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小鳳凰對我們沒有惡意,畢竟這幾年來,小鳳凰救過弟兄們的性命,也救過你的性命,還守住了一線天。」

「至於她身上究竟藏着怎樣的秘密,那就等她願意說了,再親口對我們說吧。」

…… 宋青松一家見到陳寧被「抓走」之後,全部都變成了熱鍋上的螞蟻。

他們慌慌張張的趕到江濱別墅小區!

宋娉婷跟宋仲彬、馬曉麗,正在客廳陪著宋清清在看動畫片。

宋娉婷見到爺爺一家都來了,而且表情驚慌,她忍不住錯愕的問:「爺爺,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怎麼如此慌張?」

宋青松哆哆嗦嗦的道:「小婷呀,大事不好了,陳寧被軍方抓走了。」

什麼?

宋娉婷一家聽到這個消息,全部都臉色劇變。

宋娉婷焦急的道:「爺爺,到底怎麼回事?」

宋青松也沒有藏著掖著,簡單的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

宋娉婷聽說陳寧被武中堂、王道方兩個將軍派遣軍隊,把陳寧抓走了,瞬間感覺天旋地轉,差點兩眼一黑昏迷過去。

不過!

她最終還是強行撐住了!

她俏臉煞白,緊咬著嘴唇,凄苦的想:陳寧出事了,越是這種時候我越是要堅持住,他還等著我想辦法救他呢!

宋仲彬跟馬曉麗兩個聽說女婿被抓了,也慌了陣腳,紛紛顫聲說這如何是好?

宋青松催促道:「現在只能想辦法找人求救了!」

「我們宋家其實沒有什麼後台,在政界跟軍方都沒有什麼靠山,我是沒辦法救出陳寧了。」

「小婷你的寧大集團生意坐的那麼大,平日沒少跟一些大人物打交道,你快想想誰能夠在武中堂跟王道方兩位將軍面前說得上話,趕緊求他們幫忙。」

大家的目光齊齊投向宋娉婷,他們現在就指望宋娉婷了。

宋娉婷此時也是一陣泛苦,她也沒有認識什麼人能夠在武中堂這種首長面前說得上話。

一個個人物在她腦海中浮現!

突然,她想起一個人來。

沈浪!

京城四少之一!

沈少最近在中海市訪友,今晚還在蘇荷會所舉行酒會,把中海市上流社會人物都邀請了個遍,還給她發了邀請函。

不過,被她婉拒了。

此時,宋娉婷也沒辦法了,只能硬著頭皮打電話給沈少,嘗試求他幫忙救陳寧。

沈少是京城四少之一,身份顯赫,權勢驚人。

他願意幫忙,那陳寧就肯定有救。

於是,她直接撥打了沈浪的電話。

此時此刻,在蘇荷會所內。

一幫衣著光鮮的上流社會男女,正眾星拱月的圍攏著一個身穿休閑服的英俊男子,這英俊男子正是京城四少之一的沈浪。

沈浪環視現場一幫名媛千金,沒有見到他想要見到的倩影。

他微微皺眉,詢問左右道:「怎麼商界女神宋娉婷,沒有來參加我的酒會?」

沈浪身邊一群手下之中,負責發邀請函的張虎如實稟報道:「少爺,我中午就親自把邀請函送到寧大集團,不過她婉拒了。只說若是有空,她會來的。」

現場一個中海市的商人立即插嘴道:「沈少,我看宋小姐是不會來的。」

「她結婚了,而且跟她老公陳寧關係很好,她不熱衷參加交誼酒會。」

沈浪聽到這話,不是很高興。

他是京城四少之一,權財無雙。

平日什麼當紅明星,豪門千金,或者美女總裁,不管結婚沒結婚,哪個不是主動倒貼過來的?

他這次看上了宋娉婷,邀請她來參加他的酒會,她竟然拒絕。 貧瘠之地的棘齒海灣,一艘多桅帆船緩緩駛向棘齒城,這是著名的少女之愛號。

棘齒城海港的一處廢棄的小木碼頭上,一個人類青年男子握著長柄魚竿靜靜地站着,他對海港來來往往的帆船並不關心。

這個青年名叫楊禕,算起來從他第一次接觸到艾澤拉斯世界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一個月前,剛滿18歲的楊禕作為「開拓者」來到了這個奇妙的魔幻世界。

