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錦滿臉迷茫,「怎麼又和你小姑姑牽扯到關係了?諾諾不是被顧安南抱走的嘛?」

「這個我暫時也不知道,可以確定的是顧安南現在和小姑姑在一起,而且兩人關係匪淺,小姑姑知道你們家的事情。

不過她的口風很緊,不願意透露一點,她打電話過來就是為了告訴我們諾諾很安全。

還說顧安南很喜歡諾諾,她希望用諾諾來化解顧安南對你的心結。」

顧錦認真思考了一下,「厲霆哥哥,你相信她的話嘛?」

「我信,姑姑沒有欺騙我的理由,而且她要真是壞人,會特地打電話告訴我們孩子沒事?」

「這倒也是,只是諾諾那麼小,她們會不會帶孩子……」

「放心吧,姑姑是個精明的女人,有她看著顧安南,諾諾一定不會有事。

相反我倒是覺得這件事未必是壞事,說不定我們因禍得福。」

顧錦點點頭,「因禍得福?」

「你不是一直都想要知道你的爸爸媽媽在哪?顧安南為什麼對你有敵意?

要真像是姑姑說的那樣,只要化解了安南的心結,一切謎團就有了答案。」

「希望吧。」

司厲霆將她攬入懷中,「姑姑會好好照顧諾諾的,她說諾諾在她身邊會更加安全。

也許我們現在的處境她更清楚,這次搶諾諾的人是誰我們還在查,要是在姑姑那裡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顧錦被司厲霆說服,「希望小姑姑善待他。」

