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貼身保鏢恭敬退下間,司邵斐已經抱着人下了電梯。

即使在醫院,他一身血的樣子,也過於顯眼,更何況是出了醫院,到了大街上。

他蹣跚到搖搖晃晃,彷彿下一秒就要昏倒的步伐,以及失魂落魄的神態,都讓路人想上去問他需不需要幫助,但都被他一抬血紅的眸子嚇開。

因為王野等人被扣下,沒有車鑰匙的司邵斐,最後攔了一個計程車。

「這位先生你,你沒事吧?是出車禍了?要不要去醫院?」

司機關心但又有點害怕的,問司邵斐這個滿身是血還抱着一個女人的乘客,但他話出口,自己便馬上反應了過來,這就是醫院門口。

緊接着,他便聽到了一個極度嘶啞的聲音「去朝陽路的快捷酒店。」

「好嘞。」司機車子立即啟動。

就在他後面,唐老爺子也上了專車「跟上!」

「是,老爺子。」

一個小時左右,司邵斐重新回到了酒店。

他沒有直接去機場,是因為他知道,沒有老爺子的允許,他不可能有機會登機。

回到酒店,男人將懷裏抱着的人兒輕輕的放到了大床上。

「阿顏,你瞧,你身上都髒了,你從小就愛乾淨,我這就馬上給你擦洗一下。」

不過,在這之前,男人先給自己簡單處理包紮了一下傷口。

然後才將身上的血色襯衫換下,穿上乾淨的睡袍。

同時,他也給身體已經冰冷的不成樣子的喬顏,重新換上了一件他自己的寬鬆白襯衫。

「阿顏,你早上就沒睡好,現在我們接着睡,好不好?」

司邵斐說着,就給自己和喬顏蓋上了被子。

他的動作很輕,輕的好像很害怕碰到喬顏身上的任何一個傷口,害怕弄疼她。

之後,他就像往常那樣,將喬顏團成一團摁進自己的懷裏,只是喬顏身上太冷了,冷的他把空調關了,把自己的身體緊緊的貼上,都暖不熱。

這讓他不由皺眉的再去看喬顏慘白的小臉。

「阿顏,聽話,一會兒吃飯的時候,你多吃點,你太瘦了,還體寒,臉色也很不好,乖,多吃點,就能養回來了,將來養的白白胖胖的。」

男人怔怔囈語間,又將喬顏抱的更緊些,緊的像是把她融入自己的骨血里。

只是,觸手可及,喬顏的身上都是咯手的紗布,他仔細看去,才發現喬顏整個人除了小臉,竟沒有一塊好地方了。

「阿顏,疼嗎?你當時為什麼不喊疼?真是個小笨蛋,你跟我服下軟,我肯定會不忍心的,也不會現在傷口弄得全身都是了……」

曾經一幕幕對喬顏動手的畫面從男人腦海里閃過,他突然覺得自己很混蛋,明明人兒那麼瘦,那麼可憐,他怎麼就下的去手呢!、

他當時必定是瘋了!

「對不起啊,阿顏,我以後再也不打你了。」

「不然,你打回來,你打我打回來……」 聽着無射的解釋,嚴經緯大概了解了六陽律的情況!

六陽律分別為黃鐘、太簇、姑冼、蕤賓、夷則、無射,每個部門的第一負責人都叫該部門的名字,比如黃鐘部門的第一負責人,就叫黃鐘,太簇部門的第一負責人,就叫太簇!

「少主子,我們每個部門的第一負責人,都是音后大人親自挑選出來的!」無射看着嚴經緯,說道。

「嗯,今天讓你過來,是讓你幫忙調查一點事!」嚴經緯說着,對天璇擺擺手。

天璇明白嚴經緯的意思,很快就將關於調查到的龍先生有關的一些資料,交給了無射。

「你看看,這些是我要讓你調查的人資料信息!」嚴經緯緩緩道:「對方隱匿得很厲害,他的很多手下,都沒見過他真正的面容,見過他真容的下屬,可能只有那那個叫風先生的。」

無射快速翻看了手中的資料,看完之後,他點頭道:「少主子,我會馬上着手調查!」

嗯?

