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恩姐已經笑我了,說我是不是想搶她的工作。有時候看到合適的衣服,就想著『我們志龍穿起來肯定好看』,然後忍不住就買了。你應該理解我的心情吧。」

衣服是李明萱在紐約的時候買的,她去日本時,這些行李隨著送外公外婆的專機直接到了首爾。從北京回來后,她約金智恩吃飯,飯後金智恩在酒店看到這些衣服,就說她是不是準備將一個hiphop少年變成一位英倫紳士,還笑她說她跟權志龍有一個句式很相似,那就是「這件我們明萱(志龍)穿一定很好看」。在日本金智恩也陪權志龍逛過街,那小子眼睛經常盯著女裝看,然後爽快買下自認為女朋友穿了一定很好看的衣服的行為也讓她很無語。

「當然理解。以後我工作時的造型歸智恩姐管,生活中就歸你管啦。」當外界將時尚流行風向標之類的定義加註在權志龍的身上后,工作時穿什麼已經不是隨他個人喜好就能決定的了。特別是他是組合成員之一,除了配合公司對他個人的風格定位以外,也要配合組合的整體形象。儘管舞台上的造型霸氣張揚,平時沒有通告不用出現在歌迷或是鏡頭前時,他也喜歡穿的簡單舒服點。李明萱準備的襯衫、休閑西褲、寬鬆毛衣這些著重舒適度的服飾,是他願意嘗試的。

「你有生活時間嗎?我看到的都是工作時間。」李明萱真不是抱怨,而是說明一個事實。連出入機場、進出公司都得注意形象,做好隨時被人拍的準備,一言一行都暴露在公眾的視線里,幾乎沒有可以任性的個人時間。

「怎麼沒有?現在不就是。工作再忙,與我們寶貝戀愛的時間還是要有的。」權志龍有信心說這句話,是因為他手裡拿到的最新工作安排里,至少有一個多月的時間bigbang沒有集體行程。其他四位都各有各的事忙,拍電影、做綜藝、準備個人專輯,倒顯得他特別閑,只有兩三個廣告商的活動需要出席,偶爾有臨時工作可能需要去一下日本,餘下就是準備bigbang的回歸專輯了。

權志龍原本以為按公司計劃今年bigbang繼續在日本活動,他會與女朋友長久分開,沒想到新的工作計劃出來,可供他自由支配的時間出其地多。以至於幾年後,權志龍想起來都不免慶幸,他與李明萱相戀相聚的時間點太合適了,最需要培養感情穩定感情的階段,恰好是他從藝生涯里最「清閑」的一段時光。

李明萱並不准備深究他工作太忙的問題,自覺地在旁邊幫忙打下手,擺擺餐具,遞遞餐盤,兩人倒也配合默契。很快權志龍就成功做成了心形煎蛋,趕緊鏟起來放進盤子里,遞到李明萱面前顯擺:「看,成功了。」說著,就著旁邊準備好的吐司、火腿片、生菜、西紅柿片等原料做了一個雞蛋火腿三明治。最後的成品自然贏得了李明萱的捧場,更堅定了權某人第二天早上繼續在廚房裡奮鬥的信心。

兩人吃過早餐,一路順利到了位於冠岳區的首爾大學。與權志龍想象的境遇稍稍有點不同,手牽手漫步校園啥的就別想了,李明萱根本不讓他下車,也沒讓他將車開進學校裡面,只讓他停在大門口。大概為了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下車后更是談不上依依惜別了,很瀟洒地擺了一下手,就頭也不回地徑直進了校門。只剩下權志龍坐在車裡,哀怨地目送著她的背影,心道這姑娘是有多嫌棄自己呀,一副恨不能趕緊撇清關係的架勢。更讓他心情不爽的是,第一天開學大門口人來人往的,李明萱就這麼走過去,引來了不少驚艷的目光,回頭率百分百,讓權志龍有種將自家圈裡的小白羊親自送進狼群的危機感。

送完李明萱,權志龍回了趟家,看望很久沒見面的父母,順便準備將家虎接回去。家虎已經很久沒見著他了,囧臉一撇果斷無視他的親近,直奔照顧它很久的權媽媽而去。權媽媽也捨不得小傢伙離開,聽兒子說一早送女朋友去上班就找到了借口,讓他將家虎繼續留在家裡,他的主要任務就是將她的未來兒媳婦守住嘍,有時間就多陪陪人家,周末能帶人回來吃個飯那就更好了。

權媽媽是真的替自家兒子擔心,忙起來就沒日沒夜連面都見不著,有時候電話也無法接聽,哪個女孩子受得了這樣的男朋友?短期內或許可以諒解,時間長了肯定會產生矛盾。權媽媽是將心比心,殷殷囑咐自家兒子,不能總讓明萱遷就你的時間,你有時間的時候也要盡量遷就她,有來有往相互付出感情才會深,感情深了,見不著面的時候,才能相互體諒。

權志龍心想怪不得自家媽媽和女朋友能成為相親相愛的「好姐妹」,兩人想法出其的相似。當初李明萱為什麼會來韓國工作?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覺得一見鍾情的感情無法維護異地相戀的潛在危機,時間久了,最初最單純的美好也會被時間空間的距離所磨滅。她來到他的身邊,是給了這段從一見鍾情開始的感情一個長長久久的機會。希望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聚,使兩人的感情日趨穩定,才能有信心面對將來聚少離多的日子。是的,聚少離多,這或許是一年後兩人相處的常態。權志龍雖然有千萬個不願意,也知道李明萱與首爾大學只簽了一年的教學合同。一年以後,她很可能會回巴黎繼續念書。關於這一點,李明萱對他並沒有隱瞞,也讓他更珍惜兩人相守在一起的日子。 接下來的近一個月里,權志龍實實在在過了一段正常的、健康的、有規律的生活。

