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我很小心。」

「風恨羅本就不是你殺的,你不用那麼小心。」唐浩說道。

「是。」韓路心道,風恨羅不是我殺的,但是卻是你殺的,如果抓到你蛛絲馬跡,我也不會有好結果。

「風家族長是什麼境界?」唐浩突然問道。

「風家族長風魂是霸主高階。」韓路說道。

「如果他更進一步,就可以進入天朝的高層了。」唐浩說道。

「是的,只要進入到戰皇境界,就可以請求進入天朝為官。」韓路說道。

「嗯。」

韓路又說道:「不過到了天朝,戰皇境界的人很多,所以有些府城的掌政者會選擇留在府城做一方霸主。」

「你覺得風魂是什麼樣的人?」唐浩隨口問道。

「我對他不是太了解,不過上次見到他之後,我覺得他也許沒有野心去天朝為官,但是他卻是一個不允許別人來搶奪他基業的人。」韓路說道。

「他已經把韓雲州認為是他的基業了?」

「應該是的,而且他的兒子風恨羅因為韓雲州而死,他更加無法釋懷。」唐浩說道。

「看來他對他兒子的死活並不是太看重。」唐浩說道。

「這一點,風魂和劉傳很不同,他非常看重他的兒子們,所以他一定會找出殺死他兒子的兇手。」韓路說道。

唐浩微微一笑:「那就讓他找吧。」

韓路看著唐浩不以為然的樣子,他有些擔心的說道:「我現在最擔心的是,他親自到韓雲州來。」

唐浩聞言,笑了笑,說道:「他來了也不敢大殺四方,也是要講求證據的。」

「事情雖然是這樣說,但是如果被他懷疑了,他想出手,沒有人能攔得住他。」韓路有些擔心的說道。

唐浩明白韓路的意思,一個霸主高階如果想殺個人,那麼是不會留下任何線索的,所以殺了也就殺了,不會有什麼大不了的。韓路的意思是希望他低調一點,千萬不要讓風魂盯上了。 唐浩看著韓路,平靜的問道:「我很招搖嗎?」

韓路見唐浩如此直接的問自己,他忙說道:「當然不是,是你太過不同,所以無論在哪裡,都很容易被人看見你身上的光環。」

唐浩一聽,立刻笑了:「你這是拍馬屁嗎?」

「不是。」韓路立刻說道。

「我知道,盡量不給你惹麻煩。」唐浩笑道。

「我不怕任何麻煩。」韓路又立刻保證道。

就在這時,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從葯坊出來,在他身後,還跟著四個黑衣漢子,一看這個男人就是有權有勢的人。

韓路忙低聲說道:「他就是風家的三管家風起,境界比我高。」

「嗯。」唐浩也知道,這個人境界一定不是暴君初階。

「他很招搖,經常出入各地,顯示他的優越感。」韓路說道。

唐浩平靜的說道:「太招搖了不好。」

韓路聞言,心頭一顫,心中暗道,唐少爺看他不順眼,他要倒霉了。不管對方是誰,唐少爺都干跟對方鬥上一斗,而且知道到目前為止,韓少爺還沒輸過。這當然說明唐少爺的神秘莫測,但是約到的對手越來越強大,他不可能不擔心。

「如果他只是招搖,那就讓他招搖。」唐浩很隨意的說道。

「我知道。」韓路明白唐浩的意思,如果風起只是招搖,那就隨他。但是他言下之意,如果他做出過分的事情,那就不可以了。

從唐浩只是一個小小的武士中階時,他就是這樣霸氣,現在依然如此,這就是他的性格。

「走吧。」唐浩說道。

「是。」

韓路告訴車夫返程。

馬車調頭,向韓宅駛去。

而那個站在葯坊大門口的風起也在這時把目光投向了這輛馬車,他的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意。他始終覺得自己這次到韓雲州的任務很簡單,因為整個韓雲州也就只有一個暴君初階,而他可是暴君中階。

其實他更不認為四少爺是被韓雲州的人殺死的,如果劉傳活著,他還認為劉傳有這個實力。但是現在劉傳死了,他不認為韓雲州有人有能力殺死四少爺。

他覺得老太爺之所以如此緊張,也許是因為三爺和四爺接連失蹤的緣故。三年錢,三爺風恨修失蹤,三年後,四爺被人殺死。

風起認為,老太爺什麼都好,就是太看重親情了。如果他有老太爺的境界,一定會辦法進入天朝為官,可是看老太爺的意思,他分明想守著風江府和風江府下轄的十幾個州城。

他也明白老太爺的意思,劉傳死後,老太爺本想派自己人來管理劉雲州。卻沒想到半路里殺出一個韓路,生生的把劉雲州變成了韓雲州。若不是老太爺交代他的主要任務是查四爺的死,而不是搶奪劉雲州,他早就出手殺了韓路了。

