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急於獵取她的唇,一雙看穿一切的眼凝視著她問道「說!你跟蹤我有什麼目的?」

冷笑一聲說「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在跟蹤你?」

何弘翰直說「沒證據。」

「沒證據還不起開?本小姐要回家去。」

「好囂張哈,不愧是飛龍寨大當家。」

「你在說什麼我根本聽不懂。」

「蘇小姐,你不用再裝了,我早就知道你是飛龍寨的當家。」

看來這何弘翰還是有點料的,他們上次正面交鋒戴著面具都看得出來,她也不想隱瞞下去,沒意思大方的承認「是又怎麼樣?」

她倒是承認得挺乾脆,他臉上的笑意更明顯了。

「你承認得這麼乾脆就不怕連累到蘇家?上頭早就下過死文,誰家藏有土匪一律當土匪處置。」

既然被他知道了她的身份,她也就不必在他面前裝柔弱,掏出槍抵在他的腹部上冷冷的警告「起開,你要敢動蘇家我現在就斃了你!」

他表顯出怕怕的樣子雙手高舉,由他在外她在內變成了靠牆她在外。

「妹子,你要不要這麼認真?你現在斃了我對你們蘇家也沒好處相反的還會惹上更大的麻煩!」

明白他的意思,他可是管三省統都的兒子,如果他的兒子在梧桐城出事了,那絕對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害死他兒子的人!

「認真?什麼是認真?對一個白吃白喝,還想將蘇家滿門抄斬的白眼狼有什麼情面可講!」她向來最討厭那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人!

她的槍口由腹部變成了額頭「別這樣嘛,我們有話好好說。」

他並不是怕死,而是不想傷害她,因為暗中保護她的人全被他的人幹掉了,所以,只要她稍有動作,他的狙擊手就會將蘇心優擊斃。

「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你的人把我的人幹掉了這仇算是結下了!」還以為她不知道在十米開外的一處人家院里大樹上隱藏著一個狙擊手正在瞄準她,心疼那幾個暗中保護她的兄弟。

這女人果然厲害,不敢相信她就是當初為了不嫁上山投河自盡的女人,不過當一個人熬過了所有的苦難那麼她也將會變得強大不再讓人能欺負她。

他退步妥協道「行吧,為了化解你心中的仇恨你要多少人我給補回去!拿我的正規軍換你的土匪這交易不虧啊。」

重返九零:錦鯉小辣妻 他以人命是東西?隨便愛怎麼換就怎麼換,嫌棄的說「誰要你的破爛口,說,這筆賬怎麼算。」臉上沒有半點蘇小姐柔情似水的面色,而是鬼子都害怕的優爺。

「女人你好囂張哈,你想怎麼算我們就怎麼算。」余光中發現巷口有可疑人物經過,而且不是一兩隻,他的人應該會有所發現才對,為何會不做任何動?

正因如此引起了何弘翰的注意,他的人可能也是遇害了,這下好玩了,有人想要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哼!別跟我講這些廢話!」

「我覺得我們先暫停一下,合作一波如何?」他說這句話時對她使了使眼色。

不容蘇心優回話,剛才在巷口中走了好幾圈的人對他們開火了,何弘翰敏捷地一扯她到另一邊的轉角處躲過剛才那一槍。

梧桐城目前來說還是安全的,城裡的人只有在土匪進城時才聽過槍聲。

所以一旦有槍聲響起那必然是認為有土匪進城來打劫了,有槍聲的地方立馬無人敢去。

能有這麼大膽的來暗殺他們的只有一個可能,那幫人對他們都很了解! 第一百三十三章誰喚著我

「殺。」

滔滔殺氣宛如實質,千軍萬馬奔騰,烽火連天,戰旗飄飄。

莫東這一步踏出,就置身在戰場之中。

喊殺聲滾滾,大地震顫,莫東還沒有來得及看到眼前的具體情況,就看到一道白光將他掃過。

「死亡。」

莫東心神震顫,他感覺自己身體剎那分解,靈魂也是四分五裂。

這是真正的死亡,而不是說說。

……

不知過了多久,莫東悠悠醒來,他似乎做了一個長長的噩夢般,醒來以後,雙眼是血絲,額頭上也是冷汗。

「那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莫東想到自己被一道光掃中,身體就分解死亡,不過如今他還活著,就說明那是假的。

