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三人道聽途說,公眾場合散步謠言,詆毀同事聲譽。這樣的解釋,諸位覺得如何?」權至龍難得出現在食堂,結果好不容易來一次就看到這樣的一幕,原來看似文靜、容易害羞的小暖,也有招牙舞爪的時候啊。真是個有個性的vip,哈哈。

小暖是自己向社長討的,按照那三人的說法,不就是自己潛了小暖么?如此想來,權至龍更加怒了!他和小暖就是最最最最純潔的偶像和真愛粉的關係好么!

聽到權至龍居然為自己說話,寒暖感動不已,又想到自己方才的模樣,怎麼辦會不會覺得我很兇殘啊(t_t)

一門心思在午餐中的崔聖賢不知道怎麼想的,居然也接了權至龍的話講道:「yg不需要嘴雜亂說話的人。」

「這件事我會交給經理處理,打擾大家午餐了。」bigbang雖然只是公司的藝人,但他們如今是整個yg的門面招牌,是搖錢樹,也不是自己這麼一個小小的工薪族可以得罪的。崔英姬服軟鞠躬,帶著三人離開。心裡卻更加覺得那個寒暖果然是個有背景的,連bigbang的成員都為她說話。

當然,寒暖不知道自己被貼上了「有背景」的標籤,她此刻糾結於該不該上前向權至龍和崔聖賢道謝。可想到他們似乎不願意知道自己和他們認識,不然前些天也不挑著無人的時候來找自己。去還是不去呢?猶豫之際y已經上前。

「今天謝謝兩位歐巴。」ketty覺得自己被兩個見義勇為的歐巴圈飯了,好樣的!

「不用謝,只是偶爾說句真話而已。」權至龍偷瞄著寒暖,她還在發獃,不是應該和這外國妞一樣激動的上前,感謝自己仗義執言么?哼!

有ketty在前,寒暖到底還是上去道謝了,不過沒多說幾句話。

「ann,我覺得t.o.p歐巴帥呆了,當然你也很帥的。」ketty一邊扒飯一邊說話。話說從頭到尾,崔聖賢就說了一句話,你究竟是哪裡覺得他帥了,真是個看臉的時代。(可憐的雞涌就這樣被忽略了……)

美國長大的姑娘,就是開放,她這算是對聖賢歐巴一見鍾情?寒暖遠遠地瞄向藝人區努力吃飯,眼中只有食物的聖賢歐巴,算帥吧,至少側臉的輪廓無人能敵。

」我能坐著兒么?」

「隨意。」ketty挪了挪位置,也不在意,這麼大地方她也不能一個人霸佔了。

「寒暖xi,又見面了。我是alena,還記得么?」

「你好。」寒暖看著這張臉,和第一天上班的時候那人對上好,「啊,是彩妝組的。」

「是我,一直想和你結交,只是前些天實在是太忙了,好多東西要學要記,今天真巧。」alena笑著,彷彿說的是那麼一回事。好吧,雖然她結交寒暖是有一些目的的,可她是真的有些些喜歡上這姑娘的勇氣了。

寒暖微笑著,她在職場這麼多年,怎麼會不知道此人是帶著目的來的。說實話,這些天光是在食堂擦肩而過的機會就不在少數,更何況彩妝組只需要學習員工章程,並無其他課程,能忙到哪裡去?這個alena今日來結交,怕是沖著bigbang來的吧。

雖然不願與這類人深交,可她還不自於惡面相交,維持一般的員工關係也是必須的。無論在哪類公司,能不與同事惡交就不要惡交總是好的。

「你好,我是的朋友。」ketty沒想這麼多,她一直就羨慕亞洲姑娘嬌小的架子和精緻的五官,如今看到漂亮的還是會化妝的妹子,頓時喜歡不已。「alena是學彩妝的么?太厲害了!」

「哪裡,我不過是當初學了這麼專業而已。要說厲害,我更佩服寒暖xi,她的妝更漂亮。」alena看了寒暖今日的妝容,色彩搭配的清淡,似有似無,完美的裸妝。

「誒——ann,你化妝了!?」ketty湊過身子,近距離同寒暖面對面,看了又看。

美國也是時尚大國,怎麼碰到這麼個干物女?寒暖不喜歡濃妝,但她確實是化了妝出門的。皮膚底子沒有韓國mm的好,臉上還是有一些小瑕疵的,所以自己對底妝特別細心。「恩,化了,我臉上有一些淺淺地雀斑,你看。」寒暖指著自己遮瑕過的部位說道。

