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直尾隨着靜靜,來到那條小路,那棟房子前,靜靜直接進去了,我們也來到房子的外面做好準備,要是發生什麼事情立馬衝進去!」

「那個時候,我記得好像是凌晨三點多了吧,我們在房子外等著,突然的就見到那房子二樓的窗戶那裏有一個人影。」

說到這裏,蓋飛的臉皮都抖了一下,口乾舌燥的咽了一口口水。

其他人也好不到那去,也是嘴唇發白,身體微微發顫。

「然後呢?」

王陽繼續問。

這大白天的,怕什麼呢? 鴦鴦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聽到余微微的吩咐,一盆冷水就潑到了嬤嬤的臉上。

上座的輕響,驚動了正在跳舞的美人們。

此時終於有人意識到不對,問道:「你不是送過來的美人,你到底是誰?」

紅梅踏出一步,厲聲喝道:「大膽,這是王府的王妃,見到王妃還不行禮!」

已經被潑醒的嬤嬤,此時聽到紅梅的話,渾身一抖,連滾帶爬的從位置上下來。

噗通一聲就跪在了余微微身邊:「王妃贖罪,奴婢不知道王妃駕到,請王妃贖罪!」

「紅梅,去將院裏的所有人都叫來!」

紅梅領命下去,余微微坐着等。

半盞茶的功夫,紅梅帶着不少人過來,很多就是小院的下人,看到余微微忙行禮。

此時余微微才對嬤嬤道:「嬤嬤姓什麼?在王府待多久了?」

「奴婢姓胡!在王府五年了!」

「哦,是王府的老人了胡嬤嬤,胡……老鴇!」

胡嬤嬤嚇了一跳,連忙磕頭道:「王妃贖罪,奴婢醉酒失言,說的都是胡話,當不得真,當不得真!」

余微微看着下面跪着烏泱泱的一群人,特別是跪在前面的胡嬤嬤!

「這真是天高皇帝遠,猴子都能稱大王!嬤嬤這裏平常很少來人吧?」

胡嬤嬤一邊擦著臉上的水,一邊回答道:「確實沒有什麼人來!就是馮管家偶爾會送美人進來!」

「哦,那這個院子有多少人呢?包括這些美人和下人都算!」

「美人有二十八個,下人都三十個,總共五十八人!」

「那也就是說,每一個美人都有一個下人伺候!」

「是王妃!」胡嬤嬤的臉上也不知道是水沒有擦乾淨,還是冒出的汗,濕淋淋的一片。

「那我怎麼看着這些美人和下人都是在伺候你,有人給你跳舞,有人給你端茶倒酒,過的好滋潤!」

「奴婢冤枉,這都是院中的美人看奴婢辛苦,才組織宴會答謝奴婢,萬不敢讓美人伺候的!」

「是嗎?剛剛本王妃過來的時候,讓丫鬟過來叫人,不知嬤嬤可有聽到!」

「這個……確實沒有聽到!」

「哦,那個丫鬟居然不拿本王妃的吩咐當回事,該誅!鴦鴦去叫馮管家過來,杖殺那個丫鬟!」

「是王妃!」鴦鴦領命走了,去找馮管家。

見鴦鴦真走了。

「王妃饒命!」此時跪的靠後的那個丫鬟,連忙出列,對着余微微就磕頭道:「王妃,奴婢已經稟報過胡嬤嬤王妃過來了,不不知道是嬤嬤沒有聽清還是故意的,一直沒有過來!」

「你可有證據證明,你確實告訴了嬤嬤?」

「有的,奴婢進來的時候,有不少丫鬟都看到了,這個還有這個,她們當時都看到了!」

丫鬟指著人群中的兩個丫鬟,那兩個丫鬟縮了縮身體,並不說話!

余微微看着不少人都露出害怕的神色,繼續道:「我這人最討厭欺瞞主子的人,你要是犯錯老實說我或許還能饒你一命,但要是自作聰明想要糊弄本妃,那就是罪加一等,到時候可不要怪我不留情面。」

「剛剛可有人看到這個丫鬟過來稟報?」

「回王妃,有……的,奴婢看到了!」一個被指認的丫鬟纏聲回稟!

「好,你起來吧!」

「謝王妃!」

「嬤嬤,這是怎麼回事?你剛不是說沒有聽到?」

這時胡嬤嬤有點尷尬,小聲道:「可能是喝了點酒,再加上年紀大了耳朵不太靈光!」

這位胡嬤嬤還是一個通透的人,知道自己被余微微撞上,沒有死犟。

「我再問一次,這個宴會可是日常的常態,還是只有今天,各位美人心疼嬤嬤特意準備感謝嬤嬤的?」

場中一片安靜,沒有人應答!

余微微淡淡道:「本來我才接受管家,不願意插手小院子的事情,但是王爺告訴我說,他對這些美人不感興趣,關着也是關着,讓我將人放出去,免的一朵嬌花枯萎了。

「我本來還想着大家沒有什麼生存能力,想給大家指條明路,但現在看大家這麼衷心胡嬤嬤,那就跟着胡嬤嬤走吧,讓胡嬤嬤養活你們!」

此話一出,像是熱油中進了水,美人們不淡定,開始議論紛紛!

