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兒,你想到了什麼?」莫聲不明所以的問道。

「他們最主要的目的不在這個煉丹大賽,而是通過煉丹大賽選出幾個人參加遺迹開啟,這次啊會死最主要的目的,難怪說要在第三輪進行最後的戰鬥,我現在才明白他們的意圖。」歐陽博說道。

「對了,博兒,這張丹方給你了!」莫聲手中出現了一頁發黃的紙張遞給了歐陽博說道。

「生生再造丹!」

歐陽博接過丹方,看著那幾個大字驚呼一聲。

「不錯,是生生再造丹,可惜的是丹草宗現在已經沒有人能夠煉製出來了,如果你能夠煉製出來,就在煉丹大賽上露一手吧,我丹草宗的鎮宗丹方豈會那麼差勁。」莫聲說道。

白祖他們還好,不知道這張丹方的厲害,但是能夠被稱為鎮宗的丹方,想來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一邊上的濮陽一內心好像是被重擊一般的猛跳,他的眼睛也盯著那張發黃的紙張,可是他知道這樣的東西他不能貪。

身為隱世家族的長老之一,他對於這丹方的傳說還是知道的,可是沒有想到的是真正的丹方會出現在他的眼前。

生生再造丹在千年之前還是能夠有人煉製出來的,可是太稀少了,主要是藥材很難聚齊,但是他的功效是在武者之中非常出名的。

丹草宗凋零至此,主要原因還是大乘丹宗很想要得到這張丹方的緣故,但是丹方被莫聲帶著失蹤了,一直都沒有找到,幾百年過去了,市面上根本就沒有生生再造丹的影子出現。

可是現在,生生再造丹又要再次出世了,可能因為這一張丹方將會引起新一輪的血雨腥風。

因為大乘丹宗曾經說過,傳說級別的丹方是不能留在一般的宗門,必須交給他們保管,但是原有宗門的弟子也可以選擇學習。

可大家都知道,這句話簡直就是放屁一般的不值錢,因為其他那些失落了的或者是消失的宗門一有天才弟子出現,選擇來大乘丹宗學習他們宗門的鎮宗至寶時都會無緣無故的消失了。

「多謝師父!我一定要在煉丹大賽上讓我宗鎮宗至寶再次閃耀出光芒。」歐陽博恭敬的一禮說道。

「哈哈哈!說得好,為師期待著。」莫聲笑道。

歐陽博現在整個心都沉浸到了生生再造丹的丹方上了!他知道以他目前要煉製的丹藥來說,要獲得這第一名很難,因為他會煉製的丹藥基本上都是九級到史詩級的但是前五名他還是有信心的。

而那幾個也很淡定的年輕人會煉製的丹藥恐怕也是不低,至少並不比他差,畢竟人家有帝國撐腰,要什麼有什麼,他就不一樣了,赫連元星走得太早了。

現在有了傳說級別的丹方在手,他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可是他的眼神看下去的時候,他傻了,因為那些藥材很多他都沒有,但是輔助藥材他倒是有不少。

「好了,你先收起來,藥材沒有,第三輪主辦方一定會提供你需要的藥材,但你一定要注意你的安全。」濮陽一看出了歐陽博的心思說道。

「啊~~」歐陽博一愣!

可下一刻,他就明白了,身為濮陽家的長老之一,也是主辦方的人,他知道一些內幕還是沒有問題的。

但問題是這丹方已經失蹤很多年了,難道還會準備這個丹方的藥材嗎?如果有那是最好的,如果沒有,那豈不是說自己第三輪就很非要煉製自己目前最難煉製的丹藥了。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 實際上他最難煉製的丹藥也是沒有煉製過的『玄元丹』,這種丹藥是幫助地元境後期的武者突破玄元境用的。


