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敢和她斗嗎?她有司厲霆,我有什麼?我還有媽媽,我不想連累她出事。

況且我連和她正眼對視的勇氣都沒有,你覺得我還能做什麼?」

蘇夢的話沒錯,她現在還有什麼底氣和顧錦斗?無疑是以卵擊石。

「唐總,現在你可以鬆手了嗎?你弄疼我了。」

唐茗看著她被自己捏著的手腕已經變紅,他只得鬆開了手。

「蘇夢,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你不要再執著。

我聽說你去了國外留學,你還年輕,將來還有無限可能。

過幾年時間淡了,大家也不記得當年的事情,你還是可以嫁給一個好人。」

蘇夢冷笑一聲:「這就不用唐總你操心了,如果沒事的話我可以離開了嗎?

唐總,你不用特地跑來提醒我,我知道我現在的身份。」

唐茗張了張嘴,最後還是什麼都沒有說,看著蘇夢離開。

以他的立場他又能說什麼呢?他和蘇夢本來就沒有關係。

不是朋友,不是戀人,不是親人。

逅會有妻 相忘於江湖,這是最好的結局。

看著蘇夢離開的背影,唐茗總覺得有些怪異。

蘇夢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過去黏黏糊糊的她突然收拾乾淨了。

是變好了嗎?似乎也不太對勁,總之這件事都透著一股怪異的氣氛。

漢皇劉備 蘇夢僅僅只是跟蹤,並沒有做其它什麼,正如她說的這樣,她看到和顧錦長得一樣的女人,覺得好奇,不甘心,追上來看看也很符合常理。

還有她已經沒有任何依靠,她還能做什麼?翻出什麼浪呢?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畢竟顧錦身上遭遇了太多事情,他現在也都變得杯弓蛇影。

小心駛得萬年船,他小心一點總是沒錯的。

唐茗看著自己血糊糊的衣服,想著顧安南嫌棄的眼神,自己還是先回去換衣服吧。

他並沒有看到蘇夢在轉身離開之後,之前屈辱的眼神驀然一邊,口罩下面的嘴唇冷冷勾起。

她伸手擦乾自己眼角的淚水,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看著唐茗離開。

唐茗,你以為我還是過去那個傻子蘇夢?看著你就想要撲過來?你也太小看我了。

蘇夢在一年前就死了,現在活著的蘇夢只是為了復仇。

憑什麼自己失去了一切,而那些傷害她的人卻還好好的活著。

她抬頭朝著天空看去,爸,你在天有靈,一定要保佑女兒復仇成功。

那些傷害過我們的,女兒都會親手摧毀她們!一隻流浪狗想要和她親近,卻被蘇夢一腳踢開,流浪狗嗷嗷叫,腿瘸著跑了。 那雙冷眸狠狠刺痛了悠悠的眼睛,帶著嫌棄甚至是鄙夷的光芒。

「少爺,是你……讓我叫的。」悠悠囁嚅著小心翼翼的回答。

南宮離已經翻身而起,「誰允許你上我的床?」

「我……昨晚,你讓我喝酒,你……」

她的下巴被南宮離緊緊捏住,「你就那麼賤?每一次都要勾引我?」

悠悠一雙紫色雙瞳瞪得大大的,「我沒有,少爺,是你。」

「你穿成那個樣子,不是勾引我是做什麼?」

悠悠著急壞了,她緊張的拉著他的手,「少爺,我是沒有換洗的衣服,我真的不是勾引你。」

南宮離手指鬆開她,有些嫌棄的下床。

見他走進了浴室,裡面傳來水聲作響,悠悠的雙瞳之中淚水滾落。

她沒有勾引少爺,她只是不想打擾他的興緻,他將她當成了別人。

悠悠拖著疼痛不堪的身體離開,雪白的肌膚上青紫斑斕。

換回了自己的衣服,南宮離已經穿戴整齊。

「少爺,你又要走了嗎?」

「離我遠點。」南宮離冷冷的看著她,那眼神彷彿在看什麼噁心的東西。

悠悠伸出的手慢慢收了回去,「對,對不起……少爺,你不要走好不好,這裡好大,我一個人好怕。」

她像是一隻受驚的小獸,本來是想要靠近,卻又害怕打擾他,小心翼翼的退回了黑暗之中。

「這是我的地方,要走也是你走,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南宮離很生氣。

他氣她,也是氣自己,為什麼一向禁慾的自己偏偏對她……

第一次中藥的明明是她,第二次向來酒量最好的他竟然醉了。

兩次都是他將她當成了顧柒,自己究竟是怎麼了?