——-

馬車載著唐浩和韓路向韓宅走去,走了一半,唐浩突然提出去看看韓家葯坊。韓路當然不會拒絕,立刻告訴車夫去韓家葯坊。

到了韓家葯坊,唐浩並未進去,而是依然坐在車裡打量韓家葯坊。

這韓家葯坊和風家葯坊相比,明顯小了一些,進出的客人也不是太多。

「這樣不行。」唐浩看著韓家葯坊說道。

韓路一下沒明白唐浩的意思,他問道:「哪裡不行?」

「必須超過風家葯坊,不然你在韓雲州的威信會越來越低。」唐浩平靜的說道。

「超過風家葯坊,這會讓風家憤怒。」韓路說道。

「風家葯坊超過韓家葯坊,本就違反了天朝律法。」唐浩說道。

「話雖然這樣說,但是……

唐浩很隨意從口袋裡拿出一個丹盒,遞給了韓路,說道:「這是三顆中品爆筋丹,拿去買了。」唐浩很隨意的說道。

「風家葯坊也有爆筋丹。」韓路知道唐浩是想用爆筋丹來擴大聲勢,招攬客人。

「先拿三顆中品的去買,在拿上品的去買。」唐浩笑道。

韓路立刻明白了,聲勢要一點點的擴大,這樣才真實。可是一聽說要把上品爆筋丹買了,他還真有點心疼。任何一種上品丹藥,那都是無比珍貴的。

「謝謝。」韓路接過了丹盒,他不能違背唐浩的意思,也不想違背唐浩的意思。

「別等了,現在就送進去。」唐浩說道。

「好。」韓路立刻下車,走進了葯坊。

很快,韓路就回來了,上了馬車,對唐浩說道:「我已經安排下去了。」

「嗯,回去吧。」唐浩說道。

「是。」

於是,馬車向韓宅走去。

坐在車裡,唐浩看著韓路說道:「雖然你已經是暴君初階了,但是這遠遠不夠。」

「我知道。」韓路現在越發的感覺到了唐浩的野心,這份野心可不是暴君初階的自己能夠滿足他的。

「最少也要進入府城。」唐浩又說道。

「我試試。」韓路實在無法說出肯定的話,他從前的夢想就是能夠成為州城的掌政者,現在他已經做到了。至於進入府城,他從未有過那麼大的野心。

馬車到了韓宅,唐浩下車,直接回到了後院。

院子里,一個冰冷的身影靜靜的立在那裡,她的周身環繞著一層蓬勃的源力屏障,這屏障是透明的,但是卻猶如實質,似乎隨時都能迸發出強大的力量。

屏障之中的人比這屏障更加的冷酷,她的身材很好,但是卻透著一股機械的冰冷,她很美麗,但是卻似乎永遠都不會有笑容。

「撲。」

屏障消失,落月扭頭看著唐浩,平靜的說道:「用不了多久,我就要進階了。」

唐浩無奈的笑道:「你又要走在我的前面了。」

「那是因為你把態度的心思用在勾心鬥角上了。」落月毫不留情的說道。

「在這裡,上面永遠有比我們強大的人,我們只能用一些勾心鬥角的本事。」唐浩笑道。

「其實我們現在的目標是變強大,而不是搶地盤。」落月看著唐浩說道。

唐浩看著落月,說道:「如果沒有足夠大的地盤,我們就更加無法安靜的修武了。」

「是嗎?」

穿越之愛妃熬得過 「當然,我們在州城裡住,那些比我們強大的人想要殺我們,總是要忌憚一些不能殺死修武者的規定。如果我們住在深山裡,他們隨時都會來殺了我們,事後直說是被妖獸吃了。甚至都不會有人發現我們被殺了,所以州城和州城裡的人就是我們的保護傘。」

