下,「琉璃火烈王,你很有雅興嗎。」

「是啊,你師弟,你們人族的人侯,就要在你們人族聖地,萬眾矚目之下,化為灰燼,我怎能不高興呢。」琉璃火烈王哧溜一聲,將杯中酒喝了個乾淨,還故意的砸吧砸吧嘴,「好酒啊好酒。」

「曾經的天帝族很強,無人敢挑釁,可自從我小師弟橫空出世,你們天帝族就變成了他的墊腳石,秘境三地,東州,這一切,還不夠,不久前,還主動送來唯一的一位可能的未來醫帝,嘖嘖,我在想啊,你們挖空心思搞出來的帝禁紀錄,又將成為一大笑柄了。」楚凌霄針鋒相對。

琉璃火烈王哈哈大笑道:「說得好,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金靈斗王,不如我們兩個打個賭如何。」


楚凌霄道:「什麼賭。」

「我認定唐龍必死,你認定唐龍必勝,咱們就以這個來下注。」

「當然可以!」

「咱們兩人,也算是帝皇之下,百帝世界數得著的了,下注的話,當然是要有點刺激性的,對吧,不然,太沒意思了。」


「你想要怎樣的賭注。」

「命!」

琉璃火烈王吐出這個字,本來無聊等待,看熱鬧的所有人如同被冰水澆頭,打了個冷顫,一下子全都提起了精神。

就連人族帝皇,傭兵聯盟帝皇,連帶著暗處的諸多帝皇都不禁精神一震。

要知道,無論是楚凌霄,還是琉璃火烈王,隨便拿出來,都是未來最有可能晉陞帝皇的。

目前已知的要衰老隕落的帝皇,就有十多位,再有種族戰,註定要隕落的一些,數量少則二三十,多則不可想象呀。

這種情況下,楚凌霄和琉璃火烈王幾乎是被認定的將來必成帝皇的。

未來帝皇的性命呀!

