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輔瞥了他一眼,不爽的問道

「沒有,聽從將軍指令!」

徐榮一怔,連忙表示沒有這個意思

眼下這不過是個小縣城罷了,居然要用十萬鐵騎大軍血洗縣城?

這牛輔跟他岳父還真都是一樣的殘忍,根本不拿人命當回事,也根本不怕什麼後世指責,只是牛輔的地位徐榮是十分清楚的,得罪不起

「聽我傳令,全軍衝擊,踏破城門,血洗全城!」

牛輔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然後號令全軍衝刺!

「轟!」

衝刺就在一瞬間,肉眼可見的波動在十萬大軍之上剛剛浮現而出,所有的西涼鐵騎瞬間都開始衝刺了起來,或許是默契十足不管如何加速衝刺每個西涼鐵騎的速度都是一致的,沒有一絲絲的拖拉和脫眾,精悍無匹,整齊劃一,大地都在震顫著,寸寸崩塌裂縫在他們經過之後的大地上蔓延開來

恐怖的壓迫感從十萬西涼鐵騎之上猛地散發而出,衝刺而來之時,便如同遍布了整個天地的巨浪海嘯襲來,驚駭人心的震懾力讓人忍不住膽怯

守軍們什麼都還未來得及布置和出手,便感覺到腳下的震動越來越大,越來越強,然後隨著「嘭」的一聲,巨大的城門瞬間被撞飛在數百米開外的天空之上,黑色洪流視城牆如無物一般猛然踐踏而來,僅僅是觸碰城牆的一剎那,堅固的城牆便像是麵粉做的一樣,被撞得粉碎,未能減弱鐵騎的一絲絲速度

「啊~!!」

慘不忍睹的場面在縣城之中逐漸上演,城中的守軍還未反應過來那鐵騎已經衝破了城牆,手中的武器還未舉起,恐怖的鐵蹄便從自己的身上踐踏而過,只留下無盡慘叫和一地血肉模糊,城牆被他們撞了個粉碎,城牆上的守軍感覺腳下一空隨即就掉落而下,迎接他們的則是更恐怖的鐵騎衝撞,砰砰作響之時,無數守軍的屍體被鐵騎給撞飛,還未落地,便又掉入了已經衝刺而來的鐵騎之中,再次被撞飛….直到被撞成一片血雨腥風飛濺在地,才是真正的解脫

簡直是一片人間地獄

「哈哈哈!」

隨軍一同衝刺的牛輔看到這幅慘狀,卻是哈哈大笑,猙獰的笑容在這如同末世般的場景中顯得更為瘋狂和嗜血!

幾個呼吸之後,城中慘狀遍地,殘屍絮肉灑滿了所有的廢墟,血腥味惡鼻而來,除了西涼鐵騎的人,再也沒有一個活口,縣城數萬之人,盡皆死在了鐵蹄之下!

「如此慘無人道,定要遭受天譴啊!」

徐榮雙眼血紅,看著周圍的慘狀,雙手忍不住的顫抖,心中顫鳴道。

一旁的胡軫卻是一臉興奮的舔舔嘴角,看著這一地的殘屍,他想到的都是戰功,破一城,斬殺數萬敵軍,這戰功可是不小

看向牛輔,胡軫更加肯定了自己追隨他的想法

……

胡軫。東漢末年董卓部將,與同是涼州出身的楊定均為涼州有名望的豪傑,后屬王允、李傕部下,官拜東郡太守。191年,孫堅討董卓,董卓派胡軫率兵五千,攻打孫堅,並任呂布為騎督。胡軫與呂布不和,軍中士兵散亂,胡軫、呂布敗走。192年,董卓死,李傕反叛,王允遣胡軫、徐榮在新豐對戰李傕,徐榮戰死、胡軫率眾投降。