「還真有。」ketty猶如發現了新世界,興奮不已。

「我也喜歡這種裸妝,可是怎麼都畫不出寒暖xi的這種感覺,能教教我么?」alena順勢提出這樣的請求。

「可以啊。」寒暖思考後點頭,可不是什麼大事,沒必要私藏。

另一頭,崔聖賢吃完了自己盤中的美食,瞧著至龍碗里的還有那麼多,吃不光么?那是不是可以分一點給我?

「該死的丫頭,本來你要是開口請求的話,我就勉強滿足你和偶像偶像我共進午餐的願望了。哼~為了倆女人拋棄我,說好的絕對真愛呢!」權至龍拿筷子攪著飯,依舊陷在自己的思想中。

「呀!聖賢哥,你怎麼搶我的飯啊!」 經歷食堂鬧劇后,那三個侮辱中國和寒暖的人最終被辭退了,本來試用期就會有一些人因為不合適或者能力不足最終不被錄用,大家也沒太多在意。只是寒暖發現有意無意和自己搭話的人變多了,她這次意識到也許自己被以為是有後台的人,如果不然為何一前一後差別如此之大。

「明天培訓就結束了,ann,不知道我們會被分到哪個team去。要是在一組就好了。」ketty有些心塞地想著。

「不管到哪兒,都在一家公司啊。」話說如此,可生活助理幾乎和藝人形影不離,而yg的藝人大多都有自己的行程安排,二人日後想這般頻繁的見面卻是不可能了。好在,現在通信發達,一個電話、ins,聯繫起來還算方便。

「嗚嗚嗚,ann你一定要記得想我。」

「好啦好啦,又不是生離死別。」寒暖無奈地看著大小孩抹著眼淚,不過她喜歡的便是ketty這份隨性而為。「今天早點回家吧,明天見。」

「拜拜。」

告別ketty,寒暖只剩下一個人,身邊沒有人嘰嘰喳喳,大腦開始空出來七想八想。明天就要分組了呢,若是自己沒被分到bigbang的團隊該怎麼辦呢?真是越來越不滿足了,就算不能成為他的助理,至少在一家公司,總能看到的不是么?可是,真的好想再靠近他一點,再一點。

手臂被什麼人抓住,一用力寒暖已經整個人被拉了過去。

「誰!」

「噓,別叫,是我。」

權至龍捂著寒暖的嘴,手掌的溫度透過唇部的肌膚傳到身上,寒暖覺得自己都快燒起來了!

「至龍歐巴,怎麼是你啊。」盡量保持平靜的外表,寒暖躲開權至龍的直視,帶著一絲期待地問道。

「下班了?」

「恩。」不知道對方為何這麼問,寒暖還是點點頭回應。

「這樣,陪我去個地方。」權至龍笑著同寒暖說道,他可是好不容易空出時間來的。

「啊?啊!」寒暖傻傻愣愣地被權至龍拎上了車子,等反應過來時,車子已經開出了yg的停車場。看著權至龍柔美精緻的側臉,心跳依舊不止,總好像呼吸著他呼出的空氣一樣,有一種歲月靜好的錯覺。是夢么?如果是,我願一輩子不願醒來。

「好看么?」權至龍微微地勾唇,唇瓣一開一合,甚至迷人。

寒暖被蠱惑般地答道:「好看。」

等等,剛剛發生什麼?至龍歐巴問她好不好看,然後她大膽露骨的回答好看?!卧槽,我不活了,來聲雷劈了我吧。寒暖將臉躲藏進手掌之中,整個人沉浸在羞澀當中。

噗,權至龍忍住笑,偷偷瞄著寒暖的反應,果然很有趣呢。心情也出奇地變得好了起來。

寒暖當然知道,權至龍心裡肯定再嘲笑她了,肯定是。這樣下去不行,寒暖,拿出你簽單子的厚臉皮來!「至龍歐巴,我們這是去哪裡啊?」

「吃飯。」好心情仍在持續,權至龍愉悅地回答。

(⊙o⊙)啊!吃飯你帶上我做什麼?寒暖引以為傲的大腦再次短路,停機重啟……重啟失敗……

「我為了寫新歌已經一天沒吃飯了。」權至龍略帶可憐的語氣說道。

若說真實的原因,權至龍自然是不會說了。自自己被檢測出吸食大.麻以來,社會輿論、黑粉語言攻擊未曾少過。雖然他已經看明白了,也決定哪怕是為了那些依舊支持自己相信自己的人也要保持堅強,可看到那些過分的評論,他還是覺得很受傷。