但是這種丹藥的效果是沒有『生生再造丹』的效果好,生生再造丹可以伐毛洗髓,可以增強武者體質,可以幫助武者更好的突破,好處多多。

可是用來突破的丹藥卻是有著不少的後遺症,這就是為什麼都是一個級別的丹藥,卻沒有多少人願意選擇玄元丹的原因了。

但同樣的,玄元丹也是不能突破武者的福音,就算是丹藥突破的武者,年齡也會隨著增加,對於那些家族不大的人來說,這也是一種巨大的誘惑。

能不死,誰也不願意死的,這是眾所周知的問題,所以說,玄元丹也是一種讓武者瘋狂的丹藥。

只不過現在已經沒有這種丹藥出世了,能夠煉製這種丹藥的大乘丹宗宗主已經太久沒有露面了,外界也就沒有這種丹藥了。

所以說,歐陽博如果在最後一輪中煉製玄元丹,那就一定會引起各方的震動,同時也會引起所有勢力武者的關注,可不管是生生再造丹還是玄元丹都是讓人瘋狂的丹藥。

「時間差不多了,博兒,你去吧!」莫聲說道。

「是!」歐陽博隨即轉身離開了丹草宗居住的地方。

休息的人群也回到了廣場上,正等著裁判宣布第三輪的開始!


「天才們,經過兩輪的角逐,你們都脫穎而出了,能夠在萬人的隊伍裡面露出頭來你們真的很了不起,但是我要告訴你們,能夠進入第三輪,你們,都很不簡單。」

「但我要告訴你們的是,那點成績還不算什麼,第三輪的馬上開始了,這一關主要是煉製你們目前能夠煉製的最高等級丹藥,排名也根據這一輪的丹藥來排定,所以說,這一輪你們都要極盡所能。」

老者說完,眼神掃視了一眼全場的一百人,再次開口說道:「都明白了嗎?」

「明白了!」眾人道。

「把你們第三輪要煉製的丹藥名字和所需要的藥材寫好送上來,我們馬上準備。」老者說完退了下去。

百人立即低頭按照自己要煉製的丹藥和丹方所需要的藥材寫好了交給了裁判。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主裁判再次站起來說道:「按照你們所寫的丹方,藥材已經準備好了,這一輪煉製出來的丹藥主辦方將會用相同的藥材換取丹藥。」

歐陽博搖了搖頭,可是心中也開心不少,他要煉製的丹藥都是傳說級別的了,這些老傢伙倒是把算盤打得精細,不過也好,傳說級別的丹藥成丹率可是一爐只能成丹十顆,本來打算成丹三顆就算了,可是有藥材來換取那就多一點也無所謂。

只是還沒有煉製過的丹藥,心中多少還是有些沒底。

場上的青年天才煉丹師都是一臉的肅穆,看得出來他們都是有些緊張的,畢竟這是挑戰他們自己最高能夠煉製的丹藥。

因為在此之前誰也不知道誰能夠煉製什麼丹藥,而且分數也還沒有完全公開,只有等到最後一關完成了才會知道各自煉製的丹藥是個什麼級別的。

「看來你們也有些等不及了,開始吧!」老頭子認真的說了一句。

場上的煉丹師們立即散開,彼此相距至少十米遠,這個距離也是為了不被其他人打擾,同時也是為了防備有人從中搗亂。

所有人的煉丹爐也拿了出來,各種火焰開始閃耀,所有人都是屏息以待,準備開始第三輪的戰鬥。

「火魂,這一次要靠你了啊!」歐陽博跟煉天火說道。

「小意思,有我在就沒有做不好的事情。」煉天火火魂的聲音大大咧咧的說道。

「這一次是關乎到成敗的問題,所以你一定要靠譜一些。」歐陽博道。

「小子,我那一次不靠譜了,從出來到現在,我們合作也不止一次了。」火魂似乎是有些不爽的道。

「好吧!反正這一次是真的要靠你幫忙了。」歐陽博道。

「看好吧!小子。」火魂的聲音落下,還沒有等到歐陽博有什麼動作,就一下子到了煉丹爐的下方。


藥材出現,都是雙份的,因為歐陽博怕失敗,所以分量上面多寫了一份,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沒有煉製過生生再造丹,因為這種丹藥的藥材也很難找。