徐榮。徐榮,東漢末年早期的優秀統帥,曾經打敗過曹操和孫堅。徐榮是遼東襄平人。歷史上的徐榮,可謂是一位名動一時的猛人。他的戰績足以令人瞠目結舌。他的記載雖然很少,卻足以令他擠身三國一線大將行列。於汴水之戰中擊敗曹操的獨立追擊軍,在梁東之戰中擊敗孫堅的部隊。在董卓死後,受司徒王允的命令與李傕、郭汜交戰,因部將胡珍投降,寡不敵眾,於新豐之戰被擊敗,戰死在亂軍之中。

牛輔,他是董卓的中郎將,更是董卓的女婿,必然是董卓最信任的心腹之一,但是牛輔的能力著實一般,曾親自上陣討伐白波軍。在董卓死後雖說擊敗了呂布派來的部隊,但軍營之中發生內亂,使得牛輔心中慌亂逃跑,在逃跑的途中被胡赤兒殺害,雖然他本人沒什麼出眾能力,但在軍中卻是位高權重

「就只有這三人嗎?」

賀翎拿到戰報的時候,大手都沒忍住的顫抖了一下,數萬人被活活踐踏而死,全城遭屠,夷為平地!

當下牙根緊咬,雙眼不知何時變得血線遍布,面色猙獰的看向傳報員:

「數萬人換來的情報,就只是得到了前鋒將軍的信息!?」

「回稟主公!十萬鐵騎是先鋒,由主帥牛輔領導,現如今兵臨長沙郡郡城之下,後方還有三十萬精銳大軍殿後,由副帥——李傕統領!

玩家們也集結了近百萬大軍,正朝武陵郡而去!」

…… 自從上次巫星各個帝國聯手對付矮星人之後,一股恐慌的氣息始終籠罩在巫星人的心頭。

基因商店總部的長老院又召集了兩次會議,討論未來可能面對的困境,核心問題就是:

如果滅霸狂聖真的再次來到巫星,大家該如何應對?

夜船吹笛雨瀟瀟 眾人面面相覷。

大龍帝王說道:

「五百年前,來自矮星的滅霸狂聖攻打我們巫星,當時,巫星上有八位聖級至尊強者聯手迎戰滅霸,經過以一場大戰,八位聖級至尊強者和滅霸同歸於盡,

從那以後,矮星人一直是我們巫星人心頭的隱患,這個擔憂經歷了五百年,老一代的先祖都已經不在人世,我們這些人並沒有經歷過那場曠世大戰,我們也都忘記了矮星人的威脅,

沒有想到,五百年之後,矮星人真的再次攻打我們巫星,只是,現在我們並沒有聖級至尊強者,

即便算上所有的皇級超凡強者,也不到二十位,我們怎麼迎戰滅霸?」

白象帝王則說道:

「既然五百年前滅霸狂聖和八位聖級至尊同歸於盡了,滅霸又怎麼可能還活著呢?依我看來,矮星人也許是虛張聲勢罷了,大家不要被矮星人嚇到了,

這一次交戰,我們全部消滅了矮星人五千多人,其中包括五位皇級超凡強者,這就足以說明矮星人並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可怕。」

眾人點點頭,有人附和道:

「我們巫星人能夠活過三百年的都極為稀少,皇級超凡強者也不過兩百多歲,滅霸就算是聖級至尊,也不可能活七八百年吧?」

「嗯,從這個方便推斷,滅霸應該不存在了,或者是矮星人想要征服我們,那滅霸狂聖的旗號來嚇唬我們罷了,

否則,他們何必派這五千人過來,滅霸直接帶軍過來,且不說可以橫掃我們巫星?」

「是啊,有道理!」

……

基因商店二長老掃了眾人一眼,用蒼老的聲音說道:

「如果滅霸不存在了,自然是最好不過,可是,還有一個問題,大家想過沒有?

