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就看見TO的教練隔著窗子,沖旁邊別墅吼道:「QAQ派個人出來喊話。」

QAQ的眾人互相看了看,本來喊話這件事一直是diedie和小練樂此不疲的事情,現在diedie走了,小練去上廁所,無奈solo接替了他們,沖著隔壁吼道:「有屁快放啊。」

「剛剛那局你們的中單是不是letter啊?」

「你們猜。」

「我們不猜,我們就不信是letter,有本事讓letter來玩。」

「做夢,做夢,我們還要直播,陪你們打一把算好的,有本事總決賽見!」solo說完,「啪」的一聲把窗戶關上,任由隔壁教練再怎麼喊,都不再理隔壁。

「你們這樣……沒事嗎?」時漾還是不放心道。

腹黑王爺傾城妃 「嗨呀,有什麼不合適,本來就是娛樂局,他們TO的心態可是出了名的好,好幾次bo5(五局三勝),都是讓二追三的(讓對面兩局,再追回三局),我們都自愧不如的。」

「那總決賽就是你們打?」時漾問道。

「是啊,young姐要不要來看看?據說這次總決賽的明星賽主辦方已經邀請了killer哥,雖然killer哥還沒同意,但是如果你去的話,我想killer哥一定會去的。」letter沖SO拚命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的任務完成。

SO也給予了letter一個大大的拇指。

時漾看了看一旁風輕雲淡的killer,「你要去參加明星表演賽?」

Killer牽了牽嘴角:「嗯,如果你去的話。」

Solo趕緊在旁邊煽風點火:「是啦是啦,我們隊長都這麼說了,young你就去吧,門票我們給,絕對是視野最好的。」

情商還是不在線的七狼,也熱心的補充道:「是啊,聽說這次主辦方下了血本請到了游年來當表演賽的隊長誒,不是很多女孩子都喜歡游年的嗎?要是去了說不定也能看見游年哦。」

一時間,基地安靜的連隔壁TO基地的聲音都能聽見,氣溫又不覺低了幾度。

Solo是徹底沒話說了,好好的去看killer不好嗎?好好的為了killer去看kpl總決賽不行嗎?就算是這樣,不說出來不可以嗎?七狼啊七狼,我真的高估你對求生的渴望了!

游年也去?時漾聽到這話一愣,之前好像聽秦瑤說游年最近幾天會回來?等他回來了,她該怎麼面對他,面對未知的未來?想到這裡時漾有些頭疼。

一旁的七狼已經叫了她好幾遍,她都沒聽見,七狼沒辦法只好搖了搖時漾,這才讓她反應過來。

「有心事?」一旁的killer把這些都看在眼裡,眉心微皺問。

時漾立刻反應過來,搖了搖頭,「沒事沒事,不是要直播嗎?來啊來啊。」

說著把自己的變聲器拿出來,招呼大家直播,killer看著時漾的背影,拉了時漾去了另一邊,再轉頭對QAQ眾人說:「隨你們三排還是雙排,我和時漾一組。」

Letter委屈的看著killer,正想說什麼,被SO拖走,「走走走,弟弟,我們去雙排。」

七狼也想說什麼,被solo打斷,「聽說你再掉就要扣工資了啊,走走走,哥哥帶你雙排。」

然後世界就這麼安靜了,基地三組人,兩兩雙排,顯得異常和諧。

……機場

此時以為帶著口罩墨鏡的男子正拖著輕便的行李箱走出機場出口,接機的女孩們,看到男子出來便止不住的尖叫起來,男子身旁跟著的以為穿著職業裝的女子皺眉道:「據我所知,根本就沒有透露過你的回國時間,她們是怎麼知道你是這個出口這個時間回國的呢。」

游年嘆了口氣,低低的說道:「你還記得我在候機的時候遇到的一群女孩子嗎?」

「你說她們?現在的粉絲都這神通廣大了嗎?」秦瑤頭疼道。

突然,人群一陣尖叫,竟然有一個女孩子衝到游年面前,瘋狂的叫道:「年年,給我簽個名好不好?」

身後是其他女孩羨慕的尖叫,還有痛心疾首的聲音:「放開我老公,讓我來啊。」

游年看著面前害羞的臉都紅了的小女孩,看上去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接過本子和筆,簽上自己的名字,問女孩:「你還在上學吧?」

