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完飯之後,薄清歌又拉著宋黎去唱歌,宋黎怎麼都拒絕不好,只好硬著頭皮答應。

於是,她又被塞了好幾把狗糧,差點沒撐死她。

從KTV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十一點多了,宋黎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

陸謙提出送宋黎,被她拒絕了,她徑直走去路邊打車。

可,宋黎怎麼都沒有想到,她沒有等來計程車,卻等來了幾個手持鋼管的小混混。

她天生對危險敏感,當那幾個小混混氣勢洶洶地衝過來的時候,宋黎下意識地轉身就跑,不是她自戀,而是那些小混混的眼神。

特喵的!

明擺著是沖著她來的。

還好她今天穿的是運動鞋,跑起來的時候,腳下就跟生了風似的。

只是,她沒跑出去幾步,就看到路被堵了。

那些小混混一個個陰沉著臉,誰都沒有吱聲,而且動作迅速,在快要靠近她的時候,手裡的鋼管瞬間露出來。

她甚至還看到了閃著寒光的匕首。

加起來十多個。

宋黎心裡有些發毛,她拚命想自己到底得罪誰了,竟然搞出這麼大的陣仗!可,她想得腦袋都快爆炸了,也想不起來是誰。

「站住!你們到底是誰指使的?」

她現在後悔不帶大鬍子出來了,要是帶了大鬍子,也不至於這麼害怕。

沒人做聲!

跑!

天驕戰紀 宋黎的腦子裡只剩下這麼一個念頭,打不贏,當然就只能跑了。

可,她的腳還沒邁出去,那些小混混就已經蜂擁而上了。宋黎絲毫不敢大意,飛快地踹出一腳,沖在最前面的男人被她一腳踢飛。

第二個,第三個……

「卧槽!」

一個沒注意,胳膊立刻挨了一鋼管,痛得她齜牙咧嘴的。

就在她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一陣破風的聲音突然響起,宋黎下意識地望過去,一輛高大的黑色越野車飛快地疾馳而來。

那些小混混見狀,嚇得紛紛避開。

眼看著就要撞到宋黎,那輛越野車突然一個急剎車,同時車身打橫,從裡面傳來一個清冷的聲音:「上車!」

宋黎沒有一絲遲疑,也沒去想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一腳將離她最近的那個小混混踹飛之後,她飛快地拉開車門鑽進去。

緊接著,這輛黑色越野車像矯捷的獵豹,縱身一躍,朝著路盡頭疾馳而去。

「那個,謝……」

阿黎扭頭就想跟救她的人說謝謝。

可,話沒說出口,小臉上的笑容也硬生生僵住,甚至讓她想從車裡跳出去。

「怎麼是你!」

阿黎皺起眉,臉色略有些難看。

前腳剛脫離了虎口,後腳又進了狼窩,她這運氣……還真是逆天了!

沈凡凱挑眉,邪肆地勾起嘴角,漫不經心地說道:「你要是不想讓我救你,我現在可以把你送回去?只不過你將面對的……」

「打住!」

宋黎相信,這個男人一定會說到做到。

男人斜睨了她一眼,忽地地笑了,「小丫頭,你仇家不少啊!」

宋黎沉默。

「怎麼?不想跟我說話?」沈凡凱似是很有耐心,而且心情好像也不錯,「不想說話也沒關係,我剛好趁機把你帶回我家去。」

聽著身邊男人調侃的話,宋黎深吸一口氣,很認真地說道:「沈先生,謝謝你救了我。」

男人幽深的眸,微微暗了暗,繼續調侃道:「喂!小丫頭,你倒是跟我說說,剛才要不是我路過把你救你,你覺得你會怎麼樣?」

宋黎:……

這人會不會聊天啊!

「我不知道。」她硬邦邦地回了一句。

「不知道?」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似的,沈凡凱愉悅地勾了勾唇,「小丫頭,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啊?連這種簡單的問題你都不知道?」

車內的光線很昏暗,可,宋黎還是看到身邊男人流露出的笑意。

很開心!

嘲諷她,對他來說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畢竟,她之前那一腳踢得很用力,就算廢不了,也會讓他心有餘悸。

宋黎又沉默了,實在不想說話。

見身邊的小丫頭又不說話了,沈凡凱嘴角勾起的忽地,越發好看了。

他挑了挑眉,一雙幽深的黑眸睨了她一眼,故意打趣地說道:「難道像你這樣的人,就是傳說中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此刻的宋黎,心裡有一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

你才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全家都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她在心裡憤怒地咆哮。

可,面對身邊這個變態,跑也跑不過,打也打不過,難道委曲求全?

「沈先生,你這麼多年一直單身吧?」

阿黎眯起眼,似笑非笑地瞧了眼身邊的男人,她為自己的機智點贊!

沈凡凱噎了一下,收了尷尬,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單身,說明我優秀,因為沒有哪個女人配得上我!」

宋黎:……

沒想到有人比薄三還自戀!