沒有連軸轉的行程通告,沒有通宵達旦的排練,連晝伏夜出的壞習慣都因為要配合女朋友的作息時間而有所改變。每天早上開車送女朋友去學校,然後去公司上班,傍晚再去學校接女朋友下班。晚上大部分時間兩人會呆在公寓里,他看她畫畫,她陪他聽音樂,定時會一起去酒店的健身中心運動,偶爾也會出去參加一些朋友的聚會。周末有時會與權媽媽約好回家吃飯,有時也會帶上家虎一起去楊平看望外公外婆。不知不覺,兩人提前過上了老夫老妻的平淡生活。

健康規律的作息、充足的睡眠顯然是有好處的,最大的變化就是權志龍每天難得的好氣色。以前是不能用「容光煥發」「神采奕奕」這些詞來形容素顏的權志龍的,長時間忙碌的工作,晝夜顛倒的生活,帶來的直接效果就是憔悴到令粉絲心疼的臉色,以及與忙內一樣嚴重的黑眼圈。但最近網上粉絲對g-的最新評論就是贊他的素顏氣色好,皮膚嫩,真人看起來特別年輕,是個名符其實的帥氣陽光少年。

看到諸如此類的評論,又看到粉絲曬出的合影里權隊長燦爛的笑臉,忙內勝利就忍不住想撇嘴。哥你不好好地談你的秘密戀愛,跑到粉絲中間刷存在感真的好嗎?以前愛耍酷被粉絲戲稱「屎面臉」的你突然轉型為陽光少年真的合適嗎?與粉絲合個影你就笑得那麼春意暖暖,就差在腦門上顯示「我正在戀愛我心情好」,這樣真的可以嗎?不得不說,忙內對權隊長最近的好氣色充滿了羨慕,對於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頂著熊貓眼的他來說,甩不掉的黑眼圈就是他心裡永遠的痛。

說起存在感,自bigbang從日本開完巡迴演唱會回國后這段時間,g-的存在感是最低的。勝利因為今年剛上大學,開學前後很是刷了一把人氣,相關新聞頻出,後來又與大成一起參加綜藝節目《哈哈夢show》的錄製,這檔新的綜藝節目在不斷宣傳的同時,也讓參加首期錄製的勝利和大成不停被媒體提起。top一直在慶南參加電影《走進炮火中》的拍攝,隨著電影拍攝過程中的宣傳,粉絲也能在各類新聞報道里看到他。至於太陽,正在準備他的第一張個人專輯,公司對外的宣傳里不時會提到他。只有g-,粉絲幾乎看不到他的消息,連月初宣布結婚的楊社長都比他有新聞熱點,很多去公司門口蹲點的粉絲也在論壇上抱怨沒見著人。


很顯然,蹲點的粉絲不是蹲錯了地點,就是蹲錯了時間。

yg公司最近陸續搬遷到了新大樓,仍有一些不明情況的粉絲會去老地址蹲守,見不著人很正常。權志龍每天都是老老實實去公司上班的,說他近期工作「清閑」也只是拿他以前忙碌的時候來比較,其實他一直在準備bigbang的回歸專輯,只是工作時間相對比較自由而已。粉絲熟知他白天睡覺晚上工作的習慣,天黑了才來公司,第二天凌晨才離開是常有的事。只是時過境遷,誰也沒料到夜貓子權隊長會過上了朝九晚五的生活,等粉絲晚上來公司蹲守的時候,他已經早早接了女朋友下班過起了甜蜜的二人世界。

因此,三月底的某天,權志龍唯一一次被拍到的露臉,就在粉絲中間引起不小的轟動,粉絲們都直呼等待太久,g-總算現身了。

那天權志龍先送李明萱去學校,回來的時候被女朋友提醒要給那些水培植物換水,立志擔當好男友的他當然不會拒絕這點小要求,開車重新回到公寓,準備一盆盆換水並滴加營養液,再移到陽台上稍稍晒晒太陽。只是,水培植物雖然好看又乾淨,養護卻著實不易,為此李明萱找了不少專業書籍來看,平日里也小心呵護,但仍免不了陸陸續續有幾盆給養死了。而那一天的情況更糟糕,不知道是不是前一晚客廳里的空調溫度開得有點高,權志龍換水過程中仔細一檢查,發現有三分之一的綠色植物都蔫達達的,葉子已經開始泛黃,那幾盆養死的植物初期癥狀都是如此,過不了兩天就枯死了。

對於能否救活它們,權志龍是沒什麼信心的,這回數量太多,女朋友知道了肯定會難過。稍稍一琢磨,他就決定來個移花接木,重新去買一些相同的水培植物回來換上。至於去哪兒買呢?權志龍第一時間就想到上次跟李明萱一起去過的那家花卉種植園,比起一般的花店門店,那裡的品種更齊全也更新鮮。最主要的是,上次的印象很深,在那裡好象沒人認識他,不用擔心被圍觀,他可以慢慢逛慢慢選。

事實上,權志龍的運氣一開始確實不錯,接待人員正是上一次見過面的那位,看到他的出現,對方只愣了幾秒鐘就反應過來,很熱情地接待了他。聽說他想買一些適合水中養植的綠色植物,就帶他進了綠色植物的展覽廳,讓他可以根據展覽架上的植物樣品進行選擇,選好了品種,他們會安排工作人員去溫房花圃里直接起苗。在介紹的過程中,那位接待人員甚至提到了sinaiwell酒店的洪錦成部長,說他一個月前也從這裡買走了一批水培植物。正看著長得差不多的各類綠色植物陷入選擇性困擾的權志龍,一聽sinaiwell酒店的洪錦成部長,那不就是jim嗎?頓時眼前一亮,趕緊問接待人員有沒有洪部長當時的購買清單,他準備拿著清單一一核對,剔除掉家裡仍然存活的三分之二,餘下的三分之一基本上就是需要新補充的了。

