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哈金大師,等下我依然會出去和卡蘇魯戰鬥,你們其他人還是要不停的向它發射石塊。」威爾看了看正在向他們逼近的卡蘇魯之魂,神情緊張的對援軍們說。

「可是,那樣的話,你不是也會受到傷害?」艾迪問。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了。」威爾回過頭看著艾迪回答。

「我……我來幫你,威爾。」一直在昏迷的麗薩突然醒了過來,她虛弱的坐起身來,神情虛弱的對威爾說。

「麗……麗薩?你恢復了?你不是什麼卡倫吧?」威爾吃驚的看著正坐在自己不遠處剛剛醒來的麗薩說。

「當然,我不是什麼魔法之王。」麗薩冷笑著說,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一旁的哈金大師。

哈金大師看了看麗薩,他瞬間就知道了麗薩的意思。

『她已經知道了,也好。』哈金大師心中暗暗道。

麗薩的身體雖然之前一直被卡倫控制著,但是麗薩的意識還是存在的,在他們和卡倫戰鬥時,麗薩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你要這麼做。」哈金大師問麗薩。

「威爾去攻擊卡蘇魯,我去幫他擋下可能會攻擊到威爾的石塊。」麗薩十分認真的說。

「可以,這樣應該可以。」哈金大師聽後點了點頭。

「麗薩,你的傷好了嗎?」威爾問。

「嗯,好多了。我們隨時可以上了。」麗薩十分嚴肅的回答。

「好吧,我們走!」威爾說完,立刻爆發出身體中的遠古聖人金色的氣。


「哼,你不要太得意了。」麗薩冷笑著對威爾說。

接著麗薩說完也和威爾一樣,從身體中爆發出了屬於麗薩的顏色的氣,藍色的氣,那是和卡倫相同顏色的氣。

就在麗薩爆發出藍色的氣之後,在場的人全都發出了驚嘆聲,因為他們認為只有卡倫才會爆發出這樣的氣。

「是卡倫!」山姆二世,雷將軍和艾迪全都大聲的叫喊起來。他們立刻做出了反應,全都拿出了武器準備著戰鬥。

「別誤會,不是卡倫,是我。」 陰生子 ,立刻冷笑著解釋。

「哇哦!麗薩,你也擁有這麼強大的氣了?」威爾立刻驚嘆著。

「啊,當然,在金解決了卡倫之後,我似乎可以使用它的能量了。」麗薩解釋道。

「好吧,這樣更好,我們走吧。」威爾自信的笑著說。接著他便第一個從援軍中沖了出去,向著卡蘇魯的方向沖了出去,而麗薩也立刻跟了上去。

「發射!」雷將軍立刻大喊了一聲。頓時,十幾枚帶火的石塊又一齊向卡蘇魯之魂快速的飛了去過。

但是,這十幾枚石塊依然和之前一樣,全都穿過卡蘇魯之魂那紫色的身體飛到了它的身後去了。

「它的身體,就是一團氣體而已,那到底哪裡才是它的核心呢?」威爾來到了這個百米巨人的腳下驚恐的看著卡蘇魯之魂。

