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風嘴角掀起一抹自嘲的笑容,真是造化弄人啊,為了救韓辰,自己和他一起掉入懸崖,沒有想到,在聖玄大陸之上,自己和他卻即將成為死對頭。

「你也別難過,他已經不是以前的韓辰了,而是新魔帝,而你,也不是以前的慕風了,你和他之間,終將有一戰。」聖荒武帝緩緩說道。

慕風若有所思般點了點頭,說道:「師尊,那我還想問一下,這具軀體之前的主人,去哪了?」

聖荒武帝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

見到慕風面露疑惑之色,聖荒武帝解釋道:「和你這樣說吧,你現在知道的是,任何一個人,擁有肉身和靈魂,武者還能夠修鍊出元神。不過在這浩瀚時空,有很多事情是我們解釋不了的,因為除了肉身、靈魂和元神之外,在人體之中,還有著一道常人都無法察覺的輪迴之印。」

「輪迴之印?」

慕風今日從聖荒武帝口中,得知了太多以前都不知道的事情,就連清玉,臉上都是露出迷茫之色,這些事情,連她都不知曉。

「沒錯。浩瀚時空,萬物都難以逃脫六道輪迴,而進入六道輪迴,便需要輪迴之印,其實在聖玄大陸之上,任何一個隕落之人,並非真正的隕落,就算肉身、元神和靈魂俱滅,也能夠憑藉著輪迴之印,進入六道輪迴,從而獲得新生,至於去了何處,便非我能夠得知的。」


「因此要使一個人,在這浩瀚時空徹底消失,不僅要毀去一個人的肉身、元神和靈魂,還要毀去輪迴之印,這樣的話,才會徹底消失,不過毀去肉身、元神和靈魂容易,但想要毀去一個人的輪迴之印,這可不是尋常人能夠辦到的,必須是那種超越武帝強者的恐怖存在。」

慕風似懂非懂的看著聖荒武帝,又看了看清玉,道:「那清玉和輪迴碎片又是怎麼回事?」

「清玉的輪迴之印被人打碎,如今的她,只是輪迴之印的一塊碎片,若是要將她徹底復活,必須前往她所在的大千世界,方才能夠辦到。」

說到這,就連聖荒武帝臉色都是變得凝重起來……(未完待續。) 聞言,慕風的目光,也不禁望向清玉,心中已經在暗暗嘀咕,他有些難以想象,不知道清玉為何會引來那種超越武帝強者的恐怖存在,竟然連輪迴之印,都被打碎了。∈♀,

這得多大的仇,多大的恨啊?

清玉自然能夠感受到慕風目光當中蘊含的意思,美眸一瞪,氣鼓鼓的說道:「別看我,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慕風有些奇怪,說道。

「這個,清玉的確不知道,輪迴之印,不像元神和靈魂,它不會擁有前世的記憶,因此別說清玉不知道以前的事情,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現在輪迴到何處了。」聖荒武帝在一旁解釋道。


「常人的輪迴之印,若是被打碎了,就會徹底在這浩瀚時空消亡,而清玉的輪迴之印打碎了,就這麼一小塊輪迴碎片,竟然也能夠復活,因此可見清玉必定不是什麼尋常人物。」

說到這,聖荒武帝的臉上,都是露出凝重之色,因為從這一點便能夠看出,清玉在那大千世界之中,必定是超越了武帝強者的恐怖存在!

「嘶!」

慕風聞言,都是倒吸了口冷氣,重新打量了清玉一番,雖然知道清玉不凡,不過沒有想到,其曾經是一位超越武帝強者的存在。

「說了這麼多,你也差不多都明白了吧。」聖荒武帝的目光望向慕風,笑著說道。

「師尊,弟子已經都明白了。」慕風點了點頭,經過聖荒武帝的一番話語。他心中的疑惑,終於在今日盡數得到了解答。

「既然沒有疑問了。那我就開啟傳承空間了。不過我的傳承,可不是那麼輕鬆能夠得到的。反而有著巨大的危險,你可知道?」聖荒武帝問道。

「弟子知道,不過弟子既然選擇到此,也是甘願一試。」慕風的面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不過眼神當中,卻是露出一抹堅定之色。