「這是……」

莫東起身,忽然胸口一疼,當看到胸前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后,他倒吸一口氣。

顧不得多想,因為傷勢很重,他連忙盤膝坐下,運功療傷。

他的體魄恢復了已經很強,尋常這樣的傷勢也可以在當天彌合。

然而一天後,傷勢的康復見效不大。

觸目驚心的傷勢讓莫東不敢大意,他吞下通靈蓮子,用蓮子靈氣療傷。

第三天的時候,傷勢終於修復,只留下了一道猙獰的疤痕。

「一道傷痕讓我消耗掉一枚通靈蓮,還用了三天時間……我現在有足夠理由說明,我那時身死不是假的。」

「是通天門救了我一命,但也僅僅是救了我的生命……那片戰場是真的,可是它……」

莫東摸著疤痕,臉色陰晴不定。

他心情複雜煩躁無比,那片戰場是什麼地方、他遭遇死亡又怎麼活過來……通天門中為何會有這片戰場。

等等問題,都令莫東琢磨很長時間。

許久,他長長吐出一口氣,將一些心中的疑慮和擔憂都想通了。

「未知的戰場對現在的我而言就是禁忌,同樣通天門的來歷等問題,都不是現在的我能找到答案的。」

「與其想這些無法找到答案的問題,還是想想近前的事情……」

推開第二道石門,沒有得到預想之中的實力暴漲,也沒有預想之中的第三道石門。

而是一處未知的戰場,以及那隻要看一眼,就忘不了的山峰。

「難道通天門的意思,是讓我穿過這未知的戰場遺迹,登上那座山峰。」

一切都有可能,然而他僅踏入戰場遺迹一步,就遭遇了身死的大恐怖。

這未知的戰場,一下子就成為了他心裡的禁忌之地。

他不敢認為通天門還可以讓他復活,所以他已經下定了決心,沒有足夠的實力絕不再踏入這未知的戰場。

「沒有對修為和實力的驚喜,而且和自己以前的期待有些背馳,還遇到了一個大恐怖戰場,以及一大堆無法解答的問題。」

莫東心中是有些失望的,不過他懂得知足,是通天門洗髓、將他的天生絕脈解除,又給予了他龍鳳聖力。

光龍鳳聖力這一點,就是給他最大的機遇。

「龍鳳紋已經不見了,不過……」莫東體表流溢金色,皮膚之下有完整的紋絡。

如果能透視他的身體,就可以看到他的血肉和骨頭中都有一種紋絡。

紋絡樣子正是龍鳳圖騰。

「這似乎就是推開第二道石門的福利,自己不算一無所得。」

這是他剛剛發現的,他感覺龍鳳聖力徹底融入自己的身體,存在於自己身體的任何地方。

他的體魄沒有因為變成這個樣子而有所提升,可體魄的潛力連他也想不到會在什麼程度。

潛力在一般情況下是不可能增長的。

人們所言的潛力無限,是一個模糊臆想的概念。

有人能在生死之際爆發出超越以前巔峰的實力,有人能在極限中突破極限。

這類事情是人們所說的潛力無限,可他超越以前是潛力,那麼超越后的潛力,他如何達到。

潛力無限終究是一個不準確的概念。

俗話說,容器有多大,裝進去的東西就有多大。

一個人只能煉化吸收他身體可以承受的靈材和丹藥,一旦超出身體承受,就意味著爆體。

而天才比普通人強就強在潛力,普通人吃一份靈材已是極限,天才可以吃兩份,天驕可以吃幾份。

莫東的體魄潛力,等於是只要靈材管夠,他就吃掉所有,他自己此時唯一能切身感受到就是,修鍊起聖荒功來,境界的提升是以前的數倍。

這意味著,他在煉體上的造詣將超出自己想象的在短時間裡可以提升到一個極高的地步。

「如果有傳聲中專門強化體魄的聖葯,我可能直接一步登天堪比御靈巔峰境界。」

「而若有神丹,還有聖荒功的下闕,我就能直接成仙成神。」

莫東這樣想到,這就是潛力的可怕。

