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開始的猜想並不正確!」赤木律子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使徒的本體其實一直都是那個圓球而不是底下的黑影。」

「可是,那為何……」

「那個黑影只是它的嘴而已!」

「嘴?」

「沒錯!用來將目標吸納如自己的體內,也就是『迪拉克之海』中的入口!」赤木律子十分篤定地說道。

「那就是說……他們兩個是在那個球裡面了?」葛成美里指著那個一面漆黑的球體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沒錯!」

赤木律子的嘴角帶起了一絲微笑。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使徒的這般變化就是裡面出現了問題,恐怕這就表示了……」

「他們要出來了?!」

葛成美里的話剛一說完,漆黑的球體彷彿被戳爆的氣球一般突然由內向外開了一個大洞,而一隻漆黑的手臂則是從中伸了出來,那是……屬於三號機的手臂!

PS:感謝freedom1993的月票支持!.. 那隻從使徒體內探出的手臂緊接著就抓住了被自己破開的口子的邊緣,隨之猛然用力,將缺口瞬間擴大,葛成美里和赤木律子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她們甚至在一剎那間聽到了刺耳的尖叫,那是屬於第十二使徒的慘嚎。

紅色的血液更加猛烈地自使徒的體內噴涌而出,漆黑的圓球表面開始呈現出不規則的褶皺,而下方的漆黑色暗影更是如同沸騰的水一般滾動起來,這足以看出現在的第十二使徒非常痛苦。

而當那道口子被撕裂到足夠大的時候,滿身鮮血的三號機奮力從中跳了出來,在它的另一隻手上,正環著之前同樣進入其中的EVA零號機的側腰,將它的身體緊緊地靠在自己身上。

當他們離開之後,第十二使徒的巨大身體就如同碎裂開來的玻璃珠一般變成碎塊自天空中墜落而下,赤紅色的血液噴洒在大地上。原本將使徒給團團包圍的國聯軍全都目光獃滯地看著這一幕,他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畢竟這跟自己等人原本所接受到的命令完全不同,而且渾身染血的三號機也實在是太具有衝擊性了,以至於他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三號機已經摟著零號機逐漸走近。

「快……快阻止他!」

直到三號機抬腳跨過一台坦克的時候,國聯軍的指揮官才回過神來,他知道,自己的任務已經徹底變了,但不管會怎麼變更,,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將這台EVA給攔住,否則的話,老人們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一想到這裡,他的心中就沒來由地冒出一股恐懼感,不知為何,他覺得一種死亡的感覺在自己的身上環繞,這是他身為軍人的第六感!

就在他的命令剛剛下達之後,數台坦克就奔赴到了三號機的面前,將它前方的道路給整個堵死,但是很顯然,這些死板的居然忘記及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三號機的行動是用走的,而不是像他們這樣的輪子!

對於對方的阻攔,林天做的很簡單,三號機抬起腳直接踩在了坦克上,就這麼一路踩了過去。

「開火!給我開火!」

指揮官險些被氣瘋了,他不停地叫囂著,根本沒有注意到三號機突然將頭轉向了他的方向。

在看了看自己懷中的零號機后,三號機的身體微微下蹲,緊接著雙腿就猛然發力,它身下的坦克被瞬間踩扁,而三號機也是借著這一躍之力跳出了國聯軍的包圍網,落在了屬於NERV的陣營中。

由於三號機落地時所造成的震動,此時NERV陣營中的眾人都頗為狼狽,他們都努力扶住身邊的東西才迫使自己那有些打顫的雙腿站起,但是這樣的情況卻也正遂了國聯軍的心,他們立刻毫不顧忌地對NERV展開了密集的炮火。可是這些炮火卻是在落到NERV陣地前方之時就瞬間靜止了。

「這是……AT力場?!」

見到這一幕,葛成美里的眼珠子險些瞪出來。

AT力場是藉由使用者本身的精神力來達到影響空間,造成一層堅固的牆壁的效果,雖然是對於空間的影響,但實際上它卻並不是什麼鬼打牆,只是藉由空間的力量將精神力給實質化了而已。就目前來看,除了第十使徒空天使之外的使徒所運用出的AT力場並不具備攻擊性質,更重要的是,AT力場本身也並不具有如今三號機所展示出的這種能夠靜止攻擊的能力,因為它能夠做到的,也頂多只是將爆炸阻擋在外而已。

那麼三號機又是怎麼做到的呢?