我們巫星現在只有十幾位皇級超凡強者,可是矮星人卻不知道有多少皇級超凡強者,或者說他們是否有聖級至尊強者也未可知,

從這次他們派來的五千先頭部隊來說,實力極為強悍,五位皇級超凡,加上五千帝級高級境界的超級強者,這份實力,的確不容小覷,他們的大部隊實力必定比先頭部隊強大更多,

即便沒有滅霸狂聖存在,對我們來說,依然是一個嚴重的挑戰,不容樂觀啊。」

眾人聽了,內心都是一沉,會議大廳內氣氛很沉重。

飛豹帝王輕咳一聲,說道:

「當務之急,我們巫星要組建一個臨時作戰計劃,一旦發生矮星人大規模進攻巫星,我們才能及時有效地迎戰。」

二長老點點頭,

「嗯,飛豹帝王這個提議不錯,也正是我今天叫大家來開會的目的,現在,我們巫星面臨嚴重威脅,關係到我們巫星人的生死存亡,

我建議,從現在開始,所有帝國一律停止彼此之間的戰鬥,大家要團結起來,一致對外。」

大龍帝國第一個表態贊成,

「二長老,我完全贊成您的提議,從現在起,我大龍帝國不會主動挑戰任何國家。」

飛豹帝王冷笑道:

「大龍帝王,我們巫星這幾年的戰爭不都是你挑起來的嗎?」

大龍帝王臉色一變,尷尬地說道:

「完顏兄,此一時彼一時,過去的就過去了,我們要團結起來對付矮星人啊!」

「是不是等對付完矮星人之後,你又轉頭來攻打我們飛豹帝國,實現您稱霸巫星的宏圖大業?」

「你?」

二長老趕緊調節道:

「飛豹帝王,大龍帝王,你們兩個帝國,還有白象帝國,可是我們巫星的絕對主力部隊,關鍵時刻,大家拋棄前嫌,精誠團結,一致對外啊!」

白象帝王立即呵呵一笑,說道:

「二長老說的對,我們白象帝國只當遵從。」

飛豹帝王則說道:

「我們飛豹帝國一直都是巫星的和平力量,從來沒有主動挑起過戰爭,只要別的帝國不再挑釁我們,我們也可以為了大局,一致對外。」

二長老哈哈一笑,

「嗯,完顏兄一向高姿態,只得讚揚,龍兄,您呢?」

追捕小萌妻 大龍帝王尷尬一笑,說道:

「我們自然遵守二長老的命令。」

「呵呵,命令不敢當,我們基因商店長老會就是充當一個協調角色,我們都擁有一個共同的家園嘛。」

有人問道:

「二長老,怎麼不見大長老?關鍵時刻,大長老不在,我記得大長老可是皇級中級巔峰,如果他在巫星的話,我們也多了一份信心啊。」

二長老輕咳一聲,說道:

「我已經給所有基因商店的分店發出了緊急通知,希望可以儘快找到大長老,讓他回來主持大局。」

三長老坐在一旁,突然開口說道:

「我這個有個提議,大家想想,萬一,我說的是萬一,萬一我們被矮星人打敗了,我們怎麼辦?」

「嗡!」

現場所有人腦海都是一震,獃獃地看著三長老。

這個假設大家都想過,但是誰也不願相信,更不願接受這個可能的現實,所以誰也不願提出這個令人窒息恐懼的假設。

會議大廳死一般沉寂!

