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做白日夢了啊,就算是減壽一百年,你也沒有這個希望。」

「你這人怎麼說的,莫非連想想都不行啊。」

……。

林凡眉頭一皺,隨後舒展開來,如今事情發生到這等地步,倒也不如看看,這兩個丫頭到底成長到什麼地步了。

自己離去的時候,雖將不少自己所學傳授給她們,但也不知道她們這幾年修鍊到了什麼地步。

這兩個徒弟得天獨厚,收芷喬為徒的時候,這丫頭的天資根本不行,不過在自己的教導下,天資已經進階到了極限。

魅力游戲劍士 而幽九靈的天資原始的時候,就很不錯,後期經過自己的教導,天資也是達到巔峰。

可以說,就算將這兩個丫頭放到古聖界,那也是巔峰天驕了。

剎那之間,現場一片安靜。

芷喬與九靈,相互對視,一葉飄動,兩人瞬間出手。

「不錯!」

林凡看到這一幕,不由的點了點頭,自己這兩個弟子所表現出來的實力,都很不錯啊。

「大師兄,現在怎麼辦?」封不覺一臉懵比的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去?,這兩師妹的脾氣,你也不是不知道,吃軟不吃硬,除了宗主,誰也訓不住。」張二狗無奈的說道,不過卻是全神貫注的注視著場面上的變化,如果情況不對,立馬出手。

聖玄城城主看到如今這一幕,卻是急的滿頭大汗。

「這怎麼行啊,這競技場根本承受不住兩位大天位大圓滿強者的波動啊。」

砰!

競技台不斷崩裂,兩人出手之間,更是掀起了一道風暴。

「精彩,太精彩了,沒想到兩個如此年輕的女子,竟然有這等實力,我們這群大老爺們,全都活在狗身上了。」沙獨龍感嘆的說道。

其他十四匪也是點了點頭,對此感到認同。

林凡仔細看著,時不時的眉頭一皺。

自己這兩個徒弟,腳下功夫都有點狠啊。

「撩蛋腳,施展的爐火純青,要不是兩人都精通這等功法的威力,恐怕還真小看了。」

「哎,這兩個丫頭將這一招修鍊到這等境界,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慘遭毒腳了。」

……。

「住手,都住手啊,你們莫非是想毀了聖玄城不成?」城主看到看大地崩裂,一直向著外面延伸,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周圍的建築,都有可能受不了這等波動,從而破碎。

「滾開!」

芷喬與九靈爆喝一聲,她們已經打紅了眼。

聖玄城城主咽了咽口水,對於這兩大強者,他心中也是畏懼萬分,但是此刻的情況,卻不得不讓他站出來。

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聖玄城真的有可能崩滅啊。

對於這些強者看來,尋常百姓或許如同螻蟻一般,但是對他來說,這些可都是他的子民。

隨著兩人的戰鬥持續,散發出來的氣息,也越來越強,一個不小心,方圓百里,甚至千里,都有可能受到波及。

「師妹,夠了。」

張二狗站了起來說道。

「師妹,我是不會輸給你的。」芷喬嬌喝一聲,絲毫沒有將話聽到耳里。

「不輸你也得輸,你敵不過我。」幽九靈也絲毫不在意。

轟!

一招碰撞,光華爆射,一股股餘波,猛的爆發了出來。

城主看到這一幕,面色驚駭,被夾在這一股力量之中,他都感覺自己隨時都能被撕裂一般。

「師弟們,出手,必須制止,今天師妹們,有些過分了。」張二狗立馬說道。

「恩。」封不覺等人點了點頭,現在這情況,的確是有些過了。

聖玄城尋常百姓之多,可不能讓這兩個師妹給毀了。

……。

而就張二狗等人飛到虛空的時候,他們突然感覺到天地之間,有一股龐大的壓力如同浪潮一般湧來。

「夠了。」

剎那之間,一陣轟雷爆響,整個天地都彷彿受不了這股力量,從而顫抖了起來。

張二狗等人心中大駭,這股力量讓他們沒有一絲反抗之力。

而正在交手中的芷喬與九靈,面色一變,體內氣血翻滾,一股怒火湧上心頭。

「是誰,滾出來。」

林凡聽到這句話,瞬間愣住了,這是徒弟罵師傅不成?

剎那之間,林凡彷彿一口氣沒有喘的過來。

這是要天打雷劈啊……。

「翅膀都硬了,好,好的很啊。」

林凡猛的站了起來,雙目含火,直視遠方,一股浩瀚之威,猛的爆發了出來。

張二狗等人尋聲望去,剎那之間,面色變了……。

芷喬與幽九靈心中怒火中燒,可是在看到那遠方的一道身影時……。

獃滯了。

PS;推薦一本美女的書《鹹魚翻身的正確姿勢》大夥可以去看看。 剎那之間,整個天地都安靜了下來。

圍坐在林凡周圍的圍觀群眾們,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口出狂言的傢伙,隨後沒有任何猶豫,拔腿就撤,遠離林凡。

「趕緊撤,這傢伙不要命了。」

「可別被波及到啊。」

短短一秒之內,林凡周圍除了沙漠十四匪早已經空無一人。

所有人都驚愕的看著那個男子。

「他到底是誰?怎麼敢說這些話。」

「不知道,要不就是腦子秀逗了。」

「九靈女帝可不是善茬啊,這手段可狠著呢。」

林凡站在那裡,雙手背負,額頭微抬,一雙眼神犀利的看著遠方的一切。

嘩啦啦!