「我們可沒有聽說王爺不喜歡我們的話,嬤嬤可是說過王爺會過來的!」

「是啊,王爺才從戰場上回來,也許過幾天就來小院的!」

「但是王爺回來這麼久都沒有來過小院,王妃說的有可能是真的!」

余微微聽着下面的討論十分淡定,但是胡嬤嬤確實慌了,要是被余微微戳破自己的謊言,那這些美人誰還聽自己的。

「大家都不要慌,王妃就是隨口一說,當不得真!」

余微微冷笑:「馮管家!」

隨着鴦鴦已經進來的馮管家出列:「老奴在!」

「胡嬤嬤說,王爺很喜歡美人,可是真的?」

「假的,王爺不喜歡美人,反而王妃很喜歡美人!」

余微微瞪眼,問的是沈星漢,說自己幹什麼!

「王爺不來小院可是因為沒有時間?」

「那倒沒有,王府不比戰場,王爺轉個彎的時間還是有的!」

余微微見馮管家這麼會聊天,決定剛剛暴露自己喜歡美人的事情就不計較了。

「大家可聽到了,我就是好奇,一個小院子的嬤嬤平常見王爺一隻手就數的過來,怎麼會有王爺身邊貼身伺候的馮管家了解的多,大家還是太單純,要知道壞人多的是,比如胡嬤嬤為了自己的生活好點,明明是一個奴婢,卻想過主子的生活,大家可不要被騙了!」

「王妃我說,是這個胡嬤嬤說讓我們鍛煉舞技,每天都不可落下,這樣才能被王爺看上!所以我們每天都要在這裏跳舞,接受胡嬤嬤的教導!」

「還有王妃,如果那個美人跳舞的時候受傷了,胡嬤嬤也不給治,需要美人孝敬些銀錢,嬤嬤才會找人治療!」

「那你們每個人可都有月錢?吃的怎麼樣?」

「沒有月錢,吃的都是一些青菜,很少有肉,嬤嬤說只有這樣吃,才能保證我們不變胖!」

余微微聽的冷笑:「但是賬上每個月這個小院的支出可有一千兩之多啊,說是給美人們治病,吃穿用度!」

「沒有的王妃,我們從來沒有收到過什麼銀子,衣服就春天一件和冬天一件的棉服!」

「這些輕紗都是嬤嬤準備的,有的好看一點的我們要拿錢去買!好多姐妹的銀錢都花光了!」

見這些美人將自己的老底掀出來,胡嬤嬤癱軟在地,只對余微微磕頭求饒。

余微微吩咐道:「馮管家,帶人查胡嬤嬤的屋子!」

「是!」

「王妃,奴婢知錯,奴婢也是為了王爺好,這些美人經過我的調教,王爺一定會喜歡的!」

余微微一腳踹開胡嬤嬤:「來人,將胡嬤嬤帶下去,杖則五十!」

「王妃,奴婢真的是為了王爺好,要是王妃需要,奴婢也可以幫王妃,一定讓王爺對王妃留戀忘返!」

「堵上她的嘴!」

鴦鴦隨手拿出水盆中的抹布,直接塞進胡嬤嬤的嘴裏。

聽着外面傳來的悶哼聲,屋中安靜一片!

知道馮管家回來,才打破了沉寂。

「王妃,這是從胡嬤嬤的房中查出來的東西,請王妃過目!」

只見桌子上放着一個包裹,裏面都是銀子,銅板和銀票。

紅梅上前,見錢財數清楚,吸了口氣回稟道:「王妃,總共一萬三千兩,其他的都是銅板!」

余微微心中也是驚訝,沉思了一下說道:「給這些美人每人一百兩,算是補償她們之前的損失!」

紅梅按照吩咐給了美人銀子。

余微微繼續道:「剛剛你們也聽到,王爺打算送你們出去,去過你們自己的人生,這錢應該也夠你們生活一陣子,之後就靠你們自己,有誰想走的,說一聲現在就可以走!」

馮管家看向余微微,這可是皇宮賞賜的美人,王爺可沒有說過讓她們走。

到是王爺說過,如果這些美人同意跟着王妃,是可以的。

難道王妃是有什麼打算?

美人們知道自己可以出去的時候,有的人高興笑了,有的人卻哭了。

「王妃,我們只會跳舞和唱曲,要是王府不管我們,我們出去也沒有活路啊!」

「是啊,我們都是一些女子,到了外面要怎麼生活,求王妃救命!」

漸漸有人就反應過來,她們只是一些漂亮的女人,沒錢沒權沒有人護著,也沒有在外面生活的經驗,這要是離開王府,還怎麼生活下去。

想到之前余微微說的話,有人給余微微磕頭道:「求王妃指條明路!」

「我也是女人,我知道這個世道女子生存更加不容易,如果你們信的過我,我帶你們走去,讓你們有錢賺,給你們一個安身之所,可好?」

「好是好,就是我們什麼都不會,該怎麼賺錢?」

「你們會,你們會跳舞會唱曲,有這就夠了!」

有人聽到這話,臉色就變了:「王妃是讓我們去……那種地方?讓我們賣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