足足過去了數十秒中,二長老長嘆一聲,

「如果我們被矮星人征服了,巫星可能從此就成為了矮星人的殖民地,我們巫星人即便不被他們屠殺光,剩下的人也會成為矮星人的奴隸,

這些年,你們各個帝國也都在宇宙中尋找過別的星球,攻打過別的星球,就說紫源星吧,當初大龍帝國為首,數十個帝國聯合征服了紫源星,將本地的野人屠殺了大半,

現在,這個厄運可能要來到我們自己的頭上了,

茫茫宇宙星海,低等級進化的物種,臣服於高等級進化的物種,這是一條殘酷的定律,誰也改變不了。」

眾人聽了,嘆息不已。

在座的一百多個帝王,都在巫星擁有自己的帝國,家族,和龐大的利益,一想到這一切可能隨時被毀,而且國破家亡,一時間,誰也無法接受。

現在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飛豹帝王站起來,

「我有一個不成熟的想法,為了保存巫星人後代,將部分人移民到紫源星,以免被矮星人一鍋端。」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在十萬西涼鐵騎縱橫在長沙郡各個縣城之際,由副帥李傕帶領的三十萬大軍卻是偷偷摸到了郡城這邊,或是立功心切,又或是想要出其不意,在牛輔鐵騎踐踏縣城戰報傳回大唐的第二日,這三十萬大軍便來到了長沙郡郡城之下

李傕在董卓的集團中,是排行第一的心腹大將(除了牛輔之外,牛輔是董卓的女婿),手握「飛熊軍」。李傕能言善道,勇猛無敵,又有用兵之才,有赫赫戰功。在董卓被殺之後,李傕夥同郭汜攻陷長安,驅趕呂布,殺死王允,挾天子以令諸侯,把持朝政長達四年之久,由於他窮兵黷武,導致內訌連連,后被段煨等人斬首於黃白城

只是他小看了這郡城恐怖的防守能力,在賀翎駐守了一次千萬玩家廢柴大軍的時候,安裝的愛華者自導向連發轟天炸裂雷響炮可是一直沒拆!這種近現代化的熱武器,對他們這些冷兵器的部隊簡直是巨大的殺器

「那是什麼東西!?」

李傕率兵來到郡城之前,愛華者自導向連發轟天炸裂雷響炮的造型奇特誇張,如同一個巨大的擎天柱高高矗立在城中,還沒見過這麼大物什的李傕有些吃驚,看那黑洞洞的炮口,自己卻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周圍的人連連搖頭,還好這次李傕帶來了幾個玩家,NPC不認識這玩意,玩家們卻是十分熟悉這玩意,當日就是這個炮塔轟炸了千萬之軍,開炮之時,簡直就像是世界末日,無窮無盡的導彈從炮口之中傾瀉而出,覆蓋之地,寸草不生!

「將軍,那是大唐鎮的頭號大殺器——愛華者自導向連發轟天炸裂雷響炮!」

顯然在這裡投靠了董卓的玩家,都是與大唐鎮有些瓜葛的人,見識過這導彈炮塔的恐怖

「什麼狗屁東西,名字還如此繁雜,莫不是用來誆嚇吾等的鐵器?」

李傕緊皺眉頭,自己也是縱橫沙場多年的老將了,什麼玩意沒見過?這玩意估計就是個用鐵疙瘩弄出來的箭塔罷了,至於這些玩家給起這麼長的名字?還一臉恐懼的小樣,若是自己是個新兵蛋子,可能還真要被他們給嚇唬的耽誤了大事,要不是這些玩家熟知路況什麼的,自己還真不想帶著這些嘰嘰喳喳的玩意

當下眼神之中凶光畢露的看著那些玩家,手中的長劍拔了出來:

「爾等莫要在此擾亂軍心,念在汝等不在本將軍管制之內,速速退下,再多說一句,斬!」

好傢夥,還是個霸氣專治的主,直接讓玩家們閉嘴

一個玩家還準備勸阻,下一秒利刃便搭在了他的喉嚨上,只要他發出聲響小命立刻歸西

無奈,幾個玩家只能退下,npc一般都是看不起玩家的,尤其是玩家們組成的雜牌兵,覺得玩家們都是一群菜雞,部隊沒有戰鬥力,碰到箭塔都要死上一大片,所以眼前玩家口中恐怖異常的炮台,李傕也是根本不放在眼裡,像是聽笑話一樣,一笑而過

也罷,李傕不聽勸阻,那就讓他感受一下玩家的力量吧

玩家們很自覺的退出並遠離軍隊,又十分恐懼的後退了數米,這才有了些許安全感

在大多時候玩家們是希望賀翎還是變態一些,才能讓玩家在npc跟前揚眉吐氣,得到刮目相看,雖然都是賀翎的功勞,但至少他也是玩家的身份,虐殺那些高高在上的npc!