像他在府天門古殿挑戰自我,苦苦修鍊到的極限的境界將不會在他身上出現。

因為,他沒有極限,最起碼在體魄上是沒有的。

雲中歌3(大漢情緣) 所以,這次推開石門沒有給他實質性的實力飛躍,卻給了他一個未來。

莫東望了一眼前方,前方漆黑無比,可他只要向前邁出一步,就會再次進入那片戰場。

「再次來到這裡,不知道會是多久。」

莫東目中鋒銳一閃,從通天門中退出來。

……

「蛻凡巔峰,還有……」

莫東握住拳頭,血肉之中紋絡浮現,他望了一眼牆壁,最終沒有將這一拳揮出。

莫東看了眼井午的屍體,靈動境界的身體果然不同反響,十幾天里還有腐爛的跡象。

他過去摘掉了井午的儲物納戒。

「這一枚儲物納戒就是五萬塊靈石……」莫東輸入靈力,將儲物納戒中的東西都看了一遍。

他略有失望,這枚儲物納戒沒有讓他暴富,不過也沒有太窮,至少比他這個窮鬼好不知多少。

「現在就來看看,你把我呼喚到這裡,這裡到底有什麼,這棺材中是不是真的是強者屍體,又或者有著某種傳承。」

墓穴是一個很大的洞窖,中央只有一口棺材,其他地方也沒有其餘物件。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可以說這個墓穴很簡單,彷彿這個墓穴主人是個吝嗇鬼。

不過,他手中的儲物納戒還有這墓穴大門的神奇,都說明這墓穴絕不是表面這樣的簡單。

答案或許都在這一口棺材中。

儲物納戒在進入墓穴以後,就不再發光,不過它的模樣已經變了,成為了一個暗金色的戒指。

戒指正中,依稀能看到一道裂痕,而且這道裂痕好像一個半眯的眼睛。

「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它和眼睛這麼像。」莫東搖搖頭,暗嘆自己以前觀察不仔細。

為了預防出現問題,莫東把金色戒指中的東西都轉移到井午的這枚儲物納戒里。

當準備好,莫東就向棺材走去。

莫東靠近棺材,先說這口棺材和普通棺材沒有兩樣,只是沒有染色,不管是高度還是寬度都是一個正常人的大小。

而且可能是因為時間悠久,棺材上面有腐朽般的裂痕。

「嗯?半根蠟燭?」

莫東觀察棺材的時候,才發現在棺材正前方有一個燭台,燭台只到了棺材高度的一半,所以他才沒有看到這個燭台。

而燭台是由青銅鑄造,燭台上有半根蠟燭,蠟燭呈青灰顏色。

這蠟燭的樣子似乎就是燒掉了一半后忽然滅掉了,而且滅掉很久,蠟燭身上的凝固的燭液說明了一切。

「怎麼會有燭液。」

莫東正要移開目光的時候,身軀一顫發現了古怪的一幕,這根蠟燭怎麼看也滅去很久了。

可是蠟燭中心,有小拇指大小的青灰色的液體。

而且他也才發現,這根蠟燭沒有捻子。

「也是,既然是強者的墓穴,使用的蠟燭肯定別於普通蠟燭。」

莫東想了想就沒有什麼奇怪。

他圍著棺材看了一周,沒有去推開棺材,自言自語道:「每個人死後都有安息的權利,這枚戒指可能是您生前之物,被晚輩無意得到……」

可能棺材中有著強者的傳承,而莫東追尋著戒指來到這裡,也是帶著尋寶的心思。

不過,經歷了通天門帶著他飛越了天地、飛出了星空,見到了神秘莫測的長河,還有一條調皮的五彩魚,還有踏入未知戰場的死亡,莫東對於生命有了超脫般的感悟。

看著可能存在很大機緣的棺材,莫東不再有貪婪之心。

此地說起來救了他一命,他願意讓此地安息。

而且,金色戒指在他靠近棺材的時候沒有任何異動,這似乎說明著什麼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