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所有青龍的眼神中,充滿了敬畏和臣服。

群臣振奮,浩浩蕩蕩。

周元掂了掂手裡玲瓏剔透的玉璽,扯了扯被戴歪的龍冠。

臉上露出一抹苦笑,心道:這就是你們東海的傳位儀式?呵呵……這麼草率的么?

整個儀式,直接在龍宮門口,就舉行完畢。

也罷!

反正,第一步重回東海,這也是自己的目標之一。

周元沖著下方跪拜在地的群臣,擺了擺手。

「免禮!」

四面八方的青龍,全都激動的站了起來。

看著周元的眼神,充滿了希望,對東海未來的希望。

一直以來,他們青龍一族,無論走到哪裡都會被人指指點點,多少年來,青龍一族受盡了屈辱。

如今,被天道鴻鈞親邀的人,竟然是他們青龍太子,這讓他們如何不激動。

而且,青龍在紫霄宮坐蒲團的事,也在洪荒中傳開。

現在青龍太子繼位,相信從今往後,就是他們青龍一族強勢崛起的時代。

看誰還敢瞧不起東海青龍。

周元在一眾龍族長老,和龍族群臣的恭迎下,威嚴無比的走入東海龍宮。

……

回到東海龍宮。

周元坐在寒酸的龍椅上。

接過老龜送過來的寒酸的杯盞。

抿了一口寒酸的龍茶。

四下環顧了一眼寒酸的龍宮內飾。

幽幽嘆了一口氣。

難怪這老龍王,急不可耐的要退位,這環境也忒差勁了。

從外面看,倒是氣派的很,進入到裡面,完全是天差地別。

簡直是不堪入目。

退位下來的老龍,是東海青龍里,資歷最老的長老,因此一直由這位老龍,代為管理。

接受了這個現狀后。

也接受了這個身份后。

周元查賬簿,清點人數,龍將,統計龍族地界……

正式開始統御東海的行動。

也正式進入龍王的角色。

「吾東海,這麼窮???」

一番了解后,周元舉著幾本泛黃的賬本,表情複雜。

人家穿越都是富二代,或者是根腳強悍的肉身。

怎麼到自己這兒,就是這麼一個爛攤子。

出來混,還得靠自己一張嘴去忽悠。

忽悠聖人垂青,忽悠楊眉的空間楊柳……

瑪德!還不如回勞資聖龍祠舒服呢。

「回龍王,東海地域遼闊,物產豐富,蝦蟹成群,靈寶無數,可惜……」

老龍滄桑的聲音,漸漸暗淡下去。

「可惜什麼?」

「可惜全都被各族分搶了去,尤其是南海的黑龍族,我東海的寶物,幾乎全被那黑龍王霸去。」

啪!

周元大掌拍下,「好啊!本王剛剛上位,正缺個打牙祭的,既如此,那便先拿南海開刀!」

想到那麼多寶物,被瓜分,周元心裡就不痛快。

周元眼眸閃爍,開始思量起來。

雖然現在坐上了東海龍皇的位置。

但很明顯,這東海龍皇不過是個有名無實的龍皇。

現在,鴻鈞的三次傳道還沒有結束。

距離後世的六大聖人出現,還有段時間。

必須趁這段時間,把東海給搞起來。

先制定個小目標:統御四海!