聖荒武帝滿意的點了點頭,目光一轉,說道:「清玉。你和他一起進去吧。」

「大人,可是……」清玉美眸當中噙著淚水,卻是搖了搖頭,不舍的說道。

「呵呵,不要難過。如今的我,也只是一道殘念,若不是為了等待你們,開啟傳承空間,早就應該消失在這天地之間。」聖荒武帝和藹的望著清玉。輕聲說道。

「大人……」清玉哽咽道。

「唉……」

聖荒武帝輕嘆一聲,眼神當中也是掠過一抹複雜之色,然後似笑非笑的說道:「不要哭了,我又不是徹底隕落了。如今的我,應該在這浩瀚時空的某個世界獲得新生了吧,若是你們兩人有機會。到達那超越武帝之境的程度,說不定還能夠尋著我。」

聽得聖荒武帝的話語。清玉更是哭得梨花帶雨,根本不像一個九星魂聖強者。

慕風看得都有些心疼。說道:「清玉,總有一天,我們的實力會到達那種程度,到時將師尊尋回來。」

「好了,我現在開啟傳承空間,你們做好準備進入。」聖荒武帝道。

慕風和清玉再度跪伏而下,朝著聖荒武帝深深的行了一個大禮,臉上均是有著敬慕之色。

聖荒武帝沖著兩人溫和一笑,其身形卻是扭曲起來,一道道璀璨光芒瀰漫而出,化為一道璀璨光芒漩渦,然後將慕風和清玉包裹而入。

當慕風和清玉消失的時候,聖荒武帝,這位曾經在聖玄大陸,站在最巔峰處的強者,也是緩緩的消失而去……

……


慕風和清玉被光芒漩渦捲入其中之後,便能夠感覺到狂暴的空間波動將兩人的身形包裹,然後往某個地方傳送而去,一種眩暈之感也是襲上腦海。

只是這種眩暈,並沒有持續太久,便是消失而去,兩人眼前的景象再度恢復清晰。

出現在兩人前方的,是兩座通道,一座赤紅如火,一座深藍如冰,兩座通道,深不見底,猶如兩張惡魔之嘴,令人心生畏懼。

「這便是師尊所說的傳承空間?」慕風有些疑惑道。

「應該便是了。」清玉點了點頭,道。

兩人緩緩走向那兩座通道,竟是發現,在那兩座通道之前,各有一尊石像,而石像的模樣,顯然便是之前的聖荒武帝,只不過兩尊石象手中,各有一個字:「玉」和「風」。

「大人的意思,是叫我們按照石像的指示,各自進入到通道之中。」清玉說道。

慕風點了點頭,說道:「應該是師尊的意思,那你要小心一些了。」

「你還是操心自己吧。」清玉白了慕風一眼,不過眼神當中,卻是有著一抹關切之色。

慕風點了點頭,然後一步站在了那座赤紅如火的通道前,望著那尊石像,深深的行了一禮。


與此同時,慕風感受到一種難以形容的強大氣息迎面而來,而這種氣息,顯然便是聖荒武帝所留。

「呼!」

慕風深吸了口氣,面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如今他的修為,才剛剛突破一星武聖沒有多久,想要在短短三年之內,突破到武帝之境,想想都覺得有些天方夜譚。

不過事到如今,自己也沒有別的退路,就算再難,自己也得要完成,若是三年之內達不到武帝之境,不僅自己,就連整個聖玄大陸,又要遭遇一場浩劫。

「拼了……」

慕風笑了笑,然後不再猶豫,踏入到通道之中,身形緩緩的消失而去。

而望著慕風逐漸消失的身影,清玉那絕美的臉龐之上,也是露出一抹複雜之色。

真正說起來,聖玄大陸的天地大戰,也算是因她而起的。若不是聖荒武帝要前往大千世界復活她,便不會修鍊出這具分身,若沒有這具分身,域外邪族的魔祖,便不會有可趁之機,聖荒武帝就不會隕落,而聖玄大陸,也會免於天地大戰的浩劫。

