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白羽教徒嚇得全身顫抖。

之前那一刻,他全身上下除了腦袋,幾乎都沒了知覺,若是再不坦白,他相信很快自己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蘇柔收回自己的神通,他也很快重新感到溫暖。

「小人叫王德發,三年前從南荒逃難到了瀘縣……三年前小人的確是白羽教的教徒,但自從來了瀘縣,小人便與白羽教失去了聯繫。

不過就在前幾日,小人在瀘縣看到教主的召集令,這才忍不住好奇心去赴了會……

等到了會場,教主告訴我們要重振白羽教,讓我們在瀘縣重新發展信徒。」

「好啊,果然是魔教徒……來人……」

蘇柔轉身看了縣令一眼。

縣令訕訕地收回了下令的手,喊道:「來人……此人既然是魔教徒,便由蘇仙子負責處置,蘇仙子的話便是本官的話,你們但憑蘇仙子吩咐。」

陳安在人群中默默給縣令點了個贊,這人修為不高,長得也不咋地,但還算機智,還挺會見風使舵的。

蘇柔接着問道:

「白羽教主怎麼給你傳令的?」

「將三根鵝毛插在土中,白羽教的人很容易就能看到,放鵝毛的地方就藏着指示。」白羽教徒答道。

蘇柔點了點頭,又問:

「這縣城裏還有多少白羽教徒,你們教主人又在何方?」

面對這兩個問題,那白羽教徒為難了:「仙子,不是小人不肯告訴你,我們雖是白羽教眾,但互相都不會有交集,更別說教主了,只有他找我們的時候,我們是找不到他的。

而且,如今我在這裏被您公開審訊,說不定教主也早就知道了。」

蘇柔:「……」

縣令:「……」

陳安嗤地笑一下,他周圍的人也面面相覷,這傢伙最後那句話的意思很明顯是在暗示四周圍觀的人就有白羽教的人。 看到面前的情況,楚清月熊臉一愣。

狗日的,滂臭怪怎麼又來了?

他一個就算了,竟然還帶了一個穿着病服的醜女人!

而且帶來的那女人更加噁心,臉都扭曲了,面目也十分猙獰,眼珠子更是像死魚眼一樣,看起來就噁心想吐。

兩喪屍晃着身子,一瘸一拐朝楚清月走來。

【系統:危險,危險,超階喪屍,超……】

閉嘴!

系統還沒講完,楚清月對它怒喝。

什麼狗屁喪屍,又丑又臭,她生平最討厭這樣邋遢的人。

女喪屍走到楚清月面前五米處,停了下來,之前那位男喪屍則猥瑣的跟在他身後,看見楚清月他就感覺到一種恐懼。

嗚嗚!

周圍的鱷魚見到女喪屍,全都低聲的嗚咽起來,從它們眼神中可以看出充滿了恐懼。

這時,楚清月晃動熊屁股走了過去,她很生氣的盯着男喪屍。

「狗日的,你怎麼又來了?本帝不是讓你滾了嗎?」

男喪屍害怕的躲在女喪屍身後,這隻胖熊貓兒已經讓他徹底畏懼了。

吼!

女喪屍喉嚨振動發出一聲難聽的悶響,她瞪着楚清月表達憤怒。

瞪我?

楚清月勃然大怒,女喪屍的死魚眼瞪着她的表情,就好像在嘲諷她胖一樣。

找死!

當即,楚清月憤怒的走了過去。

【系統正在強化宿主手臂力量:龍爪手】

啪!

楚清月一熊掌抓住了女喪屍脖子,然後迅速一拍,女喪屍倒退了幾步。

嘭!

接着,又上前一步,一熊腳踢倒來勢洶洶的女喪屍。

狗日的,臭死了!

女喪屍齜牙咧嘴的望着楚清月,嘴裏還不停留着滂臭的口水。

而這些口水比男喪屍的更厲害,竟然落入地面冒起陣陣白煙,一看就有劇毒。

還敢瞪我?

楚清月見女喪屍依舊瞪着眼珠子,惱火不已。

這種眼神就好像在嘲諷戲謔她一般。

【系統正在強化宿主肱二頭肌:水牛打老鼠】

楚清月也憤怒的走了過去,兩胳膊繃緊,一副要胖揍她的模樣。

阿達!

女喪屍正要反擊,突然一拳狠狠打在她的臉巴子上。

頓時,她的面色更加扭曲,口水也吐了出來。

哧哧!