聽到無射回答得如此果斷乾脆,嚴經緯有些意外,說道:「無射,這些資料顯示的信息,已經足以證明龍先生背後的勢力有多強大,地位有多高?你就不問我為什麼要調查龍先生?還有,你就不怕,因為調查龍先生,而導致你,導致你背後的無射部門陷入了危險的境地?」

「少主子,音后大人已經交代過我們,見你如見她,你有任何吩咐,我們都會執行你的命令,不會問為什麼!」無射說道。

「嗯!」

嚴經緯點點頭,他沒想到,自己的老師竟然如此信任自己,把五音六律這樣強大的組織都完全交給自己支配。

「行了,那你就着手調查這件事吧!」

嚴經緯微微皺眉,說道:「關於龍先生的事,關於到很多人,非常重要,我希望儘快能得到龍先生的真正身份!」

「少主子放心,我們會儘力辦!」

接下來,無射就離開了。

等無射離開之後,天璇有些吃驚,問道:「神帥,我感覺得出來,無射的身上的氣息很恐怖,他應該很強吧?」

「作為老師欽點的無射部門負責人,自然不會弱!」嚴經緯笑笑,道:「五音六律成立多年,我想,由他們來調查龍先生,應該會有效果,等著吧,我倒是想看看,敢威脅我的龍先生,到底是誰,他背後的勢力,究竟有哪些人!」

「神帥,我們回陽宗湖療養基地?」

「不!送我去嚴氏集團總部大樓!」

半個小時后。

嚴氏集團總部大樓樓下,嚴經緯下車之後,就讓天璇回去了。

「姜思瑤,你觀察星辰排列也有一段時間了吧?不知道有沒有得到該有的結果!」嚴經緯嘴角勾起一絲笑容,他邁開步子,準備進入嚴氏集團總部大樓。

嚴氏集團總部大樓有一部電梯直通三十六樓。

三十六樓曾經是嚴開疆和嚴經緯辦公室所在,所以嚴經緯知道那部電梯的位置,他直接走到那部電梯處,他剛剛進入電梯,電梯門準備關上的時候,一個男子急匆匆的跑來。

「等一下等一下!」

聽到聲音,嚴經緯按了下開門鍵。

一道身影火一般的衝進電梯,這道身影衝進電梯門口的時候,第一眼就看到了電梯里站着的是嚴經緯,看到嚴經緯的一瞬間,這道身影臉色巨變,站着電梯門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這道身影正是東方先生,此時他想哭!

坑爹啊!

怎麼在這裏遇到了武安神帥?

東方先生真想抽自己嘴巴子,自己趕這幾秒鐘幹啥?不會等下一趟電梯啊?這樣就不會和武安神帥撞在一個電梯里了!

他來這裏的目的,是配合姜思瑤小姐,破解關於日月星辰的排列秘密!

武安神帥肯定能猜到!

天啊!

武安神帥不會對自己下手吧?把自己滅了,這樣姜思瑤就沒辦法破解星辰排列的秘密了?

想到這,東方先生雙腿開始顫抖了起來。

「東方先生,你是進,還是不進?」嚴經緯眯着眼睛,看着站在門口的東方先生,對於東方先生,嚴經緯並不陌生,當初在京城的書店,他從東方先生這裏了解到,當初姜思瑤讓東方先生推斷過他的位置。

「那個啥……謝謝嚴少!」

東方先生硬著頭皮走進了電梯。

走進電梯之後,東方先生內心深處不停的祈禱,他希望電梯趕緊到達三十六樓,他好閃人,武安神帥和澹臺紅妝之間的博弈,可不要連累到自己啊! 「看,我說得對吧。蘇妹妹,這樣的人才配得上讀書人的稱號。我去給他買一份小禮物,得是貧民用的禮物,畢竟我現在的身份,可是大戶人家的丫鬟。」長樂郡主完全沒有意識到蘇玥表情里的悲傷。

「他也許……」蘇玥還想試圖阻止,可是看到郡主的樣子,又說不下去。

「你知道我有多羨慕你跟九叔嗎?當然我母妃更幸福,嫁給愛情就可以一輩子活在蜜糖中。若是嫁錯了,只能含淚看着男人一個女人接着一個女人往家裏帶。我是個自私的人,我的男人不能有第二個女人出現。」長樂郡主覺得這就是她要找的人。

可是他帶回來的女人不是一個兩個,是很多個,而且都不以妾室的名義,都是妹妹,讓你說出來都沒有人相信。

蘇玥頭有些疼,借口有事,就先回去一步。

怎麼所有的事情都在變,她到底能不能改變長樂郡主的命運?

