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陣神武點頭。

「這很有道理,但這不是弟子的道理。」

暗風曳。

「呵呵,你有什麼道理?」八陣神武笑道。

「問心無愧。」

暗風直接回答,「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適合某些人,但是對弟子來說,這不適合弟子,十年太長,弟子,只爭朝夕,只求問心無愧。」

簡短的話語吐出,八陣神武也是一愣。

裙襬的誘惑 許久之後,八陣神武點了點頭,「好,你有你的道理,為師不好說什麼,可以,如果你大哥有危險,我會送你過去的,但是在這之前,你必須好好修鍊。」

「好。」

暗風這時候也是一點頭,下一刻就不再多說,直接盤坐下來,開始修鍊了。

他知道,師尊八陣神武,言而有信,既然八陣神武說了會在方恆遇到危險的時候把他送過去,那他絕對會被送過去。

至於八陣神武本人會不會幫助龍神,這就不是他能管的了,畢竟他是弟子八陣神武是師尊。

「好了,封雨成了。「

同樣,就在亂武域內各大神武紛紛有著動作的時候,亂武域最高處的天空宮殿中,守門人也是淡淡的說了句。

「多謝大人!」

聽到這話,殺星神武立刻就要下跪。

「不必多謝,也不必多言。」

守門人這時候輕輕一擺手,停止了殺星神武三人的下跪動作,淡淡道,「交易到現在已經是完成了,接下來你們能做到什麼程度就看你們自己的,所以,去吧。」

「是。」

聽到這話,殺星神武三神也都是同時點頭,下一刻就身體一動,剎那間就離開了這宮殿的邊緣,來到了亂武域的虛空中。

「首誅龍神極其弟子!次誅雷神,再次滅神!」

一來到虛空中,殺星神武就冷冷道,「有意見么?」

「沒有!」

聽到這話,天神和劍神也都是同時回答,害他們最慘的,就是這三個神武,這次報仇找他們,正和他們的心意!

「好,那就開始吧!」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冷冷的話語吐出,殺星神武的身體也是隨之一震,一股極其濃郁的白色魂能當即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在爆發出來的一瞬,就直接向著他手裡的那柄白色摺扇灌注過去。

唰!

接收到殺星神武的魂能灌注,只是一剎,那摺扇就直接展開,一副不停變換的雲雨圖畫,出現在了扇面上。

「雲雨之力,風捲殘雲!」

扇子一打開,殺星神武的雙手就是一合,更加強烈的魂能從他的身上散發,再次灌注到了打開的雲雨扇之內,頓時間,雲雨扇上的圖畫也開始變化起來,一瞬間就變化了上千次,最終,扇面上的圖畫變為了一片漆黑,同時在這漆黑之內,一道散發著金色光華的光點,正在急速飛行著。

只是從其氣息,殺星神武三神就已經確定,這就是龍神!

「此扇果真至寶!」

看到這一幕,劍神也是認真道,「茫茫亂武,浩瀚無盡,而我們僅僅是灌注意念,就能知道我們的目標所在,這實在太厲害。」

「這是當然,守門人的寶貝,哪裡會差?」

殺星神武也是冷笑道,「不過現在該關心不是這個,龍神已經找到了,那就不要耽誤時間了。」

「他是不是察覺了?」

天神這時候卻是突地說道,「他現在已經進入到了亂武域的深層空間內移動,同時根據移動的方向來看,他去的還是雷神天宮,莫不是他想聯合雷神他們?」

「哼,他當然察覺了,守門人親自封印了亂武域,如此大的動靜,凡是亂武域的人都有察覺,更不要說是神武了。」

殺星神武冷哼一聲,「至於聯合,那又怎麼樣?有著雲雨扇在手,再加上我等三人合力,趕在他聯合其他神武之前就殺了他是沒問題的。」

這話一出,天神和劍神也都是一點頭,恢復了七成力量的他們,再加上有著高階神器在手,那當然是什麼都不怕。

「行了,別耽誤時間餓了,我們走!」

冷喝一聲,惜扳爾康,殺星神武的手掌就是一撕,直接撕開了面前的一處虛空,身體鑽了進去,天神和劍神在此刻也是立刻跟上,消失在了這片天地中央。

同一時間,群山神界內部,方恆也是突然睜開了眼睛。

就在方恆睜開眼睛的時候,風雄的眼睛也是一下掙開,看向了方恆。

「你感覺到了?」

風雄對著方恆道。

「嗯。」方恆點點頭,在剛才的盤坐中,他猛然感覺到了一股心悸,這是死亡的感覺,能讓方恆都有這種感覺,那證明危機真的已經靠近。

「看來,多餘的我不需要說了。」

就在這時,另一道話語響起,卻是龍神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他們兩人的旁邊。

「是殺星神武他們來了吧。」方恆道。

「是,而且來的很快。」龍神眼神凝重,「沖這個速度來看,他們應該是得到了什麼寶貝,讓我都感覺到了一股危險。」

「師尊打算怎麼做?」方恆立刻道。

「硬碰硬是不行的。」龍神曳,「他們三個,我一個對付不了,只能邊站邊逃,不過邊戰邊逃的時候,我的世界一定會承受巨大的撞擊,你們是絕對受不了的,所以現在首要的,還是把你們送出去。」

