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感覺太奇怪了,姜龍就跟一個傻子一樣。

就算今天是拜師大典開啟的日子,他也不可能任由其他人進入這主峰吧。

「哦,執劍峰弟子姜龍,即將拜師執劍長老。」

聽到此人的話,姜龍急忙說道,同時將腰間的一塊玉牌拿了出來。

搞了半天才搞明白,姜龍的面容有些尷尬。

在執劍峰閉關了這麼久,姜龍習慣性的想要自由通行,卻不知道自己並沒有一個正式的身份。

「你倒是有趣,我叫袁影,是宗主門下真傳弟子!」

看了姜龍交出來的玉牌一眼后,此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在他看來,這姜龍傻的可愛,在這爾虞我詐的仙辰宗,算的上是一個不錯的朋友。

說完這句話后袁影伸出了右手,目光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不屑。

袁影早已經厭倦了那種爾虞我詐,這一次碰上姜龍,他不想錯過這麼一個朋友。

「姜龍,執劍峰弟子!」


見到袁影的舉動,姜龍在尷尬中握住了他的手,多一個朋友永遠都比多一個敵人要好。

「走吧,還不去時間就不夠了。」

一息之後,袁影有些好笑的拍了拍姜龍的肩膀,隨後站在了一旁。

他是今日守候在此地的護山弟子,既然與姜龍之間的誤會已經解除,自然也就不需要在阻擋他。

見袁影已經退開,姜龍也就不再多言,轉身之後走向了峰頂。

此時的峰頂廣場之上,許多人已經等的不耐煩了。

「宗主,這姜龍我看他不會來了,要不就開始吧!」

「對啊,宗主,都這麼久了,開始吧,等會就過了午時了,我們就無法祭祖,這拜師儀式就無法完成了。」

在等待了許久之後,兩名青衣真傳弟子走了過來,附在仙運道的耳旁說道。

「兩位師弟,你們怎麼看?」

聽到他們的話后,仙運道眯著眼睛轉過頭來,言語閃爍的朝著仙辰陽與仙凝靈說道。

「我隨便,時間已經耽擱的夠久了。」

在仙運道話音落下后,仙凝靈眯著眼睛開口道。

在他眼中什麼都不在意,他只在意這次他能不能遇到一個好的徒兒。

「一炷香時間已經過了嗎?姜龍你到底上哪兒去了?」

在凝滯了片刻后,仙辰陽站起身來眯著眼睛看向下方,面容有些疑惑,在他眼中姜龍絕對不是那種不守信之人。

「你誰啊!」

「擠什麼,找死啊!」

「他嗎的,這人是誰啊,見都沒見過!」

正當仙辰陽有些凝神觀望時,下方傳來一陣喧嘩之音,定神一看之後,正看到姜龍擠進人群一步步走來。

「你沒讓我死亡,終究還是來了。」

看到這一幕後,仙辰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宗主,可以開始了。」

帶著這一絲笑容,仙辰陽轉過頭來看著仙運道幽聲說道。

「恩?」

看到仙辰陽的笑容,仙運道皇識一掃正好感應到了姜龍的到來,面容瞬間便陰沉了下來。

這姜龍就是害死他親子之人,是他必殺之人,他又怎會給他好臉色!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

「各真傳弟子聽令,升天台,開啟晉陞之戰!」

仙運道牙齒緊咬著在其臉上露出一絲猙獰的痕路。 「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在升天台之上給我不惜任何代價殺掉姜龍!」

在那些真傳弟子退開后,仙運道的傳音化作一道直線穿透而出射向了一名身軀魁梧的弟子身上。

在其凝滯了一息后,他轉過頭來,滿臉猙獰的朝著仙運道點了點頭。


而仙辰陽也在這一刻轉過頭來,望著仙運道他的目光中閃過一縷精芒,在匯聚了一息之後消散開來。

誰也不知道他剛剛這一縷目光中所代表的含義。

「姜龍你也去吧,擊敗迎戰你的真傳弟子或者挺過一炷香時辰就行了。」

收回目光后,仙辰陽也望向姜龍,隨後一指點在姜龍的眉心。

「小心仙戰!」

這一指之下的含義代表著他的擔憂,他可不想姜龍就這樣死在這兒。

不過在傳出這句話后,仙辰陽突然呆住了。

「你在一個月時間內從神武圓滿境達到了武王初期!」

之前他一直沒能察覺姜龍的修為,現在接觸其眉心傳音之後才感受到姜龍體內的真氣濃度,一時間滿臉驚詫!

他驚駭的不是姜龍此刻的修為,可是他的晉陞速度,雖然知道姜龍是真神武境武者,不需要經歷陰虛陽實,可是這越過大圓滿直接晉陞武王,這也太過匪夷所思了。

「恩!」

姜龍沒有說其他話,而是在慎重的點了點頭后直接飛了上去,朝著升天台而去。


「如此人傑又怎會懼怕一名神武大圓滿者,倒是我多慮了。」

看著姜龍騰空而起,仙辰陽冷酷的面容之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這姜龍在他的眼中是越看越滿意,以姜龍的天資來說,這整個仙辰宗誰都達不到!