她回家后倒頭就睡,這一次反而被師父叫醒了。

「臭丫頭,一點都不想師父,回去后,有沒有很開心?」葯仙老頭看着乖徒兒的模樣,忍不住又想給她抓回來。

「師父,我上次叫您,您都沒有出現?您是喝醉,還是與人吵嘴呢?」蘇玥再見到葯仙師父,忍不住有幾分撒嬌。

以前不敢做這些,但是現在不一樣,師父認可她的身份。

「有嗎?肯定是你沒有誠心叫為師。為師考考你的九天玄針學習得怎樣?」葯仙老頭可沒有忘記小徒弟。

這個臭丫頭可不知道,她本來就是他老人家的徒弟,只不過因為去月老那裏搗亂,將姻緣繩扯亂好幾根,所以才被罰下界。

這是第二世,希望她可以彌補犯下的過失,將那些亂掉的姻緣繩都重新接上,順帶經營好自己的姻緣。

「最近事情多,徒兒進步不大……」蘇玥有些不敢看師父,她這點進步,真是給師父丟臉了。

葯仙老頭直接賞賜給她幾個腦瓜崩,「不幹正事,該打!師父的藥房都快要被你搬空,你再努力,看你怎麼行醫救人。真話丸被我收回,往後不可以再用。」

「師父,您不是說這裏面所有的丹藥,我都可以用嗎?」蘇玥還打算用真話丸,逼出太后的秘密,沒想到就這樣被師父收回去了。

「為了你的小命能活得久一些。難道你還想去死?」葯仙老頭剛剛彈小徒弟腦瓜崩就看到她最近發生的事情。

「師父,為什麼別人的腦子裏也會有我的前世?他們也重生了嗎?那些事情,我今生沒做,他卻說出來。」蘇玥終於想到最重要的問題。

葯仙老頭已經知道小徒弟說的是誰,「有些人臨死前執念太重,孟婆湯就達不到預期的效果。所以某些時候就會蹦出來一些片段。為師得給孟婆改良下湯藥,下次不管多強的執念,都會煙消雲散。」

「那現在怎麼辦?這個人會騷擾我的生活,師父,您好,您最好了,您就告訴我,怎麼辦?」蘇玥拉着葯仙師父的袖子撒嬌。

「沒辦法,師父是神仙不能幹預凡人的恩怨。你要努力學習,早日學完九天玄針,給他來幾針,就能夠讓他忘記。切記,要積善行德,不得傷害無辜。」葯仙老頭擔心地看着小徒弟,她這腦子看起來,也沒有聰明太多。

幸虧福運夠多,要不然這一世也涼得快。

蘇玥還沒有說完,師父又走了,再呼喊也沒有得到回應,只能繼續練習九天玄針。

楚風宸怎會對她有執念?這不是扯淡嗎?為什麼不是楚雲墨呢?

不不不,楚雲墨也不要想起來,前世她那麼壞,不值得他想起來。

都記住這一世,才是全部的美好。

蘇玥在藥房裏苦練了三個時辰,這才覺得對得起師父的栽培。

勤能補拙,她一定可以早日練成九天玄針,給師父長長臉,再給楚風宸紮成傻子。

楚風宸被打,皇貴妃倒是想找麻煩,可她自身都是麻煩。而他自己,卻不想見任何人,關起來喝悶酒,他成了京城最大的笑話。

明明在不久前,他還是京城風度翩翩,瀟灑不羈的靖王爺,那麼多小姑娘迷戀着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