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實際上,他的確做了點什麼,那就是找人扮演柳飄飄殺死的那些人去嚇唬柳飄飄,誰知道柳飄飄這麼不經嚇,才嚇幾次就瘋了。

這樣無能的女人,也不知道楚王看中了她什麼。

劉小禾一直盯著楚雲笙,然後看著他的耳朵,笑了起來。

「雲笙,你是不是還沒想起來,你說謊的時候耳朵會泛紅,你耳朵都紅了,不信你摸摸肯定發燙。」劉小禾指著他的耳朵說。

哪裡還需要摸,他已經感覺到耳朵的溫度,然後如實說出來。

「就是找人扮演柳飄飄害死的那些人嚇唬了她幾次。」

不用他說,劉小禾也猜到了。

只是她覺得這肯定不是楚雲笙想出來的辦法。

「楚二想的辦法?」

楚雲笙吃驚的看著劉小禾,問:「你怎麼知道是楚二?」

「你這府上除了他鬼主意多還有誰及他?」

楚雲笙沉默,還真沒有比楚二注意多的人,這傢伙也就這一特長了。 「對了,楚王今天沒有找你嗎?」

雲笙身上的蠱蟲被取出來,楚王那邊肯定知道,所以一定會找楚雲笙。

楚雲笙搖頭。

「那就奇怪了。」劉小禾淺笑,「楚王這是想做什麼?」

「不管他做什麼,這些都不是你關心的事情,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養胎。」

一聽這話的劉小禾擰眉,道:「你該不會跟懷澋煜時候一樣吧?」

楚雲笙挑眉,說了一句「你覺得呢」的話就沒有了下文,很明顯他這是在告訴劉小禾他就是要跟懷澋煜時候那樣對待她。

不過看她這個反應,楚雲笙接著說:「反正府里有下人,只要你不做什麼危險的事情就行了。」

「我能做什麼危險的事情?」劉小禾很好奇的問他。

闊少的囚愛新娘 「誰知道你能做什麼危險的事情。」說這話就想起之前她爬牆的事情。

劉小禾白了他一眼,說:「我要出門一趟,大概下午回來。」

「去做什麼?」楚雲笙問。

「自然是生意上的事情。」

一聽這話,楚雲笙眉頭一皺。

「不是有那兩個人嗎?還需要你去,那也太沒用了。」

話里滿滿的酸味,劉小禾覺得很無語,不過她也想笑。

走到他跟前,用手指戳著他的胸膛。

「那兩個人只是我的手下。」

「知道。」

「知道你還吃醋?」

「……」

楚雲笙瞥了她一眼,心裡暗想: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吃醋了?