清單上有植物名稱,展覽架上的樣品也標示了名稱,這樣兩相對比著,再結合清理有問題植物的記憶,權志龍費了些時間,總算確定了需要購買的品種。

在接待人員拿著訂單讓工作人員去起苗的這段時間,權志龍隨意地逛了逛,在花卉展覽廳又選了一大束據說剛到貨的進口白玫瑰。然後意外情況就出現了,寬敞的展覽廳里擁進來二三十個穿著校服的中學生,領頭人拿著擴音喇叭向他們做著介紹。權志龍見情況不妙,剛剛準備迴避一下,人群里已經有人認出了他,一群小女生尖叫著圍了上來,求籤名求合照,其他人拿出手機不由分說就是一陣狂拍。

初春的時節,就已經有學校組織遊園活動了嗎?上學的時候,身為學生的你們帶著手機真的可以嗎?權志龍雖然內心吐槽,仍是笑容真誠地一一滿足大家簽名合影的要求。一是離開粉絲的視線也有一個月了,他其實挺想念被大家惦記的感覺。二是上次在這裡幾乎被所有人「無視」了,回憶起來還有點失落,今天終於找回點存在感了。三是最主要的原因,他這段時間日子過得愜意,戀情順利,和女朋友相處甜蜜,心情好了,看什麼都美好,做什麼都有耐心,幸福喜悅從內到外自然流露,想掩都掩不住。

權隊長冷傲男的形象已經在粉絲中間深入人心,近距離一接觸,發現他其實挺暖,態度親切,笑容燦爛,好象挺容易接近。難得偶像如此配合,讓一群圍著他的小女生都高興壞了,拿出手機又是拍照又是攝像,留下了很多影像記錄。

到花卉種植園參觀的學生不僅只有一個班,至少有四五個班一百多號人。這邊一有動靜,正在其它地方參觀的學生聽到消息,紛紛往展覽廳這邊過來。儘管這家種植園佔地廣面積大,展覽廳也足夠寬敞,權志龍一開始不知道有這麼多人,心情好沒有拒絕,耐心地一個個簽名合影,後面圍過來的人多了,狀況就有點收不住了。 他來時溫如故 。幸好那位算是熟人的接待人員機靈,不知從哪裡招來十幾個年輕的工作人員,主動維持起現場的次序來。

滿足了大部分人簽名合影的要求,最後權志龍是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才脫身離開的。到了停車場,坐進自己的車裡,他終於可以安心地舒口氣了。接過那位接待人員遞過來的名片,權志龍才知道他並不是普通的接待人員,而是這裡的主管。這位姓楊的年輕主管超級靠譜,人送到停車場的同時,他安排的工作人員也已經將先前挑選的綠色植物和白玫瑰花打包好,一起送到了車上。權志龍一看,還沒有結帳呢,趕緊掏出錢包準備付款。楊主管大方的一揮手說不用付了,全部贈送給他了。弄得權志龍很不好意思,想著他的那幫朋友中間不知道有沒有喜歡花藝的,一定要向他們推薦這裡。

楊主管的大方不是沒有回報的,名片也給的很及時,因為沒過幾天,權志龍就聯繫他預訂了一萬朵玫瑰花。而且有人將當天的照片上傳到網上,引起大批粉絲的討論,畢竟g-消失太長時間了,同時這家花卉種植園也引來不少人的關注。隨後種植園設在首爾市區內的幾家門店,水培植物的銷售有了大幅度增加。購買者基本上都是g-的粉絲,既然是自家偶像喜歡的,粉絲自然有樣學樣紛擁跟進。

對於這些後續事宜,權志龍當時並沒有想那麼遠。楊主管在宣布免單的同時,也掏出一個本子加一支簽字筆送上,說自家念高中的妹妹也是他的粉絲,還得請他簽個名。權志龍簽完名,難得主動問了一句「要不要合影」,沒等楊主管回答,旁邊站著的工作人員中已經有兩位跳出來舉手說「要」。權志龍一看,心略欣慰,自己不僅僅只受小女生的喜歡,年上的姐姐粉也是有的。

前面九十九步都走過來了,最後一步權志龍也不準備偷懶了,好脾氣地下車跟工作人員簽名合影,背景就是他的那輛賓利車。幸好他今天開出來的是自己的車,如果是李明萱那輛,讓她的車曝了光,回家一定得挨訓。

終於可以離開的時候,權志龍忍不住偷偷向楊主管提了個問題:「那些年輕員工都是新來的嗎?」上回來這裡他見到的只有一些上了年紀的花農,除了楊主管,沒見到其他年輕的工作人員。

楊主管拍拍他的肩膀,笑得意味深長:「洪部長是我們合作很久的客戶。你們上次來,他提前跟我打過招呼。那天下午他們剛巧被派到各個門店幫忙去了。」

答案雖然說得不明不白,有點避重就輕,權志龍還是瞬間秒懂,心中泛起微微漣漪。那次女朋友為了開解他的心情,真是費了不少心思,可謂用心良苦啊。 那天權志龍下午才到公司,網上關於他出現在某某花卉種植園的消息已經傳得滿天飛了。身為偶像藝人,儘管不在活動期內,單獨一個人大喇喇地出現在公眾場合引起這樣的「騷動」,是免不了要挨楊社長好一頓訓的。

更讓權志龍心塞的是,去接女朋友下班的時候,在學校門口恰好看到小男生送花表白自家女朋友的那一幕。如果不是那小子跑得快,他不介意冒著再次引起「騷動」的可能,下車去證明一下自己正牌男友的身份。

李明萱也很意外。她剛走出校門,看見來接自己的車已停在老地方,心情很好地加快了腳步。突然從後面有人追上來擋在她面前,猝不及防間懷裡就被塞了一大捧紅玫瑰花,沒等她反應過來看清對方的臉,始作俑者已經飛快地跑進校門,融入放學時分來來往往的人流里。

