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貨。」


「不是…您聽我….」

「退貨。」

刷….

財三千沒有繼續說話,而是直接跑到一邊,然後拿了一塊牌子直接放在了騰炎面前。

嗡~~~~

然而看到財三千面前牌子,或者說看到牌子上面的字的那一瞬間,騰炎臉上的憤怒瞬間消失的蕩然無存,甚至騰炎整個人臉色瞬間凝固了,嘴角更是微微抽搐,看了財三千一眼,騰炎整個人感覺自己要崩潰了。

天寶閣商品,一旦出售概不退換!!

轟!!

騰炎獃滯了!!

概不退換?

不退?

也不換?

這…..

「城主大人,您看到了?小人確實是在為您著想,你想想我們天寶閣一直以來賣出去的東西都是不能夠退換的,也就是說一旦買賣達成那麼雙方都沒有後悔的餘地。而且,我們也從來沒有開過這樣的先例,現在如果因為城主大人您而破了這個利,那小人以後生意就不好做了啊。而且….」財三千說著一陣遲疑。

「而且什麼?」

「而且,整個混亂之都所有人都清楚城主大人您是一個好人,一個好人,一直都為混亂之都的居民著想。如果… 我的老婆是特種兵 ,只希望持強凌弱,那….那小人我罪過可就大了。」財三千弱弱的聲音響起。

刷…

刷….

騰炎的臉色一變再變。

持槍凌弱?

財三千罪過?

騰炎那銳利的眼神死死的盯著財三千,此刻心底更是憤怒到了極致。

提醒?

為騰炎考慮?

在騰炎看來財三千這樣做根本就是在刻意引導周圍的人往這個方向想,他這根本就是*著讓自己無法退貨,一旦退後…呵呵,那麼騰炎真的就成了財三千說的那樣了。不得不說,財三千對於騰炎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分析的非常的透徹。

人心?

這是騰炎一直想要的,也不想失去的。

太奸詐了。

太狡猾了。


這胖子簡直就是笑裡藏刀啊。

騰炎的臉色瞬間氣成了豬肝色「難道本少被你坑了也得認?財三千,哼…好一個商人,本少作為混亂之都的城主,是應該為混亂之都的居民考慮。如今你連本少這個城主都敢騙,更何況是混亂之都的其他居民?所以….」

「等等,等等。」騰炎說到一半就被財三千打斷了。

「怎麼,你還想狡辯?一件普普通通的東西,你用一千倍的價格賣給本少,難道還是你有理了?」當即,騰炎那銳利的聲音響起,聲音之中更是沒有絲毫壓制心底的怒火。

嘩….

都市之龍翱九天

一千倍的價格?

這….

這也太黑了?

刷刷….

眾人看向財三千的眼神帶著一絲不悅。

嗯?

聽到騰炎的回應,財三千也是不由的一愣,那驚愕的眼神忍不住看了騰炎一眼,但是僅僅只是一瞬間而已,根本就不被人察覺「城主大人,您…您可不能誣陷小人啊,小人是正兒八經的商人,商人當然是為了賺錢啦,你怎麼可以說小人是騙人呢。」

「你這還不是騙人?」

「城主大人,那小人問您,小人賣的東西您喜歡嗎?」

「….」

騰炎直接保持了沉默。

「這東西是小人*著您買的嗎?」

「….」

騰炎繼續沉默。

「當時咱們交易的時候價格也是您認可的?小人沒有*您?」

王八蛋!!

