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著瞧好了,馬上會有好戲看的!前面可是有幾個太歲,眼中怎麼可能揉得下沙子?插隊,有那麼好插的嗎……」有人聲音冷漠,目光掃向隊列前方,一個端坐的黃金龍袍少年。

這個少年有十**歲,渾身透著一股狂野的冰寒氣息,別人都是站著排隊,唯獨他卻是端坐著一紫檀木太師椅上,身前放著一個雕龍玉案,上面擺著幾樣別緻精細的點心,幾個玉制的茶盞,那少年正緩緩舉起茶壺,動作優雅飄逸地往杯子里斟茶。

「嗖!」

嫡女驚華:陛下是妻迷 ,一滴茶水,瞬間凝聚成冰珠,橫空飛射而來,不偏不倚,擊向龍焱眉心!就這不起眼的一個冰珠,卻震得虛空顫抖,蘊含著恐怖的威力!

龍焱眉宇微微一挑,居然有人突然向他出手!他緩緩伸手,拈起旁邊樹枝上的一枚嫩葉,指尖輕輕一彈,那樹葉看似緩慢,速度實際快到極點,蘊含萬鈞之力,狠狠迎向那橫空而來的一顆冰珠!

「砰!」

這兩道毫不起眼,看似極其弱小之物瞬間碰撞,居然爆發悶雷一般的炸響,震得在場之人耳膜一陣轟鳴,微微變色,而且四散宣洩的狂暴威能,掀起重重氣浪,頓時飛沙走石,狂風獵獵!

「好強的一擊碰撞!」周圍之人眸中皆是精芒閃爍,內心一顫,一滴水,一片葉,在強者手中皆能爆發出莫大的威能,這一擊若是剛才擊在人身上,足可令一個武士中介之人當場重傷!

「站住!誰允許你們插隊的?」

那黃金龍袍少年微微側首,冷冷開口,一雙斜豎的劍眉之下,一雙丹鳳眼,閃爍著寒星般的光芒,異常冷峻,不管如此,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塊冰,散發出一股居高臨下、驕傲、霸氣的冰寒氣息,令與之對視之人,情不自禁地心中一寒!

「我說過我插隊了嗎?誰告訴你,我們走上前去,就一定是要插隊?什麼道理!」龍焱似笑非笑,桀驁不馴地道。

「什麼道理?讓我現在告訴你,我坐在這裡,任何人不得排在我前面!包括隨意走動,在我前面經過,都不可以!這就是我的道理,你聽明白了嗎?」那黃金龍袍少年冷傲開口,語氣之中蘊含著一股威嚴、霸道的氣勢,令人不敢反抗、質疑!

龍焱雙目微微一眯,不禁冷笑道:「真是好可笑,大路兩邊各走一邊,你管的太寬了!」

「沒規矩的下賤東西!就是缺乏教養,我不願和你多費口舌!我再說一遍:給我滾到最後去!」那少年雙目猛然一瞪了,渾身居然有白色的寒氣裊裊騰起。

「你他媽誰啊,算老幾?人模狗樣的,居然張口便罵別人下賤、缺乏教養,不說人話!你以為你穿了一身蛇皮衣服,就比別人高貴?瞧那副熊樣,一副尖嘴猴腮的,像狗不是狗,像猴不猴的模樣!當初你媽一定是被什麼妖獸強暴了吧,不然怎麼生出你這種沒教養的雜種怪物出來!你他媽才是這裡最沒教養、最下賤的胚子!

還未等龍焱開口回應,澹臺風雲便一步跨出,狠狠對他啐了一口唾沫,擼起衣袖,指著他破口大罵!

此人嘴好毒!簡直字字如針似刺!讓在場之人全部都瞠目咂舌之間更是暗暗竊笑,太可氣了,他居然將這少年的一身龍袍說成蛇皮,還譏諷別人老媽是被妖獸強暴,罵人家是尖嘴猴腮的雜種!這般痛罵,何人能忍受,這是要將人氣的吐血!

