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剛才他確實收了一些衣物裝在包袱里,原本以為現在眾人已經熟睡,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這個鬼地方,沒想到鍾天涯居然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

「呃……這個,其實我就是太無聊,覺得弄個包袱背在身上,有些特別的感覺而已。」

借口倒是找出來了,不過古風自己都覺得這個借口太蒼白。

鍾天涯似乎不想廢話下去,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好了,明人不說暗話,你雖然殺了我亡靈系最得意的弟子,但從你表現出來的實力,我不但不會怪你,反而會更加看好你。」

「呀,那就多謝鍾導師了。」

受寵若驚的說完了這麼一句,古風心裡又暗罵了一句「老混蛋。」

「口不對心。」

鍾天涯嘆了口氣,突然意有所指道:「我原本還想告訴你一個驚天秘密,不過既然你一心想走,那就算了。」

古風皺了皺眉。

他也知道鍾天涯在吊自己的胃口,不過好奇心每個人都有,他也不例外。

「鍾導師,不如您先說出來,看看能不能嚇到我。」


「絕對能嚇到你。」

「那是什麼?」

「是……」鍾天涯欲言又止。

古風翻了個白眼,「好吧,既然鍾導師如此看得起我,那我就不走了,您說吧,是什麼天秘密?」

鍾天涯神秘兮兮道:「不久后,學院要舉行一場試煉,到時候會從每系分院中,挑選一位魔法實力最強的學員參加,如果成功,會得到天大的好處。」

古風頓時來了興趣,「那究竟是什麼試煉?」

如果能將實力提升上去,他自然不會拒絕,這個光明的世界雖然充滿了陽光,但同時也充滿了危險,只有將自己的實力提高,才能自保。

在古風期待的目光中,鍾天涯神秘一笑,一字一句道:「天機……不可泄露。」

古風一愣。

當反應過來被耍之後,當場暴露了起來,「你個老混……」

話才說到一半,古風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急忙改口道:「啊不,鍾導師啊,您就算要拿我消遣,也不用這樣吧?」 「你想罵我?」

見鍾天涯的老臉黑下來,古風身軀一顫,急忙信誓旦旦的說道:「沒有,絕對沒有。」

「好了,信不信由你,話已至此,如果你真的要走,也隨你吧。」

似乎不想跟古風多說,鍾天涯還真的騰空而起,片刻間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這個老混蛋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直到鍾天涯徹底離開自己的視線,古風才喃喃自語了句。

只是不管鍾天涯有什麼陰謀,現在自己已經得到了兩塊荒古碎玉,自然是先離開這裡為妙,不然夜長夢多。

打定了主意,古風也不耽擱,立刻潛出學院。

害怕有人跟蹤,古風一路轉折,快到黎明時分,終於來到了雲曦兩女所住的客棧。

「咚咚咚!」

首先敲響的雲曦的門。

現在四周一片安靜,害怕雲曦誤以為是什麼歹徒半夜敲門,沒等裡面傳來聲音,古風便首先解釋道:「別害怕,我是古風。」

果然,他的聲音剛剛落下,裡面便傳來了雲曦激動的聲音,「你終於回來了?」

「是啊,快開門讓我進去。」

「吱呀……」

是門打開的聲音,緊接著一道朦朧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屋子內。

「雲曦,我終於成功了。」

畢竟已經有半月的時間沒見,這道凸凹玲瓏的身影剛剛出現,古風便撲進屋裡,一把將之擁入懷中。

芳香撲鼻,入懷溫暖。

不過古風的眉頭卻皺了起來。

因為,這股芳香似乎有些不對勁,跟平日里所熟悉的雲曦有些不一樣,而且懷中的人嬌軀似乎有些僵硬,許久都沒有說上一句話。

「雲曦,你怎麼了?」

詫異之下,古風立刻鬆開了懷中的身影。

面前確實是一張熟悉的俏臉,不過當真正看清時,古風的心只差沒從胸腔內跳出來。

「慕青,居然是你?」

眼前的人哪裡是想象中的雲曦,而是雲曦的好姐妹慕青。

「你這個混蛋,竟然敢占我便宜?」

直到此刻,慕青才恍然回神,立刻紅著臉退了出去,俏臉上紅暈遍布。

「嗤……」

是火折划響的聲音。

緊接著床邊突然閃出一抹火光,瞬間將房間里的一切照得明亮。

向火光看去,只見另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坐在床邊,手持火折點亮一根蠟燭,正是雲曦。