騰炎心中不由咒罵了一聲。

財三千這根本就是在給自己下套啊,但是騰炎卻根本拿他無可奈何。

誰叫這都是事實。

「城主大人,既然東西是您想要買的,價格也是您認同的,小人也沒有*著您買。那就對了嗎。買賣嗎,什麼叫做買賣?一個願意買,一個願意賣這不就成了買賣了嗎?現在您說小人的價格賣高了,您覺得您吃虧了,那這關小人什麼事情?小人是一個商人,商人當然是以賺錢為目的的,您說是不是?」財三千聳了聳肩,一臉無恥的看著騰炎。

「我…..」

「既然交易已經結束了,那就說明買賣已經達成了。退貨?城主大人您這不是為難小人嗎。」

「我….」

「好,城主大人您竟然這麼說了,那小人就給您退貨,誰讓您是城主大人呢。哎….這生意,看來以後是沒法做了。」財三千搖著他那肥碩的腦袋一臉苦惱的說道「城主大人,您把東西拿出來。」

嗡~~~~~

騰炎不由一愣。

這一刻,騰炎被財三千將軍了。

沒有還手之力。

財三千?

太奸詐,太狡猾了。

騰炎甚至可以肯定從這傢伙賣銀龍軟甲給自己的那一刻他就已經做好了應對手段。而且,騰炎甚至懷疑自己不是第一個拿財三千無可奈何的人,這胖子以前絕對沒有少做這些事情。

天寶閣?

貨物出售一概不予退換?

他大爺…

騰炎在帝都的時候就是天寶閣的常客,帝都的天寶閣根本就沒有這規定。

坑!!

太坑了!!

這財三千根本就是知道肯定有很多人在被他坑了之後會找他麻煩,所以才弄了這麼一條規定。太卑鄙太無恥了,他這是早有防備啊。

奸商!!

狡猾的奸商。

退貨?

此刻看著眼前的財三千那一臉猥瑣的看著自己,騰炎還怎麼退貨,而且這牲口肯定就是打定了主意自己是不可能退貨的。

呼….

騰炎忍不住長吸了一口氣。

財三千?

第一次和他交鋒騰炎敗了。

一敗塗地!!!

ps:六更完畢,補上昨天的一更!!! 忍!!

忍無可忍還得忍!!

這胖子太奸詐!!

呵呵…

當即,騰炎強制著自己擠出一絲笑意,那」曖昧」的眼神看著面前的財三千「死胖子,算你狠。」咬著牙,騰炎用近乎只有他和財三千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不過話一說出口騰炎就後悔了,要是這胖子突然大吼一聲自己要挾他那怎麼辦?

沒辦法。

這胖子太奸詐了,什麼事情干不出來。

「哈哈。」

不過財三千這一次卻是沒有像騰炎想的那麼做,而是大大咧咧的一笑「城主大人,小人雖然這一次賺了你不少錢,不過….小人良心大大的好,所以小人決定….嗯,小人這裡新到了一批貨,不知道城主大人有沒有興趣呢?」財三千說著那貪婪的眼神看向了騰炎。

新貨?

有沒有興趣?

騰炎不由一愣。

有你大爺。

不過騰炎心中雖然這麼想,但是想到唐三,想到解毒丹,騰炎還是認了「哈哈,那就請財老闆介紹介紹?」說著騰炎微笑的看向了財三千,眼神之中卻是帶著一絲的戒備,他可不想再次被財三千宰。

「應該的,應該的。不過….」財三千說著看了一眼眼前那無數人圍觀的場面「城主大人這裡人太多了,我那東西又太寶貝,你看咱們是不是換個地方?走…跟我去五樓,那裡沒有人打擾。」

「好,財老闆請。」

「城主大人請。」

騰炎和財三千兩人有說有笑的向著樓上走去。

這….

然而周圍圍觀的人全部傻眼了。

這什麼情況?


剛才兩人還爭鋒相對,尤其是城主大人,很明顯他被財三千狠狠的坑了一筆,現在卻又….難道他不怕再被坑?

詭異;

非常的詭異;

百思不得其解;

五樓?

然而眼前兩名天寶閣的服務員卻是傻眼了,看著騰炎和財三千兩人向著樓上走去她們更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五樓?

兩世人

五樓?

那是連她們都不能進的地方。

五樓?

那更是老闆連他女兒都不讓進的地方。

如今…..

兩名服務員怎麼也想不明白,財三千怎麼就帶著騰炎去五樓了。

想不明白卻也沒去多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