李明萱不想站在那裡被人關注和議論,更主要的是擔心車裡那位愛吃醋的傢伙會忍不住走下車來。她快走了幾步到了自己車邊,拉開車門迅速地坐了上去,催促權志龍開車,趕緊先離開這裡。

「送你的。」車子開出沒多久,權志龍將自己買的那束白玫瑰塞到李明萱手裡,而那束他忍耐很久極度礙眼的紅玫瑰被他搶了過去,打開車窗就想扔出去。

「先別扔!」李明萱出聲阻攔,被吃醋的某人不滿的小眼神一掃,無奈地笑著解釋,「不能這樣隨便扔在馬路上。要扔也要下了車后再扔。」

儘管女朋友的態度很端正,權志龍猶不滿意,很隨意地將花往後座一丟,得罪進尺地開啟了霸道男友模式,嚴肅地要求女朋友:「寶貝,記住了,以後不許收其他男人送的花。」

「你剛才也看到了。」李明萱攤手作無辜狀,「根本就不是我想收的。」

「你就不應該把花帶上車,直接扔地上就行了。」權志龍最介意這一點。女朋友做事一向不是挺酷的嘛,當時就應該把花扔了,讓那個可能躲在某個角落裡偷看的小子氣瘋了才好。

「對,把花扔學校大門口,然後每個經過的人看到花都要議論一下,有可能用不了多久,這事就成了學校論壇里的八卦消息了。」李明萱表示,她一點也不想成為別人議論的花邊消息女主角,遇到這種事,趕緊離開第一現場才是正理。上班一個月,她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強迫中獎」的送花方式了,忍不住抱怨道,「我就奇怪了,為什麼每次都這樣,你們這裡男人送花都流行扮演神秘人嗎?」

「每次?」權志龍敏感的發現這個詞,小奶音不自覺地飆高了,「難道不止今天,還有很多次?我怎麼不知道?」他覺得胸口很悶,有一種擔心很久的事情終於發生了的無力感。每天接女朋友上班下班,他一點沒發現異常,自以為一切盡在掌握,沒想到早就有人在挖他的牆角了。

李明萱暗暗吐吐舌頭,悄悄舉高手裡的花束,擋住自己的臉,盡量把事情說得輕描淡寫:「就是去上課的時候,有人把花直接放在講台上了。」

「然後呢?」權志龍的聲音怎麼聽都有種咬牙切齒的味道。

「然後?我把花移到旁邊就開始上課了,下課後就直接走了。」

「就這樣?」權志龍明顯表示不相信。

「第二天在同一間教室上課,發現居然有人將那束花放在一個鐵皮桶里養著,就擱在牆角。我猜應該是打掃衛生的大嬸弄的吧。鮮花無罪,還能美化環境,突然就覺得擱在那兒也挺不錯的。後來看到講台上又有花,我就直接放到那個鐵皮桶里……」

「又……」權志龍覺得已經壓制不住自己的醋意了,原來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發生過這麼多事了。類似暗戀女老師的男生堅持偷偷送花這樣的劇情,也太偶像劇了吧,聽了真是鬧心。他努力擺出大度又鎮定的樣子:「寶貝,你就直說吧,別人到底送了多少次花給你?」

李明萱暗暗憋笑,抿著唇摸著下巴作思考狀,半天沒說話。

權志龍等不及了,一副隨時準備英勇就義的模樣,催促道:「快說呀。放心,我挺得住。」

李明萱從花束後面探出頭來,嬌嗔地瞪他:「別急,我沒數完呢!」

權志龍聞言方向盤一轉,一個急剎車,將車停在了路邊,鎮定表情完全破功,小奶音再次飆高:「沒數完?到底有多少次啊!才上班一個月,難道天天有人送?」

見他一臉崩潰的表情,李明萱在旁邊已經咯咯笑起來:「逗你呢!親愛的,你急什麼呀?再怎麼樣,我也不可能跟學生去談戀愛呀!有人送花,我就當是學生對我這個老師講課講得好的讚美了。不過,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不許他們再往講台上送花了,反正送了也就是擱在教室里,我不會帶走,也不知道是誰送的,裡面的卡片我從來不看……」

權志龍又敏感地發現了一個問題:「寶貝,你剛才說他們?你的意思是,送花的不止一個人?」

李明萱捂臉,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越說越解釋不清了。她覺得有一點必須趕緊說清楚:「開學第一天,我就跟學生們說過,我來首爾工作,就是因為男朋友在這裡。至於學生送花,你就當作跟你收到粉絲禮物一樣的性質來看吧。」

權志龍的心因為前一句話稍稍被安撫,至於后一句,他不太贊同,兩件事性質能一樣嘛?他也知道送花這事怪不得李明萱,人家送花她也沒收下拿回來不是?怪不到女朋友,他只能怪別人了,於是氣呼呼地數落不知名的送花人:「不好好上學,一天到晚就知道追女孩子。你喜歡給女孩送花也沒什麼,知道人家有男朋友了,你還送,太不厚道了……」越說到最後,權志龍越心虛。遙想當年,他好象也做過這樣不厚道的事,因為被拒絕,還寫了首大熱的暗戀情歌。當初他以為自己愛的悲壯、愛的絕望,如今換個身份來看,怎麼覺得那時的自己挺討人厭的呢?