數千年前,聖荒武帝隕落,而如今,慕風又是冒著極大的危險,進入到傳承空間,這讓得她的心情,也是頗為的沉重。

半晌之後,清玉抬起頭,臉上露出一抹毅然決然之色,深深的看了一旁那座赤紅如火的通道,然後一步踏入深藍如冰的通道。

「慕風,我們一定會成功的。」(未完待續。)

ps:感謝o安少o、劉子岳和書友130318204252227的寶貴月票,距離三十張月票的目標,只差兩張了。

有些書友關心武傲乾坤的大結局,請放心,絕對是一個比較圓滿的結局,不會虐主和虐心的。

最後還是求一下月票和訂閱!請支持武傲乾坤,多謝! 時間,緩緩流逝。≧,

整個聖玄大陸,已經陷入了一種恐慌之中,因為距離三年之期,已經過了兩年的時間,距離新魔帝出關,還有短短一年的時間。

眾人都知道,魔族的強者,如今都龜縮在北原洲,只待新魔帝出關,那推遲的第二次天地大戰,將會再度爆發,那時候,新魔帝將無人能擋,整個聖玄大陸,將會徹底的淪陷。

雖然在這兩年的時間當中,四大洲並沒有發現魔人的蹤跡,不過這種壓抑和絕望的氣氛,卻是令人都有著一種發瘋似的衝動。


中極洲!

一處高台之上,有著十數道身影站立著,目光凝重的朝著北原洲的方向望去。

這些身影,正是林、楚、宋和古四大超級宗族的老祖,還有澹臺老祖、龍繁等九星武聖強者。為了對付魔族,如今整個聖玄大陸,各宗各派,各大種族,都是放下了私仇舊怨,結成聯盟,共渡危機。

不過如今這些聖玄大陸的頂尖強者,卻都站立在一對年輕男女的身後。

這對年輕男女,若是慕風在的話,一定會很詫異,因為年輕男子正是慕蛟,而年輕女子,則是在亡靈谷當中遇見的花碧蓉。

如今兩人的修為,竟然都達到了半步偽帝之境,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波動,只比當初的燚陽神和血魔神弱一些,但是比起身後的這些老祖要強悍不少。

「距離新魔帝出關,只有一年的時間了。」沉默了許久,龍繁心情沉重的說道。

聞言。其它的人,心頭也都是猛然一沉。

「那層魔氣光罩。是無數魔族強者自爆形成的,除非動用乾坤大陣方才能夠攻破。不過乾坤大陣,還需要三年的時間,方才能夠再度運轉。」澹臺老祖道。

不過其它人微微搖頭,就算他們打破魔氣光罩,逼得新魔帝現身,又有何用?新魔帝的修為,在兩年之前,便達到了偽帝之境,若他們真的攻入魔界。也只能是自找死路。

「各位前輩不用太過悲觀,我相信慕風也一定能夠突破到武帝之境的。」慕蛟轉過身,微微一笑,道。

聞言,眾人的眼中都是有著光芒閃動,慕風接受武帝傳承,已經有兩年的時間,一直都沒有消息,雖然不知道如何。不過卻是他們現在唯一的希望。

「我們應該相信他!」花碧蓉說道。

眾人紛紛點頭,如今他們也只能夠選擇相信慕風了……

……

北原洲,魔界!

濃郁的魔氣,猶如黑色海洋一般。散發出一種極為陰冷詭異的氣息。

而在那魔氣海洋的最中央,有著一朵巨大的黑色魔蓮,一道黑色身影盤坐在上面。浩瀚磅礴的能量,自天地之間。匯聚而來,盡數湧入其身體之中。

這樣的吸收。就算是九星武聖強者看見了,都會心驚肉跳,因為換作是他們,早就被這種浩瀚能量的灌注導致爆體而亡了。

只是這道黑色身影,如同磐石一般,絲毫不動,任由這種能量瘋狂灌注,而其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波動,以一種肉眼可察的速度,緩緩提升。

這道黑色身影,正是當日聯盟大軍攻打北原洲出現的新魔帝,韓辰!