……

「將軍,愛華者自導向連發轟天炸裂雷響炮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開炮!」

「好,等吾指令!」

黃忠點點頭,愁眉正容地目視著遠方李傕部隊,這三十萬雖說都是虎狼之師,有些難對付,但如今的郡城守住他們卻是輕而易舉的,只是苦了長沙郡其他正被十萬鐵騎踐踏蹂躪的縣城,對那些縣城中的守軍居民來說,十萬特殊兵種可是滅頂之災!

十萬西涼鐵騎都屬於中級特殊兵種,這個等級是跟紫金鐵騎一樣的,最恐怖的是它的數量足足有十萬之巨!哪怕他是低級特殊兵種,這十萬的數量都足以碾壓任何低於一萬之數中級特殊兵種了,更別說這是十萬中級的特殊兵種…..根本不是那些守軍能夠面對的存在,對他們來說,如同末日降臨

而眼下自己的部隊又被這三十萬精銳困在城中,主動出擊是難以獲勝,甚至還會兩敗俱傷,只能等他們主動進攻過來,利用這個導彈炮和上次留下的一百輛投石車進行大範圍轟炸消耗,再行攻擊進行剿滅,然後在著手準備去對付那棘手的十萬鐵騎~

若是城防站,西涼鐵騎的威力就難以發揮,但要是平原戰,那麼西涼鐵騎的威力就會十分恐怖,可黃忠不主動出擊,任由西涼鐵騎掃蕩了周圍的所有縣城,自己孤立無援之下,也還會被困死,情況不容樂觀

毫無疑問的是,這是自己加入大唐後面臨的第一個恐怖的強敵!

「報告將軍,後方的那些玩家說我們再往前踏百米,便是郡城城防軍炮台和弩車的射程範圍!」

李傕率軍前行之時,一個士兵從後面趕了過來,低聲說道。

「什麼?這可還遠遠未到弓箭的最大射程範圍,不可能!」

李傕搖搖頭,不肯相信:

「本將軍縱橫沙場多年,若是連這箭塔的射程範圍都瞄不出來,那將軍之位還是讓給別人吧!休要聽那些玩家多言,繼續前行!」

「是!」

士兵看了一眼李傕,目光中掩飾不住的羨慕,果然不愧是副帥,這份老成和決斷之力讓人敬仰和佩服!

三十萬部隊繼續前行,在往前一百米的時候,李傕還是忍不住的看了眼城中的大傢伙,生怕自己真的進入了人家的射程而不自知

好在,那玩意沒有什麼動靜

那個士兵也是看了眼炮台,心中暗暗再次佩服副帥的決斷,沒有受到玩家們的影響

兩人都是暗暗得意之時,軍隊又往前走了一大段距離,李傕一直密切關注著城牆之上黃忠的舉動,看到黃忠說了句什麼,然後就有一個人去炮台那裡按了一下什麼按鈕,李傕沒忍住喉嚨翻滾了一下,驚駭的看著炮台竟然開始轉動起來,如同雷鳴般的聲音猛地轟響在整個天地之間!

「轟!」

地面好像震顫了一下,巨大的火光從那炮台之上傾瀉而出…… 「移民紫源星?」

眾人腦海中都是一陣嗡鳴,所有目光都看著飛豹帝王。

飛豹帝王接著說道:

「紫源星距離我們巫星一百多光年的距離,矮星人暫時不一定知道紫源星的存在,紫源星的進化資源豐富,環境和我們巫星是一樣的,適合生存,

我們可以將一部分巫星人移民到紫源星,以防萬一,如果有一天矮星人真的征服了巫星,我們也可以暫時撤退到紫源星,再尋找機會反攻矮星人,奪回我們的家園。」

眾人聽了,腦海中都是一亮,似乎看到了光明一般,興奮起來。

「飛豹帝王這個提議不錯,我看可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