這個可關乎太大太大了,甚至可能影響一個種族的未來,畢竟天帝族和人族已經徹底耗上了,雙方都少一個未來帝皇,影響必然很大的。

「有趣,真是有趣。」楚凌霄目光如劍的逼視著琉璃火烈王,現在他敢斷定,天帝族在帝禁紀錄中一定作弊了,否則琉璃火烈王絕沒有膽子來拿自己的性命做賭注。

幾乎所有帝皇,諸王都想到了這一點。

奈何,先前傭兵聯盟的帝皇已經親自查看過。

就算是有所懷疑,沒證據,也不可能強行插手的。

這就讓很多人的心懸了起來。


而與天帝族站在一起的那些種族的人則露出了笑容。

天帝族就是天帝族,無恥無極限呀。

「是很有趣。」琉璃火烈王將酒杯重重放下,「你敢不敢!」

楚凌霄也取出一隻酒杯,自己斟滿,一飲而盡,眯著眼,讚歎道:「這酒是不錯,可惜啊,以後你是看不到了。」


此言一出,諸王百帝齊齊心頭震蕩。

他們知道,楚凌霄的答案了。

「以命為賭注,如此有趣的賭鬥,怎能拒絕呢。」楚凌霄正式接受。

兩大半步帝皇,未來的帝皇,彼此看了一眼,同時大笑起來。

他們都有自信。

楚凌霄的自信在於,他深知唐龍的根底,那就是連人族帝皇都看不透的王者意志等級,他的最強戰力有多強,無人能知道,他堅信小師弟必勝。

琉璃火烈王則自信於他們天帝族的作弊手段。

即便是帝皇,也都心頭震蕩。

因為這兩人對於各自種族關係太重大了。

諸王就更不用說了。

「咯咯……」

在這時候,一聲清脆悅耳的笑聲響起,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給吸引了過去。

九命魅影族族王溫婉晴若天仙般走了出來。

對於溫婉晴,在場,除了帝皇和女性諸王之外,幾乎所有的男人都被吸引了,而且在場中曾經對她有想法的有相當數量。

五百年前,她就是當今的羽千幽,艷壓百帝世界,絕對的第一美女。

「本王僥倖在兩年前成就帝皇意志,而今也算是半步帝皇了。」溫婉晴的帝皇意志微微動蕩,頓時引發一片轟動。

連楚凌霄等人都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溫婉晴。

五百年,成就半步帝皇的不是沒有,問題是哪一個不是大種族的,哪一個不是大勢力的,他們得到種族勢力的支持才做到的。

可是溫婉晴不同,她來自九命魅影族,就是個小種族,達到王者之後,幾乎都要靠自己,居然五百年便達到半步帝皇,而且還隱瞞過了所有人的觀察,怎不讓人震撼。

這天賦,這能力,根本就是有資格成為百帝之下第一半步帝皇的呀。

「本王對兩位的賭局很感興趣呀。」溫婉晴嘴角噙笑,「我也想加入,不知天帝族哪一位願意與我來一場賭命呀。」

所有人的心臟都不受控制的猛跳了幾下。

這是要讓百帝世界都發瘋呀。

溫婉晴的舉動,首先點名了一點,九命魅影族徹底依附人族。

其次,這是要再讓一位半步帝皇喪命的意思呀。

賭命嘛,無論唐龍活亦或者死,都註定有兩名半步帝皇隕落。

「本王與你賭命!」

有個身材高挑的白髮女王走了出來。

「是你呀,當年你就嫉妒本王,想要殺本王而後快,本王如非因顧忌九命魅影族,早就宰了你,現在要你的命也好。」溫婉晴輕笑道,「逐鹿王,我期待你人頭落地的那一刻。」


白髮女子逐鹿王冷笑道:「我看是你香消玉殞。」

溫婉晴咯咯笑道:「那咱們等著瞧,看唐龍能否活著出來。」

至此,四大半步帝皇賭命。

人們也不禁感慨。

這人侯唐龍真的是要震動百帝世界了。

無論他如何,都將帶走兩條半步帝皇的性命,這可是未來的帝皇呀,人類武道未來最尖端的存在。

「呵呵……」

結果,笑聲在起。

百帝諸王的心都要抽搐了,因為人們發現這次一股腦兒走出來七位半步帝皇。

赫然是天翼族的雲王,暗夜精靈族的無形王,水月族的碧濤天王等都在內,另外四位則是來自九陽耀天族,滄瀾斗狂族,噬靈魔族和火紋天使族。

乃是兩大霸主種族,五大強力種族中的半步帝皇。

他們齊齊出場,差點讓很多王者的心跳停止,全都窒息了。

這是都瘋了的節奏呀。

「我等各自種族內,情況比較特殊,有支持人族的,有中立的,有支持天帝族的,但是人侯唐龍的強勢表現,讓我們支持人族的一方暫時領先,卻終歸沒有佔據各自種族內的主導地位,無法決定這兩大霸主種族和五大強力種族的最終走向。」雲王笑呵呵的道,「就在方才,我等各自種族內的帝皇告訴我們,既然我們如此看好人族,那麼人族運道集於一體的人侯,就是我們要帶領種族與人族結成生死同盟的關鍵。」

「我們看好人族,就該用拿出性命來證明自己的做法是對的,所以我等七人也想與天帝族的七位半步帝皇賭命,如果我們輸了,我們七族內支持你們天帝族的人必將佔據上風;而如果我們贏了,七大種族就將是人族的生死同盟。」

「天帝族可願來賭命!」

百帝萬族,所有人都明白了。

這一次的唐龍帝禁紀錄,將是百帝世界的轉折點。

從來沒有種族膽敢挑戰天帝族。

但是,如果人侯唐龍能夠打破帝禁紀錄,那麼人族將得到這七大種族的生死同盟,再有傭兵聯盟和醫道盟,而傭兵聯盟還牽扯到十大禁地中的六大禁地,如此計算起來,人族為中心的聯盟不但有資格挑戰天帝族,還完全有可能滅掉天帝族。

更致命的是,如果唐龍獲勝,天帝族將因此失去九大半步帝皇。

是,天帝族很強,強悍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但是他們的半步帝皇數量也少的可憐,帝皇意志可不是那麼容易成就的,要說絕代王者嘛,估計沒法說有多少,半步帝皇數量絕對不可能超過三十人,甚至可能就二十人左右,一下子缺損九個,再有人族十多個,隨便加上九陽耀天族和滄瀾斗狂族的半步帝皇,便能將天帝族的半步帝皇徹底抹殺,那麼萬族更迭,就註定天帝族只有隕落帝皇,而沒有新帝皇誕生,這意味著什麼?

衰落,而且是非常恐怖的衰落呀!

想要杜絕這種可能,最好的辦法,就是拒絕賭命。

但是百帝萬族全部都盯著,到了如此地步,還是天帝族率先提出賭命的,可能拒絕嗎?

拒絕?那不是直接將這七大種族退給人族么。

何況他們也對自己種族作弊的手段自信。

所以,天帝族走出七大半步帝皇,正式與雲王等七大半步帝皇賭命。

百帝萬族,所有人都要窒息了。

這是一口氣要隕落九大半步帝皇的節奏啊。

而根子,就在一個年輕人身上。

他就是人侯唐龍!

無形之中,唐龍的威望,地位彷彿被瘋狂的推上了一個驚人的高度,他先搞死光明醫王衝擊醫帝的可能,再搞死九大半步帝皇,古往今來都沒人能做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