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袁老夫人也病了。」謝芝覺得這裡頭透著蹊蹺。

「四大士族的老夫人,竟然相繼病倒,這本就奇怪。」謝蘭卻也說不出哪裡不對,只不過,她卻明白,大姐在給她們留後路了。

先是沈老夫人出殯,緊接著便是謝老夫人,可還未兩日,蕭老夫人也去了,不到一日,袁老夫人也相繼離世。

這下,不得不引起朝堂一片嘩然。

而欽天監夜觀天象,乃是妖孽作祟,竟然將這妖孽的生辰八字,與方位都算了出來。

皇帝當即便派人去尋,在蕭老夫人與袁老夫人還在頭七時,便有官兵圍住了謝家。

謝昶連忙出府迎接,當瞧見是五皇子帶著兵馬趕到,他恭敬地行禮道,「臣參謀五殿下,不知五殿下前來所為何事?」

「四大士族的尊者相繼離世,死因不明,朝堂嘩然,導致城內百姓惶惶不安,陛下憂心忡忡,特命欽天監夜觀天象,原為妖孽作祟,而這妖孽便出自謝家。」五皇子慕容晟說道。

謝昶一愣,盯著他看著,「這……謝家斷不會有此妖孽。」

「本殿下也是奉命行事,特前來抓拿妖孽,以安民心。」慕容晟看向謝昶道。

「不知五殿下所言是何人?」謝昶心中早有數,可是卻也不想便這樣將人送出去。

「乃是謝家大小姐,謝韶華。」慕容晟沉聲道。

「這怎麼可能?」謝昶自然不信。

慕容晟接著說道,「本殿下奉命拿人,還請謝大人引路。」

這廂,謝詁得了消息,已經前來韶華的院子。

「妹妹,你趕緊隨我離開。」謝詁說著便要拽著韶華離去。

韶華盯著他,「二哥,怎麼了?」

「五皇子帶著人前來,乃是為了抓你。」謝詁看著她說道。

韶華低聲道,「抓我做什麼?」

「幾位老夫人突然故去,如今弄得民心不安,而欽天監那處回稟,乃是妖孽作祟,而且算出了那妖孽的生辰八字,如今京城內與這生辰八字相同的便是你了。」謝詁看著她道。

韶華輕笑道,「原來如此。」

「妹妹,父親讓我帶你前去席家。」謝詁看著她,「你還是趕緊隨我走吧。」

「大小姐。」鄭嬤嬤一早便料到會有大事兒發生,可是未料到會如此嚴重。

韶華低聲道,「我去何處?」

「席家啊。」謝詁看著她。

「倘若我去了,席家便會被牽連,到時候……我豈不是連累了了席家?」韶華冷聲道。

謝詁見她並無慌亂之色,過了一會才說道,「妹妹,倘若你被五殿下帶走,你可知曉後果?」

「我知道。」韶華看著他,「二哥,我有一事相求。」

「妹妹,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怎的還如此執拗?」謝詁恨不得直接將韶華打暈帶走。

韶華卻早已有防備,笑看著他說道,「二哥,待我離去,還望送鄭嬤嬤等人離開。」

「大小姐,老奴不走。」鄭嬤嬤看著韶華。

韶華看向鄭嬤嬤道,「倘若你們不走,我如何脫身?」

幾人對視著,便垂眸不語。

韶華低聲道,「好了,事到如今,多說無益。」

她看向謝詁道,「二哥,還望相助。」

「好。」謝詁點頭,自然聽到了外頭的腳步聲。

韶華轉身行至妝奩前,讓鄭嬤嬤仔細地打扮了一番,這才起身。

她知曉,謝昶是不會輕易讓她送死的,除非他真的被大夫人要挾了,那麼要挾他的到底是什麼呢?

這也是她想知道的。

慕容晟見謝詁在場,而後看見韶華神色淡然地上前。

他雙眸閃過一抹讚賞,都到了這個時候,她還能如此淡定,非常人能夠做到。

「走吧。」慕容晟低聲道。

「不知五殿下要帶我去何處?」韶華輕聲問道。

「入宮覲見。」慕容晟繼續道。

「煩請五殿下稍等。」韶華看向慕容晟,顯然是告訴他,她不會逃走。

慕容晟微微點頭,卻也明白何為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如今這個時候,反倒不會逼迫她。

韶華看向謝昶道,「父親,萬不能因為韶華一人,而不顧謝家上百年來的名聲。」

謝昶見韶華在這個時候還顧著謝家,當即便說道,「為父定不會讓你有事。」

「女兒不孝。」韶華說著,便朝著謝昶跪下,重重地叩了三個頭。

謝昶連忙扶起她,只覺得眼角泛酸。

他身為謝家家主,卻無力救她,這是何等無能?

韶華卻在等,等著事情到了最壞的地步。

這不過是剛剛開始罷了。

既然要入宮,她身著著乃是縣主的朝服,不緊不慢,不卑不亢地隨著慕容晟離去。

謝蘭與謝芝原本要追出來,可是想起在此之前韶華對二人的叮囑,她們只能忍下。

「大姐怎會成為妖孽呢?」謝芝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

「這一切本就蹊蹺。」謝蘭一直覺得古怪,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謝家。

倘若謝昶一味地護著韶華,那麼勢必將謝家也推入了萬劫不復之地,到時候,謝家怕是也會被牽連,導致滿門抄斬。

四大士族之一的謝家,也會付之東流了。

韶華深知這其中的深淺,謝昶當然也明白,那個設計之人更加地清楚。

可是謝蘭在想,謝昶到底會不會因為韶華,而讓謝家陷入危難呢?