而剛剛退到一邊的慕青,正羞紅著臉嗔怒的瞪著自己。

「這是什麼情況?」

真正看清現在的狀況,古風只差沒當場暈過去。

這誤會絕對大到天邊去了,慕青畢竟是雲曦的好姐妹,此刻親眼看到自己占她這麼大的便宜,不把自己生吞活剝了才怪。

然而令古風奇怪的是,雲曦只是若有所思的盯著自己,卻一直沒有開口的意思。

「呃……這個絕對是個誤會,我發誓!」

見氣氛越來越壓抑,還是古風首先打破了沉默。

兩女還是沒有說話。

古風急了,再次色厲內荏道:「我是真不知道你們兩會睡在同一個房間,而且現在又是深夜,我還以為……開門的是雲曦。」

「狡辯,我看你分明是故意的。」

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慕青更加不得了了。

雲曦也是冷笑道:「對,解釋就是狡辯,做都做了,你說再多也沒有用。」

古風:「……」

面對兩女如惡狼般的目光,古風只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陣陣一涼。

害怕兩女干出什麼流氓行為,他腦海里百念急轉,片刻后,突然眼睛一轉,激動道:「現在先別說這些了,我有件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訴你們。」

「什麼好消息?」

雖然知道古風在故意岔開話題,雲曦還是問了一句。

古風暗自抹了把冷汗,嚴肅道:「我已經得到了聖法學院里的寶藏。」

「真的?」

見古風不像說謊,兩女都同時驚呼了起來。

現在他們的命運與古風的成敗息息相關,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如果古風得到了大好處,他們當然興奮。

「當然是真的……」

接下來的時間裡,古風本來轉移視線的雄心,再加上確實很激動的原因,立刻將前因後果一字不漏的說了一遍。

聽完古風的敘述,慕青頓時驚疑道:「沒想到聖法學院里也有這種小心眼的導師。」

不過雲曦的臉色卻陰沉了下來,惡狠狠盯著古風道:「你打敗了亡靈系一名魔導師?」

古風一怔,立刻傲然的點了點頭,「那是!」

「有出息了是吧?」

「當然!」

古風原本以為自己以大魔法師第八階的實力,打敗了一名同級魔導師,會贏得兩女的一片唏噓之聲,然而當看到兩女接下來的動作時,他才知道自己錯了。

只見雲曦非但沒有讚賞的意思,反而伸手在他的肩膀上狠狠掐了一把。

「你知道這麼做有多危險嗎?」

「啊……痛!」

這一掐只差沒把一塊肉掐下來,直痛得古風眥牙裂嘴。

「哼,還知道痛啊?那你怎麼就不想想,如果一個不小心,你死在那個呂俊才手上,讓我們兩姐妹以後怎麼辦?」


慕青也附和道:「不錯,你這個混蛋,做什麼決定前,就不會替我們考慮一下嗎?」

古風一愣,這才明白兩女是在擔心自己。

看著雲曦與慕青那張喜憂參半的俏臉,他心裡可謂百感交集。

人生得如此佳人,夫復何求?

雖然肩膀上依舊在隱隱作痛,但此刻是真正的痛、並快樂著。

「好了,有你們這句話,下次如果出現什麼危險,我一定會把你們丟下,第一時間逃命。」

「這還差不多。」

話才說出口,慕青才知道上當了,一雙美眸又瞪了起來,「你說什麼?」

古風壞笑道:「這可是你自己承認的。」

「混蛋,你敢丟下我們,我們做鬼也不原諒你。」

一時間,這個房間里頓時傳來了各種噼里啪啦的聲響,外加時不時會傳出古風的哀號與求饒聲。

「啊,你們淑女一些行不行,我的衣服都快被撕破了。」

「別掐那裡,肉快掉下來了。」


「喂,我可警告你,那可是我的第二條命,要是踢壞了,我這一生就完了。」

這些聲音傳出后,周圍房間里的客人都被吵醒了。

「大半夜吵吵嚷嚷,還讓不讓人睡了?」

「這三個狗男女太猥瑣了,就算再熱情高漲,也應該注意一下形象吧,他們難道不知道客棧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嗎?」

聽到周圍傳來這些聲音,古風三人才停了下來。

「好了,說正事,我這就把結合后的荒古碎玉拿出來給你們看看。」

說罷,古風立刻從萬魂塔中取出那塊荒古碎玉。

顏色透明,其上斑斑點點,如果僅僅只是以外觀,連一塊普通的玉石都比不上。

然而落到兩女眼中,卻讓他們激動不已。


「果然比之前大了一倍。」

「那你從裡面得到了什麼天大的好處沒?」

聽到雲曦的話,古風一愣,片刻后才苦笑著搖了搖頭,「還沒有。」

「沒有?」


古風尷尬的點了點頭,「確實沒有,不過只要我按照上次的辦法進入荒古碎玉內,應該得能得一些意想不到的好處,這荒古碎玉畢竟是上古之物,不可能什麼都沒有。」

沒等兩女回答,古風立刻藉助火光盯住了荒古碎玉。

「嗡……」

心神才漸漸沉浸到荒古碎玉里時,一股蒼涼久遠的浩蕩氣息,頓時迎面撲來,讓他有種想要頂禮膜拜的衝動。

緊接著一股劇烈的刺痛感,猛然襲上腦海,就像要將他的靈魂抹滅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