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盧兄放心,你安排姜俠殺譚雲之事,我絕不向外人提起。因為我一樣想殺這個雜種!」

聽后,盧武陷入了沉思,不知想些什麼,良久之後,眉頭緊鎖道:「恐怕譚雲已經將我派姜俠殺他之事,告訴沈清風,或者告訴沈素冰了。」

「盧兄,您怕什麼?您父親貴為仙門丹脈四長老,給沈素冰一百個膽子,她也不敢動您。」龐始元陰測測的道:「況且,您父親的師父,那可是聖門丹脈首席,統管內門、仙門、聖門丹脈。」

「沈素冰不是傻子,您有這層關係,她是不敢動您的!」

聞言,盧武眉頭逐漸舒展,大笑道:「看來還是我當局者迷啊!也對,我盧武是誰?我怕沈素冰這個賤人作甚!」

「那是那是。」龐始元奉承一聲,便道:「盧兄,您看這樣如何?我幫你殺譚雲,事成之後,還請您在您父親面前,為我兒龐統,多多美言幾句。」

「那是自然!只要你殺了譚雲,我會讓我父親,將龐統收為親傳弟子的。」盧武一口答應后,朗笑道:「龐賢弟,來喝酒!」

……

一個時辰后,沈素冰御劍從蒼穹中,射落於冰清殿外。

收起飛劍,步履輕盈的的進入殿內,莞爾一笑,「師父,煉製還魂尊丹的十八種靈藥,徒兒都給您取來了。每種多備了三份。」

沈素冰來到譚雲面前,玉指間神主戒,頻頻閃爍間,十八個擱置靈藥的器皿,自譚雲腳下憑空而現。 譚雲掃視一眼,靈藥年份、種類無誤后,微微一笑道:「通常煉製一爐還魂尊丹,長則半年,短則數月。」