口水剛好噴在男喪屍的臉上,發出一陣白煙就聽見男喪屍痛苦的嗚嗚兩聲。

接着,楚清月雙手叉腰,大搖大擺走向女喪屍。

你不是很牛嗎?

再瞪一個給本帝試試?

此刻,女喪屍咽嗚一聲又重新站起來。

她憤怒了。

這隻胖熊貓簡直氣煞她也!

吼!

女喪屍發出低吼聲,眼睛變得血紅,張開血盆大口就咬了過去。

從進來她就眼前一亮,這隻大熊貓如此渾圓,有血有肉的,肯定很香。

還敢生氣?

楚清月也怒了,她朝着女喪屍嗷嗚幾聲。

然後,直接撿起一塊石頭扔了過去。

咔嚓!

女喪屍反應不夠快,一口咬在牙齒上,石頭立刻變成了粉屑。

楚清月一愣,牙齒這麼好?

就在她準備扇飛女喪屍的時候,洞子附近傳來一陣聲音。

不一會兒,就聽見方小方和陸遠的談話聲。

「萌萌就在這裏面,我們的人剛剛看她闖進了葫蘆洞。」

哇嗚!

聽到警察的聲音,女喪屍明顯一怔,然後扭頭對着男喪屍嗚嗚幾聲,示意大熊貓搬救兵了,讓他先走。

楚清月見他們搞小動作,伸著脖子對女喪屍嗷嗚問道:

「你們是不是害怕了?」

女喪屍先是一愣,又扭頭對她點點頭。

但她又覺得哪裏不對勁。

「知道害怕就對了,本帝是你們惹不起的,對了,好像有警察來了,你們是不是犯事了才躲進葫蘆洞的?」

女喪屍和男喪屍面露茫然。

「算了不想說就算了,估計也不是什麼光彩事,看在你夫君幫我搬石頭的份上,你們跟我來吧,我也不太喜歡那些警察,哼,就想着騙我回去關進那種大籠子裏。」

【系統:唉……】

「過來呀,愣著幹嘛?」

楚清月又對他們不耐煩吼了一句。

女喪屍猶豫着的時候,男喪屍蹭了蹭她,示意一起跟楚清月過去。

他們已經無路可退了,附近的腳步聲越來越大,那些警察都有強大的火力武器,他們害怕。

嗚!

女喪屍點了點頭,然後和男喪屍一瘸一拐朝着楚清月跟去。

真可憐,都是瘸子。

楚清月同情的瞄了他們一眼,然後將他們帶到一個黑洞子裏,而那些鱷魚則被她全部叫了過來。

你們幾個,還有你你你,全部給我潛伏到水潭裏去,沒有我的命令不準出來,誰要是敢出來,我弄死你!

對着十幾頭鱷魚下出命令后,楚清月顛著屁股朝一個小黑洞子裏走去。

這黑洞子門口漆黑,但是裏面都有油燈照耀,視線也算清晰。

而此時,方小方和一列警察都傻眼了。

他們親眼目睹了這一切,鱷魚竟然乖乖聽話,還有兩個變異的人竟然也乖乖聽着萌萌的話。

「陸遠,這……」

顧瑤帶着顫音問了一句,他們此刻正躲在黑洞子的對面,眼前一個小洞口清晰的可見裏面的情況,楚清月將兩個喪屍領進去后,就從兜里拿出兩根火腿送給他們,好像還教訓了他們一頓,應該是說他們太瘦了。

楚清月和兩個喪屍坐在大石頭上,又拿出一袋辣條遞給他們。

女喪屍猶豫了片刻,抽了一根,吃了一口又扔掉了,一點腥味沒有,沒意思。

楚清月卻讓這一幕氣惱了。

你不吃可以不要,但是拿了又扔掉她就忍不了。

竟然浪費本帝的辣條。

氣死了!

不給本帝面子,還敢扔我辣條!

當即,楚清月憤怒的注視她嗷嗚兩聲。

女喪屍擺擺頭說辣條不好吃。

不好吃你還拿?

啪!

楚清月猛的伸出一巴掌。

女喪屍直接倒在地上,這就算了,沒過一會兒,她眼球骨碌碌的一轉,一顆眼珠子掉了下來。

楚清月傻眼了,本帝沒用那麼大的力氣啊,這就把眼珠子打出來了?

嗤嗤!

女喪屍低吼一聲,臉上露出震怒。

她這次真的生氣的。

男喪屍連忙拉住她,示意別衝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