「放心吧,一定會的,好歹諾諾身體裡面也流著史密斯家族的血液。

上一次和小姑姑打交代,雖然她做事乖張,但我能感覺到她對我沒有惡意。」

「……嗯。」

顧錦這顆心稍微平靜了一點,諾諾平安無事,真好。

凱拉掛斷電話,發現孩子一雙眼睛盯著她一直的看。

「是不是覺得我很陌生?小東西,你得叫我一聲姑奶奶呢。」

凱拉逗弄著小錦諾,她一直說是顧安南留下孩子,她沒有說其實自己也有一些私心。

她內心深處最渴望的就是孩子。

「凱拉,我買回來了,累死我了。」顧安南雷厲風行的跑了回來。

只見她滿頭大汗,手中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

「先去給孩子兌奶,三個小時就要喂一次。」

「哈?這麼麻煩啊。」

「誰讓你自己撿回來的孩子,要是麻煩就給人家送回去。」

「好好好,我去兌,哎,養孩子可真麻煩,我以後還是不要生孩子了。」

顧安南一邊嘟囔著,一邊湊過頭來看著錦諾。「哇,小怪物真可愛。」 顧錦伸手掐了司厲霆一把,這人說話就沒個正形。

她掐得並不重,司厲霆卻是順手牽起她的手放在唇邊吻了一下。

「蘇蘇,手掐疼了沒。」

林均:「……」

他心中那個神明已經變成石雕,而石雕身上出現了一些裂痕。

林均有些無奈,「爺,你這麼著急叫我回來,就是為了讓我看你們秀恩愛?」

「是啊,林助理對女人無感,我就叫你過來好好刺激你一下。」

「爺……」林均扶額,他怎麼覺得自己家總裁大人越來越幼稚了。

「林助理,別聽厲霆哥哥的,他在逗你玩,最近出了一些事情,厲霆哥哥身體受傷,暫時要在家休養,所以只有讓你回來幫忙。」

「爺,出什麼事了?」

要在家裡休養,他的傷一定很重。

情非得已:寶貝情人太妖孽 「意外車禍,肋骨受傷,養一段時間就好,公司那邊暫時交給你。」

「好,我現在就回公司。」林均著急得恨不得踩著風火輪趕去公司。

「不急,你剛從國外回來也累了,今天先休息一下,公司暫時沒太大的事情。」

林均突然想到了什麼,「那個……我給你們帶了一些禮物。」

「林助理真是有心,出去玩還記得給我們帶禮物。」

林均撓了撓頭,「都是不值錢的東西,希望太太不要嫌棄。」

他拉開自己的箱子,換洗衣物很少,幾乎全是土特產,看他緊張的介紹禮物,顧錦輕笑一聲。

「林助理,你可真可愛,這些禮物我們很喜歡,不過比起禮物來說我更好奇那個女孩兒。」

「太太,我和她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她對帝凰有企圖心。」

「現在這個節骨眼上還是得小心一點,林助理,我來親自會會她。」

家裡接連出事,林均身邊也出現一個陌生的女孩,不得不防。

「太太,你要見她?」

「厲霆哥哥現在要靜養,諾諾暫時在安全的地方,我和你一起保護帝凰。」

最主要的是顧錦不想要變成被動,她要掌握主動權。

林均回來,公司的事情暫時不用太擔心。

司厲霆也樂得在顧錦身邊撒歡,「蘇蘇,晚上我想吃你做的糖醋小排骨,還有紅燒魚。」

「好,給你做。」

「蘇蘇最好了。」

林均聽到某人甜膩的聲音,他的身體都抖了三抖,這樣的總裁大人……

「林助理晚上就留下來吃頓便飯吧,我先去準備食材,你們聊。」

「蘇蘇,再加一個涼拌小黃瓜。」

「是是是,我的總裁大人。」

像是這麼接地氣的司厲霆林均從前是想都不會想的,那人就應該是高高在上的神,和平民百姓完全不同。

目送著顧錦離開,當她完全消失在視野中的時候,司厲霆臉上的笑容驀然收起。

剛剛連上的甜蜜被嚴肅所取代,他慵懶的靠著,手中把玩著一顆葡萄,臉上則是有些漫不經心。

「我要你給我做一件事。」

林均不知道究竟在顧錦面前那才是真實的司厲霆,抑或是現在的這個他才是最真實的狀態。

「爺,你請說。」

「愛麗絲的下落已經查到,我要你……」

司厲霆小聲在林均耳邊道,林均的表情一變,顯然被司厲霆的話所嚇。

「真的要這麼做?」

「早在海島上,她就欠我一條命。」

上一次司厲霆饒了她一命,誰知道愛麗絲還不知道收斂,又打算綁架自己的孩子。

「是,我知道了。」林均退到一邊。

只要是司厲霆的吩咐,他做什麼都可以。

「你說的那個女人也好好查查看,別讓她傷了蘇蘇。」

每個人所看到的東西不同,如果說林均心裡最重要的司厲霆和帝凰。

那麼司厲霆心中最重要的就是老婆和孩子,公司什麼的都是身外之物,他反而不會看重。

「我已經讓人開始查了。」

司厲霆點點頭,將電腦丟給他,讓林均去處理一些事情。

林均看著郵件,「爺,這個項目你還沒有做決定。」

司厲霆手也沒有受傷,這麼重要的東西他怎麼會丟給自己?

「我不在的時候你做的不錯,現在也可以接著做,我相信你的實力,當初我帶你回來就是讓你成為我的左右手。」

一句話將林均原本還打算說出口的話給懟了回來。

「爺,我會努力做好你吩咐的每件事。」他也不再推辭,拿著電腦就到一邊去了。

司厲霆則是給遠在美國的莫森打了一通電話。

「boss。」

「之前讓你做的事情做得怎麼樣了?」

「除了奧莉,其他人已經搞定,為了防止打草驚蛇,我暫時沒有行動,奧莉很厲害。」

事情都在司厲霆的計劃中,「趁著卡特在中國,按照我之前說的辦。」

「現在就動手會不會太早?」

「我還覺得太晚。」 狼性總裁請放手 想到錦諾出事的消息,他再也不會給卡特和愛麗絲任何機會。

「是,boss。」

司厲霆這種走一步看十步的人怎麼可能讓自己處於被動的階段,一年前他就在計劃今天。

卡特的性格偏執極端,絕對不能和他硬碰硬。

這些年來史密斯家族是在比爾的手中,卡特雖然在公司上班,他早就在外面開了一家屬於他自己的公司。

他本想要利用那家公司來逼迫比爾,那家公司經營的不錯。

不過這也成為司厲霆攻擊他的一個點,之前為了收購所有的股份卡特幾乎已經用掉了所有的錢。

假如現在公司帳務出了問題,需要大量現金周轉,試問卡特怎麼拿得出這錢?

賣公司?他肯定是捨不得的,父子倆辛辛苦苦才經營了這家公司。

到時候他能做的就只有一個選擇,賣股份。

畢竟他手裡還拿著家族的小半股份,一天不收回來卡特就等著東山再起。

司厲霆布了整整一年的局,要是卡特安分守己自己看在親人的面上也不會做什麼。

不過卡特對他的妻兒下手,那麼就不要怪他心狠。

諾諾是自己的寶貝,那麼公司和股份就是卡特所在意的。

他倒是想要看看一旦公司出了事,卡特的選擇是什麼。

九重華錦 要股份還是要公司?

果然掌握主動權的感覺才是最好,他又怎麼會真的放任別人牽著自己鼻子走?

從美國到國內,司厲霆看似為了掩人耳目,其實他很清楚,自己瞞得過卡特一天,但瞞不過一個月。

卡特以為算計了司厲霆,殊不知,從頭到尾他早就成了司厲霆棋盤上的一子。

這一招調虎離山,卡特還在想方設法對付他的時候,司厲霆已經讓莫森準備釜底抽薪。

等待卡特的結局已經註定,這場仗,他連成為司厲霆對手的資格都沒有。

然而這一切司厲霆並沒有告訴顧錦,他不喜歡說那麼多,多做遠比多說更好。

他已經有了足顧的羽翼和實力保護他的妻兒,任何人都不能傷害她們。

等收拾了卡特和愛麗絲,他就能和顧錦好好在一起了吧。

司厲霆玩膩了葡萄放到嘴裡,嚼了嚼,皺眉,有些酸。

「親親老婆……」

正在認真看電腦的林均聽到司厲霆的聲音,背上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的爺,你,你好肉麻!

顧錦風一般的卷進來,用手在圍裙上擦了擦,「怎麼了厲霆哥哥,是不是傷口疼?還是渴了餓了?」

「我要吃葡萄。」司厲霆指著盤子里的水果。

顧錦有些奇怪,「你手沒有受傷啊?要是不太方便的話讓林助理幫幫忙吧。」

「不要,你喂的比較好吃。」

顧錦:「……」

林均:「……」

我的總裁大人,你還能再任性一點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