瞧著他傲嬌的模樣,劉小禾搖了搖頭,轉身邊走邊道。

「我出門了,你別跟著我。」

楚雲笙雙眸微眯的盯著她,待劉小禾不再視線內的時候,他喚來了楚一。

「將軍,有什麼吩咐?」楚一詢問。

「跟著夫人,十步內不準其他男人靠近。」

「是。」楚一立即轉身去追夫人。

走到門口的劉小禾看到楚一追出來,特意停下腳等楚一。

「你家將軍讓你來的?」

「是的,夫人。」楚一回答。

「他有交代什麼嗎?」

「沒說什麼,就讓屬下跟著。」

看來這個楚一要比楚二靠譜,知道什麼應該跟她說,什麼不該跟她說。

龍吟劍道 不過楚一不說她也猜得到,肯定是讓楚一盯著她,不準讓男人靠近。

城西宅子,楚一跟著夫人進去,鬼見夫人來了,便上前。

「夫人。」

「嗯,其他人去哪裡了?」

「血帶澋軒去見柳記東家柳老闆。」

聽完鬼的話,劉小禾轉頭對楚一吩咐。

「你就在這裡,我跟鬼有事情要說。」

「是。」楚一嘴上這樣回答,但是還是跟著她。

劉小禾見了,皺眉道:「你是沒聽懂我的意思嗎?」

「將軍說十步內不允許有男人靠近夫人。」

果然……

她就知道是這樣。

看著她跟楚一的距離,劉小禾問楚一。

「你是男人嗎?」

「屬下自然是男人。」楚一說完才反應過來,然後往後退了幾步。

劉小禾瞪了他一眼,警告:「不準跟著,聽到不該聽到的話小心我滅你口。」

楚一站在原地,不動了,看夫人也不像那種紅杏出牆的人。

澋軒跟血玲瓏回來,看到院子里杵著的楚一,便知道劉小禾來了。

「娘啊。」澋軒扯著嗓子喊。

跟在他身後的血玲瓏笑了起來,這小子就是皮厚。

屋裡跟鬼談正事的劉小禾聽到這聲「娘」,她臉沉了下來。

她知道澋軒故意這樣叫,這小子就是在埋汰她。

澋軒推開門,直接撲進劉小禾的懷中。

「娘呀,我都以為你不要我了。」

劉小禾翻了一個白眼,伸手扯住他的耳朵,咬牙切齒的道:「你給我正經點。」

「啊~痛痛~」澋軒墊著腳喊疼。

劉小禾鬆開手,問澋軒:「跟柳老闆談得怎麼樣了?」

「還算愉快。」

澋軒揉著耳朵找了一個位置坐下,血玲瓏給他倒了一杯水,畢竟這小子今天沒少動嘴皮子。

「柳老闆說只要我們有本事,他不會動什麼手腳,和平相處。」 至尊皇女之駙馬兇猛 血玲瓏接著說。

「什麼時候開業?」

「就這兩天了。」

「嗯,這個拿去。」

澋軒看她從袖子里拿出來的瓶子,立即搶先接住。

「這個我保管,我知道怎麼用。」

「你給我拿來。」劉小禾直接奪回來,然後交給鬼,「這個你拿著,用完去找我。」

澋軒眼巴巴望著鬼大哥手中的東西,然後看著面前的劉小禾。

「小禾,我也要那個。」

「沒有。」

「給我一瓶嘛。」澋軒抱著她的大腿,撒嬌賣萌。

「這個對於你來說沒多大的用處。」

「能美容養顏呀。」澋軒連忙說出一個理由。

「你養鬼的顏。」

慕容澋軒嘴巴一扁,鬆開抱著她大腿的手,環胸抱著,把頭偏向一旁。

「我不幹了,罷工。」

「行呀,隨便你。」

看著劉小禾一臉無所謂的模樣,慕容澋軒傷心了,他再也硬不起來了,再次認慫的抱著劉小禾的大腿賣萌。

「小禾姐姐,就給我一瓶嘛,我就要一瓶。」

看著慕容澋軒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就為了一瓶聖泉水,她被逗笑了。

「拿去。」其實她本來就是想給他一瓶。

看著鬼跟血玲瓏,她也給了他們一人一瓶。

「這是你們的。」

鬼跟血玲瓏接住夫人拋過來的東西,然後對夫人說了一聲謝謝。

「行了,我回去了。」起身後對鬼道:「你查到就去將軍府里找我。」

「是。」鬼微微點頭。

劉小禾走出房間,掃了一眼看過來的楚一,她什麼話也沒有說向大門走過去,楚一立即跟上。

「夫人,現在回府嗎?」楚一詢問。

「既然出來了那就到處逛逛。」

楚一表示明白了,接下來沒有再吭聲。

宮中,楚雲笙牽著澋煜去面聖,就在劉小禾出門沒一會兒王公公便來府里,說是皇上想澋煜了。

到了御書房門口,王公公轉身對楚將軍道。

「將軍稍等。」

楚雲笙點頭。

王公公進去后,澋煜便扯了扯爹的袖子,指著身後。

楚雲笙順著兒子的手指看過去,與走過來的楚王對視上了。

楚王看了楚雲笙一眼然後看著楚雲笙身邊的孩子,澋煜也看著他。

楚王走到御書房門口,問楚雲笙:「皇上召見你們?」

「嗯。」楚雲笙點頭。

「以後能拒絕就拒絕。」楚王說完伸手揉了揉澋煜的腦袋,然後直接進了御書房。

「爹,你有沒有覺得他變了?」澋煜在楚王進去后小聲的跟爹說。

楚雲笙點頭:「確實變了。」

王公公轉身正要去叫外面的楚將軍跟少爺,見楚王進來便看著皇上。

皇上擺了擺手,王公公立即明白皇上的意思,出去后就對楚將軍道。

「楚將軍帶著孩子跟雜家走吧。」

楚雲笙點頭,牽著澋煜跟著王公公離開了這裡。

他們一走,皇上便沒有好臉色給楚王。

「你來做什麼?」

「臣弟來就是想問問皇兄為什麼總是召見臣弟的兒子跟孫子?搞得好像他們是皇兄的兒孫似的。」

皇上的臉色更加難看了,生氣的道:「你若是對他們好些,還需朕替你關心他們嗎?」

「是嗎?臣弟還以為他是皇兄你的兒子。」

皇上一聽這話,面上毫無破綻,但是袖子下的手抽了一下。

「跟皇兄開玩笑,皇兄別忘心裡去。」楚王淺笑。

「這種玩笑是能隨便開的嗎?」皇上生氣了。

「皇兄說得是,臣弟以後不會再開這樣的玩笑。」

「你還有事情嗎?」

「沒事。」楚王回答后又接著說,「好久沒跟皇兄喝一杯了。」

皇上擰眉,很不情願的道:「那就留下來一起用午膳,正好你們父子好好的培養感情。」

「臣弟與雲笙的關係挺好。」

聽楚王這話,皇上冷哼了一聲,然後說:「別人不知道難道朕會不知道?有親爹對兒子下蠱的嗎?」

楚王臉上的笑容消失,沉了下來。

「看來皇兄什麼都知道。」

「好在你還有良心,知道把他身上的蠱解了。」

楚王再次失笑:「這次皇兄錯了。」

「錯了?」皇上擰眉不明。

「他身上的蠱不是臣弟解的。」

「不是你那是誰?」皇上吃驚,整個天國就他跟皇弟會蠱,不是他也不是臣弟,那麼會是誰?

「臣弟也不知。」他猜應該是那個孩子,而且蠱王肯定在那個孩子身上。

因為剛才他靠近孩子的時候,他身體里的蠱蟲害怕的顫抖。

皇上陷入沉思,這件事情必須要重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