如果不藉助魔使對於符文的感知,葛成美里也絕對看不出來,但是現在她卻已經發現了其中的關鍵——阻攔那些炮彈的確實是AT力場,但是卻並不是一道AT力場,而是兩道!而最外層的AT力場在炮彈即將到達的落點的前一刻首先形成一個使其堪堪通過的「漏洞」,然後在炮彈飛過中途突然閉合,將其給卡在上面,至於最內側的AT力場,顯然是為了防止那些炮彈爆炸后造成損傷的。

所以真正來說,這些炮彈都是被卡在AT力場上的!而要能夠做到如此地步,駕駛員本身對於炮彈落點、速度等等要素所需要的計算量是足以讓人絕望的,甚至赤木律子懷疑,就算是MAGI在那麼一瞬間也不太可能完成那樣恐怖的計算力。

雖然這是一件在葛成美里看來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但不可否認,這樣所造成的場面還是相當震撼的,以至於國聯軍又再一次全體陷入了獃滯之中。

在將零號機輕柔地放倒在地上后,三號機轉過身來,直直地看向那布滿了炮彈的牆壁。雖然它沒有做任何的表示,但不知為何,所有人都感覺它微微皺了皺眉……不對!這一定是錯覺!所有人在這一瞬間都覺得自己有些神經質了,眼前的只是一台機器,能夠戰鬥就足夠了,怎麼可能會表現出如此豐富的表情呢?!

「怪……怪物!」

國聯軍的指揮官口中喃喃自語地說了一句,但是他很快的就感到渾身一寒,卻發現三號機的目光已經看向了自己這邊,確切來說是看向了他自己!

緩緩地舉起手又突然做了一個下揮的動作,以三號機為起點在它面前一片三角區域內的坦克瞬間全體爆炸開來,這讓還想再次下達攻擊命令的指揮官險些咬斷了自己的舌頭。

「這……這是……第十使徒的……」

AT力場具備攻擊性?目前來說也只有第十使徒擁有這個能力,而三號機怎麼想都不可能會自帶這麼強悍的技能,那麼也就是說,這個能力來自於第十使徒!

「那個傢伙他……他成功了!」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是赤木律子卻明白,能夠使用出第十使徒的能力,就表示最起碼第十使徒的生命之果已經被林天給收歸己有了!.. 當發現三號機只是揮揮手彈指間就將一片坦克給滅得乾淨后,國聯軍的指揮官也明白了事不可為,最終只能無奈地選擇了撤退,至少他明白,有這麼個怪物存在,selee的老人們也不會將這次的責任全部推到自己的頭上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這個傢伙怎麼會……」在瘋狂地駕駛著自己的那輛看來應該也沒幾年可以動的車子飛速地趕到這裡后,剛一下車,葛成美里就飛快地衝到才剛剛自三號機中出來的林天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有些語無倫次地向他問道。

「美里,你不覺得現在應該先冷靜一下嗎?」

林天有些無奈地輕輕將葛成美里給推開,隨後就轉身幾個健步走到零號機的旁邊,毫不顧忌地再次向周圍人展現出了自己的能力,硬生生地將零號機的插入栓給拉了出來,同時打開了艙門。