「這幾個人簡直不知死活,居然敢招惹鳳舞國的太子夜冰寒!此人天子絕倫,被譽為鳳舞國千年一遇的武修天才,隨即真正的天驕級人物!」有人低低說道。

「這幾個人死定了!夜冰寒具有雙生武魂,其中一個武魂是五行變異武魂,冰武魂!極其強大!他具有越級挑戰的實力,曾經斬殺過武師境強者!」

「天啊,這是一個不可招惹的死神……這幾個愣頭青也正是不長眼……」

「據說夜冰寒是鳳舞國第一天才,要趕赴萬國大比,此時來拜訪玄陵大師,就是要請他煉製一顆地靈丹,要在大比之前晉級武師境,在萬國大比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遭到這般辱罵,那金袍少年頓時臉色鐵青,鼻子都氣歪了,一雙眼珠子瞪得要蹦出來,咬牙切齒地死死著澹臺風雲,好惡毒一張嘴!一股恐怖的殺意溢出,瞬間將澹臺風雲籠罩!

「我要讓你這句話,成為你生命之中,最後的聲音!」

澹臺風雲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如髓,令他狠狠地打了一個哆嗦,不由得內心狂顫,好恐怖的殺意!他連忙倒退!

「轟咔!」

就在澹臺風雲退後的瞬間,在他腳下大地猛然開裂,無數根鋒利的冰凌,猶如戰戟長槍一般衝天而起,瞬間向澹臺風雲席捲而下!

冰!此人善於用於冰屬性武技,他居然強行將深埋地下的水瞬間凝聚成冰,猛然發動攻擊!

這若是被擊中,澹臺風雲只能被漫天飛舞冰凌刺成刺蝟!龍血神域

… 龍焱眸中猛然一凝,一步快出,指掌發光,一拳轟出,一道繚繞著青色火焰的拳印呼嘯而出,要將澹臺風雲解救出來!

「起!」

夜冰寒低吼一聲,剎那間一道厚重的冰牆瞬間從地下猛然破土而出,死死封住龍焱剛才那一掌!

與此同時,夜冰寒身體騰空,手掌繚繚繞著奇寒無比的冰元力,瘋狂激蕩,就連他的整個手臂都變的透明如冰,晶瑩如玉,一拳轟向龍焱,虛空彷彿無法承受這拳,劇烈顫抖,氣溫驟降,空氣之中居然有寒霜簌簌墜落!

「轟隆!」

龍焱眸中波瀾不驚,直接無視這恐怖一拳,而是雙手繚繞著暴烈的青色火焰,左手一掌拍出,將那冰牆轟得四分五裂,是一瞬間,右手又是一道青色拳印搗出,青色的火焰翻滾,狠狠撞向那漫天****的冰凌!

「哧溜……」

一道道白煙翻騰,強悍而猛烈的青陽地火,席捲四方,所過之處,那些漫天飛舞的冰凌化作蒸汽,直接蒸發掉!

「轟!」

夜冰寒整個手臂都變成了淺藍色一般的玄冰,那蘊含無比寒冷的一拳瞬間轟擊在龍焱胸口!龍焱胸口處,瞬間有一層金色的龍鱗浮現,就像厚重的盔甲一般,堅不可摧,居然震得夜冰寒手臂發麻,微微顫抖之下,連退兩步!


而反觀龍焱,臉色頓時一寒,居然被轟退兩步,一股奇寒無比,霸道至極的冰寒之意瞬間侵入肌膚,像是針刺一般,刺入骨髓,令他感到鑽心地寒冷,不由的一個哆嗦,緊接著,龍焱渾身結出冰霜,最後居然結出一層厚厚餓冰甲,乍一看,龍焱就像一尊冰雕一般,就連血液也感覺冷到冰點!

好霸道的冰寒元力,此人實力很強,居然能擊退自己,將自己凍住!這種實力,足以斬殺武師境強者!

「死!」

夜冰寒目光寒冷刺骨,死死盯住澹臺風雲,他對澹臺風雲憎惡自己,不殺他不足以解恨!他手掌猛然在空中一伸,一桿手臂粗細的冰矛凝聚而成,直接刺向澹臺風雲,快、准、狠,沒有任何花招,只有捲起的恐怖罡風在呼嘯!