高座上的張二狗等人全部站了起來,彷彿是看到什麼不敢置信的一幕一般,雙腳如同嵌了重石一般,一步一步的朝著林凡走來。

「今天倒是漲了見識,沒人管你們,一個個翅膀都硬了啊。」

林凡冷聲說道,這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卻如同一陣冷風一般,凍的張二狗等人內心冰涼無比。

「不會吧,九靈宗與聖魔宗那些強者都站起來了,不會是想共同出手吧。」

「這年輕人怎麼敢說這些話,這不是找死嗎?」

其他一些大宗長老,疑惑的看著遠方那道人影,他們不知道那人是誰。

「喔喔喔!」

舒適的躺在座椅上的雞仔,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猛的一躍而起,那萌萌的雙眼,看著遠方,隨後雙翅一震,噗嗤而來。

那萌萌的雞眼之中,彷彿是因為激動一般,流出了幾滴眼淚。

林凡看著撲來的雞仔,內心也是懷念,可在這個時候,林凡感覺自己必須嚴肅一點,否則還真以為這件事情就此結束了。

啪嗒!

飛奔而來的雞仔,眼看就要撲到林凡的懷裡,直接被林凡一巴掌拍到了地上。

林凡沒有用任何力氣,不然以雞仔這修為,絕對會瞬間爆炸。

而這時,雞仔那三個變態兒子,嘩啦啦的襲來,一個個護在雞仔的面前。

穿金戴銀的雞大,見到雞爸被毆打,自然是雞毛炸起,怒聲嘶鳴,身上的金首飾,更是發出了鐺鐺的聲響。

殺馬特非主流雞二,那一縷七彩奪目雞毛,更是搖擺了起來,雞嘴啄著林凡的腳丫子,不過以林凡現在的肉身強度,倒是將雞二弄的疼痛無比。

肥胖到一定程度的雞胖,嘶鳴一聲,口中的肉塊掉在地上,隨後立馬低頭,將肉塊咬在嘴中,隨後用那肥胖的身軀撞著林凡,彷彿是要跟林凡拚命一般。

「喔喔喔!」

雞仔麻溜的爬了起來,翅膀一扇,將三個雞兒子打到一旁,隨後雞眼朦朧的看著林凡,低鳴了幾聲,雙翅張開,抱著林凡的大腿,那雞頭對著林凡的大腿,蹭了又蹭,很是想念。

而對於周圍的圍觀群眾來說,這一幕卻是讓他們看傻了。

「不會吧,九靈宗那恐怖的神獸,竟然直接被一巴掌拍開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恐怖的神獸,非但沒有生氣,還死抱著對方的大腿。」

「這一定是做夢吧,不然這人到底是誰?」

林凡看著雞仔這般模樣,也裝不下去了,直接一手將其拎在手中。

「好啊,你這隻烤雞,老子不就是離開一段時間,你就如此會享受,還來個先斬後奏好,整出三個小崽出來,你別跟老子說,你這三個兒子,都是普通的雞生出來的。」

林凡知道雞仔從不挑食,只要是母的都能下的了手,而且還偏愛家禽雞。

而這三個雞崽子,血脈雖然強大,但是卻很雜亂,彷彿母體根本不是什麼高貴的血統。

「還真是?」

被林凡拎在手中的雞仔,默默的點了點頭,認同了林凡所說的話。

林凡微微閉眼,有些絕望了。

果然,自己不再身邊,這雞仔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林凡也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雞仔可是兩大上古凶獸衍生的後代啊,可到了雞仔這一代倒好,直接誕生了三個家禽雜交後代。

這要是被雞仔的父輩知道,還不亂刀砍死。

林凡鬆開了雞仔,雞仔撲騰著翅膀,躍到了林凡的肩膀上。

在雞仔看來,林凡這個肩膀,是他的專屬,誰也別想搶。

「宗主……。」

張二狗等人來到林凡面前,匍匐在地,激動的高呼道。

看到宗主回來了,張二狗等人自然是激動萬分。

而對於圍觀群眾來說,如今這一幕,卻是炸天了。

「他們這是在幹什麼?不會是我耳朵出問題了吧?」

「他們竟然叫這年輕人為宗主。」

「那這……那這。」

所有人都傻眼了。

九靈宗與聖魔宗強大無比,其中哪些長老更是恐怖無比,可是現在讓他們震驚的卻是,這一群強者,竟然叫一個年輕人為宗主,這也太震撼人心了吧。

「二狗。」林凡不是真的生氣,但是心裡卻是有些不爽了。

「宗主,二狗在。」對外威嚴無比的張二狗,此刻面色一改,變的猥瑣了起來。

這麼多年來,張二狗早已經將自己的名聲打了出去。

對外人來說,張二狗這名字有些低俗了,但是這人卻是讓人敬畏無比。

可如今看到這強者,那威嚴的氣息陡然變化,變的有些猥瑣了,一時之間讓他們根本無法接受啊。

而對張二狗來說,隱藏自己實在是太辛苦了,離開五年的宗主回來,對於張二狗來說,自己要做回真實的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