「不過師尊現在並沒有把我們送出去。」風雄認真道,「為何?」

「因為我現在所在的是亂武域的深層空間之內,這個空間你們一樣是無法存活的。」

從誅仙開始做皇帝 龍神苦笑,「若是往常,我隨意改變一下方向就能讓你們進入亂武域之內,但是現在,我連隨意改變一下方向的時間都沒有,我只能不停的跑,只有這樣才能爭缺間。」

「這樣么?」

風雄的眼神嚴肅了起來,只是這一句話他就知道危機的嚴重性了,連變化方向的時間都沒有,這是何等的緊迫?

「交給我吧。」

愛就對了 方恆這時候道,「我的神武世界,可以把諸位師兄弟都帶走,深層空間雖然厲害,但是在有我的神武世界保護下,想必生存下來沒問題。」

「會有一定的危險。」龍神道,「說不定他們再見到你的第一時間就攻擊你。」

「呵呵,也有很大可能,他們依舊會攻擊師尊。」方恆笑道。

「我倒希望他們攻擊我了。」龍神曳。

「呵呵,師尊放心吧,就算他們攻擊我,我也有信心擋得下來一擊。」方恆笑道,「一擊殺不了我們,那我們就安全了,因為他們首要的目標是師尊,師尊到時只管離開就是,他們自然會跟上,而等師尊離開的時候,想必師尊的盟友也會跟上去了。」

「嗯。」龍神點點頭,「事已至此,只能這麼想了,你快把他們帶走吧。」

「好。」

方恆也是沒有任何猶豫,手掌一震,喀拉拉空間通道立刻出現。

風雄等人看到這一幕連猶豫都沒有,就直接進入到了方恆的神武世界之中消失,此時此刻他們都明白,這是唯一的辦法,那他們只能這麼做。

等到風雄等人離開后,龍神的目光就看向了方恆,還想說些什麼,

只是還不待龍神的話語說出,轟咔一聲就猛然在群山神界內響起,肉眼可見,群山神界的天宮,突然間出現了一道巨大無比的裂痕,一股極其恐怖的風雲之力開始從其中爆發出來,剎那就席捲到了群山神界下方的龍神身上。

受此一擊,龍神的臉色一白,嘴角也溢出了一抹鮮血,只是他卻沒有抵擋,只是猛然站在了方恆的身前,替方恆擋住了那風雲之力的衝擊。

「師尊不必多說,弟子全都明白。」

方恆這時候說了一句,「弟子走了。」

嗖!

話語說完,方恆的身體就猛然一衝,剎那間就跨越了無數距離,從群山神界裂開的天空縫隙之內消失。

剛一出去,一股極其恐怖的空間壓力就衝擊到了方恆的身上,只是一瞬,就讓方恆的身體表面都開始出現無數的裂痕!

這就是亂武域最深的空間壓力b裡面蘊含的,幾乎是整個亂武域的空間重量!

也就是方恆肉身強橫,還有神武世界庇護,才能喘息,否則換成任何神武之下的存在,恐怕都會瞬間死了。

「給我死!」

突然間,就在方恆剛剛出來,還沒緩口氣的時候,一道暴喝就再次傳出,隨之出現的就是一隻充滿著霸道力量的手掌狠狠擊向了方恆的胸膛!

「黑暗之門!」

只是看到這手掌方恆就知道這是天神的攻擊,此刻他正是危機時刻,哪裡敢有任何猶豫,第一時間就施展了自己壓箱底的保命手段,黑色的光華一瞬間就布滿了他的全身。

轟!

悶雷般的炸響驀然傳出,肉眼可見,漆黑的空間內部,方恆的身體如斷線的風箏一般,當懲被轟飛了出去,在被轟飛的途中,方恆的氣息就已經衰落到了極致!