這一擊,出了龍焱能接住,其他任何人無法承受!

「破!」

龍焱身軀一震,一道青色光焰沖霄,身上冰甲全部被蒸發成氣流。「旋風掃葉腿!」

龍焱一腿掃出,氣勢狂野,捲起驚天風波,要將那刺向澹臺風雲的致命一擊化解!

夜冰寒手掌一抖,那原本數丈來長的冰矛瞬間化作百十個冰錐,漫天飛舞,雨點一般射向澹臺風雲!嚇得他臉色慘白,連連倒退!

好奸詐!這是鐵了心要殺澹臺風雲!龍焱根本沒有料到夜冰寒來這一手!

「渡海金缽!」

南宮飛燕低喝一聲,一道金光從他手中飛出,瞬間化作磨盤大小一個金色缽盂,罩住澹臺風雲!

「鐺鐺!」

雨點一般的冰錐,居然僵硬如玄鐵精鋼一般,擊在金缽之上,發出鐺鐺的鳴響,這金缽雖然是中品黃階寶器,但是在這密集的瘋狂攻擊之下,頃刻間千瘡百孔,最後土崩瓦解!

「噗嗤……」

澹臺風雲被一道冰錐擊中,穿透肩胛骨,就連身體也被帶飛!

這鳳舞國的太子好強!元力所化的冰錐居然能擊碎中品寶器,簡直太病態了!所有人都吃驚駭然不已!

「敢傷我兄弟!你找死!」龍焱見澹臺風雲受傷,頓時雙眼噴火,殺意蒸騰。

「大佛焚天拳!」

龍焱低吼一聲,一個金光燦燦的拳印橫空轟出,同時伴隨著滾滾的青色火焰,燒的空氣啪炸響,虛空扭曲!就連四方的空間都激蕩奔騰著灼熱的火浪,炙烤得大地一片焦黑,嚇得許多人連連退避,唯恐被烤成焦炭。

「雪浪千重波!」

夜冰寒手掌一按,頓時四方風起雲湧,冰寒的元力剎那間凝聚出重重冰雪巨浪,連連起伏,一浪高過一浪,氣勢澎湃,排山倒海!

「轟隆!」

兩股恐怖的,截然不同的力,冰火兩重天,瞬間碰撞,發出嗤嗤的爆響,兩人震得同時倒飛而出,元力的較量,這一次居然勢均力敵,平分秋色。


「再來!」

夜冰寒髮絲狂舞,金色龍袍獵獵作響,拳頭猛然一凝,又是朝著龍焱轟出狂霸的一拳,氣勢和威力比之剛才強橫了數百!

「冰封萬重山!」

「亢龍有悔!」

龍焱雙臂伸展,元力翻滾,在虛空之中劃出一頭金龍,手掌猛然一推,蛟龍咆哮,裹挾裂海碎山之威,橫飛而出!

「砰!」

又是一聲炸響,簡直驚天動地,就連整個山嶽都在狂顫,山嶽後方的江水更是狂嘯,掀起驚天大浪。

兩人同時再次震得倒退,龍焱神色平靜,無比淡然,而夜冰寒這臉色陰寒,雙眸如冰劍一般死死盯著龍焱,戰意滔滔,對面的小子似乎比他小上兩歲,修為都是武士高階,居然兩次元力硬拼,戰成平手!

正在這時,玄陵大師府邸的大門轟然打開,只見從裡面走出一個藍衣錦袍的中年大漢,站在高高的台階之上,生冷地道:「誰是今日的第五號?進去吧!」

夜冰寒冷冷看了龍焱一眼,冷颼颼地道:「今日算你們走運,本王本王要請玄陵大師煉製地靈丹!否則全部將你殺了喂這山上的野狗!」

隨即他亮出一個號牌,趾高氣昂地走進府邸之中。

「今日的五個名額已滿!想見玄陵大師,等明日五個名額吧!」那大漢環視人群,冷漠地說道。

人群炸了鍋,紛紛怨聲載道。

龍焱順勢取出那封引薦信,恭敬地遞向那大漢道:「這位兄台,我等乃是從大秦帝國皇都而來,相求玄陵大師煉製一枚三品丹藥,這是玄陵大師的故交,蕭家老祖,寫給大師的推薦信!還望兄台行個方便!」

