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獲勝。紫川哥哥沒有得到太陽神尊位,但我也不要求你,再實現那個約定。」

南歌孤曜冷眼盯著她,她看得出來,南歌孤曜對她有多麼惱恨。

南歌傾月想了很多,她心裡一直感到對不起南歌紫川,但她改變不了結局,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這件事。

南歌孤曜恐怕也是恨不得,收回原本的承諾。

當初他說,無論她能不能幫南歌世家,取得太陽神尊的神位,他都會去北極星域,替回東樂緋羽。

但南歌傾月其實一心是當做,要讓南歌紫川成為太陽神尊,這樣平等的交換條件,答應下那個約定的。



她從昨天就一直在想這件事,她唯一能夠讓自己,心裡平衡的做法,就是不接受,南歌孤曜的那個條件。

她想南歌孤曜被迫提出那個條件,她如此說他一定會答應。

只要這樣,她對南歌紫川就少一分愧疚了。

南歌孤曜目光炯炯地盯了她一瞬間,在她明亮的眼睛里,看著自己的影子。

那雙眼睛,很像東樂緋羽。

他說道:「傾月,我願意去北極星域,與你無關。」

南歌傾月:「……」

他這是什麼意思?

南歌傾月沒想到,南歌孤曜竟然還願意繼續那個約定。


南歌孤曜說話算數,就算南歌傾月的介入,還是輸了這場爭奪戰,但他對南歌傾月說道話,依然時算數的。

她有些不知道怎麼說,她的真實想法。

她是想對南歌紫川做些什麼,但又沒有任何可做的事才這樣說。

那麼南歌孤曜為什麼不趁機取消那個約定呢?

他這樣說,是不是因為對東樂緋羽,還是有感情的……

南歌傾月的心思開始飛速的遐想……

最後,南歌傾月說:「您和我一起去,我想要娘親看到,我和你在一起。」

。 南歌傾月的心思開始飛速的遐想……

最後,南歌傾月說:「您和我一起去,我想要娘親看到,我和你在一起。」

南歌孤曜和南歌傾月的話,一下子就引得眾神尊,一片嘩然。

太陽神尊南歌孤曜要去北極星域,本來不是什麼大事,但,北極星神東樂緋羽,曾經與南歌孤曜的一段情,在雲外天學院的神尊,幾乎無人不知。

這次南歌孤曜要決定去北極星域,貌似還是因為南歌傾月的緣故。

一個是太陽神尊,一個是天帝御封公主,其中緣由究竟,怎麼不引得眾人,皆猜測紛紛。

南歌孤曜的聲音不大,現場卻一片肅靜,東樂參商聽得一清二楚。

他剛才還是晴光霽月的臉色,突然間陰雲籠罩,陰晴不定了起來。

東樂參商和南歌孤曜的對決,已經反轉了態勢。

身為北曲昱辰的師尊,以徒弟打敗了南歌世家,將南歌孤曜的神尊之位替代,這也是他的勝利。

南歌世家的太陽神位只保留住了十萬紀年。

他南歌世家是從東樂世家搶走太陽神位的,今天他一手教出來的徒弟,又奪回來了。

在他心裡壓了十萬年,那顆叫做南歌孤曜的大石頭,此時終於搬開了。

東樂參商的心情好久沒有這樣好,心裡很久沒這麼舒服了。

但聽到南歌孤曜說出,東樂緋羽的名字,他剛剛還很愜意的心情,一下子就變成了堵心。

東樂緋羽在北極星域,是不會很快就回來的。

南歌傾月和南歌孤曜相認,還要去接回東樂緋羽,一家人在一起。

他們想得真夠美的!

南歌孤曜答應了南歌傾月。

「好,我們一起去。」

南歌傾月點頭笑起來,能見到南歌孤曜和東樂緋羽在一起,這樣幸福的情景,是她做夢都想不到的。「嗯嗯,您……」

她終於從心裡相信,南歌孤曜是她的親生父親。

那聲父親,就在她的嗓子眼兒,只要她一開口,就喊出來了。

她還未開口,就哽咽住了。

……

南歌傾月眼圈發紅的望著南歌孤曜,這情形任誰都會激動的。

東樂參商看得一陣冷笑。

「怎麼?難道說,星神也是南歌家的人可以隨意調派的?」

他轉身對天帝告了南歌孤曜一狀。

「天帝陛下,南歌孤曜以太陽神尊的身份,許諾南歌傾月,替換陛下封的星神,已是冒犯陛下權威。如此犯上不敬,依天庭法度,該立即治罪!」

南歌孤曜淡定地望向東樂參商,他們是同窗,又是對手,彼此之間很熟悉,不用猜鐸自然知道他是要鬧哪樣。

「東樂參商,你不要費心了。陛下已經同意了。」

這樣簡單明了的告訴他,好過他胡思亂想。

東樂參商最喜歡,拿法度壓人,他就拿最高權力來壓他。

東樂參商拿疑問求證的目光望向天帝。

「陛下?」


「這個嘛……」天帝直覺被南歌孤曜給賣了。

「愛卿,這個先不提,繼續封神儀典吧……稍後再說。」

天帝顧左右而言他,明擺著是偏袒南歌孤曜。

南歌孤曜說的是真的,他已經得到了天帝的許可。

為何?