女孩一愣,傻傻的點了點頭,游年把簽好的本子遞給女孩,認真的說:「我希望所有喜歡我的粉絲,是在不打擾自己生活和學習的基礎上理智追星,這樣我也開心,大家也開心,所以大家如果有事都不要特地空出時間來接機了,真的希望大家因為追星而越來越優秀,而不是因為追星而墮落。我真的想帶給大家的是滿滿的正能量。」

女孩怔怔的看著游年,眼淚慢慢在眼眶裡積聚,幾秒后,眼淚就大滴大滴的掉出眼眶,似乎很委屈的樣子,游年問秦瑤要了張紙巾,溫柔的替女孩擦了擦,安慰道:「好好上課,好好努力,希望你成為更優秀的人,我知道你,之前你考了全校第一的時候有@過我還發了自己照片,希望得到我的鼓勵,我看到了,只是因為太忙,忘了回,現在回還來得及嗎?」

女孩驚喜於游年竟然知道她而忘了哭泣,獃獃的呢喃:「年……年,我……」

游年笑笑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下,拍了拍女孩的頭髮,「加油。」

多年以後,當女孩拿到哈佛大學法律與心理學的雙學位畢業證書時,到底有多感激當年鼓勵她讓她好好學習的游年,眾人不得而知,女孩只知道,是那個溫柔而細心的男子改變了她的世界,成就了現在的她,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已經坐在保姆車裡的游年迫不及待的打開微信,找到時漾的對話框正要準備輸入文字,被一旁的秦瑤按住,引來游年的不滿:「哎呀,瑤姐,我都多久沒聯繫時漾啦,你趕緊讓我告訴她我回來了啊。」

秦瑤拿過游年的手機,「你真有膽子啊,劇組就放了三天假,你竟然敢瞞著我回國見時漾,你說說,我該怎麼拿你怎麼辦,是不是我對你太縱容了,竟然還敢跑去時漾的家,還讓時漾給你買內衣,你這是要氣死我還是羞死時漾!」

游年理虧的縮縮頭,一副任由你訓我的模樣,秦瑤就感覺一拳搭在棉花上,火氣都沒出發,嘆了口氣,把手機扔給游年,「時漾現在沒空,我剛剛看到時漾在直播。」

游年聽見時漾竟然在直播,驚喜道:「我要看我要看。」說著就打開直播app,進了時漾的直播間。

沒過多久,游年就退出了直播間,惹得秦瑤驚奇不已,「怎麼了?young神的小粉絲竟然不看young神直播?」

游年揉了揉眉心,「時漾現在在和killer雙排。」之後的話不言而喻。

秦瑤雖然不在電競圈,但是好歹也玩王者,還是知道killer的,「你說那個打野之王,可以瘋狂帶己方節奏和敵方節奏的killer?」

游年點點頭,嘆了口氣,「你說killer又高又帥打遊戲又好,要是killer也喜歡時漾怎麼辦啊。」

「喂,你是誰?游年誒!微博近億的粉絲是開玩笑的?幹嘛這麼自卑,你之前不是和我說,時漾對你說她不喜歡killer嗎?再說你不帥不高?不就打遊戲菜嘛,時漾找的是男朋友,又不是遊戲,以後時漾也會嫁男朋友,又不會嫁遊戲,自信點好不好!」

游年被秦瑤又褒又貶的話成功安慰到了,「嗯,我會加油的,趕緊回公寓,我要搬家!」

助理:???

