玳瑁直接往膳房趕去了這些都要提前做好的,雖說是清湯的冷麵,確實要用雞湯來煮麵。

回到杏花春館后,婉妍優哉游哉的坐在太師椅上,小臉仰頭看着房頂,心中想着皇后的態度。

「主子,皇后是孕婦,脾氣難免會有一些不對勁,您可別往心裏去呢。」蘇嬤嬤靠在婉妍的耳邊說道。

婉妍搖頭:「不是脾氣好不好的事兒。」

此刻,她的心情很差,皇后明顯是在用這個做甜頭,讓三個格格拉攏去了那邊呢。

「主子,您先消消氣,咱們不用和那邊一般見識。」蘇嬤嬤趕緊說道,「您先用一些酸梅湯消火。」

婉妍把酸梅湯端起來,直接喝了一杯,感覺渾身上下舒坦了不少了。

「嬤嬤,您說吳嬤嬤是什麼意思,總是在皇后的身邊挑唆,皇後手中的籌碼會越發的少了,連赫舍里家都不站在皇后的身邊了。」婉妍好奇起來。

皇后居然這麼聽吳嬤嬤的話,最終,反而被吳嬤嬤給算計了,吳嬤嬤的婆家在赫舍里家的奴才裏面,算是非常有地位的,這些都是因為皇后的原因。

「主子,這樣不是更好嗎?您總是操心這個做什麼?」蘇嬤嬤趕緊勸說道,「皇后自己想不開,把這些權利看的太過重了,雖說,皇後下放了一些權利,那些是無關緊要的權利,真正的權利,反而在皇后的手中牢牢的控制住。」

婉妍聽到蘇嬤嬤的話,心中微寒,皇后應該是被娘家給捨棄了吧。

「主子,奴婢聽說了,噶布喇和其夫人把索額圖少爺和烏仁哈沁格格給分出去了,不到逢年過節,絕對不能去噶布喇的府邸的。」蘇嬤嬤直接說道。

婉妍聽到了,右手的食指敲擊著扶手,心中琢磨,噶布喇為何會這麼做呢?按說,皇后只要能生下嫡子,將來絕對不愁位置的。

「嬤嬤,皇后那邊的消息,要靠着您來查探了。」婉妍說道,「派遣出去的,大概都被皇后給送回了內務府。」

「主子,奴婢建議您,在皇后滿月前,最好不要有任何的舉動。」蘇嬤嬤瞧著婉妍說道。

婉妍微微一愣:「嬤嬤,您是什麼意思?」

「按說,皇後生產,應該提前五個月準備產婆和奶嬤嬤。雖說萬歲爺特意交代了內務府,要給皇后準備產婆和奶嬤嬤,噶布喇夫人更是安插了幾個人。」蘇嬤嬤說道。

婉妍聽到后,感到吃驚:「嬤嬤,不是內務府準備的奴才,為何需要噶布喇夫人來安插了?」

「每個家族為了保證家族貴女和其子嗣的安全,都會用辦法安插產婆和奶嬤嬤,以防會有人在生產時做手腳。」蘇嬤嬤說道。

「姑姑應該提前做了準備,她不會見着皇後生產被人算計的。」婉妍搖頭,「那些人都看不明白罷了。」

「皇後娘娘,已經交代太醫院,一定要保護好皇后和孩子,這是萬歲爺的嫡子。」蘇嬤嬤回稟道,「裕親王福晉所生的是個格格,所以,大家把目光都對準了皇后的孩子。」

在未來的幾個月,武陵春色大概不會太平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重回八零帶著全家奔小康》第3章她要活的肆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夏江大酒店門口,幾輛跑車停著,其中還有一輛千萬級別的豪車——毒藥幻影。

「好了,好了,別打了。」章子涵有些不忍心,便開口制止。

王兵之前也是練武術的,對付一般人還是有幾把刷子,可在怎麼赤手空拳厲害,也抵不過幾個人的圍打,一開始動手后,就被張亭一腳踢爬在地。

「跟我玩,你他媽還嫩了點。」張亭家是縣城第一富商,平時為人也是囂張跋扈,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