唯恐被翻出黑歷史的權志龍連忙重新發動車子,並趁機轉換話題,說到晚上一起去參加聚會的事。聚會是發出的邀請,自從他從美國回來,公司這一幫人還沒有好好聚過,李明萱更是跟他和他女朋友不熟,這次也是特別囑咐要權志龍帶上女朋友參加的。

原本李明萱準備先回公寓換身衣服的,被權志龍一頓猛誇現在穿的這一身就很漂亮很合適,然後直接就將人拉到yg公司的新大樓去了。公司遷新址后,李明萱就沒有來過,權志龍很希望她來參觀一下他的新工作室,順便帶她遛一圈現個身,免得他又在公司里聽到類似「g-前輩是不是又失戀了」之類的奇怪傳聞了。

離公司不遠的地方,權志龍再次在路邊停車,解下安全帶,開門準備出去之前,他特意跟李明萱解釋:「我不是看到垃圾桶才停車的噢,扔花只是順便。我看到有非常重要的東西要買呢!」

那束礙眼的紅玫瑰終於如願被權志龍丟進了垃圾桶,回到車上的時候,他的手裡多了一樣他認為「非常重要」的東西——一個畫著y圖案的心形氣球。

一直到了yg公司,進了權志龍的工作室,李明萱這才發現它的重要之處,不得不為某人的機智點個贊。買個氣球絕不是童心未泯或是借故示愛那麼簡單,它的的確確是有大用處的。

只是沒過幾分鐘,旁邊桌上的電話就響了,權志龍一看號碼,直接就按了免提接聽,電話里很快傳出楊社長那熟悉的嗓音:「志龍啊,你那邊的監控攝像頭是不是壞了?」

「壞了嗎?我不知道,好象是吧!」權志龍摟著李明萱,得意地看著飄浮在攝像頭前面擋住鏡頭的氣球,言不由衷地答道,「哥,別擔心。我們明萱在呢,等她走了,監控可能就恢復正常了。」


楊社長瞬間明白原由,無可奈何地笑罵了句「臭小子」。年輕人的戀愛,不能窺視的啊!以至於後來只要發現權志龍的工作室里監控畫面出了問題,楊社長就會以為「是不是女朋友又來了」?

知道李明萱在旁邊,楊社長又跟她聊了幾句,感謝她前些天送來的畫,正掛他辦公室里呢,邀請兩人可以上樓去參觀一下。

yg喬遷新居,李明萱原計劃是準備送一副bigbang五人的集體畫像的,不過一直未找到好的狀態和落筆的靈感,她覺得可能是對其他四個了解不深,需要更長時間的觀察揣摩。跟楊社長一說,他老人家卻不願意等,說是對畫的內容沒有任何要求,只要是的作品就行。李明萱當然不可能將不成熟的作品送人,也不願意送一幅對方並不喜歡的內容,只好將準備五月送巴黎參展的三幅油畫拍了照片,讓權志龍帶給楊社長看一下選擇一下。結果楊社長几乎是第一眼就選中了其中一副,畫的內容正是肥皂泡,大大小小美麗的喜悅的自由飛揚的肥皂泡。

兩人最後抵不過楊社長的熱情,決定一起上樓去參觀一下社長辦公室。權志龍表示下午剛在那裡挨過訓,完全沒心情再上去。不過他也知道李明萱才是社長邀請的主角,他只是陪客。這位小心眼的陪客在電梯里也不忘跟李明萱吐槽一下自家社長:「去看畫只是借口,社長是想找人顯擺一下他的辦公室和他的玩具呢。」 四月初,分開活動一月有餘的bigbang五人再次合體,要一起去泰國參加一個代言廣告的宣傳活動。出發前一晚,早早回到宿舍的權志龍難得看到坐在客廳里看書的勝利,開著的電視里正播放著日語電影。

一個月以來,勝利的大學新生生活過得可謂風聲水起、如魚得水,熱衷的人脈關係得到了進一步拓展,日子即忙碌又滋潤。儘管兩人住在一起,由於活動時間不同,在宿舍碰面的機會少之又少。勝利的聚會活動很多,經常晚上很晚回到宿舍的時候,權志龍已經睡下了。而每天早上,原本愛睡懶覺的權隊長一改往日的老毛病,就象一隻勤勞的小蜜蜂,趕在勝利起床前就已經飛到女朋友公寓里去了。

「今晚沒有聯誼活動?正在學習日語呢!」權志龍挑眉,對忙內在這個時間點居然在宿舍里表示懷疑,不過學習外語的積極態度還是值得表揚的。他走過去坐在勝利旁邊,哥倆好的摟住他的肩,鼓勵道,「好好學,哥以後去日本就靠你了。」

「哥,你又被喵喵姐趕回來了?」對於權隊長戀愛了近一年,去女朋友那裡還守著門禁時間這一說,勝利表示很鄙視。不是戀愛高手嗎?這般龜速的戀愛進程真是讓人捉急。

「明萱才不會趕我!」只是也沒挽留他就是了。以前兩人難得在一起,權志龍經常耍賴撒嬌加賣萌,就是想在女朋友那裡多呆一會兒。這一個月兩人相處的時間充足,他反而緊守起規矩來,晚上到點了就告辭離開。因為相識一周年紀念日就要到了,他正在偷偷籌劃那天的活動,準備給她一個驚喜……咳咳,也希望那是屬於他們倆特別的一天。權志龍當然明白勝利那鄙視小眼神里的含義,不過這種私密的事他並不想告訴別人。

「喵喵姐沒趕你,你每天會回來那麼早?」勝利斜眼睨他,不相信權隊長有這樣的自覺性。以前深更半夜喝醉了酒嚷嚷著要去女朋友那裡的人是誰呀?他摸著下巴一副老學究的模樣感嘆道,「喵喵姐是從美國來的沒錯吧?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從朝鮮時代來的呢。美國妹子聽說都很開放的……」