一個人無依無靠地想要在這個艾澤拉斯世界生存可不容易,首先得要想辦法填飽肚子。

青年楊禕從小就遊手好閒沒學會什麼謀生手段,來到棘齒城海港后看見有人人靠着釣魚為生,於是迫於生存壓力,他也拿起了魚竿。

至少在楊禕看來,在這個充滿危險的艾澤拉斯世界裏,釣魚這件事看起來還是安全的。

整天呆在港口不停地釣魚是一件枯燥乏味事情,好在在棘齒港口釣魚有時還會有意外驚喜,運氣足夠好的話有可能釣到黑口魚。

黑口魚是棘齒海灣中極為稀少的魚種,這種全身漆黑的大嘴魚並不適合食用。黑口魚是煉製某些藥水的材料,因此市面上的價格還不錯。

楊禕的運氣還算不錯,一個月來他釣到過兩條黑口魚。

把兩條黑口魚賣給棘齒城的地精商人,這讓楊禕賺了點小錢。

想到賺的錢,在碼頭上釣魚的楊禕不禁騰出一隻手拍了拍掛在腰間上的小小亞麻布錢袋。

錢袋裏裝着幾枚銀幣和十幾枚的銅幣,這些都是他辛辛苦苦釣魚賺來的。

在大部分「開拓者」還在數着銅板過日子的時候,楊禕身上帶着的這幾枚銀幣已經可算是一筆「巨款」了。

楊禕一邊用手指隔着錢袋感受錢幣的質感,一邊聽着錢幣摩擦發出的美妙的聲響。

忽然,他持着魚竿的手上傳來猛力的拉拽。

「上鈎了!」

楊禕趕緊用兩隻握住木製魚竿。

一瞬間,木製魚竿就被拉彎成了彎月。

「乖乖個東東,是個大傢伙!」

楊禕雙手緊緊握著魚竿跟海水中的獵物相持着,好在他手中的魚竿早已不在是剛來艾澤拉斯世界時所用的自製的粗劣魚竿,這是一桿嶄新的【強化魚竿】。

這強化魚竿可是他三天前花了5枚銀幣的「巨資」從棘齒城的綠皮地精那裏買來的。

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對於他這樣的職業釣魚者來說這絕對是有必要的投資。

強化魚竿一直保持着受力狀態,以楊禕垂釣的經驗他知道這個時候不能急。

這個世界的海魚大都兇猛異常,如果太用力搞不好連魚線都會被扯斷。

楊禕打算一直以力氣僵持着拖住獵物,讓獵物掙扎一段時間,等獵物失去力氣,到時候自然手到擒來。

「好大的力氣,肯定是條大魚。這要是黑口魚就發達了,那可能夠換不少錢幣!」

楊禕一邊盯着翻滾的海水,一邊幻想着錢幣。

猛然間!

海面下探出一個碩大的頭顱,緊接着一個大龜殼排開海水緩緩地從水中升了起來。

「我勒個去,好大的海龜!」

楊禕大驚,因為這個海龜的個頭實在太大,簡直堪比一輛小型的汽車!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如此巨大的海龜。

當楊禕驚訝的時候,大海龜似乎早已經煩躁,它猛地一甩頭,想掙脫魚鈎。

大海龜力量同樣巨大,它這一甩頭魚竿上就傳來巨力,楊禕猝不及防下直接被大海龜從碼頭上拉了下去。

楊禕就這樣栽入了海水中。

摔入海水中楊禕被海龜的巨力拉着翻滾了幾圈,冰涼的海水瞬間讓他清醒過來,他趕緊放開雙手。

楊禕想要放掉魚竿求生,可是放手后仍然有一股巨力從身體上傳來,他感到自己的身體依舊被拉着在海水中快速前進。

原來就在剛才翻滾的時候魚竿上的魚線恰巧纏住了楊禕的身體。

「你大爺,這下着了道了。」

楊禕連嗆了好幾口鹹海水,只能在心裏暗罵一句。

在水中,楊禕手忙腳亂扯著魚線,拚命要從中掙脫出來。

但是在大海龜的巨大拉力下魚線反而越纏越緊,海水巨大的衝擊力讓他失去的對身體的掌控。

「難道要死了?來到艾澤拉斯世界后我可一次都沒有死過。果然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還以為呆在城裏就安全了,早知道這樣還不如跟着秦坤會的人一起去城外混了。」

楊禕開始胡思亂想,但是任然沒有放棄掙扎求生。

那是什麼?!

楊禕在水中掙扎的時候發現眼前出現了不可思議的一幕,海面上空突現一個超級颶風。

這颶風彷彿連接天地,攪動海水形成巨大漩渦!

超級颶風快速向著棘齒城襲來!

颶風移動速度極快,轉眼間楊禕就被颶風捲入,身體被強大的風力撕扯著飛離了海面。

楊禕只覺得渾身劇痛,天昏地暗。

這時,似乎有一個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獲得魚人城市建設系統,每個月月初可獲得一次抽獎機會……」

混亂中的楊禕根本就沒來的聽清楚,他在天旋地轉中暈了過去。

……%……

「鏈接質量低於80%,已經被強制退出艾澤拉斯世界。」

不知過了多久,楊禕在彷彿在睡夢中聽到一個聲音。

這個聲音在他腦中迴響,聲音就如冰冷的機器所發出,聽不出絲毫的情感。

是死了嗎?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