出乎意料的是,當艙門被打開時,林天看到的是藍發的少女正平靜地看著自己,似乎剛剛她沖入「迪拉克之海」的舉動是何等的瘋狂。

「麗,你沒事吧?」

儘管看到少女表面上並無大礙林天已經暗暗鬆了一口氣,但是他還是忍不住想要問她。

「這裡是哪裡?」

只不過,凌波麗雖然表現的面無表情,但林天還是能夠感到她有著幾分困惑。

「唉?難道你不知道嗎?」

林天頓時有些哭笑不得,雖然凌波麗是為了自己而考慮才主動跳入「迪拉克之海」中的,但這一次實際上她卻是好心辦了壞事。

「失去意識。」

林天足足花了有數秒鐘的時間才反應過來凌波麗的意思是說她在跳入「迪拉克之海」后就失去了意識,而事實上,林天也正是發現了一動不動的零號機,才因為擔心凌波麗的情況而中斷了自己那即將完成的成果,急急忙忙地將它給帶出去的。

「已經沒事了,我們已經安全了!這裡是外面。」見到凌波麗還是緊緊盯著自己,林天哪裡還不知道她在想什麼,趕忙微微一笑,柔聲安慰道。

既然已經選擇了放棄,林天當然也不會患得患失,對於他來說,果然還是凌波麗要更加重要,如果真的因為自己懈怠的緣故導致少女受到什麼傷害,林天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哼!真是厲害啊!都這種時候了都不忘記泡妞!」

葛成美里發覺林天居然在零號機的駕駛艙里待了很久都沒有出來,以為凌波麗是出現了什麼不妙狀況的她趕忙將周圍的人給遣散,又因為害怕林天需要幫助趕忙爬了進來,卻發現林天居然在一臉溫柔地撫摸凌波麗的臉頰,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敢情老娘忙活了半天,你就這麼一直在談情說愛?!

「哦!美里你來了啊?看來時候也不早了呢!我們趕緊走吧!」

林天知道,自己這個時候還是不要解釋的好,葛成美里明顯正處在氣頭上,自己再去解釋反而容易越描越黑,還不如先岔開話題的好。

「哼!」

葛成美里有些不爽地冷哼一聲就主動退出了駕駛艙,而林天也拉著凌波麗隨後走了出來,在掃視了一下周圍看著自己的NERV的人員后,就十分強硬地帶著凌波麗走入了葛成美里的車中。

有幾個人有心走上前來想要阻攔他們,但最後卻只是張了張嘴沒有再說出口,只能看著那輛破車載著三人駛離。

=============================分隔線=============================

「律子呢?怎麼沒看到她?」

呆在車裡,因為葛成美里正在生悶氣,而凌波麗又不是一個會主動說話的主兒,林天總覺得這種壓抑的氣氛相當不適應,他只好主動尋找話題來聊,但很顯然,對於現在的葛成美里來說這並沒有什麼好聊的。

「誰知道?!」她沒好氣地白了林天一眼,說道:「自從你出來之後她整個人就變得瘋瘋癲癲的。」

「瘋瘋癲癲?」

林天很難想象赤木律子瘋瘋癲癲的樣子,因為在他的印象中,那位御姐渾身上下都一直透著一股知性美,就連那種時候……呃,這個話題一筆帶過就好了。

一世絕寵:冰棺裏的召喚師 「不說她了,倒是你這個傢伙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相比於赤木律子,葛成美里更感興趣的是林天身上的變化,別人或許看不出什麼,但是葛成美里卻能夠直觀地感受到此刻的林天與進入「迪拉克之海」前相比簡直發生了哦翻天覆地的變化。

「你不是應該已經猜到了嘛?」

林天自信地一笑,他伸出手來,掌心中七枚赤紅色的小球慢慢浮現而出,透過汽車的後視鏡,葛成美里看到了這個場景,她的眼睛頓時瞪得大大的。

「這怎麼可能?!明明之前我們花了那麼長時間才……」

「沒錯!這就是這一次最大的收穫!」

林天帥氣地一揮手將生命之果重新收回,臉上的表情頗為自得。

「恐怕我們誰都沒有料到,所謂的『迪拉克之海』居然解決了困擾我們最大的難題。」

「你的意思是說……」

「沒錯!那裡面就是一片符文的禁區!沒有絲毫來自世界的影響與壓迫!就因為這樣,我才得以成功將大部分的生命之果融合完成,至於剩下的三枚已經沒什麼問題了,融合了這麼多生命之果的我已經擁有足夠的能力在段時間內抵抗來自世界的壓迫了,最多一周的時間,我就可以將剩下的生命之果給全部納入!」