將自己深埋在工作室幾天幾夜,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到作曲中,那些負面的情緒伴著音符和文字再次襲來。一瞬間,權至龍好像回到了最孤獨的那幾日,他身處在黑暗的房間,空寂無助。就在他再一次要迷失自己的時候,聖賢哥闖進了工作室,將他拉了出來。

「至龍啊,哥餓了,陪哥去吃午飯。」


他因為這麼一個理由,被聖賢哥拉到了食堂,然後就看到寒暖霸氣地澆湯行為。同樣是被詆毀,被侮辱,那個較小地身體卻迸發出強大的力量,直面迎擊。那一刻,權至龍被震撼了,自己竟連一個小女孩的勇氣都比不上。這也是為何他後來出面為她說話的原因,羨慕那個女孩的勇氣,如果可以,借我一點可好?

「小暖,到我身邊來可好?」權至龍突然這樣說道。

寒暖無法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就好像心臟停止跳動,血液停止流動,連時間都因此停止。他說到他身邊去可好,這句話不帶一絲曖昧,可就是那麼令她心動。

「好啊。」寒暖答得自然,至龍歐巴,你可知道我一直在努力到你的身邊去。「不過,這事也不是我說了算啊,得看明天分組情況。」寒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說,也許只是為了解除尷尬,又也許是對她的回答的不自信。

「到了。」權至龍停了車子,「你先下車等會,我去停車。」

「恩。」

寒暖乖乖地開門下車,然後車窗緩緩的上升,她錯過了權至龍因為得到滿意的答案而上揚的唇角。他當然不會告訴寒暖,其實她早就被預訂走了。

「冷冷,我晚上在外面吃飯,你記得自己煮飯吃啊!千萬別偷懶只吃泡麵,沒營養。」寒暖想起家裡懶到家的人,不由的掏出電話提醒。

「阿拉搜,話說你和誰吃飯,從實招來。」自家阿暖想來都是二十四孝好閨蜜的說,居然為了什麼人拋棄她,八卦之心燃氣:「不會是你家雞涌歐巴吧。」

「你怎麼——」寒暖不假思索地吐出真言。

「mo,可以啊!這才幾天就共進午餐了,阿暖威武!」錢泠泠窩在沙發上,一邊用手提電腦給現任男友發信息求送口糧,一邊打趣寒暖。

「不是,我是說……」

「別解釋啊,解釋就是掩飾。反正我都懂了,加油再燒一把火r,girl!拜~」

真是,寒暖無奈地看著被掛斷的手機,說了不是冷冷想的那樣。不過,晚餐啊,和至龍歐巴一起,寒暖覺得今晚自己吃什麼都是甜的。

「進去吧。」權至龍稍稍偽裝一翻出了,下意識拉著寒暖的手進去。

服務生上前接待,一看是權至龍,當即讓人去請老闆。很快,一個年紀越三十齣頭的男子穿著廚師的服裝出來,看到權至龍笑著擁抱一下,「至龍啊,你可很久沒來哥這裡了。這位是——女朋友?」眼神中,儘是未盡的話,好小子換口味了?

「我朋友。」權至龍在某人的目光中,淡定自若地抓著寒暖的手不放,同時還不忘同寒暖介紹:「小暖,這是燦盛哥,他是這家餐廳的老闆兼主廚。」

「燦盛歐巴好,我叫寒暖。」右手被拽著,寒暖只能用鞠躬代替握手。

「寒暖?韓國很少有姓寒的。」孔燦盛念著寒暖的名字,隨口說的。

「我是中國人。」

「中國人?我很喜歡中國,尤其是中國的美食!」中國,那可是每個美食家、廚師、美食愛好者地嚮往之地。孔燦盛記得自己當初還到香港拜師,可惜就學了一些皮毛,而師傅告訴他香港菜只是中國菜系的冰山一角,中國料理界博大精深,終其一身也不一定能全部學會。

