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明明所有事都已經準備妥當了,葉雲兮剛要準備開始手術,卻突然聽見外面傳來了踹門的聲音。

「砰——」 第631章

為了裝逼而摔死,那可不值啊!

轟!

只聽一聲巨響。

魯一發果然從七八米高的地方,直接就跳了下來。

看得眾人心驚膽戰。

只見地面上,頓時出現兩個巨坑,是被他用腳踩出來的。

張小龍目瞪口呆:「我靠!這也行??」

「他開掛吧他!」

林壞鄙夷道:「還要跟他單挑嗎?」

「你現在放棄還來得及,待會兒要是被人家踢趴下了,可丟人啊。」

張小龍本就好面子,哪肯認輸:「靠,激將法對我沒用。」

「你們等著。」

說著,他向前走了兩步,立刻沖魯一發呵斥道:「你別動,你就站在那兒。」

「我今天跟你比比腿功,你站好了啊,我的腿功可不是吃素的。」

魯一發果然站著沒動。

他的氣質,已經與先前天差地別了。

之前的猥瑣懦弱,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睥睨一切的傲氣。

他現在連張小龍這個小戰尊都不放在眼裡。

如果光比腿功,他是絕對不會輸的。

林壞見張小龍在那裡蹦蹦跳跳,就是不上,忍不住罵道:「你蹦個屁啊,倒是去啊。」

眾人也跟著起鬨:「就是,你快上啊!」

「你該不會是怕了吧?」

張小龍:「靠,我醞釀一下,你們好好看著。」

張小龍蹦躂了半天,忽然腳下發力,猶如炮彈一般沖了出去。

那好像一陣狂風。

眾人正感嘆他的爆發力,當真是厲害。

不過,緊接著,他們就看到魯一發抬腿踢了一腳。

下一秒,張小龍就飛了回來,比去時的速度還快,直接飛出去數米遠,撞破車窗玻璃,飛進了車裡。

嘩!

眾人驚呆了!

林鎮西更是震驚。

張小龍的實力有多強,他是知道的。

居然被魯一發一腳就給踢飛了。

藍武和藍賢兩兄弟,連忙跑去看張小龍有沒有受傷。

結果往車裡看了一眼,張小龍已經人事不省了。

藍武:「林哥,他暈了……」

林壞嘆了口氣:「唉,這個廢物,別管他。」

說完,他便張開雙臂,朝魯一發狂奔了過去。

……

洪家大院里。

洪爺正悠閑地喝著茶,招來李孝天:「孝天,時間差不多了,馬三元那邊情況如何?」

李孝天笑了笑:「老馬那邊還沒什麼消息,不過應該已經結束了吧。」

「說不定正在凱旋而歸的路上。」

洪爺點點頭:「這次我出動死神小隊的兩位隊長,應該是不會出什麼差池了。」

「那兩個人的實力,加在一起十分恐怖,哪怕是我,都得費一番力氣。」

李孝天點點頭:「這次應該是萬無一失了。」

「之前我們所受的損失,這次全都能討回來。」

兩個人正討論著,馬三元來電話了。

李孝天笑道:「看來老馬還是忍不住提前給您報喜。」

洪爺:「開免提吧。」

李孝天開了免提:「老馬,辛苦了。」

「這次你立功了,今晚準備在哪慶功啊,哈哈!」

馬三元欲哭無淚:「慶個屁的功啊!」

「快告訴洪爺,出大事了!」

李孝天和洪爺,皆是臉色大變。

洪爺忙道:「出什麼事了?」

馬三元悲憤欲絕:「藍武和藍賢,他們叛變了!」

「原來他們跟林壞認識,而且關係還不淺,他們稱呼林壞為大哥!」

什麼!

又叛變了!?

