怔住。

肖語媚怔怔的看著前方,當她聽到福利院的時候,她就已經不知道再說什麼。

「知道為什麼一直以來我都不愛講話么,你以為我是自閉症,對么?而事實只是當時我的神格破碎從神界隕落於你生活的現世,當時的我對於這種陌生的環境充斥著抗拒,我不熟悉這裡,那麼我便只能用閉口不言來掩飾自己的身份,已達到保證自身的安全。」

「怎麼會。」肖語媚有失魂的喃喃自語,「甜甜,怎麼會……」

「在這之後我們碰到了葉子晨,從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我便知道他是父神選中的天命之子,也推演出你是他的命星,故而,我才刻意的裝成對他很親近,從而讓你們二人接觸。」

池甜淡淡的笑著,可這時她的笑容在肖語媚的眼中,已不復之前的童真。

眼下的甜甜對她來說,只有陌生。

「其實一直以來我都很感激你,是你的出現,讓我對那陌生的環境多了幾分暖光。為了報答你,其實我一直都在隱晦的保護你,只不過你從來都沒有發覺,當然,你也不可能發覺。」

「本來我早就可以離開的,但是說實話……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些捨不得離開你。並且我也想看看父神選出的天命之人會有何種境遇,便一直都留在了你們的身邊。你可能不知道,一直偽裝成小孩子真的挺累的,為了不讓你們懷疑,我總是傻兮兮的樣子。但是我真的想說,我真的真的很感激你。」

「別說了。」

肖語媚卻是在這時伸出手制止了池甜的話,此時的她已經無法在去聽這些。池甜的每句話都在顛覆著她的曾經,她無法接受,也不想去接受。

就在這時她有些脫力的腳下一軟,一旁的嫦娥出手將其攙住,前方的池甜看到時想要過去,最後卻是忍了下來。

「池甜是吧。」好一會,紅著眼眶的肖語媚才是長舒了一口氣開口道,「你說之前你偽裝的很累,那現在你表明身份,是不想在偽裝下去了,對么?」

「其實我……」

「不用說了。」肖語媚打斷了她話,笑道,「既然如此,那……那你就走吧。」

沒有人能夠理解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中到底有多痛。

剛才池甜說過,她很感激肖語媚的出現,讓她對那陌生的環境感覺到了幾分暖光。

肖語媚何嘗不是如此。

文娛復興 是池甜陪她走過了人生最灰暗、最低谷時期,是她的存在支撐著她走過了那段路。

她將池甜視如己出,可現在……

戰爭女神?

池甜?

她寧願相信這一切只是她的一場夢,等夢醒了甜甜會乖巧的躺在她的身邊,嘴裡囈語著喊著媽媽。

一時間忍不住,肖語媚哭了。

「語媚。」

嫦娥仙子很是憂心的輕著她的名字,不知為何,她竟然心中也在隱隱的作痛。

感同身受!