「不過,為師為了儘快煉製出來,便無法手把手的教你了。」

「你看著為師煉丹便是,有何不懂不明之處,隨時提出來,你能學多少,算多少。為師今後,會定時教你丹術。」

「徒兒謝謝師父。」沈素冰笑靨如花,期待道:「師父,那您多久傳授徒兒一次丹術?」

譚雲稍加沉思后,道:「為師有時間便會前來找你。」

「師父真好!謝謝師父!」沈素冰欣喜話罷,似乎想到了什麼,開心道:「師父,您開始煉丹前,徒兒有兩件事,想和您分享一下。」

「哦?說來聽聽。」譚雲有些好奇。

「師父,第一件事是,徒兒給您收了一個徒孫,她叫南宮如雪,不僅美艷無雙,天賦異稟、資質絕倫,而且她的身份,只有徒兒知道,她是當今四大聖朝,南宮聖朝的小公主。」

「哦?這身份可不簡單啊!」譚雲由衷一怔,繼而,打趣道:「我這個徒孫有多美,難不成比你還美?」

「那倒是沒有。」沈素冰調皮話罷,語氣一變,「不過聽她說,她有一個失散多年的姐姐,現在在神魂仙宮修行,長得天下無雙般美麗,也不知是真是假。」

「在為師心裡,再美也不如你。」譚雲隨口敷衍一聲。

重生之帶着家人奔小康 「謝謝師父誇獎,徒兒也這樣認為的。」沈素冰一副理所應當的神色。任何女人都喜歡被誇,沈素冰亦是如此。

「師父,第二件事是,徒兒門下一名叫譚雲的弟子,就在三個月前,居然登上了極品芥子時空寶塔108層!」沈素冰美眸中蘊含著,難以掩飾的興奮之色。

「哦是嗎?」譚雲故作震驚,「這極品芥子時空寶塔,五萬年來從未有人登上過。譚雲此子,竟然能登上,也的確是個人才啊!」

沈素冰盈盈一笑道:「師父,您是不知道,當初譚雲在拜入內門時,包括徒兒在內的內門九大首席,都認定他是廢物,沒人收他呢。」

「徒兒之所以收下他,也是因為外門大長老不惜發誓保他的緣故。」

「後來,哪曾想,他竟然是個天才。現在回想起來,徒兒對他真有些愧疚。」

譚雲笑道:「愧疚當初你視他為廢物?」

「嗯。」沈素冰面帶歉意道:「師父,徒兒後來做過的事,現在覺得對他愈發愧疚。」

「說來聽聽。」譚雲好奇道。

「師父,按理說,他登上了108層,締造了屬於內門弟子的神話,徒兒理應將他收入門下,好好栽培他。」沈素冰話音一頓,「但是徒兒好自私,並未收他為親傳弟子。」

「因為靈山藥園的執事,是徒兒的家僕,對徒兒視如己出,雖然徒兒是他的小姐,但在徒兒心中,他就是徒兒的爺爺。」

「他做了執事很多年了,徒兒想把譚雲留在他身邊,待一日譚雲名動內門時,徒兒才好給他向唐首席申請長老一職。」

「再加上譚雲並不會丹術,因此徒兒也未讓他煉丹,只是自私的,把他丟在了靈山藥園,至今還是雜役弟子身份。」

「師父,您說徒兒是不是很自私?」

聽完沈素冰的袒露心聲,譚雲淡淡一笑,「素冰,你是有些自私,但你的自私在譚雲看來,或許並非如此。」

「徒兒不解。」沈素冰茫然。

「素冰,你記住,世界上就有一種人,不在乎出身是親傳弟子,還是雜役弟子,或許譚雲就是這種人。 重生之都市唯我至尊 或許對於他而言,能待在靈山藥園就挺好。」

「師父,真的有這樣,不在乎名利的人嗎?」沈素冰反問道。

「當然有。」譚雲話罷,笑呵呵道:「既然你覺得對譚雲愧疚,何不給他免去栽培靈藥之事,再給他安排一座靈氣最為濃郁的仙山,讓他安心修鍊呢?」

「師父,徒兒已經讓葯園執事,通知譚雲日後無須培育靈藥了。只是仙山倒還未安排。」沈素冰低吟道:「待徒兒陪您煉製出了還魂尊丹,徒兒就給他安排一座最好的仙山修鍊。」

「嗯,這才對了嘛,對待門下出色的弟子,就不能吝嗇。」譚雲心中在笑,口吻嚴厲道:「該賞的賞,尤其這個譚雲,要重賞!」

「師父教訓的是,徒兒謹記。」沈素冰應聲后,苦澀道:「徒兒本想多賞他些靈石的,只是徒兒靈石都孝敬您了,要不,您借點靈石給徒兒,徒兒去重賞譚雲?」

「你想的美,少打為師的歪主意,為師還窮的很呢。」譚雲佯怒話罷,又道:「好徒兒啊,為師聽你這樣一說,對譚雲此子好感大生啊!」

「師父,要不徒兒把譚雲召來,給您看看?」沈素冰嬉笑道。

「額……不必了不必了。」譚雲輕咳一聲,開始說重點了,「素冰,既然譚雲有如此修鍊天賦,你何不賞賜他,一直待在極品芥子時空寶塔108層修鍊?」

沈素冰嘆息道:「徒兒也想,只是有規定,登上108層者,一年內不許再登。」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你身為首席,改改便是了。」

沈素冰白了譚雲一眼,「師父,這是祖師爺生前定的規矩,改不得。」

聞言,譚雲徹底無語了!

「嗯,既然是祖師爺定下的,那的確改不得。」譚雲話罷,神色一肅,「不多說了。素冰,把你的本命真火拿出來,為師用來煉丹。」

譚雲自然不會拿出,鴻蒙火焰煉丹,否則,今後自己在沈素冰面前施展鴻蒙火焰,豈不穿幫了?

沈素冰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好奇道:「師父,您神主戒都能煉製,想必煉器造詣、煉丹造詣如威如獄,您這樣的大能,怎麼沒有丹鼎和煉丹的火焰呢?」

「這個……」譚雲腦海靈光一閃,老氣橫秋道:「為師用你本命真火、用你丹鼎煉丹,自然是讓你更加清楚學習煉丹術了,這你都不明白嗎?」

「啊……徒兒愚鈍,師父真好。」沈素冰開心不已,旋即,檀口張開,一股純白的本命真火自口腔湧出,射入丹鼎下方,熊熊燃燒起來。

隨之,解除了對本命真火控制,如此,譚雲才能操控。 「不錯不錯,徒兒你的本命真火,已經達到中品尊階了。」譚雲看著丹鼎下方的火焰,眼神炙熱。

若非是自己徒兒的,否則,他真想讓鴻蒙火焰吞了!

