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時,念文的人讀完了布告,人群中也隨之發出一陣竊竊私語,冷逸的腳步也驟然一僵――

「白河冷逸?俺曉得是個奇才么,咋地又成了通緝犯類?」

「狗屁奇才!不過是個賤奴加廢物而已!」

「切!不過?你家的賤奴廢物能讓城主府和道上總共開出1000兩買命?」

道上?

1000兩……

冷逸聞言不禁眉頭一皺,頓時繃緊了神經,他可以不把城主府的海捕文書當回事,那不過是給程歸雲個面子而已,如今的他還沒到讓官府正視的地步;

可這一千兩銀子,對於道上的底層修士可不是一筆小錢……

程歸雲!黑白兩道同時下手,你還真看得起小爺!

冷逸暗罵一聲,接著壓低了斗笠,又緊了緊懷中的銀票和包裹里的碎銀子,而後打起十二分警惕緩步走進城門;

在沿街的叫賣聲中,冷逸看似隨意、卻警惕地穿過了骯髒破敗的凡人居住區,徑直來到了城中心的主街上;

和剛才走過的街道不同,這條街上卻儘是高檔繁華之所,一座座古樸典雅的建築佔據了街道兩旁,一輛輛奢華的馬車錯肩而過;

票號、錢莊、青樓、當鋪、刀兵閣……這裡匯聚了黃陽縣最為奢華的場所,自然也有冷逸此行的目的――萬正合書局;

「萬正合」,乃是冷逸所在的大祈王朝最大的商號,沒有之一;其產業涉及各個領域、無數行業、各個鄉鎮,似乎天下沒有他不能做的、不敢做的,更沒有他沒有賣的;

而且,萬正合向來以信譽極佳、童叟無欺,號稱「不分尊卑、無有貴賤、天下蒼生入吾門即是吾客」!

當然,也沒聽說過誰敢敗壞萬正合名聲的……

「這位小哥早啊!」

就在冷逸剛走到那棟高大而古樸的三層建筑前時,書局中快步走出一名身材高胖、一身上乘衣料的夥計,在微微打量了一番冷逸后雖然冷漠、卻依舊恭敬地說道;

「您要買哪個級別、哪個屬性的武學?請給小的知會一聲!」

這氣息……

強於大長老、卻明顯弱於父親,這夥計起碼淬體境三級吧?

淬體境三級,是修鍊途中第一個分界點,到達此級別,單手可負數百斤重物,便和凡人真正拉開了距離,而不像能單手攜百斤重物的淬體二級和凡人沒有太大的區別;

感受著夥計身上那一絲微弱的元力波動,冷逸心中不禁咂舌,不愧是萬正合!

「那個……我爹讓我來請一部黃階的火系武學;」冷逸微微縮了縮腦袋、儘可能地讓自己更像一個沒見過世面的獵戶子弟,他可知道,這樣的夥計那眼神得是多麼毒辣;

不過這是在萬正合,他也不用擔心自己這副模樣會像其他店鋪那樣……

「在那邊,小哥自己去看!應有盡有!」高胖夥計很是「熱情」地指向門內說道;「小的還要去招待貴客,還望見諒!」

夥計說罷便很乾脆地轉身扔給冷逸一個背影,冷逸暗自嘆了口氣,這才踏入那寬敞無比卻只有寥寥幾名顧客的一樓大廳;

只見這大廳長寬各有十餘丈、近百排古樸厚重的實木書架高達房頂,不僅有各類武學、還有經史子集、天文地理……看得冷逸是眼花繚亂――


直到看見那個很惹眼的「貴客」!

-); (-只見那名「貴客」正背對著冷逸、立於不遠處的「黃階高級水系」武學書架前;

此人年方二十上下,個頭不高,身著一襲樸素卻昂貴的錦衣和玄玉腰帶,臂佩花紋典雅的水藍護腕,不但很有玉樹臨風之姿、還隱有一絲高貴典雅,顯然不是一般人家出身;

寒暑不侵?

果然是貴客!

冷逸掃了眼貴客身上那單薄的藍衫,心中暗嘆一聲;能修鍊到寒暑不侵的地步,其修為起碼在煅骨境六級以上,在西川已經算得上是有力人物;

只是此人明顯是外地人,八成是去瞻仰荒古祭壇的;

不過,這貴客的身段也太……

冷逸看了一眼貴客身旁那兩名身姿纖長、曲線玲瓏的女導購后,便搖了搖頭抬頭看向面前的「黃階初級火系」類的書架;

只見面前的數十排書架上擺滿了各種屬性的武學,甚至連那些極為少見的變異屬性武學也佔了一架;雖然不多,但在這黃陽縣可真算得上是「應有盡有」了!