她忍不住譏誚地呵呵兩聲,「你怎麼不說,是因為沒有女人看得上你呢?」 沈凡凱挑眉,嘴角勾起邪肆的弧度,「小丫頭,你覺得會出現這種可能性嗎?」

「怎麼就不會!」

阿黎剛把話說出口,就聽到身邊男人無奈地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這丫頭不僅是頭腦簡單,還有點傻氣,像我這種優質男人……」

「打住!」

對於沈凡凱的自吹自擂,宋黎一點都不想繼續聽下去,冷著臉說道:「沈先生,麻煩你找個路邊把我放下,已經很晚了,我想回家。」

「小丫頭,我好不容易才救下你,要是你又被仇家追,那我不救白救了。」

「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她有些沉不住氣了。

面對這個男人的時候,宋黎總覺得有一種壓迫感,這種感覺恨不得離他遠遠的。

而且,薄大哥之前就跟她說過,沈凡凱很危險,讓她遠離他!

她當時也答應了,還說,遠遠見到他就繞著走。

可如今,她不僅沒能繞開,還坐到他車裡來了,這要是讓薄大哥知道了,他一定會生氣。

「小丫頭,你好像有點怕我?」

沈凡凱勾了勾唇,眼中眸光流轉,似笑非笑地睇了一眼身邊的少女。

阿黎低著頭,滿心怨念和悲愴,幾顆瓷白的小門牙不甘心地啃著唇瓣。

至尊魔妃:草包大小姐 「我又沒把你怎麼樣,你怕我做什麼?」男人忍不住輕笑一聲。

趁著等紅燈的空檔,他側著身,好整以暇地注視著宋黎,「小丫頭,那天晚上之後,薄寒池是不是在你面前說我我壞話了?」

完全見不得有人誹謗薄大哥,小丫頭立馬義正言辭地反駁道:「才沒有!沈先生,請你不要隨便把我薄大哥想成那種小人!」

「小丫頭,他是什麼人,我比你更清楚!」

陡然間,身邊男人的語氣就變了,清冷,嘲諷,不屑,譏誚……

宋黎嘴巴張了張,好像想說什麼,又覺得壓根沒必要跟他計較。

「小丫頭,我救你的事情,你可千萬別跟他說,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不高興。」

不過一眨眼,沈凡凱又恢復了調侃的語氣。

阿黎猶豫了一下,垂了垂眸,又偷偷睇了一眼身邊的男人。

「不相信?」

「不是。」

「既然不是,那你就點個頭,不然我會真以為你腦子有問題。」

宋黎咬了咬唇角,氣憤地瞪了沈凡凱一眼,小聲地嘟囔道:「我可聰明著!腦子有問題的那個人是你才對。」

「行!你聰明,聰明到需要讀三年高三。」

男人挑眉,得意地吹了一聲口哨。

宋黎深吸一口氣,強壓下想要把沈凡凱暴打一頓的念頭,畢竟,要是真的動起手,吃虧的那個人肯定是她,她必須得忍住。

「呵……多謝沈先生誇獎!」

「果然,這丫頭腦子有問題,我明明是在笑話你,你竟然……」沈凡凱頗為惋惜的嘆了口氣,「真是可惜了這張漂亮的小臉蛋。」

忍住!

他分明是故意激怒你。

宋黎面無表情地呵呵兩聲,目不斜視地盯著車窗外,不聽他的,就當放了個臭屁!

……

一路沉默。

看著車窗外一幕幕熟悉的街景,阿黎眼底閃過一抹錯愕,旋即又想起什麼,她沒好氣地輕嗤一聲,依舊沉默著不作聲。

黑色越野車穩穩停在一棟獨立的歐式別墅前。

男人側著上半身,一手搭在黑色的方向盤上,另一手隨意地搭在副駕駛的椅背上,那雙幽黯的眸,饒有興趣地瞧著身邊的少女。

「小丫頭,你到了。」

他的嗓音略顯低沉,還有些沙啞。

宋黎轉過身,微揚起那一張白凈的小臉,眸光清亮,說道:「沈先生,雖然我不喜歡你,但你救了我,我還是要謝謝你。」

「怎麼謝?該不會就只有這麼一句話吧!」

男人玩味地挑起眉,顯然不願意這麼輕易放過她。

阿黎垂了垂眸,唇角微微彎起,「我知道大恩不言謝的話,沈先生,你儘管放心,你既然救了我,那我一定也會救你一次。」

「這樣總算扯平了吧!」

「小丫頭,你說,你救我?」

沈凡凱不由得笑了,眉梢微挑。

「不行嗎?」阿黎傲嬌地抬起頭,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笑得像一隻狡猾的狐狸,「萬一你哪天倒霉了,說不定我真的可以救你一命。」

「你就這麼希望你的救命恩人,我,有朝一日倒霉?」

見身邊男人哭笑不得的樣子,宋黎抿唇一笑,一本正經地點頭應道:「是啊!不然我怎麼還得起你的救命之恩?」

「算了,不用還了,你趕緊回去吧!」

阿黎聞言不由得揚起唇角,眉梢里怎麼都藏不住的喜悅之色。

沈凡凱幽深的眸,瞬間暗了暗。

頓了頓,他又漫不經心地補充了一句:「不過,要是再有遇到這樣的事情,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輕易放你離開,記住了嗎?」

宋黎:……

用得著這麼恐嚇她嗎?

「我記住了,就是被那些人打死,我也不會上你的賊船。」

最後兩個字被她咬得極重。

沈凡凱挑眉,薄唇邪氣地勾起。

下一秒,他突然鎖了車門,整個上半身探出去。

如一座傾倒的巍峨高山,帶著強勢的壓迫力,毫無徵兆地朝著宋黎壓過去。

當她察覺到車門打不開的時候,心裡咯噔一聲,臉色瞬間就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