被師父一眼看出自己本命真火的品階,沈素冰並不意外,在她心中,師父在丹術一途無所不能。

「多謝師父誇獎。」沈素冰叫的很甜。

「好了,為師開始煉丹了。」譚雲說道:「為師給你丹方上面,記載著三種煉製還魂尊丹的內容,你可都記下了?」

「師父,徒兒倒背如流。」沈素冰語氣自負。

「那好,為師就煉製第一種。你認真觀看。」譚雲話音甫落,沈素冰當即盤膝而坐,合上眼帘,青絲舞動間,無形的靈識,籠罩著丹鼎,頓時,丹鼎內的景象,浮現於腦海之中。

當譚雲釋放靈識,籠罩著丹鼎時,沈素冰似乎發現了什麼,長長的睫毛微微一顫,心聲疑惑,「師父的靈識,為何只是煉魂境一重?」

就在沈素冰暗忖時,心思縝密的譚雲,自然知道她會有疑惑,便不露聲色道:「為師最近衝刺境界失敗,導致靈魂重創,要想恢復,恐怕還得三年五載。」

聞言,沈素冰自責道:「都是徒兒不好,徒兒見您看到旗幟也不來,還以為您不要徒兒了。」

「呵呵呵呵,即便為師看到旗幟,也不知道是你找為師。若為師知道是我的寶貝徒兒找,為師早就來了。」譚雲呵呵一笑,「好了,除了詢問煉丹時不解之處外,其他之事待為師煉丹成功后再談。」

「是師父。」沈素冰話罷,便安靜了下來。

「咻!」

譚雲招手間,五棵通體泛著青色光暈、外觀如同一朵朵青雲般的靈藥,攝入手中,講解道:

「這五棵替代還魂玉草的八階靈藥:衍魂青雲草,與還魂玉草屬性頗為相似。」

「還魂玉草,五行屬水,水中之陰性。而衍魂青雲草,唯一差別則是水中之至陰,因此,作為煉製還魂尊丹的藥引時,必須將下品尊鼎內的器皿,焚燒到通紅泛白的剎那,將藥引丟入!」

說著,譚雲操控沈素冰的本命真火,在丹鼎下方威力提升到極致,不多時,丹鼎內直徑半尺的器皿,通體被焚燒的火紅。

沈素冰通過靈識,認真觀察著丹鼎內的器皿,當烏黑器皿微微泛白之際,譚雲一念之間,將五棵衍魂青雲草,丟入了丹鼎內。

「滋滋——」

五棵衍魂青雲草,在器皿內發出陣陣刺耳的聲響,旋即,開始徐徐融化成,一片青色的藥液。

三日後。

「藥液輕沸,由青變綠,綠意三分時,開始放入七階靈藥天殘血花二十株、八階靈藥玉馨靈藍三十六株……」

譚雲滔滔不絕的講解著,將一株株靈藥,手法嫻熟的丟入丹鼎內……

在接下來的半月中,沈素冰真正體會到了師父的丹術造詣,可謂是出神入化。

半個月中,師父共計丟入丹鼎內,十六種靈藥共計一千九百三十三株。

且每一種靈藥的藥性,以及與其他靈藥融合成藥液的色澤輕微變化,皆告訴了自己。

面面俱到,細緻入微的程度令沈素冰,崇拜之心無以復加!

同時,期間,沈素冰詢問了譚雲上百種問題,這些問題,是她之前嘗試煉製還魂尊丹時,遇到的無解問題。

譚雲聽后,一一解答,以獨特講述方式,令沈素冰茅塞頓開,受益匪淺。

世人皆知煉丹時,除了嫻熟的煉丹手法、掌控數以千計株靈藥,化為藥液融合的程度外,最為關鍵的便是掌控火溫!

火溫的掌控,事關靈藥,藥性融合的微妙狀態,一旦稍有差池,藥性融合時便會因為火溫偏高而變成廢液,即便煉製出來,也是廢丹。

若火溫偏低,則會導致各種靈藥藥性,無法達到完美融合,那麼,可想而知,煉製出來的丹藥,絕無可能達到極品!