秦瑤:??? “奶奶真是厲害吶。?呵。奶奶也是有術之人哦。”白靈開心的說道。

“哈哈哈,信則有,不信則無。這是不變的道理。”小朵奶奶開心的笑者。

因爲這兩個人的一唱一喝,搞得陳天恩和小朵兩個人反而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對了。真是白靈的一句話,擊起了他們的心中的千層浪。

白靈呢,她又想,好事做到底,送佛送上西,這窗戶紙都讓她給捅破了,那最後一把力不使一下,不是太不給力了。所以,她直接將小朵一個大力的推到了陳天恩的面前,“好啦,你們兩個人,不要害羞了。雖然說,現在還很年輕。可是人生有幾個二十五歲啊你們現在再不抓緊,以後會後悔的。”

“可是”陳天恩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處理,明明他才感覺到,自己愛的人是白靈啊。白靈纔是吸引他的女人啊。可是讓白靈這麼一說,好像他對小朵的確也有一些不一樣的感覺。難道他是一個天生花心的男人,對女人都有感覺不可能不可能,他是很傳統的男人,一個男人只能有一個妻子。

那現在就是他選擇的時候了。是白靈還是小朵

白靈,清純可愛,雖然沒有了以前的記憶。可是相信她也是一位非常好的女孩。要說了解,他的確是談不上了解,除了每天和她相處的這些時間之外,別的也沒有。而且,平時都是她的問題多,而他的問題少。再加上,她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說的,他自然也沒有什麼東西是可以問的。只是從自身的感覺,覺得她很不錯,是適合做妻子的人選。

要說起小朵,那可就多了。做事毛毛燥燥的,經常做一些不經大腦的事情,說一些不經大腦的話。平時還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做飯好吃,幹活很快。對於做家務,從來沒有任何一句的抱怨。愛恨分明,對他的兩個哥哥,她就經常的冷嘲熱諷的。你說她有心機吧,她又單純的沒有心機,你說她沒心機吧,她有時也能做出一些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要說了解,肯定是對小朵更瞭解啊。

不過,一個少爺對他家的傭人這麼瞭解,這正常嗎而且,她頂撞哥哥他們,他從來沒有阻止過,就差在一邊加油打氣了。這樣的縱容,好像也不太正常吧。

難道說自己真的一直都喜歡着小朵,只是自己不知道而以這樣會不會太扯啊可是,事情又好像真的是這樣,要不然,他平時幹嘛那麼留意她啊而且還縱容她。這不正常。

“陳天恩先生,你到底要考慮多久啊要糾結多久啊,你再糾結也麻煩你把小朵給放開好吧。幹嘛把人家抱的那麼緊就差把人家給勒死了你。”白靈好心的提醒道。

陳天恩如夢初醒一般把小朵鬆開,自己什麼時候把人家抱在懷裏的啊自己怎麼一點感覺也沒有呢“那個,我,我”

“我什麼我呀。真是的,你結巴了呀咱們呢,明人不做暗事,是吧。”白靈這話一出口,感覺不對,忙改口道:“呃,剛說的不對啊,我重來啊。咱們是八零後,活的就要有一個八零後的樣子。你說對吧再說了,小朵是很好的姑娘啊,萬一以後她嫁給一個不怎麼的的男人那也還好,就怕嫁給那些不懂得疼人的男人,那纔是苦日子來了呢。對吧所以啊,這麼好的女孩,你讓她去過苦日子,那就是你的不對了,是吧如果你真的這麼做了的話,你的良心過意不去,是吧那就沒啥好想的了吧,沒錯吧”

“呃。你說的是有道理,可是,能不能給我一點時間接受呢這,太突然了。”陳天恩道,他開始發現,他消化不了白靈所說的話了。他要輕靜輕靜,好好想想。

“想個p啊你。這突然個p啊,你接受不了個p啊。人家大姑娘家的都沒說這話,你一個大男人說這話你寒顫不寒顫啊是個爺們就痛快一點,愛還是不愛。不要給人家希望又讓人家失望,我平生最討厭男人這樣了。如果你是這樣的男人,哪怕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照樣鳥都不鳥你,你信不信”白靈這話說的,都一套一套的。直接逼得人家沒有喘息的機會。