想到這裡。

忽然,系統那美妙悠揚的聲音,赫然出現。

「叮咚!」

「檢測到宿主身份變動為東海龍皇,請選擇:」 解仲良口中的那個李醫生他確實是有一點印象,各方面都挺好的,而且對待病人也非常的有耐心。

只是葛冬他們居然讓一個實習醫生去負責季唯一,蕭野想想都有些不太舒服。

哪怕離婚是他提的,但是也沒有必要讓一個實習醫生去負責季唯一吧。怎麼說現在他跟季唯一還在一個戶口本上呢,上面的關係也還是夫妻呢。

想到這裡的蕭野心裡有些煩躁,正好這個時候解仲良說,「不跟你說了,小李進去病房了,也不知道是出什麼事情。」

說完掛斷了電話,蕭野直接站起了身準備出門。只是臨近出門的時候才想起來他壓根兒就不知道季唯一被安排進了哪個病房,趕緊又坐了下在電腦上看了下。

在看到季唯一的病房號后,這才起身準備離開。剛擰開把手,想到之前趴在桌子上睡了一覺,現在看著估計沒什麼狀態。

先是去衛生間洗了把臉,然後對著鏡子抓了抓頭髮,這才往季唯一的病房走去。

結果等走到季唯一病房門口的時候被門外的幾個大漢攔住了去路,「抱歉,你不能進去。」

被攔住去路的蕭野解釋道:「不是,我是這裡的主任,我來看看病人的情況。」

其中一個保鏢開口說道:「洲哥說過,除了李醫生之外,不能讓別人進去。」

蕭野也不好為難人保鏢,怎麼說人家也是拿工資做事的。只是伸頭看了看裡面,就是啥也看不到。

也不是說蕭野的身高不夠,主要是那幾個保鏢看蕭野往病房裡面看去,齊齊的用身子擋住蕭野的視線。

而一旁躲在角落裡面的解仲良看到眼前這一幕有些無語,本來他還想著說等李醫生出來的時候問問什麼情況,結果這蕭野說來就來。

來就來吧,還跟人直接正面剛上了。

輕咳兩聲,從一旁的角落裡面出來,然後走過去一把勾住了蕭野的脖子,「蕭主任你在這裡啊,正好我有事情找你,咱們這邊說。」

等走遠后,解仲良才鬆開了蕭野的脖子,「你說你幹什麼,不是跟你說了進不去了嗎?」

蕭野手握成了拳,「我只是想看看她。」

解仲良拍了拍蕭野的肩膀,「等李醫生出來吧,現在咱們也進不去,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情況。」

兩人現在在過道,到處都是人來人往的,說話自然得小心一點。

現在好像也沒有別的什麼辦法了,就只能這樣。

不過想來應該是季唯一醒了,不然怎麼會叫醫生過去。

本來之前就只有解仲良一個人在旁邊等著的,結果現在還多了一個蕭野。

解仲良嘖嘖兩聲,「沒想到有一天我居然能夠跟你一起蹲牆角,怎麼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蕭野飛了一記刀眼過去,「你可閉嘴吧。」

看到蕭野的眼神,解仲良撇了撇嘴,「得得得,我閉嘴。」

李醫生是在十來分鐘后才出來的,剛一出來走到拐角處就感覺自己被人按住了命運的咽喉。 霍嬗看到三人震驚的樣子,嘿嘿直樂,就喜歡看你們這沒見識的樣子!

三人轉移目光,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霍嬗。

霍嬗不理他們,轉身走到門邊,準備叫孫尚進來。

「不可!」×3

霍嬗揮揮手!

「沒事,用不著保密,是個人就能做到,你們還真以為這是神術啊!」

而且門外都是期門,劉徹的親衛保鏢,每個人都是忠心耿耿,保守秘密只是平常操作。

「是個人都能做到?」

劉徹有些不信!

「當然!」

就在說話之際,霍嬗已經把孫尚叫了進來,但是孫尚一進來就閉上了眼睛。

「你睜眼啊!」

「我不!」

孫尚一個身高八尺,虎背熊腰,滿臉絡腮鬍的猛漢,這會嚇得跟個鵪鶉一樣,縮著脖子,頭搖的的像撥浪鼓一樣,死活不睜眼。

霍嬗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孫尚,接著把目光轉向劉徹,劉徹嘆了一口氣:

「睜眼吧!」

孫尚猶豫了一下睜開眼,看到銅盆里的冰,瞬間面若死灰,這是神術啊,是我能看的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