權志龍一巴掌不客氣地拍在他後腦勺上:「說什麼呢?我們明萱才不是那麼隨便的人。要不要我將你的話轉告給你的喵喵姐啊?」

「別,別呀!哥,你沒聽出來嗎?我是在誇喵喵姐呢!我是替哥擔心,你看看……」勝利很狗腿地將手裡的書翻到某一頁,遞過去說,「我特意好好研究了一下你跟喵喵姐的星座命理,獅子座的你和射手座的喵喵姐是百分百相配的一對。不過,哥,你得趕緊搞定喵喵姐,要把她抓牢了,稍有忽視,愛自由的射手座可能就飛走了。」

權志龍接過書翻到封面一看,是本叫《星座的秘密》的書,原來忙內那麼認真的在書上寫寫畫畫,不是在學習日語,而是在研究星座呢!他指指正在播放的日語原版電影,又指指書的封面,對這一事實很無語。今天五個人去公司碰頭的時候,永裴大成他們都在誇忙內這段時間日語練習的不錯,看來有些人就是經不住表揚啊。

勝利體會不到權隊長的心思,他拿過書,熟練地翻到其中一頁說:「哥,我給你念念這一段。『獅子座男和射手座女是很容易一見鍾情的一對。兩人相處模式非常輕鬆,在愉悅的氛圍下,相談甚歡。童心未泯的射手,令獅子玩心高漲,如此互動和諧的情侶,未來很明朗。配對指數百分之一百。』哥,看來你選對女朋友了。不過,不要高興太早,看看這裡,『極具挑戰*的射手座女生,認為生活就是一系列的探險,尤其偏愛新奇刺激的經驗。熱情奔放的射手女,熱愛自由,並堅定的認為一切皆有可能。射手女渴望生活充滿變化和刺激,特別喜歡跟各種各樣的人相處。而且射手女這種自由不羈的個性,反而激發更多異性的征服欲,所以身邊不乏狂蜂浪蝶。』哥,你慘了,情敵有不少呢!別擔心,書里有解決辦法。再來看看這一段,『射手座女生對感情忠貞的指數要看她對這段感情的定義,是過客還是她的未來,如果她把對方當她的未來伴侶,那她絕對會很忠貞,因為這是對她人格的一種擔保。』哥,明白了吧,抓住喵喵姐的關鍵是讓她將你當成未來的另一半。到時候即使身邊有再多的狂蜂浪蝶,你也不用擔心了。」

「勝利,你對哥未來的幸福生活很關心啊!說起來一套一套的,看來研究這個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權志龍一把搶過那本書,隨意地在手裡翻著,「老實交待,是為了參加聯誼活動準備的吧!想去騙哪個小女生呢?這招太落伍了,哥初中的時候就玩過了。」

被自家隊長戳破小心思,勝利也不惱,嘻嘻笑著道:「哥別說的這麼直白嘛。了解星座,不僅是想跟女生找點共同話題,對搞好人際關係也是大有用處的。只要知道星座,就能知道一個人的大體性格,男的女的都一樣的。哥以前也研究過?要不說哥是戀愛老手呢!」被權志龍一瞪,他趕緊改口,「說錯了,曾經是,曾經是。現在哥有了喵喵姐,已經是居家好男友了。十二點前就回宿舍睡覺,早上七點前就去給女朋友準備早餐。嘖嘖,哥,不說你居家都不行了。」

「怎麼樣,你羨慕啊?」權志龍漫不經心地應著,突然被書里的一行字吸引了注意力。勝利顯然真的認真研究過他喵喵姐的星座的,那行字被他用彩色筆著重畫出來了:射手座彷彿註定是上天的寵兒,他們的智慧多數發揮在學東西方面,尤其是語言,很快上手。

「我才不羨慕呢!我還年輕,這個年紀是絕對不會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的。絕對不!」為了強調自己的決心,勝利特意站起來揮了揮手臂。回頭髮現權志龍的注意力完全在那本書上,也湊過去看了一眼,恍然大悟地道,「以後我不會嫉妒喵喵姐會說多國語言了,人家那是天生的優勢,比不了的。我媽如果晚生我幾天,讓我成為射手座就好了。哥,你就別想了,獅子座和射手座差好幾個月呢!」

權志龍點頭,與勝利的感受相同,拍拍他的肩,語重心長地道:「勝利,好好學日語啊!在哥這裡,日語已經沒什麼希望了。」本來學語言就沒什麼天賦,跟著女朋友學習英語的同時再學習日語,權志龍覺得壓力挺大。儘管公司對日語學習有要求,他基本上已經偷偷地放棄了。因為身邊多了個好老師,英語學習倒是有了很大的進步。沒辦法,不進步就聽不懂女朋友每天對他說的悄悄話了。當學習一門語言象吃飯喝水一樣成為迫切又必須的一件事,這件事自然而然就變得容易多了。

「哥,我明白。誰讓我們喵喵姐的母語是英語呢!」勝利也拍了拍權志龍的肩,對他的境遇表示同情。勝利已經發現宿舍里多了很多英語原版電影的新碟,應該是他為了練習英語準備的。偶爾晚上在宿舍遇到他,勝利發現他戴著耳機聽的也都是英語。可憐的志龍哥,談個戀愛還得過語言關,真是太辛苦了。不過半年後,當勝利發現權志龍進步神速,用流利的英語交流毫無壓力時,捶胸頓足直呼早知如此,為了學好日語他就應該先找個日本女朋友。讓女朋友當老師,效果太好了。

不得不說,李明萱挺會激發權志龍的學習熱情的。每天從學校回來,都會給他發一段錄音,用的當然是英語,講訴她在學校一天的感受。有時會感嘆校園某個角落裡一株早早發芽的小草,有時會說說課堂上學生提出的有趣問題,有時也會聊一下她和其他老師的相處……零零總總,就象跟人聊天一樣,很隨意地想到哪兒說到哪兒。自己不在她身邊的時候,有關她生活工作一點一滴的內容,當然都是權志龍感興趣的。為了了解這些,再大的困難也得克服,何況只是學習一門已經有了很好基礎的語言。因此,一個月以來,權志龍的英語水平可謂是日新月異,有了長足的進步。