那大漢雙手背負,不去接那推薦信,甚至連正眼看一眼都不曾,昂著頭,聲音傲慢地道:「行個方便?這句話老子每天耳朵都聽得生繭子了!玄大師故交?玄大師的故交滿天下,一個個都顧得過來嗎?你沒看見剛才那位鳳舞國的太子殿下嗎,人家比你不知高貴多少倍,還不乖乖排隊?趕快滾蛋!不懂規矩的東西,老子沒時間跟你啰嗦!」龍血神域

… 「好個狗仗人勢的東西,一個狗奴才奴才說話也居然如此囂張!玄大師府邸上,居然有力這種蠢貨,真是給玄大師丟人現眼!」

龍焱眸中閃爍鄙夷之色,這種勢利小人,依仗主人權勢,飛揚跋扈的小人,龍焱見得多了,冷冷呵斥道。

那大漢居然勃然大怒,氣勢囂張,不可一世:「你們這群鄉巴佬,找死!居然敢罵我是狗?我堂堂的玄大師府上的管事,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對我大呼小叫……」

「啪啪!」

龍焱二話不說,手掌一晃,只聽幾聲響亮的耳光落下,那大漢直接被抽飛出去,口吐鮮血,滿地找牙!對於這種小人,無需多講,直接暴揍一番,才是最硬的道理!

「玄大師府上的管事!這個頭銜好大、好唬人!本來想一拳結果呢你這條惡狗的小命,結果嚇得我們,只敢扇你幾個耳光!」澹臺風雲雖然受了傷,卻無性命之憂,卻是一臉獰笑地指著那個奴才恥笑而道。

「外邊發生了什麼事?」

正在這時,一個中年婦人的聲音從內堂傳來,平淡之中充滿寧靜的祥和,聽在耳中,讓人感到頗為舒服。

「姑奶奶,這幾人不守規矩,居然直接硬闖府邸,我與他們理論,他們居然出手傷人!打得小子滿口是血,牙都掉了一地!這分明是不將玄大師放在眼中,你要為小的做主啊……」那大漢好歹也是身高七尺,魁梧偉岸,居然捏腔拿調,裝出一副無辜的可憐相,張口就歪曲事實,來個惡人先告狀!

「小子,你等著,要你好看!這回你惹著打大事了!玄大師府上,你也敢鬧事!」那大漢捂著臉從地上爬起來,原本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現在又強勢蠻狠起來。

龍焱只是冷笑,這種小人物,他直接無視。

此時一個中年婦人走了出來,她氣質雍容華貴,面相端莊,看上去給人一種親切、善良之感,她微微大量了龍焱無人極為平靜地道:「幾位貴客,你們若想拜見家父,還請按照規矩排隊等候,不要讓下人們為難!」

「夫人不要誤會,我們來自大秦帝國,是玄大師一位故人引薦而來!這是玄大師那位故交寫給令尊大人的信,還請夫人過目!」龍焱語言簡潔,不想多費口舌,直接說明來意,將引薦信奉上。

那婦人神色波瀾不驚,緩緩接過信封,認真地掃了一眼,便微微一笑道:「既然是我父親故友引薦而來,自然另當別論!幾位請在此稍後,我這就去稟報家父!」

那婦人拿著引薦信,徑直向煉丹房走去。卻在這時,從牆角里鬼鬼祟祟地竄出一個身穿薄甲的護衛青年。

「藍虎,你躲在旮旯里窺探那幾人,想幹什麼?」婦人見他舉動怪異,詫異問道。

「婦人……他們……」那青年雙拳緊握,神色悲憤,咬牙切齒,卻是怕驚動了什麼似地,小心翼翼地湊到那婦人耳邊,低聲嘀咕了一番!