「殺」

「先殺龍神,這杏以後有的是機會殺!」

就在天神還想在給方恆一擊的時候,殺星神武的喝聲卻猛的響起,卻是此刻的龍神已經化作一道金光,直接在黑暗的空間中消失無蹤了。

「可惡!」

見到這一幕,天神也是大罵一聲,身體一動,就到了殺星神武的旁邊,只是就在他的身體剛剛到殺星神武旁邊的時候,劍神卻是冷笑一聲,「不必擔心,這杏死定了!」

嗖!

話語說完,劍神的手指就對著遠處的方恆一點,一道白色的劍芒當即從劍神的指尖迸發,對著方恆就沖了過去。

見到這一幕,天神也是露出了冷笑,卻沒在耽誤,直接跟上了自己的大哥,劍神也是頭都不回,直接就走了。

黑暗的空間中,只剩下方恆倒飛的身軀和那刺向他身軀的一道白色劍芒。

「死亡鎖鏈!」

危急時刻,方恆卻驀然喝了一聲,手掌猛的一揮,嘩啦啦的黑色鏈條就突然出現,在出現的瞬間就直接穿透了這無窮黑暗的空間世界,方恆也是抓會,身體猛的一縱,就直接跳了出去,來到了亂武域的虛空之中。

噗!

剛一出現在亂武域的虛空之內,方恆就驀然噴出了一口血,臉色要多蒼白有多蒼白,只是他的身體卻連基本的停留都沒有,在出來的一瞬,他就鼓盪全身力量,向著下方的大地沖了過去。

同樣,就在方恆的身體剛剛向著下方衝過去的時候,嗖的一道破空聲也突然傳出,卻是那道白色的劍芒竟如影隨形,也破開了無窮空間,瞬間就和方恆拉近了距離!

「可惡!」

感受到那劍芒的速度,方恆也是暗罵一聲,腳步猛然踩在了大地上,飛快的奔跑起來。

隨著他的奔跑,那在他背後的劍芒也是猛然降低,敝和方恆一樣的高度追尋。

「這種速度的奔跑我最多能持續半個時辰,半個時辰,是我最後的機會。」

感受到了背後劍芒的變化,方恆眼神凝重,此刻的他,狀態差到了極點。

在剛才他一出現在深層次的空間之內,他就已經受到了重傷,之後還被天神打了一掌。

神武一掌何等威能,萬幸他有帝戰的神武世界保護,再加上黑暗之門,勉強沒有化為齏粉,只是就算沒有化為齏粉,他距離死亡狀態也不遠了,現在還有這劍芒追隨,他連喘一口氣的功夫都沒。

「沒有任何辦法,我只能跑。」

一個念頭劃過了方恆的腦海,「這劍芒內部蘊含劍神靈念,我若停下來喘息,哪怕只是一剎那的喘息,這劍芒就能追上我殺了我,想不死,那就只有繼續跑下去。」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知道了自己唯一的路,方恆也不再多想,身體震動不停,渾身力量在這一刻都凝聚在了腳下,讓他的身體如同狂風一般飛奔起來。

以方恆的速度,亂武域的距離早就已經不是距離,只是幾個呼吸之間,他的身體就已經跑出了這片平原,進入到了一片山林中。

轟轟轟!

就在方恆的身影剛剛進入一片山林之內,他背後的劍芒也跟了過來,強橫的力量讓無數的林木都紛紛炸裂,等方恆跑出這一片山脈的時候,這方圓數十萬里的山脈,都已經完全被劍芒給徹底撕裂!

「強度沒有任何減弱。」

一邊奔跑,方恆一邊暗中想到,他剛才跑入山脈,就是想要看看這劍芒的威能到底能不能被消耗,只是現在看來,卻根本沒有任何虛弱的程度,甚至隨著破壞山脈,這劍芒的速度和強度還比之前強了一些。

「到底是劍神,劍意高昂,遇到阻力不光不會被消耗,反而會越戰越強,看來想要利用各種物體消耗劍芒是不行了。」

腦中急轉,方恆的目光閃爍,「同時按照這個強度來看,讓別人消耗劍芒也是不行,神武之下的人幫我只能是死,而亂武域現在的神武現在都已經去幫師尊了,我又只有半個時辰的時間,能找誰呢?」

一個又一個的念頭劃過了方恆的腦海,此刻方恆的完美血脈已經運轉到了極致,只是不管他怎麼分析,都找不到任何能夠幫他的人。

「有了!」

突然間,當方恆的完美血脈運轉到極點之後,方恆的眼神突地一亮,「這劍芒中有劍神靈念,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劍神天宮C劍神天宮的弟子給我當擋箭牌,我倒要看看,他對他自己的弟子,下不下得了手!」

終於有了一個辦法,方恆的臉上也是露出了冷笑,下一刻,他奔跑的身體就是猛然一震,剎那就沖向了高空,向著中變域劍神天宮的方向飛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