「而且還有我們這些人更需要律法的保護。」落月明白了唐浩的意思。

「嗯,我們最後是一定要進入天朝的都城的。」唐浩說道。

「她真的有那麼強大嗎?」落月問道。

「也許比那更強大。」唐浩說道。

「咯咯咯……

突然,轟天珠內的紫雲笑了起來:「小看我的人都死了。」

唐浩無奈的皺了皺眉頭,笑道:「我沒小看你。」

「你比那個冷冰冰的丫頭聰明多了。」紫雲說道。

落月根本沒理會紫雲,轉身走進了她的房間。

「咯咯咯……這個丫頭總之這麼冷酷,好沒趣的女人。」紫雲笑道。

「你比她更無趣。」唐浩說道。

「是嗎!」紫雲的語氣中透出了狠意。

「是,你需要我幫你找你想要的那個靈魂,但是你又時刻想著要殺了我,這不夠無趣嗎?」唐浩笑道。

「聰明,你真是個有意思的年輕人。」紫雲笑道。

「你祈禱我永遠無法強大到能夠殺死你吧。」唐浩說著向他房間走去。

「你的意思是說,只要你足夠強大,就會毫不猶豫的殺了我?你不會的。」

「你太自信了。」

「不信走著瞧。」紫雲霸氣的說道。

唐浩不再跟紫雲鬥嘴了,他走進房間,身體一震,蓬勃的源力屏障瞬間閃出,環繞在他的周圍。能夠凝出源力屏障,這是暴君境界強者的特徵之一。

——-

韓家葯坊有中品爆筋丹出售,這雖然不是什麼他震撼的消息,但是對於韓雲州的修武者來說,至少多了一個選擇。之前只有風家葯坊有中品爆筋丹出售,價格太貴,而且不還價,讓修武者感覺風家太霸道了。

於是,修武者便就來到了韓家葯坊,看見韓家葯坊的中品爆筋丹品質不但比風家的品質好一些,而且價格也更低。但是他們發現來晚了,因為只有三顆,已經賣出去了。

不過韓家葯坊的掌柜說,可以預定。

雖然韓家葯坊剛開不久,信譽方面還不太讓人放心,但是掌柜的又說出來一個讓人吃驚的條件。預定金只需要丹藥的一層價格,大家立刻又興奮了起來。只需要十分之一的定金就可以預定中品爆筋丹,這樣的險值得冒一次。

於是,有二十多個修武者交了定金。

韓家葯坊這一舉動,立刻驚動了整個韓雲州。這裡面自然也包括風家葯坊的大掌柜風起,他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很是意外。這中品爆筋丹在風江府也許不算什麼,但是在韓雲州這樣的州城,絕對算得上是稀罕丹藥。韓家葯坊有了中品爆筋丹這並不奇怪,奇怪的是價格為什麼會那麼低,而且還接受預定,看來他們有了很高明的煉妖師。 風起決定去看看情況,他帶人來到韓家葯坊門口一看,韓家葯坊可以說門庭若市,進進出出的修武者很多。

看到這裡,風起眉頭一橫,心中暗道,好你個韓路,你這不是跟風家作對嗎?於是,他讓人也去交了定金,預定了一顆中品爆筋丹。他拿著憑據,心中暗道,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兌現預定出去的丹藥,如果不能,看我怎麼收拾你。

當天晚上,韓路便來找唐浩了,並且把風起派人預定了中品爆筋丹的事情告訴了唐浩。唐浩很隨意的就扔給了韓路幾個丹盒,告訴韓路,這裡一共有十顆中品爆筋丹,還有一顆上品爆筋丹,三顆上品爆骨丹,另外還有三顆極品爆力丹。

雖然這裡有了十顆中品爆筋丹,但是今天一共預定出去了十九顆中品爆筋丹,這還有很大的差距。

唐浩看出了韓路的擔心,他笑道:「按照預定的先後順序兌現承諾,剩下的讓他們等等。」

「好。」韓路自然不會質疑唐浩,但是他已經決定了要先把風起預定的那一顆中品爆筋丹給風起。

「風起是最後一個預定的嗎?」

「是第十八個。」韓路答道。

「按順序來。」唐浩說道。

韓路聞言,無奈的笑了一下,說道;「好吧。」他明白,唐浩這就是要碰碰風起這根硬骨頭。

「我今晚會朱翠園,明天就能趕回來。」唐浩說道。

「好。」其實韓路並不想這麼早就跟風家起衝突,他希望唐浩明天子夜之前把丹藥拿來,兌現了預定的丹藥,也就完了。

「你去吧。」唐浩說道。

「好。」

誤惹霸道總裁 韓路剛走,落月便走進了唐浩的房間,他對唐浩說道:「你要回去?」

「我回去拿一些丹藥。」唐浩說道。

「我也回去。」落月說道。

「嗯。」唐浩沒有反對。

於是,兩人即刻出發,他們沒有乘坐馬車,而是步行離開了韓雲州。

當然了,他們的這個所謂的步行,跟飛行也沒有太大的差距,只是不能飛行太高,不能一直飛行在天空而已。

「嗖嗖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