不管為何,東樂參商也不可以違逆天帝。

此時封神儀式,還沒結束,不適合糾纏南歌孤曜的事情。

東樂知華乃是新晉陞的月神。她拿著月神神劍,來到天帝的面前,領受了神尊的封賜。

她能封神尊之位,東樂參商是無比欣慰的。

他將自己最大的希望,都寄托在這兩個孩子身上。

北曲昱辰能繼承他的修為,東樂知華能達成他的期望。

日月神尊都是他的孩子,此生無憾,他心滿意足了。

接下來,一共封賜的九位新的星神。

南歌傾月望著南歌紫川,他眼裡淡淡的神采,不知道他是否真的那麼淡然。

南歌傾月還沒有再次向天帝提她的要求。

南歌孤曜已經先她一步。

「陛下,我請求接任北極星神東樂緋羽,守護北極星域。望陛下恩准。」

天帝陛下和藹的笑道:「愛卿,為朕分憂,實在是精神可嘉。朕自然准許。」

東樂參商眼中閃過寒光,這件事他是不會同意的。

「陛下!北極星域是極其重要的星辰,為六界生靈指引方向。南歌孤曜修鍊的是光靈力,並不適合做北極星神。請陛下收回成命。」

南歌傾月詫異地看著東樂參商,他究竟是什麼目的,為什麼要阻止南歌孤曜去北極星域?

因為東樂緋羽是北極星神嗎?

東樂參商的目的都已經得償所願,他幹嘛要和東樂緋羽過不去?

這樣做根本就是損人不利己,小人行徑!

她騰地站起來,「東樂神尊,陛下已經決定,你要干預陛下的決斷嗎?」

他剛才就是把這個罪名,扣在了南歌孤曜頭上。

南歌傾月不過是,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

天帝面露不悅,看著東樂參商,「愛卿一再阻攔,東樂世家莫非有人願意,接替北極星神神位?」

東樂參商沒有把南歌傾月的小招數看在眼裡。

天帝偏袒南歌傾月,他也早就耳聞過一些。

今天看來,南歌傾月恃寵而驕的架勢,果然名不虛傳。

「陛下,東樂緋羽本就是東樂世家的人。」

無恥!


南歌傾月當即就火了!

什麼叫無恥啊……居然敢這樣,顛倒黑白的說話?

他什麼時候把東樂緋羽,當作是東樂世家的人了?

南歌傾月不管他是誰了,管他是什麼神尊,外表裝作高傲尊神,內里心腸惡毒到極點。

「你們東樂世家什麼時候承認過,我娘親是東樂世家的人?」

「你千方百計的阻止我和娘親團聚,你算什麼舅舅?」

「你自己在雲外天高枕無憂地做你的神尊,根本不管我娘親的死活。現在說出這種話,你簡直不要臉!」

南歌傾月越來越激動,大罵出口。

「閉嘴!」

東樂參商被辱罵,眼神里激起怒火,直射向南歌傾月。

「我是你舅舅!」

南歌傾月冷笑。

「舅舅?你不配!」

「我不會認的!」

南歌傾月一點兒面子都不給他。

連天帝聽著都開始皺眉,南歌傾月滿腹委屈,連基本的禮貌都沒有了。

南歌孤曜也看不下去了。

「傾月!」

他拿出父親的架勢,呵斥道。

南歌傾月沒有回頭看南歌孤曜,但她也不會聽他的話。

他還不是南歌傾月真正尊敬的人,他作為父親的威嚴,還不足以讓南歌傾月服從。

「我要和東樂參商,講一句話。」

。 「傾月!」

他拿出父親的架勢,呵斥道。

南歌傾月沒有回頭看南歌孤曜,但她也不會聽他的話。

他還不是南歌傾月真正尊敬的人,他作為父親的威嚴,還不足以讓南歌傾月服從。

「我要和東樂參商,講一句話。」

南歌傾月當著雲外天的眾多神尊,還有所有弟子,走到東樂參商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