「哦?那還真是不錯呢!」

葛成美里忍不住讚歎一聲。

只是兩人都沒有察覺到,當林天取出生命之果時,一直默默地坐在一旁的凌波麗眼中那一閃而逝的異樣。.. 當他們抵達目的地的時候,林天一眼就看到了二號機那巨大的身影,只是這時候的二號機明顯相較於之前有些不同,並不是說它受到了什麼損傷,只是二號機原本紅色的機身上呈現出大片大片的漆黑,林天一眼就能夠看出這是被導彈高溫餘波波及所造成的。

「看來你們也真的是蠻拼的呢!」

林天不是笨蛋,自打凌波麗出現他就知道了幾個女人的計劃,也同時清楚她們究竟惹上了何等大的麻煩,最起碼現在,他們都已經成為無家可歸的人了。

但是林天的心中只有滿滿的感動,他根本從未為此擔心過,但是他卻知道其他女孩,尤其是明日香她們幾人並不清楚自己的本事,就算如此她們居然還會義無反顧地選擇這條路,這足以看出她們的決心!

只是……林天很明顯地覺得,在這其中的有一個人是多餘的!

「喲!恭喜你逃出生天!」

「嗯?你怎麼會在這裡?」林天皮笑肉不笑地看著笑嘻嘻地跟自己揮手打招呼的加持良治問道。

「我現在可是無處可去了呢!要知道,之前的那個主意就是我出的。」

花嫁媽咪:總裁爹地請簽收 加持良治十分敏銳地察覺到林天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太對勁,趕忙不失時宜地向他邀功道,企圖將自己從那不知為何突然冒出的危機感中拯救出來,但是很可惜的是,他發現,在自己的話一說出口之後,林天看向自己的眼神就越發的不對勁了。

「哦?那我是不是應該感謝你?」

誘寵傻妃:呆萌王爺很腹黑 林天十分危險地眯起了眼睛,感情之前把自己的勝利成果給打斷的罪魁禍首就是眼前的這個傢伙!既然已經知道了,林天就絕對沒有放過他的道理。

「不……不用了!」

加持良治的腳步忍不住開始後撤,但林天卻是根本不給他逃走的機會,一個健步衝上前來,讓他的瞳孔在瞬間猛然緊縮。

「好了!別鬧了你們兩個!」

就在加持良治考慮自己要不要乾脆光棍一點去求饒的時候,赤木律子那在此刻的他聽來猶如天籟的聲音在一邊響起。

林天能夠聽出赤木律子語氣中的那種難以掩飾的激動,但這似乎並不是因為看到自己出現而產生的,反倒是有些別的什麼。這是一個學者陷入自己研究領域時的那種瘋狂勁兒,林天對此是相當了解的,想當初第三銀河帝國在有關符文方面的研究重任幾乎完全地壓在了莉澤露蒂身上的時候,林天也經常會看到那個女孩平常的言談舉止中流露出這樣的表情。

這種狀態下的學者還是少惹為妙,因為他們或許會為了一點兒雞毛蒜皮的小事就鬧到可以跟你拚命的地步……當然這是在說笑,但林天至少也為此付出了至少吃了艾爾埃爾夫十幾個槍子的代價。

「律子,你在幹什麼?」

林天發現赤木律子正抓著一隻黑色的油性筆,而她身後的白板已經被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公式,憑藉著魔使的能力都需要用到工具進行輔助計算,由此可見赤木律子剛剛的研究必定十分的繁瑣。

「這個暫且不說!」發現林天在看自己身後的白板,赤木律子直接一腳將其踢翻,有些急色地抓住他的胳膊問道:「你快點兒告訴我,你在『迪拉克之海』中時候的感受!」

「哈?那有什麼東西?」

林天的表情相當蛋疼,自己怎麼說也是這位金髮御姐的男人,怎麼現在感覺自己還活著這種事情都沒那麼重要了?!