「什麼……」

那婦人瞬間臉色冰寒,原本顯得親切的、溫和的面孔扭曲,露出一副毒辣兇狠之色,模樣居然像一條毒蛇一般,陰冷自己!

「真是蒼天有眼,天不藏奸!」她凝視著手中的那份引薦信,不由的發出一聲冰冷而蒼涼的冷笑,銀牙暗咬,手掌一震,直接將引薦信震成碎片!

那婦人身子折轉,本來是要去煉丹房,現在她心中另有打算,改變方向,去議事廳。

大約等了半個時辰,那婦人款款走來,臉上依然是一副親切、祥和的笑容,彬彬有禮地道:「引薦信我已經給家父看過,那位引薦之人乃是家父幼年的摯友,雖然多年未有聯繫,但是那份情誼卻還在!家父現正在大廳之中恭候諸位!請隨我來!」

那婦人親自上前引路,臉上一直掛著濃濃的笑意,一路向五人開口問這問那,語氣慈祥,給人的感覺,就像多年不見的故人,讓龍焱幾人的內心感覺頗為舒服。

不多時,幾人便走進府邸正廳,只見大廳主座子上,端坐著一位白髮老者, 科技大明星

老者原本雙目緊閉,聽到幾人走進大廳,猛然睜開雙眸,瞳孔深邃犀利如鷹隼一般,掃向龍焱無人。

被這老者眼神凝視,五人頓時有一種被強行窺視的感覺,感到極不舒服!這老者的目光像是能探入人的心底一般,讓人感覺剎那間自己毫無任何秘密可言!


「父親,這五位便是你那位故友引薦之人!」那婦人神秘一笑,向那端坐的老者說道。

「五位小友,遠道而來,辛苦了!請坐!」 法官大人,接招吧! ,似乎擠出一絲笑容一般,低聲說道。

幾人也不客氣,也便隨便坐下,那婦人頓了頓,莞爾一笑道:「幾位小友,引薦你們到此的那位前輩,與家父極為要好,既然是他引薦幾位而來,這份薄面還是要給的!有什麼所求,儘管開口!我父親只要能做到,絕不推辭!」

那老者緩緩點頭,目光卻始終盯著龍焱,不曾挪開!

「怎麼,我們此來的目的,蕭家老祖在書信之中沒有說明嗎?」龍焱奇怪地問道。

那老者聞言嘴角微微一僵,飛快地與那婦人對視一眼,便是哈哈一笑道:「你看我這記性,剛才只顧這煉製一爐丹藥,居然將那老鬼信中提及的事情忘了,令小友笑話了……」

龍焱也便沒有多想,鄭重而道:「玄大師,實不相瞞,我的這位朋友,需要一顆三品靈丹,瓊花空明丹,壓制體內的魔性!實在是刻不容緩,丹方和所有靈藥我都準備好了,大師是三品煉丹師,相信煉製一顆三品靈丹,應該不是難事!還請大師高抬貴手,出手相助!」

那婦人嘴角勾起一絲笑意,雖然看上去親切隨和,但是卻別有深意,她與那老者再次對視一眼,兩人眸中皆是閃現一絲不易覺察的精芒!


「既然小友開口,老夫自當鼎力相助!」那老者眉宇一挑,故作大度地開口道。

「這是三品靈丹,瓊花空明丹的丹方,和十幾味配方的靈藥!請大師過目!」龍焱說話之間,便取出一個儲物靈戒,遞了過去。

那老者打開靈戒,不由得神色一震,內心驚嘆,這小子真是富得流油,無論是三品靈丹的丹方、還是那十幾株靈藥,全都價值連城!龍血神域

… 「龍焱,那位玄大師,我總是覺得有些古怪!」

龍焱的住室內,姑蘇煙雲美眸流轉,對眾人說道。

「我也感覺那個婦人,對我們似乎太熱情了,臉上的笑容有點假……」南宮飛燕也說道。

「你感覺有什麼不對嗎?」龍焱晶亮的眼眸一閃,輕輕問道。

「我只是憑直覺,具體說哪兒不對,我一時真說不上來!」姑蘇煙雲淡淡而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