可是他的丹方並沒有讓裁判們為難,反倒是很快的就整理出來了他需要的藥材,對於這一點,歐陽博心中還是震撼的。

「看來大乘丹宗這些年為生生再造丹也準備了不少的存貨,不過早晚都是自己的。」歐陽博雙眉一挑,暗自說道。

大乘丹宗把丹草宗都搞垮了,目的應該是想得到生生再造丹的丹方,可是自己寫出來的丹方不就是嗎?看他們的樣子一點也不著急啊,好像也是沒有什麼覺得奇怪的地方。

「不管了,先煉丹。」歐陽博看著主裁判平靜的臉龐暗道。

接著他就開始催動煉丹爐,進行溫度的深化,很快,他的心思也就進入了煉丹的狀態。

可實際上,台上的裁判們等到歐陽博進入了狀態之後,神情一下子全部變得非常的不自然起來。

「主裁判,你說這個小子真的可以煉製出來嗎?」老者問道。

「左兄,我也不知道,現在不就是看他們的表現嗎?」老者說道。

「濮陽兄,我看這小子可能是有些誇大其詞了,居然敢寫出這樣的丹方來,這可是傳說級別的了,我們都煉製不出來,他何德何能。」老者說道。

「魏兄可不要小看了人家,再怎麼說,他也是丹草宗的人,丹草宗在千年之前可是帝國第一,雖然現在勢弱,可並不代表人家不能出現一個天才。」主裁判說道。

原來主裁判是丹堂的人,也是濮陽家的長老之一,同時,丹堂也是主辦方之一,濮陽家的名望還是比較有影響力的。

最主要原因是他們家族是以煉丹聞名的,跟大乘丹宗也有的一拼,只是他們不願意出世,所以整個家族都是隱世。

「游兄怎麼不說話?」濮陽主裁判看向一邊的老者問道。

「在下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說,或者說是無話可說,我很期待傳說級別的丹藥現世,已經太多年沒有見到過這樣的丹藥了,沒想到這樣的煉丹奇才居然是五華帝國的人。」老者說道。

「怎麼?難道游兄不願意看到我們帝國有這樣的奇才?」鐵家的裁判說道。

「怎麼會,鐵兄想多了!」游姓裁判說完,看向了台上的歐陽博。

他內心實在是不願意五華帝國出現這麼一個天才的,可這不是他能阻止的,不過他倒是希望能夠跟他成為朋友,或者拉攏他,這才是最好的方案,可是一個天才,五華帝國是不會輕易讓這樣的天才流失的。

可他也知道,就算是鐵家答應了,也還要看看煉丹師本身怎麼選擇,要知道武者們對於自己帝國的感情是最深厚的。

對於歐陽博寫出來的傳說級丹方,台上的裁判們此刻已經是各自在打著小算盤了。

有不希望歐陽博煉製成功的,有希望他煉製成功的,更有的是帶著期待看著他。

左家自然是不希望他煉製成功的了,只要失敗了不能進入前五名,那麼就不能參加遺迹開啟,那個時候要殺他就好一些了,如果煉製成功了,獲得了名額,那麼要殺他就很難了,畢竟丹堂和鐵家都會出面保護他的。

希望歐陽博煉製成功的當然是鐵家和丹草宗的人,還有就是跟歐陽博有關係的人,他們都希望這種級別的丹藥面世,然後給他們勢力帶來更大的提升,同樣的也希望歐陽博加入他們的陣營。

觀眾席上的人倒是不管這些,他們只想見證這一屆最高級別的丹藥面世,他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拉攏一些年輕的煉丹師的。

而左家和蒼家還有聞家的人都是各自打著算盤,左忠堂,滄海兩人都在祈禱歐陽博是大言不慚,煉丹失敗,唯獨聞達在內心希望歐陽博煉丹成功。

他的想法就是不論任何代價都要拉攏歐陽博,要知道他得到的消息可是比這兩家都要快,可他也知道,要得到歐陽博那是很難的,歐陽博加入聞家,將會跟其他兩家對著干,可他有信心,只要歐陽博被拉攏了,他會解決這些麻煩的。

當然,他是不知道歐陽博要幹什麼,如果知道了,他的心思也會跟其他的兩家家主是一樣的,都希望歐陽博失敗,然後殺了他。

「你們看,那小子是不是瘋子啊!」

突然,台上的左家裁判驚呼起來。

因為他發現,歐陽博居然一次性把藥材扔進了煉丹爐,這樣做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提取藥液精華,只能是以失敗告終的。

「這小子,還真的是出人意料啊,簡直是浪費了那些藥材。」亞三帝國的裁判第一次開口說道。

「這小子是不是故意的。」另外一個老者也說道。

「你們不要急,這小子這麼做雖然是出人意料之外,我們就靜觀其變好了。」濮陽裁判說道。

「要是浪費了這麼多珍貴的藥材,老夫要他好看。」左家裁判臉色一沉,冷冷的說道。

這些藥材,大多數是從左家拿出來的,其他的勢力當然也有,但是最珍貴都是左家拿出來的,失敗了能不心疼嗎?