「一定有,一定有一個核心的,只要我們仔細的尋找。」麗薩站在威爾的身旁,回答著威爾。

就在麗薩的話音剛落,又有十幾枚石塊向卡蘇魯這邊飛了過來,而卡蘇魯又和之前一樣,從眼睛中發出了紫色的射線,將飛向自己頭部的石塊給打成了灰燼。

「死亡射線!」麗薩指著天空中向威爾這邊飛來的石塊大聲的叫著。

接著從麗薩的手指中立刻發出一條黑色的光線朝著石塊射過去,將石塊打成了粉末。

「挺厲害的嘛,麗薩。」威爾看著麗薩的魔法,肯定的讚揚著。

「哼,這只是小意思。」麗薩冷笑著回答著。

不久之後,又是十幾枚石塊從遠處向卡蘇魯之魂飛了過來。同樣,飛向卡蘇魯頭部的石塊又被卡蘇魯的射線給擊落了。

「是眼睛?還是頭部?」麗薩抬頭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好像發現了些什麼。

「什麼?」威爾疑惑的問。

「只要是石塊快要攻擊到它的頭部或者眼睛的時候,它就會使用射線來打下石塊。所以我說,核心會不會是眼睛或者是它頭部。」麗薩嚴肅的說。

「嗯,你說的有道理,但是我們怎麼才能夠攻擊到它的頭部或者是眼睛呢,我可不想被它的射線給打中。」威爾回答。

「讓他們全都瞄準它的頭部,然後我用魔法攻擊它的頭部試試。」麗薩說。

「好!」

「雷將軍!瞄準它的頭部!」威爾指著卡蘇魯之魂的頭部,回過頭對雷將軍大聲的叫喊著。 一夜好夢。

透過白色窗帘,幾縷陽光隱隱從窗外照射進來。

寬大柔軟的床上,男人閉著雙眼,薄唇抿起,俊美妖冶至極。

在男人身旁,躺著絕色美艷的女人,似乎還在夢中,女人囈語了幾聲,她蹙起秀眉,像只小貓般往男人懷裡鑽。

墨絕緩緩睜開眼,低垂著眸,睨著她恬靜美好的面容。

隨即,一個吻落在她的額頭上。

早安,我的惜兒。

……

喬楚惜懶懶地伸了個懶腰,迷糊的揉了揉眼睛,一睜眼,便看見在面前不斷放大的俊臉。

喬楚惜怔然,猝不及防的接收了一個早安之吻。

「醒了,小懶貓。」

「嗯。」似乎還沒習慣這種親昵,喬楚惜別開目光,不敢直視墨絕那過於熾熱的眼神。

墨絕勾起唇角,笑得肆意,一隻大手揉著她的長發,「先去洗漱,待會帶你去個地方。」

喬楚惜眨了眨眼,好奇問,「去哪?」

「待會你就知道了。」

墨絕站起身,往洗手間走去。

哼,又賣關子吊她胃口,喬楚惜掀開被子走下床,忽然才想起,這裡沒有她的洗漱用具,喬楚惜低下頭,看見裸露的兩條長腿,倏然臉一紅,她這個樣子,怎麼翻窗回去?

昨天因為幫墨絕洗澡,她的衣服都打濕了,現在穿在身上的是墨絕的襯衫。

喬楚惜大步走到衣櫃間,翻找了一圈,剛想拿下一條褲子,身後,一個黑影朝她籠罩過來,腰間倏然被一雙手圈緊,屬於男人的氣息包圍著她,喬楚惜推了推他的手,耳根微紅,「喂,別鬧了,我要穿褲子。」