在瀾川大陸修鍊界,集合了修鍊之法和戰鬥之法的訣法稱為「武學」,乃是修士修鍊的必備之物;

根據大陸修鍊界對武學的劃分,武學可以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等階,每個等階又分「初中高」三個等級;第一層大廳里的自然都是最基礎的「黃階」武學;

「果然是一個繁華的大世啊!」

看著那遠比清平縣萬正合書局更大的書架、更多的武學書籍,冷逸不禁砸了砸舌頭;雖然他長這麼大都沒出過西川府,但他卻知道――

武學、法器、丹藥,這三樣對修士堪比性命的存在,萬古以來也只有這個繁華的大世、才能如此堂而皇之地擺在店鋪里,任人挑選、定價銷售……

當然,這個價位也肯定……

「什麼!《焰流光》……650兩!這怎麼可能!」

冷逸突然看到了眼前一部熟悉的武學不禁低呼一聲,他清楚地記得去年他在清平縣書局裡看見的《焰流光》是400兩白銀!

這才一年,怎麼可能翻了一半還多!

「這位小哥!」

而就在冷逸滿頭是汗的時候,高胖夥計那禮貌卻飽含譏諷的聲音從背後響起,顯然已經盯了他多時;

「實不相瞞,最近王朝局勢緊張,商路不暢,所以價格都略有上漲;若您不方便,還請您去別家看看去!」

「我再看看!」聽著這明顯的逐客令,冷逸不甘心地回道;

若是往常,他肯定低頭就走,可是今天……

看著冷逸不甘地一個接一個價格地搜尋著,高胖夥計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鄙夷,卻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後退幾步,沖大廳里另外一名顧客使了個眼色;

《火炎拳》670兩、《烈焰掌》720兩、《風炎腿》……

看著一個比一個離譜的價格,冷逸頭上的汗越來越多,甚至有種發傻的感覺,這真是「人窮志短三分傻」……

「哎喲喂!窮酸兒!怎麼這麼多汗啊?」

就在此時,一個刺耳的聲音突然響起,冷逸眉頭一皺猛然回頭,卻只見一個一身長衫、卻盡顯猥瑣之氣的人一臉鄙夷地緩步走來;

「窮酸兒!看來是買不起啊!買不起就滾吶!」長衫男弔兒郎當地露出一口煙熏的黃牙、拖著長音兒尖酸地說道,隨之身體一抖,一絲淡淡的元氣波動瀰漫而出;

淬體境三級?

感受著那和高胖夥計一樣的氣息,冷逸迅速判斷出了對方的底細;

這萬正合,還果真不一樣啊!

冷逸的雙眼微微一眯,他自然知道這人是怎麼回事,只是,若自己就是不走,難不成萬正合還真能動手趕他嗎?

「哼!」冷逸撇了對方一眼、淡淡地冷哼一聲,繼續搜尋著便宜的武學;

「小子,你哼誰吶?」然而,長衫男卻不依不饒,呲著黃牙踏前一步、抬手推搡了冷逸一下!

「你想干……」冷逸一個踉蹌、猛然抬頭,張口就要叱問;

然而就在此時,未等冷逸把話說完、那長衫男卻突然往地上一坐便拖著長音開嚎:

「哎呀!哎呀!救命了吶!打人了吶!要死人了吶!」

糟糕!

冷逸心中一凜,迅速意識到了什麼,雙拳猛然攥緊;

可是……

淬體三級,已經不是簡單的力量更大;自己雖然能硬撼淬體二級,但卻撐不過淬體三級的隨意一拳……

「誰這麼大膽!敢在我萬正合鬧事!」

只聽一聲厲喝炸響,在場的數名夥計猛然抬頭、雙眸間閃過道道寒光!