那是,給人喘息的機會以後,那事情就能變得不一樣了。世間之事都是瞬息萬變的,不能放任,只能抓住。

“那那”陳天恩這白靈這一逼啊,直接說不出話來了。

“那什麼那啊你是不是男人啊。就沒見過你這麼婆麻的男人。”白靈生氣的說道。當然,她沒有真的生氣,她就是想激陳天恩,所以她故意的,她真的是故意的。如果你仔細看看她在身後的手勢,你就會明白她是有多麼的故意的,因爲她正在身後衝着小朵比一個“v”型手勢。這是在告訴小朵,馬上就要成功了。

小朵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好。看到白靈這樣罵自己喜歡的人,她就好想衝上前去阻止她。可是,她這麼一罵吧,還真的有效果。而且效果越來越好。那離她的夢想也就越來越近,她希望是這樣的結局啊。所以,她此時的內心也是糾結的。

她深深的明白。少爺答應了這件事,少爺會爲難。可是少爺不答應這件事呢,他可能會頭痛。

可是她是小女人,這樣的苦惱,還是交給男人吧。

陳天恩無耐了,最後只能重重的嘆口氣,“白靈,我承認你說的百分之九十是這種可能,我也承認,我有可能就是喜歡小朵吧。當然我也喜歡你。因爲我很少對一個女生產生這種保護她的衝動。所以對於我來說,對你是一種非常特別的感覺。也是我第一次認爲我喜歡一個女人的感覺吧。可是,你這麼一和我說呢,我覺得,平時也的確是小朵我瞭解的更多一點,生活上,也是小朵一直在照顧我,就和你說的那個前生的故事也挺像的是吧。可是,就算是真的想和小朵在一起。我媽也不會同意的啊。我也說過,我媽年輕時,吃的苦太多了,我不會再讓她傷心了。”

“這一點,你完全可以放心。我既然今天能這麼做,我就一定有辦法把你們兩個綁到一起去。我有一個計劃,只要這個計劃成了,你們以後就可以在一起了。而且說不準什麼時候,我還能喝上你們的喜酒呢。”白靈開心的說道。

“什麼你已經有計劃了”這會不會太快了,不是纔剛剛決定了這件事的嗎怎麼她就能搬出計劃來了

“我的計劃很簡單啊。請陳天恩的父母來就行了。”白靈自在的說道。

“可是突然讓他們上這兒來,會很奇怪吧。”陳天恩說道。

“怎麼會是突然呢還記得,我聽小朵說過,你的媽媽對於你救了我這樣的女人是非常的反對的。而且,好像有反對的意思。如果你告訴她,你喜歡上我的話,我想,她一定會立馬飛過來。當然了,這種事啊,不能你這個做兒子的去說,應該讓一個下人去說,就像是傳到了你媽的耳朵裏去一樣。這樣一來,後面的事情就可以完全交給我了。”白靈非常的有自信。她到底有想出了什麼點子呢

白靈肯定不知道,以前的她和現在的她完全就是兩個人。

爲了使這件事情做得像。三天以後,陳天恩的母親秦麗的耳朵裏。

“哼,我就知道那個女的就是一隻狐狸精,她就是來勾引我兒子的。什麼失憶,什麼落海,根本就是圈套。只有我那個傻兒子纔會上這麼容易的被人家騙。”秦麗生氣的拍扶手而起。

“夫人彆氣壞了自己的身子啊。”李嫂說道。

李嫂是秦麗小時候的玩伴,因爲命不好,嫁了一個不好的男人,落得一個家破人亡的下場,最後沒有辦法,只得來找秦麗,秦麗也不好拒絕,再加上家裏正缺一個人,所以,就讓她來了陳家當保姆。

雖然那兩個原配的兒子一直給她這個後媽臉色看,可是,她纔不把那兩個臭小子放在眼裏呢。只要她的兒子能在最後最老爺的歡心,那麼,想她兒子繼承這個家業,也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而以。

沒有錯,秦麗並不像別人印象中的那樣,那麼的好讓人欺負。其實她纔是那種滿腹心機的女人。不論對誰,哪怕是對自己的兒子,她也是如此。什麼對前妻的忍讓,什麼對家業的無所欲無所求,那不過是表面上的事情。而真實的她,也只有李嫂是最瞭解的了。只要是她想要得到的東西,就沒有放手的時候,哪怕是和別人一起玉石俱焚,她也不會先鬆開手。這纔是真正的秦麗。