除了語言天賦這一項,權志龍發現書里其它關於射手座女生的性格描寫看起來也很符合自家女朋友。比如「射手座女生具有追尋人生哲理與遊歷世界的樂觀學習心態,喜歡無拘無束的行事風格,總是熱情洋溢地體驗生活。她們極欲了解生活的意義,以及擴大視野,開展對知識、對人和對過去的格局。」一對比,權志龍發現李明萱是個典型的射手女,喜歡滿世界溜達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喜歡學這個學那個,對未知事物總是充滿探索和學習的*。

越往下看,權志龍覺得這書越神奇,幾乎句句說到他心坎上了。「射手座如果在刻意打扮的時候,常會贏得別人的讚賞目光。天性熱愛自由的射手座,只愛休閑的感覺,對衣服的最大要求就是舒服,不但要看的人覺得舒服,更要穿的人覺得舒服。」幾天前他的一件朋克風的鉚釘外套,就被自家女朋友嫌棄了。約會時穿這種衣服是什麼意思,是拒絕她不讓她靠近對吧?於是,那天別說親吻了,連擁抱都沒撈到一個。如果早看過這本書,他就不會犯這種錯誤了。

「勝利,這書借哥看兩天吧。」權志龍覺得有必要好好研究學習一下,好象對戀愛有幫助。

勝利當然不會輕易把書借給他,趁他沒注意,一把又搶了回來,得意地拿在手裡晃了晃,說:「哥,我已經研究透徹了。要不,我先給你分析分析。你先說一個喵喵姐並不喜歡卻陪你去過的地方。」

「酒吧。」權志龍不假思索就給出了答案。他知道,相比光線昏暗、聲音嘈雜、空間封閉的酒吧,李明萱更喜歡那種明亮、安靜、視線開闊的地方。


「看來喵喵姐很喜歡你呀。書上說了,『射手座女生是一個喜歡自由的人,不喜歡被人管束。如果射手座女生喜歡一個人了,那麼她會為了喜歡的人做一些改變。可以約射手座去一個她並不喜歡的地方,看她如何來選擇,如果同意與你一起去她不喜歡的地方,那就說明射手座女生喜歡你了。』哥,你帶喵喵姐去過好幾次酒吧了吧。想想也知道,你那些朋友聚會,一般都是約在酒吧的。喵喵姐沒有拒絕過說不去吧?」見權志龍點頭,勝利一拍手掌,下結論道,「那就是說,喵喵姐很喜歡很喜歡你了。」

「這話我愛聽。」權志龍嘴角上揚,掩飾不住他的好心情。仰頭倒在沙發上,找了個舒服的卧躺姿勢,示意勝利繼續。

勝利翻著書照本宣科地念著:「分享,是射手戀愛字典中的關鍵詞。射手拋棄了自己最愛的自由,選擇了愛情,是下了很大決心的,既然愛了,必定會犧牲自己的時間、分享自己的內心,而陪戀人逛街、旅行,把自己的理想、追求講給他們聽,都是射手喜歡做的事。當射手不願再分享自己的喜怒哀樂,也不願對方佔用自己的時間,便是戀愛告急的徵兆……哥,你沒發現這方面問題吧?」

「沒有,我們好著呢!算了,拿來我自己看。」權志龍說著,起身要去搶那本書。

「等等,哥,這一段,這一段很重要。一定要念給你聽聽,以示警戒。『獅子座很容易從樂觀開郎的射手座那裡得到能量填平某些空虛,兩人的搭配可得滿分。只是天性無拘無束的射手很難束縛,適當放鬆的寬容和了解,會有助於你們倆的長期發展。要注意……』哥,關鍵點來了,聽好了,『要注意射手的野心與玩性有時會超出獅子想像,你天生廣闊的胸襟有助於射手接受你的愛,但是切記別把局面弄得太大,自由放得太寬,使你無法控制。最好不要仗著兩人天生相合而忽略了時常溝通,也別為了工作忙碌,而沒時間與射手一起從事休閑活動。否則管您是獅子王還是白馬王子,射手都會照跑不誤,找更好玩的去嘍!』哥,聽到了吧。我早就說了,你們倆的戀愛進程太慢了,到現在還沒有那什麼什麼的吧?你得趕緊想辦法將喵喵姐抓牢了,不然你一忙起來,喵喵姐可能就跑了噢。」

勝利在那邊說得熱情洋溢吐沫橫飛,為哥哥的戀愛操碎的心。權志龍在這邊很冷靜地看著他,好半響才涼涼地招手道:「過來,跟哥說說,你最近都交了哪些朋友?瞧瞧你腦子裡都想些什麼呀!」

勝利見勢不妙,把書扔到權志龍懷裡,急忙溜到自己的房間里去了。臨關門前,他握拳比了個加油的手勢:「哥,趕快搞定喵喵姐,我看好你噢!加油!」

被勝利弄得很無語的權志龍回到自己房間,習慣地拉開電腦桌的的抽屜,裡面有一個戒盒,戒盒裡並排放著兩枚戒指,是一對情侶戒。他年前就聯繫去國外訂做的,幾天前剛剛收到,這是他想在相識一周年紀念日里送出的禮物。 bigbang五人到泰國除了參加代言產品的宣傳活動,也出席了商家組織的歌迷見面會,前前後後也就三四天的時間。離開泰國的前一晚,五人難得閑下來,在酒店裡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好好放鬆一下。

「top哥,你有沒有給你的好朋友打電話祝賀?網上不是說他要結婚了!」一向消息靈通密切關注娛樂圈新聞的忙內勝利,無意間提到了這兩天韓國國內一個炒得火熱的藝人緋聞事件。據說某人氣明星在濟州島拍攝婚紗照時被人偷拍到,疑似好事將近。說起這人勝利他們都不陌生,是top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也是這些年發展不錯的某男團的成員,去年更是因為參演一部翻拍日本漫畫的偶像劇而名氣更甚,除了韓國國外,在中國、日本以及東南亞地區也都擁有大批粉絲。