「張亭,你讓人住手,我跟你去吃飯就是了。」章子涵一手……

《萬古一人宗》第一卷龍困淺灘第121章從天灰來一隻雞 「呼」的一聲,溫續猛地坐了起來,面露焦急之色,急促的張口便高聲呼喊道:「爹!我不走!爹……」

坐立不安的溫瑄看到他爹終於醒了,欣喜若狂的趕緊上前扶住溫續,剛要說話,忽的聽到他爹的叫喊聲,溫瑄愣住了,鼻子一酸,險些再次落下淚來。

溫續呆愣愣的坐了好一會兒,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剛才是真的遇見爹了,還是自己做的夢。

如果是真的,那麼老爺子最後一句「記得早點去找你媳婦跟家中的那些個孩子們……」是什麼意思?難道,溫家的那些孩子們都還活著?!想到這裡溫續眼中迸發出一絲雀躍。

如果是夢……

溫續低垂著眉眼,他倒是真的希望剛剛是真的見到溫老爺子了,那就代表著他們那些孩子都還在什麼地方好好活著!

溫續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久久不能回神,溫瑄不放心的在一邊不斷的呼喚著溫續。

「瑄兒!」溫續突然喊道,溫瑄趕緊在一旁應聲,確定溫瑄還在自己身邊之後,溫續整個人猛地放鬆下來,有些脫力的靠在一旁的樹上。

聲音低沉的緩聲道:「瑄兒,我剛剛好像看到你爺爺了……」

溫瑄一愣,看著情緒低迷的爹,心頭有些不安,眼神定定的看向溫續。

「你爺爺說,讓我肩負起溫家的重擔,說你在叫我,讓我趕緊回來。」溫續頓了頓,深吸一口氣繼續道:「你爺爺還說,讓我去找溫家的其他人,去找你的那些弟弟妹妹們……」

溫瑄徹底愣住了,如果父親說的這些話不是做夢夢見異想天開的話,那是不是說明,弟弟妹妹們,可能、也許真的活著?畢竟當初只是聽說溫家被滅了口,但是卻沒有人見到溫家有屍體運出來。

「真的?那太好了,爹,那我們現在就去找吧,我想他們了……」

溫續抬起僅剩的一隻手,揉了揉溫瑄的腦袋,嘆息一聲,終於是強行打起了一些精神,語氣堅定的道:「好,那我們就去找他們!現在就去!」

決定好了的父子二人,相攜朝著小涼山外圍走去……

梧桐苑裡,眾人照往常一樣忙忙碌碌的。

已經出落成大姑娘的溫琦完成了日常修鍊之後,便將全部心神投入到了藥材的研究中去了。

溫柔秀美的大姑娘,一頭青絲隨意的挽著,一臉安靜祥和的坐在一棵粗壯的大樹下,專註認真的看著書,遠遠看去,一副歲月靜好的美感。

讓人忍不住讚歎一句:「好一個貌美嫻靜的姑娘!」

溫琦日常有三件事:修鍊、看書、養靈草。

每日里充實且忙碌。

前院的院子里,「乒乒乓乓」的傳來陣陣的打鬥之聲,聽起來異常的激烈。定睛一看,卻是溫璋跟溫瓊二人,正在院子里鬥法。

高大魁梧、英俊硬朗的溫璋與英姿颯爽、形容美麗的溫瓊,兩人各持一把普通的鐵劍,在院子中專門修整出來用作修習武技功法的演武場上,二人輾轉騰挪間,你來我往,一時之間斗得難分上下。