再一個來說,他是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個煉丹師可以這樣一次性把藥材投入煉丹爐的,這樣的都能夠煉製成功,那天底下到處都是煉丹師了,這不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他認為這就是故意浪費他的珍貴藥材。

!! 第三百九十二章丹爐奇變,丹成

歐陽博的這一舉動別說是左家裁判心痛得滴血,就算是其他得裁判也是瞪著眼睛,當然,濮陽主裁判是例外,因為他早就知道了這個事情。

現場除了裁判還有那些被淘汰了的煉丹師,還有觀眾群,全部都被這一舉動搞的是一頭霧水。

至少在他們的眼裡,能夠進入前一百名的煉丹高手都不應該是這樣的做法,這樣還能煉製成功嗎?

雖然不知道歐陽博煉製的是什麼丹藥,但是這樣的做法無疑是自動退出比賽一般,在他們的思維裡面,這樣的方式是不可能成丹的,只可能是浪費藥材。

一時間,各種議論都圍繞著歐陽博而起,反正就是沒有一句好聽的,只有歐陽博身邊的人或是對他有著絕對信心的人才會在此刻握緊拳頭暗中吶喊–加油。

煉丹爐此刻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火勢也是越來越大,歐陽博神識小心的進入煉丹爐之內,仔細的分撥著那些藥材。

上百種藥材被他利用神識全部分撥開來,這個時候他突然發現神識凝體的好處了,以前使用神識分撥藥材會有些辛苦,可是這個時候就好像是他自己伸手分撥一樣的簡單。

發現這一個好處的時候,他心中一陣狂喜,可是他沒有分心,只知道以後有了這個神識凝體煉製丹藥或者是煉器就會方便多了,消耗也不會那麼大。

現在他應該做的是煉製出生生再造丹,這才是當前要務!

有了火魂的幫助,整個煉丹爐的溫度都是均衡的,保證每一株藥材在煉化提取精華的時候受熱相同,這才是他成丹率提高的主要原因。

不管外界人們怎麼看待他這樣別具一格的煉丹方式,他的心卻是平靜如水,全部的心思完全沉浸在丹爐之中!

此刻,廣場上的情況是一片寂靜,大家都在等待著這最後的一輪,都在等著那最強煉丹師的出現。

時間過去了五個時辰,已經快到了第二天的午飯時間了,廣場上的煉丹師們終於有煉製完成的人站了起來。

凡是煉製成功的人都是一臉的蒼白之色,看來他們煉製的丹藥對他們本身的消耗也實在是太大了。

剛把丹藥交到了裁判手上,立即跌坐下去,開始打坐恢復!

這其中包括濮陽瀾,左東,游欣榮,鐵根,雷大龍,塗凱,都成功的煉製完成,雷大龍看了一眼歐陽博所在的方向,開始打坐。

「故弄玄虛!」游欣榮說了一句也不再理會其他人。

其他幾人也是各自忙著自己目前最需要做的事情,很快的,廣場上只有歐陽博一個人了。

「濮陽兄,你覺得有可能嗎?」一位裁判問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時間過去了這麼久,還沒有出現炸膛的情況,我想可能吧!」濮陽裁判說道。

「哼,不知道成與不成,反正是藥材浪費了我要拿小子賠。」左家的裁判冷哼一聲說道。

「左兄,誰規定這一輪煉製的丹藥就一定要煉製成功,南妮煉製丹藥的時候不會失手?」濮陽偉很不爽的說道。

到了這個時候,歐陽博的做法讓他非常的震動,他知道他必須保護歐陽博,所以出言打擊左丹言。

「這…」

左丹言真的是無語了,大賽規定,煉丹也是可能失敗的,更何況這種丹藥還是他們期待已久的丹藥,他只是非常的心疼那些寶貝藥材。

「左兄,就算是那小子不能成功,我們也有了一種期待啊,不管怎麼說他的煉丹手法非常的奇怪,而且到了現在還沒有炸膛,這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現在我們都親眼見到了。」

「但如果是他成功了呢,我們五華帝國可就多了一個傳說,不但是丹藥是個傳說,就連那小子本人也是一個傳說,你說是嗎?」鐵家的裁判說道。

「哼,但願如此吧!」左丹言重重的坐了下去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