「我不知道,還有這事?上星期才跟他一起喝過酒,沒聽說要結婚呀?我得發個簡訊祝賀一下。」身處娛樂圈幾年,top很了解這類消息的可信程度,不過聽到好朋友遇到這種事,發個簡訊打趣他一番是免不了的。

「這種事也能相信?」大成鄙視地看向勝利,「去年網上也有消息說我要結婚了呢!結果呢?女朋友在哪兒我自己都不知道。」

「大成哥,我知道你一直羨慕人家的美貌。上次在節目里你還公開表明要跟人家比帥氣。」勝利瞅瞅大成,同情地搖搖頭,「不是我想打擊你,top哥朋友那一級別的帥,身為bigbang第二門面擔當的我都不得不承認,不是隨隨便便可以比的呀。」眼見著大成拿起桌上果盤裡的一顆山竹當成「武器」扔了過來,勝利靈活地跳開,躲到了坐在旁邊的權志龍的身後,嘴裡嚷嚷著拉同盟,「志龍哥,你說我說的對不對?人家就是長得比我們帥嘛,沒什麼不能承認的。」

權志龍眼疾手快接住了那顆山竹,對勝利的問題卻沒有回應,他的表情很嚴肅,象是在思考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前兩天是周末,我家明萱去濟州島了。她親戚家的一個姐姐去那裡拍婚紗照,她是隨行的伴娘。」

top、大成和太陽三人都被權志龍深沉的語氣弄得莫名其妙,齊齊看向他,等待下文。

勝利腦子活絡,思維一向發散地比較遠,當即拍掌笑道:「誰那麼笨請喵喵姐當伴娘?我們喵喵姐只要在旁邊一站,新娘的風頭都要被搶光嘍!反正我將來結婚,絕對不會請top哥當伴郎。」他嘻皮笑臉地沖大成擠擠眼,「哥,到那天就拜託你了。」

大成拿起面前的水果叉子,叉了一大塊哈密瓜,探起身直接塞到勝利的嘴裡:「別打叉,聽志龍哥說重點。」

勝利被堵住了嘴,不得不艱難地嚼著哈密瓜,想到權志龍剛才的話,他似乎想起什麼,從衣兜里掏出手機,飛快地划拉幾下屏幕,盯著屏幕看了好一會兒,突然興奮地將手機遞到權志龍面前,嘴裡嘟嘟嚷嚷含糊不清地說:「快看,是不是喵喵姐?我看很象呢。」

權志龍只喵了一眼,照片里的女孩儘管只拍了個背影,他也萬分確定那就是李明萱。剛才聽勝利聊到緋聞的時間地點,他就心存疑慮了,沒想到擔心什麼來什麼,親親女友再次成了熱點緋聞的女主角。更心塞的是,這一次傳緋聞的男主角仍然不是他。

「是明萱嗎?」太陽拿過手機看了看,「不說想不到,不過仔細看還真有點象。」

大成也湊過頭來,連連讚歎:「這誰偷拍的照片,拍的很漂亮。還別說,兩人這麼穿真有點在拍婚紗照的感覺。背影看起來也是帥哥美女,配上這白色沙灘藍色海水,嘖嘖,這偷拍的照片都可以拿來當背景圖片了。」

嚼完哈密瓜,勝利終於可以清晰地說話了,他拿過自己的手機,看著照片說:「我就是覺得圖片漂亮,才收藏在手機里的。如果知道女的是喵喵姐,我早就轉發給你們了。上次偷拍我和喵喵姐照片的那水平,實在太差了,根本不能比。要我說……」話沒說完,耳邊突然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響,勝利轉頭一看,權志龍似笑非笑地盯著他,手裡拿著包薯片,正大把大把地塞到嘴裡咀嚼著,故意發出的聲響似乎在表達著他的不滿。

勝利後知後覺地意識到問題的癥結所在:喵喵姐成了照片上的緋聞女主角,喵喵姐是志龍哥的正牌女朋友,緋聞男主角不是志龍哥,志龍哥心塞吃醋了!

一直發著簡訊與朋友交流的top適時地插話:「真的是明萱。我朋友回復我了。他的公司今天已經出面說明情況了,說是親戚拍結婚照,他是去當伴郎的。現在事情算是過去了,明萱應該沒什麼事。只是個背影,她的身份並沒有暴露。」

太陽安慰地拍拍權志龍的肩:「這下你該放心了。事情過去了,只是個背影,也沒人知道那就是明萱。」

勝利連連點頭:「就是,就是。一個背影而已,不認識的人,誰知道是喵喵姐呀。我可以肯定,過段時間網上這些消息和照片就找不到了。」

權志龍懷疑地睨他一眼:「你怎麼知道?」

「我當然知道。」勝利挺了挺胸,一副經歷過很有經驗的樣子,「上次哥的演唱會上,我和喵喵姐被拍到照片的事,現在網上已經很難搜索到相關消息和照片了。我前幾天剛搜過,才三個多月,就搜不到了。」

聽勝利的語氣里頗有點遺憾的意味,權志龍沒好氣地瞪他:「都過去三個多月了,你還去搜?」

「這不是難得有個緋聞,我有點小激動嘛。」勝利嘿嘿直笑,「不象哥你,緋聞已經是家常便飯習慣了。」

聽到自己的名字,top的注意力再次從手機上轉移:「對了,聽說我認識明萱,我朋友很驚訝。剛才他還跟我炫耀,說認識的新朋友是個絕色大美女。志龍啊,要不要站出來宣告一下主權,向他介紹一下你的正牌男友身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