“李嫂。去通知老爺。我們去海邊別墅看看我兒子。”秦麗氣焰高漲的說道。

“是。”李嫂去找老爺了。 他們說我是害蟲 而秦麗也不閒着,回房間爲自己做了一番精心的打扮,波西米亞的長裙,可以很好的體現出她上面的“兇”器。還能讓人看到她光滑細膩的背部。說真的,她的皮膚,可是非常讓人羨慕的嬰兒肌,吹彈可確的那種,雖然她已經四十多歲了。可是,從後背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幾歲的大姑娘。

長髮盤在腦後,用一根髮釵束住。香奈的皮包,水晶的高跟鞋。脖子上是白金的鑲鑽項鍊。手指上是十克拉的大鑽戒。手上是白金鏤空花型鑲鑽手鍊。腳上是羊脂玉所雕克的金元寶腳鏈。從上到下,你就能在她的身上看出四個字,“貴器,有錢”。

她這可是要去給對方來個下馬威的,讓她知道知道,什麼叫等級的差別。

當她挽着自己丈夫的手,出現在這個家的時候,瞬間爲這個家增加了一抹風景,這抹風景的名字叫珠光寶器。份外的耀眼。

“天吶。他媽是來賣珠寶的嗎至於這麼閃瞎別人的眼睛嘛”白靈小聲的在小朵的耳邊滴咕。

“可能是因爲你傳出去的話,夫人想讓你知道,什麼叫門不當,戶不對吧。”小朵說道。

“真是膚淺。你們家少爺不是一直說他媽是一個無所欲,無所求的人嗎我看,根本就是相反吧。看來,一會我的說詞還要改改了。這樣說下去,沒兩句就能敗下陣來。那你們的未來就沒希望了。”白靈道。

“如果不行,就別去了吧。不要因爲我的事情,而害得你”小朵說道。

“沒事。朋友嘛。什麼事都是值得的。何況,你對我是真心的。我能感覺得到。”白靈還是很大方的,不卑不亢的迎面走了過去,用很溫柔的聲音說道:“伯父,伯母好。”

“好。”秦麗只是簡單的迴應道。

“伯父,伯母請坐。”白靈再次招呼道。

“這可是我們的家,不是你家,不用你這麼招呼我。這樣顯得我們家的傭人是多麼的沒用啊。”秦麗這一回不領白靈的情了。直接就擺出了這有主人的姿態。

“你家就你家唄,我又沒和你爭。”白靈狀似小聲的嘀咕,其實就是說給秦麗聽的。

“哼,真不知道是哪家來的野丫頭,這麼沒規沒矩的。”秦麗也狀似小聲的在嘀咕,其實也就是說給白靈聽的。這就是女人的暗中較勁

“伯母,咱們很快就成爲一家人了,這你的家,我的家,不都是咱們的家嗎您剛剛那話,可是把我拒之門外呀。”白靈裝着可憐道,而且還跑到陳天恩的身邊,裝着一副非常受傷的樣子。

這招,別的女人看不出來,可不代表她秦麗也看不出來。她以前也是用同樣的招數才吼得她丈夫心裏一直有她的。裝可憐,賣乖,可是她的拿手好戲,要騙過她,可不是那麼容易的。這叫關公面前耍大刀,找死。所以,她只是輕輕一笑,可是這一笑卻能說明太多的問題了。

至少對於白靈來說,因爲,從她的這一笑,白靈就知道,自己的賭打對了。 秦瑤真的要被游年的任性吐血而亡了,「Excuseme?你說什麼?要搬家?你現在住的地方哪裡不好?四通八達,無論是隱蔽性還是安全性都是算是很不錯的,你還想搬到哪裡去?」

游年撓了撓頭,「我知道啊,可是中國不是有句話叫『近水樓台先得月』嘛,」說著就給秦瑤發了十來條鏈接,「這是我在網上找到的『曦月』小區的精裝房和出租房,你幫我看看,哪套房子比較好,幫我搬了?」