「咦?」

韓辰緊閉的雙眼,猛然睜了開來,雙眼之中,有著一種冷厲之色掠過,令人不寒而慄。

「另一半玄髓,已經被人吸收了?」

韓辰眉頭微微一皺,剛剛修鍊的時候,他體內的玄髓有著一種異樣的反應,而這種反應,是以前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

「慕風,是你么?」韓辰嘴角掀起一抹冷笑,喃喃自語道。

如今的他,已經達到了偽帝之境的頂峰層次,距離那魔帝之境,已經只有一步之遙,而他並不相信,慕風能夠在短短的三年時間內,從一星武聖達到武帝之境。

想到這,韓辰心神一動,一道意念從魔海之中傳了出去,沒過多久,其身前的空間突然扭曲起來,一道身影浮現而出,正是血魔神。

「見過魔帝大人!」血魔神跪伏而下,恭敬的說道。

「起來吧。」韓辰淡淡說道。

「謝魔帝大人!」血魔神站了起來,望向韓辰,目光當中有著敬畏之色。

雖然這位新魔帝大人的年紀,還沒有自己年紀的零頭大,但如今已經是貨真價實的偽帝之境的強者,遠遠勝於自己,而且其心狠手辣,就連魔族之中,都已經有多名長老,被其處死。

「你的傷勢如何了?」韓辰漫不經心的問道。

「多謝魔帝大人出手,屬下的傷勢,已經基本痊癒了。」血魔神恭敬說道。

韓辰看了血魔神一眼,微微點頭,說道:「兩年的時間,能夠恢復到這種程度,不愧為魔族第一強者,如今本帝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任憑大人差遣。」血魔神抱拳道。

「據本帝感應,那個慕風,應該在接受聖荒武帝的傳承,雖然他無法和本帝抗衡,不過為了避免節外生枝,你速去南蠻洲,那裡有一座鎮魔塔,你所要做的,便是摧毀鎮魔塔,將塔中之物,給本帝取回來。」韓辰淡淡說道。

「是!」

血魔神點了點頭,說道:「大人,為了避免出差錯,能否告知屬下,鎮魔塔當中究竟有何物?」

「一個魔盒。」韓辰道。

「屬下遵命!」血魔神點了點頭,身形一動,便是消失而去。

望著血魔神消失的地方,韓辰的眼中,卻是掠過一抹詭異之色。

經歷了數千年前的那場天地大戰之後,魔族之中,最強者一直便是血魔神,在魔族之中,不少魔人都是以血魔神惟命是從。

魔族之中,不少長老也認為血魔神是接替魔帝位置的不二人選,而這種局面,卻是因為他的到來而有所改變,之前他還比較弱小,因此一直都十分隱忍,而如今,整個魔族,只有他,才是真正的掌控者,接替魔帝位置之人。

「再過一年,這聖玄大陸,一切都是屬於我的,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韓辰臉上露出一抹略顯猙獰的笑容,雙眸再度緩緩閉上,然後瘋狂的吸收著天地之間的浩瀚能量……(未完待續。)

ps:感謝書友hy1978的月票,三十票的目標,兩天就達到了。

在此多謝各位書友的支持!

今天有點事,耽擱了,抱歉,第二更送上! 南蠻洲!

與中極洲、西荒洲和東野洲不同的是,南蠻洲並沒有出現群雄鼎立的局面,而是一家獨大,這一家,指的便是南宮宗族。↑,

在南蠻洲,提起南宮宗族,沒有人不會生出敬畏之心,因為在南蠻洲的武聖強者當中,南宮宗族一家,便佔據了半數之多。

南宮宗族,比起中極洲的林、楚、宋和古四大超級宗族,都是毫不遜色,不過卻十分低調,而且世人都不知道,南宮宗族之中,有著一個世代相傳的使命,便是看守宗族內域當中的鎮魔塔。

只是如今的南宮宗族,整個護宗大陣完全開啟,而宗族之內所有的強者,都是面色凝重的望著半空之中的血色身影,眼神當中有著驚懼之色。

血魔神!

在南宮宗族強者之中,一名花發老者站在最前面,這名花發老者,正是慕風曾經見過的南蠻盟的盟主,也是南宮宗族的老祖南宮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