明明嫦娥不是肖語媚,可她卻能感覺到她心中的那種酸楚和凄涼。

殊不知,一臉漠然站在前方的池甜嬌軀也在輕輕的顫抖著。她是神界初始便誕生的三十六位真神中的戰爭女神,可她……也有感情。

相處兩年。

儘管對於她來說,兩年根本算不上什麼。

可這兩年對她的意義卻是尤為重要。

看著趴在嫦娥仙子肩膀處啜泣的肖語媚,池甜的心就像是在被針扎一般。

她一直在心中告誡著自己,她是神界三十六位主神中的戰爭女神,她必須時刻保持著冷靜。

可她的心就是痛。

許久,她才整理好情緒開口道。

「在我走之前,我還有件事要做。」

話音一落,她凌空而起,雙手不停的結印,兩枚鑰匙似的光分別落到肖語媚和嫦娥仙子的眉心處。

撒旦情緣:四爺的惑情寶貝 剎那間,光芒大盛。

而此時的池甜臉上卻充斥著失落,朝著肖語媚的位置深深的鞠躬。

「那……我走了,媽媽!」 第837章不要負了他們

「嗯?」

空間某小型次元空間內,正在翹著二郎腿嗑瓜子的藺如,柳眉卻是在這時驟然挑起。

將腿放到地面,伸出手隔空輕點了一下。

一道漣漪在她手指碰觸的地方出現,鎖眉看著漣漪的波動。

「怎麼總有人挑戰我滴底線捏。」

很是不耐的嘟囔了一句,她卻是從這小型的次元空間內消失。

當其再次出現時,她已經置身於廣寒宮內。

「……」

眯眼。

耀眼的光就算是她也沒有辦法直視,可此時她卻是感覺,當時挑釁她規則的人並非是這道光。

不過她之前已經鎖定了位置,就是廣寒宮沒有錯。

蹙眉環顧四周。

「咦。」站在虛空上的藺如不禁一愣,「難道說是我眼花了,甜甜不該是那樣才對的?」

就在剛剛她環顧四周的時候,她隱約間彷彿看到了甜甜。

只不過等她定睛看過去時,那裡卻已是沒有了甜甜的蹤跡。

「算了,管那麼多幹嘛,我最討厭麻煩了。」

藺如自言自語的說著,既然沒有找到那個挑戰她規則的人,她自然也不會去深追,旋即她將目光落到了那道白光之上。

撇了撇嘴。

啪。

打了個響指。

肖語媚和嫦娥仙子周圍的空間頓時被分割開來,那刺眼的光也是被鎖在空間內無法在向外釋放。

「收工。」

話音一落,藺如便又突兀的消失。

當空皓月的光芒突然間變得暗淡,這天地也在這時變得黑暗了許多。

熋。

早就準備好的火把在這時終於派上了用場,火光的出現讓周圍又變得明亮。

「這天暗的還真快,幸虧有提前準備火把。」

趙子釗在這時輕笑著開口,葉子晨卻是眉頭深鎖。

太怪了。

剛才還亮的不行的月,竟然突兀的就失去了光亮,這種突兀在葉子晨看來是很是怪異。

當時在月光突然間暗下來的時候,他的心還抽了一下。

他以為是魔族的人來了。

可是從趙子釗的神色中,他抿出魔界的人現在還未曾出來。

那這月……

「葉帝。」就在葉子晨思揣之時,趙子釗卻是打斷了他的思慮道,「時辰差不多也到了,您一直欣賞的那月要不亮了,您看咱是不是該進城了?」

「……」

聞言,葉子晨一臉無語。

「趙將軍,這是你和林城主的婚禮,時辰也是由你來定才是,我只不過就是個伴郎罷了。你何時想進那便進,我跟著你便是了。」

「說的也是。」

趙子釗擺出一副恍然之色,旋即挺直了腰板朝著背後的儀仗隊和樂師開口道。

「進城。」

在動身的那一刻,樂師們便是吹打起來。

迎親十里。

「趙將軍來了,趙將軍來了,都準備好……」

百花城城池上的一名瞭望兵突然間爆吼,其城池外兵將們站在城門的兩邊,一字排開。

隊列長百米,手中的長槍相互交錯著,身體就跟著閱兵似得站的筆直。

「恭喜趙將軍和林城主大婚,放行!」

在趙子釗出現在最前方時,站在最前面的衛兵將交錯的長槍收回。在這之後,後方的每一組交錯的長槍都是很有節奏的收回,直到儀仗隊的最後一人走進,他們在將長槍相互交錯。

踏入城池。

馬蹄踩在玫瑰花瓣上,與此同時,還有花瓣從空中飄灑而下。

百花城不愧為花都,五顏六色的花瓣從空中飄落的同時,讓這趙子釗和林夕禾的婚禮更是多了一分浪漫。

而這花瓣的來源……

只要抬頭張望,就能看到是百花城的子民們手中提著花籃,腳踏虛空緩緩的朝著下方散落。

看的出,為了這場婚禮。

百花城的百姓也是煞費苦心。

馬蹄踩著花瓣前行,坐在馬鞍上的葉子晨看到這一幕不禁嘆道。

「真不錯,這是趙將軍想到的點子?」

「葉帝可真是高看我了,趙某就是一介武夫,怎能想到這些,想來應該都是城池內的百姓自發組織的吧。」趙子釗淡淡的回答道。

「竟是如此,那百花城的百姓為了林城主和趙將軍的大婚,還真是夠賣力的。」

看著街道兩旁的張燈結綵,在看看這從空中徐徐落下的花瓣。

此情何時休 「趙將軍,你可斷然不要負了他們。」

坐在馬背上的趙子釗身體突然間一僵,好一會,他才後知後覺的回道。

「葉帝您剛才說什麼,趙某有些沒有聽清。」

「不會吧,趙將軍如此修為會聽不清我說的話?」葉子晨挑了挑眉道,「是趙將軍真的沒聽到,還是趙將軍不想聽到?」

「葉帝您可不要多想,趙某是真的沒有聽到。想到馬上就要和夕禾成婚,心裡有些喜悅,便有些失了神。」

「是嘛。」葉子晨抿嘴一笑道,「那我便重複一下,剛才我說趙將軍切莫負了這城池的百姓。」

「說的是這句話,不過趙某有些不知,葉帝何出此言?」趙子釗有些不解的開口道。

「你看這城池的百姓,為了趙將軍和林城主的婚事多麼用心?如此百姓也唯獨百花城能有了,這樣的百姓趙將軍可要好好對他們。」葉子晨回答。

「那是自然。」趙子釗面不改色的笑道,「趙某本就是百花城的將軍,庇護這方百姓是趙某之己任。再說,夕禾馬上就要成趙某的妻子,於公於私趙某都會和百花城共存亡,庇護他們。」

「呵……」

葉子晨心中忍不住嗤笑,這傢伙倒是挺能裝的。

不過心中鄙夷,嘴上卻是也不能說出來。

「要是能這樣的話,那自然是再好不過。」

「葉帝彷彿是話裡有話?」趙子釗試探性的開口道。

「趙將軍多慮,我這人絕對是有什麼說什麼的人,不喜歡那麼多的彎彎繞繞。既然趙將軍說會庇護這一城的百姓,那我自然相信趙將軍說的話,也替這城池的百姓表示感謝。」

「趙某應該做的。」

趙子釗笑著回答,旋即他便不在理會葉子晨,雙眸注視著前方,驅動著馬匹緩緩朝著前方邁進。

大概十分鐘之後,走在最前方的趙子釗停了下來。

城主府,到了! 第838章趙子銘的煞氣

深閨內。

在房間梳妝台的椅子處,林夕禾蓋著紅蓋頭坐在其上,手不停的抓著她的衣角,顯然她此時的情緒很是緊張。

「夕月,你去看看他們來了么?」

蓋著紅蓋頭的林夕禾,其身旁面容俏麗穿著白裙的林夕月不禁打趣道。

「姐,就算是要嫁人,也不要這麼著急好吧。這半個時辰,你都問了我十幾遍了。」

「誰說不是,林姐,你這有點太著急了。」

左茉也不禁打趣,早在開始的時候林夕禾便邀請她當伴娘,此時身為伴娘的她和林夕月都留在陪她留在這深閨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