秦瑤聽著「曦月」越聽越耳熟,過了幾秒終於反應過來,「我去,你要搬到我的小區?」

游年笑眯眯的糾正道:「不不不,是搬到時漾在的小區。」

秦瑤無語的看著「傻笑」的游年,心中真的鬱悶到了極點:「我當你經紀人這麼多年,最後你竟然是為了追時漾想要搬去我們小區……」然後又戲精般的捂心道:「我的心好痛好痛。」

游年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勉強安慰道:「因為你是姐姐,你是經紀人嘛,可是時漾是喜歡的人啊,」突然又想起時漾在他任性回國的時候說的話「你對我只是病人對醫生的依賴」,沮喪道:「時漾她認為我對她的喜歡,是一種病人對醫生的依賴,她不信我,她不信我喜歡她。」

秦瑤看著眉眼沮喪的游年,「那你到底想好你對她的是依賴還是喜歡了嗎?」

「當然是喜歡啊,其實……我有段時間真的也覺得我是依賴時漾而不是喜歡她,可是,就在我去美國拍戲之後,我真的意識到我喜歡時漾,尤其是她和killer爆出的那則緋聞,真的讓我有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所以我才匆匆回國,就在我敲開她家門看到她的那一瞬間,我的心才徹底安定下來,我真的喜歡她!」游年用秦瑤從來沒聽過的認真語氣回答了秦瑤這個問題。

秦瑤嘆了口氣,「行吧,看你這麼堅定認真的份上,告訴你個消息吧。」說著把自己的手機放到游年面前,上面是時漾和她的對話:

「我在QAQ基地,他們約了我一起直播來著。」

「這樣啊,那晚上回來嗎,終於回國了,想到你家蹭飯」(蹭飯表情包)

「抱歉,晚上可能要和QAQ的各位去吃燒烤,過幾天可以嗎?」

「好呀,好呀。」

對話結束……

「他們在哪兒吃啊,快告訴我啊。」游年著急的問。

「我怎麼知道,要問你自己問時漾好了,等等,你問地址幹嘛,你不會想去吧……」秦瑤震驚的看著游年。

「去!為什麼不去!絕對不能讓時漾在和killer單獨一起!」說著游年就打開微信問時漾具體地址了。

(QAQ眾人:Excuseme們?什麼叫單獨在一起,我們不是人嗎?)

……

「啊,對不起,有個人可能想和我們一起吃燒烤,你們介意嗎?」時漾收了手機,躲得過初一真沒躲過十五,沒想到游年的消息這麼快就來了,時漾最終被游年要來看大神的理由說服,告訴了他烤吧地址,後來沒過多久時漾就想起來既然游年都要參加明星表演賽了,怎麼會看不到大神,瞬間覺得自己的智商真的弱爆了。

Solo喝了口牛奶,好奇的問道:「誰啊?」

「游年。」

當時漾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瞬間solo,S&O和letter的眼睛同時亮了起來,只有一旁的killer倒水的手一頓,順便一提,情商繼續不在線的七狼依舊不在線。

「天哪,游年會來嗎?我妹妹真的迷游年迷到爆炸,天天游年長游年短的,我一回家就問我要游年簽名,我沒有,她還嫌棄我說什麼『明明微博粉絲很多,竟然都不認識游年』,這下真的能要到游年簽名我真的就是賺到了。」solo感嘆道。

「如果在下沒猜錯,你家妹妹貌似才……上初中?」七狼抱拳問道。

「沒錯,正是我那才上初中的妹妹,小女孩情竇初開的年齡啊,就被游年的顏值拿下了,男人就要憑實力!顏值什麼的都是浮雲。」solo痛心疾首道。

S&O拍了拍solo的肩補刀道:「人家游年演技還是杠杠的,不就打遊戲不咋地嘛,術業有專攻,你別嫉妒人家了!」

時漾樂得見QAQ的上單和射手貧嘴,沒過多久也就到了吃燒烤的點,小練招呼大家上了保姆車,開了幾十分鐘,到了一家十分乾淨的燒烤店,他們挑的這個時間人不是很多,又預定了角落的桌子,再加上屏風,也算隱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