馬三元的話,頓時猶如晴天霹靂,劈在洪爺的頭上。

這一次,他是再也承受不住打擊了,整個人癱坐到了椅子上。

紫筆文學 劉黎明交代了一些平時注意的事項,開了幾幅調理身體的中藥,便走了出來。

「劉大夫,請留步!」

武有道邊跑邊向劉黎明招手,馬神醫也匆匆的趕了出來,他們兩人上了年紀,一路小跑,停下來就氣喘吁吁的。

「武神醫、馬神醫,你們兩個有什麼事情嗎?」劉黎明停下腳步,淡淡笑笑。

馬神醫和武有道老臉通紅,劉黎明的表情明顯有點輕視,不過讓誰剛來被人那麼數落,心裏都會不舒服,他們心裏明白。

以前在其他地方,不管到哪裏都是高接遠送,現在卻落得這般下場,雖然劉黎明沒有表現出來冷嘲熱諷,但是讓他們心裏多多少少有點挫敗感。

「劉大夫真是一個杏林高手,之前多有得罪,還希望劉院長不要放在心上!」武有道拱手給劉黎明行了一個大禮。

武有道的行為讓劉黎明感覺到很意外,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既然人家已經認錯,自己也沒有必要再拿着架子。

「武老嚴重了,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醫生,沒有什麼過人之處,你老才是前輩!」

「劉院長謙虛了,剛才是老朽有眼無珠,你教訓的是,慚愧慚愧!」武有道這個人雖高傲,心胸狹窄,但是一旦遇到了高手,他還會虛心討教的,這一點比馬神醫強得多。

見武有道這樣,這時劉黎明對他的印象又好了幾分。

「劉院長剛才用的是以氣御針,行的是鬼門十三針,這種針法現在竟然還能看到,你今天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我有個不情之請……"

「你想學習我的針法?」劉黎明一下就猜出了武有道的意思。

「是的,是的!」

武有道老臉通紅,像這種針法,如果不是近親,誰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傳授給外人,但是這種針法他已經仰慕很久,忍不住還是說了出來。

劉黎明笑了笑,說道:「可以是可以,但是鬼門十三針必須以氣御針,你這麼大年紀了,恐怕以氣御針會有難度!」

「再難我也不怕!」

武有道大吃一驚,激動的老臉更紅了,沒有想到劉黎明竟然會這麼輕易答應了,有點不相信,繼續追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嗎?真的可以教我?」

「真的!」劉黎明點了點頭,「可是,以氣御針必須體內有針氣,得先修行氣功,你這個年齡想要練氣是很難的!」

「練氣?」聽了劉黎明最後說的練氣,武有道老臉瞬間黯然失色。練氣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沒有個幾年功夫根本不行,在加上必須從幼年開始練起,看武有道失落的樣子,劉黎明淡淡一笑,說道:「以氣御針你沒有辦法練就,但是我還有一套針法,七星針法,這個以

你的資歷,完全可以駕馭的了,雖然不及鬼門十三針,但是這針法也是上等的針法,你若是學會了,以後對你行醫看病也會有很大的幫助!」

「七星針法?」

聽了劉黎明的話,武有道高興的不得了,他點點頭,說道:「劉大夫,那我就謝謝你了,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會前往林縣,向你認真討教,就麻煩你了!」

「可以,我一定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認真的教你!」

兩人說定之後,就此別過。回到公司,劉黎明便直接來到了藍月的辦公室。

藍月嘻嘻一笑,給劉黎明倒了一杯水,說道:「去洛川了吧?」

「去了!」

劉黎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道:「什麼都逃不過藍月姐你的眼睛!」

「楚總現在身體好多了吧?」藍月看着劉黎明,寓意深重的問。

「好多了!」劉黎明笑笑,說道:「你這是在審問我嗎?」

「我這不是審問!」藍月嬌笑道:「我只是替其他姐妹問問而已!」

「這和審問又有什麼區別?」

劉黎明笑道:「她只是受到了驚嚇,身體已經恢復,沒有什麼大問題!」

「上次救人家於水深火熱,人家為了報答,給你千萬的股份,這次又救人一命,是不是已經以身相許了?」

「我說你這妖精,說的叫什麼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