儘管如此,但看到金髮御姐那「欲求不滿」的目光,林天還是感到十分受用的。

「果然,與我想的差不多……」

待林天簡單地描述了「迪拉克之海」中的情況之後(實際上除了無遊離態符文這一點之外那裡面也沒有啥其他特點了),赤木律子就低頭喃喃自語了一句。

「啥意思?」

有些不爽地用小指挖了挖自己的耳朵,林天雖然對於自己這一次出乎意料的收穫而高興,但卻並沒有弄懂第十二使徒能力的打算,在他看來,對方無非就是具備一個獨立的空間而已,現在自己已經能夠短時間抵抗世界中的遊離符文了,只要把握著第十二使徒的生命之果,那個空間遲早是自己的。

「第十二使徒真正的能力並不是『迪拉克之海』!」

所以,當赤木律子大聲將自己的研究成果選不出來的時候,林天表現的極為吃驚。無符文存在的空間代表著什麼?代表著無秩序,代表著在那個空間中除了永恆的單位——時間之外,沒有任何的度量單位。如果將敵人關入其中的話,沒有如同原著中初號機那樣的「主角光環+母愛爆發」就根本無法逃脫。可如今赤木律子居然說第十二使徒真正的能力並不是那個可怕的空間,這又如何能讓人相信呢?

「你們自己看看這些幅圖片!」

看到所有人那副吃驚的模樣,赤木律子的眼中閃過一絲得意,對於她這樣的研究者來說,沒有什麼比揭開一個之前沒有人會相信的事實要更加高興的了。

「這是從各個不同角度拍攝到的第十二使徒的圖片,你們有發現什麼不同嗎?」

六張圖片上的第十二使徒都是那副黑白相間的模樣,任由林天和葛成美里如何仔細去看,也沒能觀察出它們之間有什麼古怪。

「什麼嘛!根本就是一模一樣的嘛!」

在一邊湊熱鬧的明日香在看到這些圖片之後說出的話頓時讓一直苦苦思索的林天眼前一亮。

沒錯!就是一模一樣!按照赤木律子的描述,這原本應該是從不同角度所拍攝到的照片,可是為何第十二使徒的樣子居然從未有過改變呢?每一張圖片上黑邊相間的花紋都一模一樣,這六張照片就好似是由同一張底片所印出來的一般。.. 「根據我的計算,這六張圖片中使徒的相似程度是100%,雖然我不能保證誤差的存在,但是我卻可以堅信這個數值不會有任何錯誤!」發現他們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關鍵,赤木律子也不再賣關子,十分篤定地說道。

不過很可惜的是,在場的眾人對於這方面並沒有太大的了解,葛成美里和明日香都是一臉迷茫,只有林天的眼中透露著思索的光芒,這樣的情況,實際上林天也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他卻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了。

「造成這一切的,就是一點——維度差異!」

維度?

林天總算想起來了,過去身為宅男的自己一直都在看的那些動漫,不都是被稱之為二次元嘛?它們與自己曾經世界的差異,就是維度上的區別,二維與三維的區別。

「第十二使徒是二維存在?」想到這裡,他喃喃地自言自語道。

「對!沒錯!」

對於林天居然會知道這一點,赤木律子剛開始還有些詫異,但隨即想到他的身份也就釋然了,就算不是專業的科研人員,林天那數百年的壽命資本也不是白活的,不像才剛剛成為魔使的自己,總歸會有一些自己所不了解的東西存在。

「因為第十二使徒是一個二維的平面,所以我們從任何角度去觀察它的時候,都只能看到同樣的一個畫面。」

「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沒有辦法攻擊到它,試問我們又如何能夠攻擊到畫裡面的人呢?」

「哈?!難怪那個東西怎麼打都沒有用,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明日香忍不住開始抱怨起來,這位大小姐當初對於第十二使徒的這個能力可謂感到是窩囊之極,現在謎題被揭開了,她頓時又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可是,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在使徒體內的『迪拉克之海』又是與之截然不同的形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