「對啊,中國菜肴在烹飪中有很多流派,其中最具代表性為社會公認的便是魯、川、粵、閔、蘇、浙、湘、徽八大菜系……」寒爸本身就是開川菜館了,從小耳聞目染,寒暖對料理也有不淺的了解。中國的美食能得到外國人的認可,寒暖從心裡覺得驕傲。


等等,這麼愉快搭訕線的美食話題二人組,你們不覺得忘記什麼么? 鑒於雞涌極其容易彆扭、絕對不允許自己被忽視的性格,滔滔不絕的兩位終於意識到身邊這個自尊心貌似受傷的男人,無奈地對視而笑。

相比較寒暖的抱歉,孔燦盛卻是玩心更大,一把將寒暖拉近他的身邊,戲謔地說道:「至龍啊,別生氣,今晚哥請客。哥親自下廚給你們做中國大餐。」

「……」人家是來吃世界三大料理的,是來吃海鮮大餐!為毛自作主張改成中國料理啊!權至龍噘著嘴,又不好意思將心理活動怒吼出來。為毛有一種自己被挖牆腳的感覺?

「謝謝歐巴。」寒暖與孔燦盛一番交流,當然知道對方對中餐的了解,絕對不會做出四不像的中餐,因此意外地期待。

「……」喂,這句話不是應該我來說么!到底誰請誰吃飯啊!以上,權至龍依舊憋著沒把心裡的真是感受怒吼出來。

孔燦盛進廚房大展身手,寒暖同權至龍則被服務員領進了包廂。二樓的小包廂,光是布置的感覺瀰漫著一股「貴」的氣息。這人寒暖想起第一次跟著師傅去應酬的場景,也是這樣一個精緻高檔的地方,不過現在得她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惶恐不知所措的人了,大大方方地坐到椅子上。

「歐巴,別生氣啦。吃中餐不好么?」寒暖看到依舊彆扭的人,果然是可愛的獅子座呢。

「小暖喜歡燦盛歐巴?」權至龍不滿地問道,你不是應該最喜歡我咩!

「喜歡啊,會做菜的男人最帥!」寒暖不理解眼前的男人到底在糾結什麼,此時權至龍的樣子就像是被搶了玩具的孩子,難道她對他來說就是個玩具么?

「那我呢——」

「哈?」

這貨真的是權至龍么!寒暖不淡定了,到底是啥情況,喂,把至龍歐巴換來。

作為一句話驚死人的當事人,此刻也處於震驚當中。他不知那種隨隨便便喜歡和女孩子搞曖昧的人,撇開小暖vip的身份不說,她根本就不是那種玩的姑娘。權至龍有些後悔自己如此輕浮地同她說話,她是朋友啊。

「不是,你別誤會。」權至龍急忙開口解釋。

「恩。」寒暖應了一聲,果然是她自作多情呢。勉強笑笑,寒暖故意岔開話題避免尷尬:「歐巴不喜歡中餐么?不然換成其他的吧。」

「別多想,誰說我不喜歡的。本來是想請你吃飯順便和你說聲謝謝的,結果被燦盛哥人情了。下次我再請你。」權至龍見寒暖沒有計較自己方才出格的行為,這才放下心裡,卻不知對面那個笑盈盈地女孩心裡滿是酸澀。

難怪人家說世界上最苦的事便是暗戀,她喜歡著他,他卻不知道。寒暖吃著滿桌子的料理,卻怎麼都開心不起來。

離開的時候,孔燦盛親自送二人出來。等權至龍去開車的時候,他才開口問道:「寒暖覺得歐巴的中餐如何?」

「很好吃。」吃了燦盛歐巴做的東西,心情有一點點變好。

「可是寒暖的表情可不是好吃的反應啊。」

「啊?對不起。」寒暖以為孔燦盛對她敷衍不滿,立刻道歉。

「別慌,歐巴不是那個意思。畢竟心情好,吃東西才好吃,希望下一次你和至龍再來,有個好心情。」孔燦盛瞟見權至龍的車子開來,故意彎下身子靠近寒暖,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其實至龍在感情上很遲鈍的,你若不說他永遠不會知道。」

「不是,我……」寒暖心情被這樣戳穿有些不知所措,然而看到孔燦盛一副瞭然的表情忘記了掩飾,原來她的表現已經那麼明顯么?