即便謝昶肯,可是家族的其他的人呢?

家主統籌一切,卻並非是有絕對的話語權,畢竟還有那麼多族中的長者呢。

謝蘭明白,大姐此次一去,怕是已經做好了被謝家拋棄的準備。

如此一想,她便想起大姐與她所言,看來她當真是要獨自赴死了。

謝芝也想明白了,當即便哭了起來。

謝蘭面露憂慮,起身道,「去找大哥。」

「大哥?」謝芝道,「如今怕是連大伯都沒法子,更何況大哥了。」

「先去瞧瞧。」謝蘭道,「總不能在這死等著。」

「嗯。」謝芝點頭,當即便去了。

韶華被帶走,謝昶連忙去想法子了。

而謝詁允諾韶華將鄭嬤嬤,巧鳳等人送出謝家,也連忙去做了。

一時間,韶華的院子,除了原本謝家的丫頭,韶華帶來的陪嫁丫頭都消失不見了。

謝穎得了消息,高興不已。

連忙跑來大夫人這處,「母親,謝韶華被帶走了。」

「你先回去,這幾日莫要出來。」大夫人瞧著謝穎喜形於色,冷聲道。

謝穎也因為太過於高興,難免忘了收斂,垂眸應道,便去了。

莫嬤嬤看著她,「夫人,家主會不會幫大小姐?」

「大小姐?她算哪門子的大小姐?」大夫人冷嗤道。

莫嬤嬤見她如此說,也只是斂眸不語。

沈貘也得知了此事兒,便去尋了謝昶。

而韶華已經被帶入了宮中。

太后得知消息,只是感嘆了一聲,繼續道,「哀家讓你準備的可都準備好了?」

「太後放心,老奴已經安排妥當。」一側的嬤嬤道。

「一切端看那丫頭的造化了。」太后嘆了口氣說道。

「是。」嬤嬤應道。

韶華覲見。

皇帝看著大殿中央恭敬跪著的韶華,她的容貌的確與她的生母像極了,連帶著這性子也是如此,就是這命,亦是相同。

他不由得感嘆道,「當真是再次重演了。」

韶華自是沒有聽到皇帝的感慨,只只是在想,被稱為妖孽的她,會被如何處置?

火葬?

她暗自思忖著,不由得覺得自己似乎距離真相不遠了。

哪怕只是鳳毛麟角,可是比起她一無所知,要好得多。

席家。

席沅見只有鄭嬤嬤幾人回來,起身道,「妹妹呢?」

「大小姐不肯回來,已被五皇子帶入宮中了。」鄭嬤嬤道。

「什麼?」席沅眉頭緊蹙,「你怎的能讓她隻身入宮?」

「老奴也攔不住。」鄭嬤嬤斂眸道,「這幾日大小姐憂心忡忡,老奴以為大小姐另有安排,倘若不是擔心連累了大小姐,老奴自不會離開大小姐半步。」 席沅一聽,連忙轉身奪門而了。

鄭嬤嬤轉眸看向巧鳳道,「原先大小姐如何說的?」

「直說讓咱們先躲起來。」巧鳳看著她說道。

「貴叔已經安排好了,咱們現在便走吧,省的二太太瞧見了,又來說事兒。」鄭嬤嬤低聲道。

「是。」巧鳳應道,接著便與鄭嬤嬤幾人一同從後門離開了。

宮中,蓉貴妃得知此事,看向前來請求的席甄,幽幽地嘆了口氣,「此事兒,我著實無能為力。」

席甄也知曉細化微乎其微,可是卻也不想就此放棄。

十皇子慕容默看著他,「我們再想旁的法子吧,不過,謝家倘若都沒有法子,此事兒怕是便沒有了迴旋的餘地。

席甄焦急不已,看向慕容默道,「還望十殿下能讓臣回家一趟。」

「此事好辦,不過眼下宮門已關,也要等明兒個了。」慕容默繼續道。

「多謝。」席甄拱手道。

慕容默擺手道,「謝大小姐是個和善之人,有恩與我,我自然不能坐視不理。」

席甄微微點頭,便轉身離去。

皇帝久久未開口,而韶華便這樣跪著。

殿內籠罩著一層壓抑之氣。

韶華卻明白,皇帝既然相信了欽天監所言,想來這其中必定有人挑唆。

究竟是何人呢?

她現在無法猜測,畢竟朝堂中的人,她知之甚少。

她突然意識到,自己這些年來,所掌握的也不過是皮毛罷了。

「欽天監所言,寡人也無可奈何。」皇帝最終還是開口了,到最後,他還是有所取捨。

如同當年那般。

韶華斂眸道,「陛下,事到如今,臣女只遵聖命。」

皇帝一愣,感嘆道,當真是母女,連最後所言都是如出一轍。

「帶下去吧,命欽天監擇日。」皇帝不願再面對,不知因為愧疚,還是冷漠。

韶華恭敬地行禮,便退了出去。

她立在殿外,仰頭望著眼前的一片濃墨似的夜色,繁星璀璨,卻不知道哪顆才屬於她?

「謝大小姐,請。」一旁的內務總管說道。

韶華斂眸,轉身便向一側走去。

她並未被關入天牢,而是被送去了一處宮殿內。

謝昶與沈貘對坐,二人對視了一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