只見眾夥計動作凌厲地放下手中的活兒、顯然是受過嚴格訓練般、安靜卻快速地趕往聲音來源處,絲絲元氣波動瞬間瀰漫在安靜的大廳,那名貴客的眉頭也不禁微微一皺;

「這位客官!小地方讓您見笑了!」見得貴客似有不快, 腹黑男神的呆萌甜妻 ,「還請客官去二樓暫歇吧!」

「也好;」貴客微微點頭,而就在其眼神掃過冷逸之時,卻突然一怔,當再看第二眼時卻充滿了疑惑;接著他便停下身形,饒有興趣地定睛看去;

「你們……」看著這些整齊劃一、氣息肅然的夥計將自己快速包圍,冷逸不自覺地後退一步沉聲問道;

「這位小哥,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兒?敢在這兒鬧事打人?」

然而,高胖夥計卻冷冷地打斷了冷逸,穩步踏前沉聲喝道:「小的敬你一聲客官!可你也太給臉不要臉了吧!」

「你……」冷逸面頰猛然一抽、就要說什麼,卻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將怒火強行壓下,接著低下頭一聲不吭抬腿就往外走;

今天這事兒已經超出了預料,再不走……

然而就在此時,那高胖夥計卻用下巴點了點冷逸的包裹,又對長衫男使了個眼色;

「小子!我讓你走了嗎?」緊接著長衫男一步跨前攔住冷逸、陰聲說道;

「哎呀呀!殺人了吶!」

還未待冷逸抬起頭,那長衫男再次一聲長音,冷逸心中不禁一凜!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長衫男突然身形一抖、照著冷逸抬腿就是一記兇狠的鐵膝、直奔冷逸的胸口,竟有將其活活撞死的意圖!

難道我被認出了?!

冷逸心中一驚,快速提氣於胸,然而膝撞之速度何等之快,冷逸來不及閃避只能身形猛然後退,就要躲開這兇狠的一膝……

然而就在此時,那高胖夥計的嘴角微微一勾、竟然將腿猛地到冷逸的腳后!

混蛋!

冷逸的瞳孔驟然緊縮,本能地單腿一蹬向後上方躍起險險躲過,卻根本無法再躲開那迎面一膝!

老不死的!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冷逸心中嘶喊的同時、他只感覺印堂一熱――

卻又莫名消散……

完了!

在冷逸絕望的目光中只聽「嘭」的一聲悶響,冷逸只感覺胸口微微一疼,結結實實地挨上了那無比兇狠一膝!

然而,冷逸卻只是身體一顫、倒退了幾步而已,似乎剛才那一躍讓他躲過了絕大部分勁道;

我竟然沒事?!

他可是淬體三級……

冷逸滿頭冷汗地舒了一口氣,腦海中閃過一絲疑惑,然而就在此時――

「哎呀!疼死我了吶!腿斷了吶!救命了吶!」又是一聲陰陽怪氣的尖叫,只見長衫男抱著腿搖頭晃腦地嚎得不亦樂乎!

「好一個小賊!如此恣意妄為!真當我萬正合無人么!」

就在此時,只聽那高胖夥計一聲怒吼,緊接著眾夥計如軍隊般整肅地踏前一步,一雙雙淡漠的目光死死盯著冷逸!

好重的殺氣!


這群人真是夥計么?

帝焰神尊 ,心中一凜、本能地後退一步!


「行!我服了!」冷逸見陷入死局,只能深吸一口氣低聲說道,「說吧,怎麼辦?」

「算你聰明!」高胖夥計微微點頭、陰聲道:「很簡單,把包裹留下就放你走,不然……哼哼!」

「什麼!」

冷逸的雙眼猛然瞪大、他完全沒有想到堂堂萬正合竟然會……

「什麼萬正合!行啊!想要小爺的銀子,那就試試看!」冷逸迅速壓低身形、緊咬牙關猛然攥緊雙拳、隨時做好了施展《噬訣》的準備!

「哼!不知死活!」見得冷逸膽敢頑抗,高胖夥計低哼一聲、抬手一揮,眾夥計沉默著踏前一步、紛紛抬起了元氣瀰漫的拳掌――

「哎喲!開眼了!萬正合竟然也會搞這一套!」

就在此時,一個渾厚而富有磁性的聲音突然響起、緊接著一絲淡淡的水寒之氣拂過、將大廳中駁雜的元氣波動盡數壓下;

冷逸猛然順聲看去,卻看見一張相貌普通、卻氣質卓然的臉龐沖他微微點了點頭;

糟糕!這位竟然還真管閑事!

感受到那一絲淡淡的威壓,高胖夥計不禁雙眉微皺、卻又轉身換做一張笑臉忙不迭地拱手鞠躬:

「哎呀!這位貴客驚擾了您吶,您不知道啊,這小賊……」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傻子!別擾我清凈!」貴客一臉不耐地說道,「那小哥看上了哪部武學,不夠的我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