「師弟,你似乎對姜龍很有信心啊。」

「我忘了告訴你,我座下的仙戰可是已經提升到了武王境!」

在仙辰陽凝望時,仙運道一步步的走過來,刻意的在仙辰陽身旁嘆息了一句。

這一句嘆息讓仙辰陽臉上的笑容凝固下來,隨後陰沉的望了仙運道一眼,轉身走向了後方的鍍金座椅之上。

仙運道的這一番話除了讓仙辰陽有些不爽之外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姜龍現在也是武王級強者,同為武王級,仙戰占不了多大的優勢。

「哼,總有一天我會將你拉下來,把你的那張臭臉拉下來!」

被仙辰陽注視之後,仙運道面容陰沉的在內心中說道。

仙辰陽的修為比他要高,他只是武皇級武者,而仙辰陽已經修成了散仙,他不敢太過招惹仙辰陽。

可是這並不代表他不想對付仙辰陽,執劍峰人丁單薄根本沒有太上長老存在,而他們主峰則有數名太上長老存在。

他只要想辦法抓住仙辰陽的把柄就能把他拉下來,現在他看到了一個契機,那就是姜龍,仙辰陽對姜龍的關心都被他看在眼裡!

「殺掉姜龍仙辰陽必然會無法忍受,到了那個時候,我就能讓太上長老出手了,哈哈哈!」

「上一次執法長老拿你沒轍,我就不信你還能抗衡太上長老!」

仙運道也做到了鍍金長椅之上,目光閃爍的盯著仙辰陽,面容之上冷笑正在不斷蔓延。

升天台之上,姜龍一步踏上了其中一座滿是紋路的分割擂台之上。

在他的對面,一名身穿青衣的彪形大漢正陰測測的看著他。

這名彪形大漢不是別人,正是接受了仙運道的命令必殺姜龍的仙戰!

「這位想必就是長老口中所說的仙戰吧。」

「武王境初期第一層的修為,所幸成功晉陞了,不然就真的要小心了。」

在仙戰打量姜龍的同時,姜龍也在打量著他,在打量的同時,心中也在低聲的呢喃著。

「仙戰!」

「姜龍!」

「此地比武點到即止,雖說刀劍無言,但是還請手下留情,不管晉陞與否,你們都將是同門師兄弟!」

在兩人相互打量時,一名灰袍老者騰空而至,站在兩人身邊說道。

他是仙辰宗的主峰執法長老,這一次的比武自然也是由他們來維持秩序。

晉陞之戰不是生死之戰有些東西必須要提前說明。

「是,多謝執法長老提醒。」

「多謝提醒!」

在執法長老的聲音落下后,兩人馬上抱拳道謝。

在這仙辰宗內,必要的禮儀是不可缺少的,任何弟子的地位都比長老要低。

「恩,等待升天屏障下達,你們便能開始!」

朝著兩人微微點了點頭后,執法長老身軀騰空而起飛出了分割擂台,同時在另外的擂台之上,另外八名長老也飛了出來。

升天台分割為九大擂台,每一座擂台之上都有一名真傳弟子守護!

執法長老的作用就是給他們講清規則,避免出現生死之戰,一切講清之後,等待的就是升天屏障的降臨。

畢竟,到達了神武境之後,神通的爆發都擁有著莫大的破壞性,他們可不希望因為一場晉陞戰把這廣場給毀掉。

九名執法長老飛出升天台後齊齊雙手掐訣,伴隨著一縷縷真氣從他們的手中輸送而出,天空中一縷詭異的光華瞬間釋放開來。

隨後一道足以包裹整個升天台的真氣網格開始緩步降臨!

「現在開始,一炷香的時間,點到即止!」

隨著真氣網格將升天台全部包裹化為實體,九名長老身形化虛,將自身融入到了升天屏障中,同時一道道冥音也在這一刻傳盪開來。

「姜龍,這一次我的任務不是擊敗你,而是要殺了你,給我受死!」

在冥音傳盪開來后,分割擂台中,仙戰突然發難,一雙手掌化作血紅色,五把利刃從他的拳頭之上伸出,直取姜龍的喉嚨。

「殺了我?我倒要看看你哪兒來的自信!」


看到仙戰的攻擊,姜龍的面容之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同為武王境,仙戰在他面前根本沒有任何取勝的希望。

「聚影分身!」

「虛空遁化!」

「殞神掌!」

在仙戰攻來的拳頭前,姜龍嘴角上翹,隨後身軀一動,瞬間分化出無數分身,整個人化作虛無從仙戰的身體上穿了過去。

隨後在仙戰被分身吸引時一掌轟在了他的後背上。

這是殞神內掌,神術之威無可阻擋,仙戰沒有絲毫反抗之力,被轟飛出去砸在了屏障之上!

「咳咳,你也是武王,倒是小瞧你了!」

抹去嘴角的血跡,仙戰輕咳幾聲戰了起來,滿臉陰沉間雙手護在了胸前。

「小瞧我?真是可笑,剛剛如果不留手的話,我猜你現在應該已經死了!」


看著仙戰,姜龍抱著雙臂有些好笑的說道。

這仙戰在他的手下就是一盤菜,除非他的修為能夠瞬間增幅,否則同階之內,就是兩個仙戰都不會是姜龍的對手!

「你,可惡!」

仙戰的平靜只維持了片刻,在姜龍說出這番話后,仙戰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他一直維持的氣勢被姜龍破壞殆盡,從一開始的交手中他就遭到了慘敗,他確實不是姜龍的對手。

姜龍一開始沒有殺他,現在他在猶豫是不是該使用他師尊給予他的升靈丹。

在仙戰遲疑時,外圍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姜龍身上。

「那是姜龍嗎?怎麼可能會這麼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