一定是她故意引誘自己,一定是這樣。

悠悠對他鞠了一躬,「少爺,之前多謝你對我的照顧。」

她穿著昨晚南宮離給她買的鞋子離開,一時間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

身上沒有電話,聯繫不到經年,更沒有一分錢。

雖然她很喜歡南宮離,但她看出了南宮離不僅不喜歡她,而且還很反感。

這樣的話她何必在他身邊讓他心情不愉快。

南宮離頹廢的往沙發上一躺,用手遮著臉,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就算是顧柒不喜歡他,他也不至於和其她女人發生關係那麼飢不擇食。

時間消逝,他聽到雨滴打在玻璃窗上的聲音。

腦中想到了悠悠之前說過的話,她人不生地不熟,也聽不懂別人的話。

卡和美金都在桌上,真是個蠢貨,什麼都不帶就離開了。

南宮離氣死,拿起外套起身離開。

他在心裡默默道,自己並不是因為心疼那個蠢丫頭,而是怕顧柒小混蛋突然找他要人。

要是突然沒有蠢丫頭,小混蛋肯定又要鬧得天翻地覆。

想到在船上那天早上,顧柒像是瘋了一樣揍他的畫面。

要是將這蠢丫頭弄丟了,還不知道小混蛋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該死的。」他低喃一聲火速離開。

只有半個小時,蠢丫頭應該沒走太遠,他往超市方向的路開。

她就昨晚出了一次門,就算是離開那會選擇熟悉的路段。

他繞著超市周圍繞了好幾圈也沒有看到悠悠,蠢丫頭去哪裡了?

車子的雨刷瘋狂刷動,雨越下越大,找不到蠢丫頭他的心也越發著急。

「去哪了!」

南宮離沒辦法,這些下去他也只是無頭蒼蠅,本以為悠悠會從超市的方向離開,現在看來顯然不是。

他調來附近的監控,監控中清晰的看到悠悠垂頭喪氣出門。

在出門以後她一臉茫然,顯然不知道應該去哪裡。

緊接著南宮離就看到她小心翼翼走到了他別墅的背後,所以這丫頭根本就沒有離開?

想到這裡南宮離既好氣又好笑,真不知道該說她聰明還是笨。

他急急忙忙朝著別墅後面而去,在一棵樹下坐著一個女人,淡淡的紫色裙子拖到地上。

身上的衣服已經全被雨水淋濕,她抱著雙腿就像是被人拋棄的小狗。

南宮離走到她面前,「笨蛋。」

悠悠慢慢抬頭,大大的眼睛一片茫然,「少,少爺。」

「不是要走嗎?」

「我不知道去哪。」

「回屋。」

「你……不生我的氣了?」她想要伸手拉著他的衣角。

但一想早上南宮離看她的眼神,她趕緊收了回去。

才收回一半,就被南宮離抓住。

「想抓就抓,這麼懦弱像只蝸牛。」

兩手相碰,悠悠當時就懵了,「少爺,你不嫌我臟?」

他順手將她從泥土裡面拉起來,「是挺髒的,進屋洗乾淨。」

她將手縮了回來,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後。

南宮離低咒了一聲:「真是個笨蛋。」

她要是身上有一點顧柒的洒脫,或許自己還會喜歡她。

進屋悠悠就將鞋子整整齊齊放在玄關,南宮離的聲音傳來。

「去泡個澡。」

「是,少爺,你身上也濕了。」

「不用管我。」

「哦。」悠悠乖巧的回到房間之中泡澡。

南宮離撥通一個電話號碼,「給我送些女裝過來,裡外都要。」

「好的,請問要多大的尺寸。」

南宮離在自己身上比劃了一下,「她165。」

嬌妻養成計劃 「內衣也要嗎?內衣尺寸是多大的?」

多大?想著那棉軟的觸感。

「有點大。」

「有點大是多大?」對方很負責的問道。

「就是很大!!!」

「很大具體是指……」

「你是豬嗎?我怎麼知道多大,每個尺寸都準備好,馬上送來!」

對方連忙掛了電話,心想以前不都是送男裝嗎?他有女人了?

南宮離回房準備泡個澡,發現昨晚她穿的那件襯衣還在這裡。

身上的裙子又被弄髒了,也就證明她沒衣服穿了。

想到她穿著自己襯衣出來的畫面,他喉嚨緊了緊。

南宮離拿了一套自己的睡衣,剛剛推開門,正好看到某個裹著浴巾出來的小女人。

「啊!!!」

南宮離趕緊轉身,「你怎麼不穿衣服?」

他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就是來送衣服的。

「少爺,我沒衣服。」悠悠走了過來,「我沒有勾引你,你不要趕我走好不好?」

看來之前南宮離讓她離開給她留下了心裡陰影。

「換上,沒人讓你走,你可是我一個億買回來的。」

南宮離將衣服遞過去,悠悠拿著出神,他已經離開。

離開之後回到自己房間,房間中還有殘留著昨晚瘋狂留下的痕迹。

南宮離泡了一個熱水澡,小丫頭的身材倒是在他腦中展露無遺。

他不由得想到之前那人問他,悠悠胸部的尺寸。

他雙手在空中比劃了一個圓形,「應該有這麼大吧?小丫頭年齡不大,胸倒是不小。」

昨晚瘋狂的畫面在他腦海出現,悠悠軟聲軟語。

「南宮哥哥……」

那一聲又一聲回蕩在他耳邊,身體突然起了反應。

他垂頭看了一眼自己鬥志昂揚,心裡堵著一團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