孔燦盛伸手打開車門,將寒暖塞入副駕駛,「拜拜,記得常聯繫歐巴呦。放心,歐巴會替你保守秘密的。」看到至龍聽到他和寒暖親密的互動,表情上果然略有不同。這麼看來,也不是沒可能不是么?至龍怕是還有意識到吧,他對這個女孩的特別。

權至龍送寒暖回去后便開車回宿舍,心裡有一種說不明的感覺,果然是因為那個女認意志不堅定啊,說好一輩子做我的飯呢!(寒暖:喂,人家什麼時候說過啊?)

寒暖目送權至龍開車離開,淡淡的失落瀰漫心房。想要變得更好,直到她有勇氣有自信對他說出喜歡。

被錢泠泠戲弄拷問一番后,寒暖終於鑽進了被窩,睡吧,希望明天幸運女神加持,保佑我一定要分進bigbang組啊!

又是新的一天,寒暖早早地起床收拾,吃過早餐后便趕公交前往公司。

寒暖算是來得早的,以往培訓的教室只有寥寥無幾的幾個人。大約過了半個小時y踩著點出現。點名后,人事部對此次培訓進行了總結。彩妝組和生活組一同被領到更大的教室,那裡已經有不少的人已在等待。寒暖遠遠地看到權至龍的經紀人金南國貌似也在序列當中,和他說話的還要其他的人。

此次找人,就是為了填充bigbang和2ne1的團隊,那些人便是這兩個組合的經紀人和負責人。當然也有具惠善等演員的經紀人,也有過來挑人。

挑人的過程很簡單,無非就是挑的人看看被挑的人,誰合眼緣就選誰。

她也許很合眼緣?寒暖看著三四個經紀人站在自己面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然沒有之前好兄弟的氛圍。

「賢坤,你家大城下半年不是沒什麼安排么?讓給哥唄。」金南國選寒暖其實是有原因的,這個原因自然是因為自家藝人權至龍的千叮萬囑。雖然他並不怎麼喜歡,但是至龍難得求這麼個人,他若拒絕了也不知道至龍那小子會做出什麼事。

「哥,至龍不是已經有一個男助理了么?我家大城的助理被sm挖走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個人忙不過來啊!」申賢坤頗有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架勢,沒辦法大城因為車禍的事一蹶不振那麼久,若是他連個人都搶不來,那孩子不知道又要自卑到鑽牛角尖了。

「要我說,哥幾個額外挑,這個女助理咱五個共用好了。按照bigbang現在的形勢,再來幾個人都是累死累活,社長不會那麼吝嗇的。」勝膩的經紀人金正根提議,他可沒有忘記勝膩囑咐他的表情,顯然就是要看戲啊!如今來看,也不知道是看至龍的戲還是大城的。

「就這樣吧。」金南國覺得可行,點點頭,一錘定音。

寒暖:雖然被選進bigbang很開心,但是一個人要怎麼分成五份啊! 「ann,我幫你拿。」ketty推著大包的行李箱整裝待發,看上去能壓垮一個人的行李對她來,似乎沒什麼重量。不僅如此y還樂此不彼地想要替寒暖分擔一點。完全印證了前幾天她自告奮勇進bigbang的說辭。

就在寒暖被確定分進bigbang小組的那一刻,原本安靜的ketty突然抱住崔聖賢歐巴的經紀人李秉英的大粗腿,「帥大大,求你收下我吧!」

「對不起,我要男的。」李秉英胖墩墩的臉上一臉嫌棄。


「我比男的更g,不行你親身體驗!」說罷ketty抱起了李秉英,「看看看,收下我吧,收下我一個頂倆。」ketty拚命地推銷自己,大有你不要我就別想下來的架勢。

結果,她如願以償了。

「不用了,我東西又不多。」寒暖善良了拒絕了ketty的提議,認識兩個多禮拜,她還是才知道原來ketty是大力女漢子啊。看著自己手裡不多的幾個袋子,除了她和ketty都是男助理,大家其實有照顧她。

8月29日,這個即將來到的日子,也是bigbang浴火重生的日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