而其他眾人看到這場景,均都習以為常了,畢竟三五不時的他倆就會來上這麼一出。

興緻好的,站在一旁觀摩學習,時不時的起個哄、叫聲好。

自己有事情要忙的,匆匆瞥上一眼,就趕緊撤了,遠離二人保平安,還是忙自己的要緊。

陳錦山將自己關在屋子裡,緊鑼密鼓的研究著博大精深陣法。

對於屋外二人的鬥法,陳錦山只是豎著耳朵聽上那麼一會兒,便搖著頭嘆息道:「五妹這是要輸啊!這是這個月第幾回了?哦,對,加上這次,這個月五妹輸了正好十場!」

「這個四弟也真是的,也不知道讓一讓五妹,哪次五妹輸了,不是絕食一天,逼著自己加練三個時辰。唉,這五妹也是太過剛硬了,須知這過剛易折啊……」

「呸呸呸,說什麼呢你?三哥不是我說你,就你現在這話,有本事你找五姐姐說去!你也就敢守著我的面念叨兩句了。」溫珩沒忍住呸了陳錦山一口,將他的話打斷。

「五姐姐這是心中憋著勁兒呢,且等著吧,你這邊將傳送陣研究出來了,或者將外邊的防禦陣法破解了,我們能夠從這裡出去了,五姐姐心中那口氣就有地方發泄了。」

「到時候,就絕對不會是現在這種狀態了。」

陳錦山嘿嘿一笑,他也只是在溫珩面前說這麼幾句,最近溫瓊那丫頭,脾氣越發大了,他可不好在她面前找事兒,到時候,說不得會被溫瓊那個丫頭狠狠的揍上一頓。

這些年來,溫瓊那丫頭出落的越發、漂亮了,只是這個性子跟她的長相一樣,越發惹眼,本就張揚的長相,再加上她那如烈火般的性格,使得溫瓊那丫頭如同一輪璀璨的太陽一般惹眼。

只不過那丫頭從來不將自己當成個姑娘,最愛扎著一個高高的馬尾,穿著一身男裝,風風火火、張張揚揚的,好似溫家的老五不是個弱質纖纖的姑娘,而是個英姿颯爽的少年郎。

「不過話說回來,三哥,你那個方法到底行不行?」溫珩手裡拿著一塊黑漆漆的木頭,右手拿著一柄小刻刀,正在用心的雕琢著什麼。

陳錦山停下手中的動作,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猶疑的回答道:「按原理來說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既然這個防禦陣我們現在破解不了,出不去。那麼不如再做一個傳送陣。」

「以我現在的陣法水平,太遠的距離夠嗆,但是只三五里的距離還是沒問題的。」

陳錦山砸吧一下嘴,看著溫珩認真的道:「理論上,我們讓果果按照我們教的方法擺放另一邊的傳送陣,只要擺放的順序等沒有錯誤,應該是沒有問題。就是不知道咱家這個小果果能幹不能幹了。」

原來最近這些年來,在缺這少那的條件下,陳錦山雖然陣法研究上也有所成就,按理說一個初級簡易的傳送陣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但是現在有一個問題,防禦陣法陳錦山還沒有研究明白,他們出不去。而唯一能出去的小果果,對於陣法又是一竅不通。

糾結不已的陳錦山便突發奇想,想著將簡易傳送陣的另一邊的陣法圖教給果果,讓果果幫他們從另一邊將陣法布置出來。

按理說果果那般聰明,連藥材都識得,這簡直傳送陣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誰知陳錦山將這個想法給溫珩一說,早就被關急眼的溫珩,二話不說就立馬答應了下來。

並且溫珩跟果果許諾:一旦果果成功將傳送陣布置成功,並且他們沒夠藉助傳送陣出去了,那麼溫珩就專門煉製一爐丹藥給果果吃。

要知道以溫珩此時的煉丹水平,這一爐丹藥的許諾可是動輒二百多粒丹藥的,並且其中還不乏極品丹藥。

溫珩說完,果果當時眼睛都亮了,支棱個尾巴,討好的圍著溫珩不住的蹭著他的腿,「喵~」了一聲,連連點頭,並表示保證完成任務!