故而,世人煉製丹藥時,有兩點則是大忌。

其一,不可將本命真火的溫度釋放到極致。

其二,煉丹者,會一邊操控火屬性的本命真火煉丹,同時,一邊釋放出冰屬性的本命真火,來降低、調節溫度。

如此才能使火溫、煉丹步驟、手法、藥性融合程度,相輔相成,達到完美。

而若想做到完美,需經過長年累月的煉丹,從一次次失敗中尋找煉製而成的契機,並未任何捷徑可言。

必須要達到,丹方理論與實踐煉丹時的完美結合,方能煉製出極品!

這些,說起來容易,但若想達到如火純青的地步,絕非易事。

然而!

然而,令沈素冰震驚到獃滯的事,從譚雲身上發生了!

她本想將冰屬性的本命真火,給譚雲用以協調溫度使用,但譚雲卻拒絕了!

在她難以置信中,這整整十八日內,譚雲一直將本命真火的火勢釋放到極致。以最強悍的火溫來煉丹!

命之途 極度的匪夷所思籠罩著沈素冰的心田,對譚雲的崇拜之情,一發不可收拾。

在接下來的十日內,沈素冰放棄了觀摩學習,因為她知道,師父為自己趕時間煉丹,所施展的這種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方式,自己暫時根本無法理解。

在這十日內,沈素冰睜開了美眸,直勾勾的盯著譚雲的側面,看得入迷,觀得出神。

她的目光透過,薄如蟬翼的龜息寒紗,隱約可見一張模糊不清,且稜角分明的輪廓,映入眼帘。

她再看著譚雲,皮膚光潔的雙手,抿著朱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你已經盯著為師,看了十日了。你看夠了沒有?」倏然,譚雲開口道。

沈素冰絕色容顏上,略過一抹羞澀,便恢復正常,柔聲道:「師父,您能不能如實回答徒兒一個問題?」

「你先說來聽聽。」譚雲一邊操控火勢煉丹,一邊淡淡道。

「師父,您到底多大了?」沈素冰弱弱地道。

「這是秘密,不可說。」譚雲不假思索道。

「那……」沈素冰不知為何,說話時心跳有些加速,「那……師父您的外貌,看起來有多大?」 「問這個作甚?你還是安心看師父煉丹吧。」譚雲語氣平和。

「師父,除了徒兒的父母外,您是徒兒最親的人,您就告訴人家好不好嘛!」沈素冰盈盈一笑,就如同對著父母撒嬌一般。

「不好。」譚雲回答的很乾脆。

「師父……」

「為師說了,不行!」

沈素冰美眸滴溜溜一轉,便緩緩起身,亭亭玉立於,盤膝而坐的譚雲身後,探出一雙柔若無骨的玉手,朝譚雲後背伸去。

頓時,把譚雲嚇了一跳,「你幹嗎?拜師前,為師可是有言在先,你敢掀為師寒紗,為師必將你逐出師門!」

「師父,您多想了,沒有您的允許,徒兒哪敢呀。」沈素冰傾城一笑,一雙玉手放在了譚雲雙肩上,便輕輕拿捏起來,按摩力度適中,譚雲頗為舒服。

旋即,一股獨特的處子之香,從身後傳來,沁入譚雲肺腑。

龜息寒紗下,譚雲英俊的臉頰,有些微微發燙,暗道:「這小妞兒的體香,可真好聞。」

「師父,舒服嗎?」沈素冰貝齒輕啟,天籟之音縈繞於譚雲耳畔。

「嗯,手感還不錯。」譚雲粲然道:「今後沒事的時候,你可以多幫為師按摩按摩。不過,按摩手法為何如此嫻熟?」

譚雲話音甫落,感到肩膀上的一雙玉手,明顯一抖,接著,察覺到有輕酥的感覺,在後背上,一下一下的傳來。譚雲知道,那是淚水在滴打著自己後背。

「好端端的哭什麼?」譚雲輕聲道。

「我沒哭。」沈素冰固執而倔強的說著,抹去眼淚后,再次揉捏著譚雲的雙肩。

她的語氣讓譚雲感到憐憫,「師父,我父親被公孫陽春誣陷后,宗主廢掉了我父親修為,淪為了手無縛雞之力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