「喂?」聽到這個稱謂,墨絕眯了眯眸,低下頭挨近她,嗓音低啞而迷人,「叫我什麼?」

喬楚惜不以為意的回答,「墨絕?」

「呃……」

喬楚惜吃痛的叫了下,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眸,他竟然朝她脖子咬了一口。

「想好叫我什麼了?」

「阿墨,小絕絕?」

「……」

十分鐘后,喬楚惜目光哀怨的瞪著某個妖孽,他屬狗的嗎?現在喬楚惜的脖子和肩膀到處都是被咬的痕迹,而且,不光是咬,他還舔了起來……

「親愛的,請問我現在可以穿好褲子離開了嗎?」喬楚惜微微一笑,一臉討好的朝某人拋了個媚眼。

「可以。」墨絕勾唇淺笑,似乎很滿意,終於肯放開她。

重獲自由的喬楚惜趕緊穿上褲子,像做了什麼壞事般快速逃離現場。

——

回到自己房間后,喬楚惜洗漱完,在衣櫃前翻找了許久,最終選定一套黑色高領毛衣和黑色長褲,再搭配一件米灰色毛呢大衣。

喬楚惜決定了,以後只要在那傢伙面前,她就盡量穿得保守些,她算是知道了,長期禁慾的男人有多危險。

化了個精簡的妝容后,喬楚惜滿意的照了下鏡子,便下樓。

客廳里,嚴正宇幾人正在打牌,見到喬楚惜要出去,好奇問道,「老大,你要出去啊?」

「去哪裡玩?捎上我一起唄!」姜暮西朝喬楚惜跑過去,抱住她的手臂撒嬌說道。

喬楚惜微微眯眸,倏爾眸光一亮,面帶笑靨說,「可以,走吧。」

「太好了,走吧走吧,正好今天天氣好。」

聽到要出去玩,安木和嚴正宇也湊了上去,「我們也去!」

「OK!」

——


車內,嚴正宇,安木和姜暮西三人坐在後座上,愉悅的聊著天,副駕駛上,喬楚惜打開車窗,愜意的吹著風。

原本屬於兩個人的約會,硬生生加上三個大電燈泡,於是,某人的心情就不太好了。

「墨老大,我們是去國際城玩還是去世茂那邊?」嚴正宇興奮的問道。

「這條路走下去,應該去國際城吧,待會我們先去遊戲廳打幾局遊戲先。」安木看了眼指示牌,篤定的說道。

「難得和老大一起出去玩,真開心啊。」姜暮西高興的說。

靜默了會兒,墨絕低沉的嗓音幽幽傳來,「想去國際城?」

「嗯嗯!」

墨絕勾起薄唇,倏然,車速猛地加快,眾人一個踉蹌,差點撞到玻璃上。

「哎喲!」

「墨老大,你這開的也太快了吧!」

「呃……」

後座上的三人莫名感到一陣寒氣,透過車鏡,看到墨絕過分妖冶的笑容,眾人不禁打了個寒顫。

完了,完了,墨老大好像生氣了。

他們怎麼就這麼沒眼力見,竟然現在才發現。

喬楚惜側過頭,不滿的瞪向墨絕,然而在看到某人的笑容后,她怔然,有一種不妙的預感。

很快,車輛抵達國際城,後座的三人迅速打開車門,識趣的閃人。

「墨老大,我突然覺得,我們仨還是自個去玩好了,先走一步了!」

傲世九重天 對對對,墨老大,祝你們玩的愉快!」

「喬老大,墨老大,晚上見~」

「……」

三人撤離后,喬楚惜小心翼翼地鬆開安全帶,正想落荒而逃,倏然,一隻大手按住她,重新將安全帶扣上,發動引擎,車輛呼嘯而去。

車內,氣氛格外低沉,兩人誰也沒說話。

喬楚惜偷偷瞥了一眼某人,想著該怎麼讓這個妖孽消消氣。

「你生氣了?」

「別生氣嘛,我錯了還不行?」見墨絕沒有回應,喬楚惜只好主動妥協。

「哧——」

驀然,他剎住車,停靠在空曠的公路邊。

喬楚惜朝墨絕靠近,媚眼如絲的望著他,抱住他的手臂撒嬌,「小絕絕~」

墨絕勾起薄唇,隨即,俯身吻向她的紅唇。

一吻,深情繾綣。

喬楚惜闔著眸,不禁漸漸沉迷於男人溫柔與熾烈交織的親吻中。

良久,兩人終於結束長久的深吻。

墨絕睨著眼神迷離的喬楚惜,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勾唇一笑,「原諒你了。」

喬楚惜恢復神色,微微一笑,理了理略有些凌亂的頭髮。

驕傲總裁請輕點 ,都快把她吃干抹凈了,能不原諒。


由此,喬楚惜便知道,想要哄這個男人的最好辦法,就是撒嬌賣萌加獻身。

她不禁嘆息了聲,後悔自己昨晚的衝動,惹上這麼一個獸性男友,她快招架不住了。 「發射!」雷將軍一聲令下,十幾枚帶火的巨大石塊就朝著卡蘇魯之魂的頭部飛了過去。

果不其然,就和麗薩所想的一樣,面對飛往頭部的石塊,卡蘇魯立馬從眼睛中發射出射線將它們全都給擊碎了。

「果然!它把所有將要飛向頭部的石塊全都給擊碎了。」麗薩抬頭看著卡蘇魯的臉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