為此果果學傳送陣陣圖,學的毛都快掉光了。本來蓬鬆的大尾巴,毛掉的都快斑禿了。

溫珩拋了個白眼給陳錦山,自豪的道:「這個你儘管放心,我們果果肯定能完成任務!」

「那就好,等我再準備準備,過兩天我們就出去吧,這麼多年了,我們也該出去看看了,有些事兒,也該了了……」陳錦山望著窗外蔚藍的天空自由飛過的鳥兒,聽著屋外正在努力提升自身實力的兄弟姐妹,喃喃道。

溫珩順著陳錦山的目光看去,湛藍澄澈的天空,飄著幾團縹緲無形的雲,時不時飛過幾隻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鳥兒……

或許,他們真的該出去了……

「你們……這是幹什麼呢?」正在對著窗外發獃的二人,被一道脆生生的聲音打斷了。

溫珩、陳錦山二人不約而同的朝著來人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容貌絕美,但氣質冷冰冰的十一二歲的小姑娘俏生生的站在門口,眼中劃過一絲無奈的看著二人。

「小七來了!真是稀客稀客,快進來坐。」陳錦山趕緊站起身來,拉著還站在門口的鐘離嵐往桌子旁邊讓。

鍾離嵐順著陳錦山的力道坐了下來,她可不好隨隨便便跟她這個三哥哥使勁,以她現在的修為,一個控制不好力道,就會拉的三哥哥一個屁股墩。

為了三哥哥的面子著想,鍾離嵐覺得還是順著三哥哥來吧,誰讓她家這個三哥哥在她印象里柔弱不能自理呢。

當然她的這個危險想法是不敢讓三哥哥陳錦山知道的,不然估摸著三哥哥又得悄么的設一個什麼縛身陣,罰她幾個時辰的站了。

「小七,你怎麼來了?有事嗎?」鍾離嵐坐好后,溫珩反手給她斟了一杯茶水,伸手遞給她出聲問道。

他這個妹妹,無事不登三寶殿,基本上沒有什麼愛好,除了修鍊就是看書,這麼些年來,鮮少看到她閑下來休息或者做一些其他跟修鍊無關的。本就資質極好,再加上又極其自律認真,說不得現在是他們家修為最高的了。

「哦,是有事,娘叫我來叫你們去後院呢,說是有什麼事,具體的我就不知道了。」一口氣將水溫剛剛好的茶水一飲而盡,鍾離嵐放下茶杯道:「好了,話我也帶到了,你們趕緊去吧,我這就走了。」

說完便要乾淨利索的起身離開。

溫珩一把抓住要起身離開的鐘離嵐,笑嘻嘻的問道:「不著急小七,在坐著聊會。那什麼我問你個事哈,你方便透漏一下你現在的修為究竟到了什麼境界了嗎?」

是的,因為鍾離嵐一向不愛參與兄弟姐妹間的鬥法演練,終日埋頭修鍊的鐘離嵐到現在為止,修為究竟到了何等境界,他們這些個日夜與她在一起的眾人也都是不清楚的。

有的說她怎麼也得練氣期巔峰,有的說她應該是達到了辟穀期,更有甚者猜測或許已經結成了金丹了。 臨安府崇新門。

崇新門外一帶,可自錢塘江直通入海。舊時沙灘上,灶戶各佔一地,煎沙成鹽,賣與鹽商,分銷各地。

如今曠野平坦,漁舟游駛,沙汀鳥舞。

近可觀錢塘碧水湯湯,遠可眺越山逶迤,是臨安府百姓賞景遊覽之佳處。

三四月,正是百花齊放的時候,崇新門外長明寺及一干諸教院僧尼,皆建佛涅槃勝會,羅列幡幢,香花異果供養,懸名賢書畫,設玩具異珍。平日莊嚴道場,此刻都是觀者紛集,竟日不絕。

而皇城司便位於臨安府東首,在崇新門內,離春熙橋不遠,司衙房舍鱗次櫛比,重甍疊檐,佔地闊達,靠西側有一青草茵茵的校場,便於司衛們日常操練。

王遷、魏行領着一干邏卒押著趙重幻回到皇城司,從西門浩浩蕩蕩入了司衙。

校場上,一群司衛正在騎着膘肥體壯的馬兒在校場上馳騁,人人手上拿着捶竿,追逐一個灰白的蹴鞠,時而發出一陣轟然的叱喝,而場邊也散落一些休息的司衛在觀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