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岳不停的躲避著那道身影的追擊,心中分析著,同時也把注意力放到了那到手的半截聖劍之上。

不過讓丁岳有些失望的是這半截聖劍完全是靈性盡失,已經沒有多少強大的威能了,也只有本體堅硬一些,想要恢復,可能要花費很多功夫,而如果再想讓兩截聖劍合一,更是難上加難。

這讓丁岳的打算有些落空了,這半截聖劍並不能對他的實力產生增加,對洪荒天地的局勢也是沒有了多大的作用。

「哧!」

聖矛如電,再次擊來,讓丁岳面色一變,轉身狂奔……(未完待續……)

ps:謝謝通天教主的兩張月票和打賞,感謝你的一直的支持! 聖光化成的虛影強大無匹,帶著聖元天地的天道之力,攻擊力犀利無匹!

這一點殘留的天道之力並不是很多,但讓丁岳頭疼的是這點天道之力不同尋常,好像是一種本源性的力量,展現出的威能極為強橫!

「斬!!!」

丁岳大喝,髮絲飛舞,身形挺拔如松,聖劍如閃電般斬下,快速無比,噗嗤一聲力斬了聖光身影,劈為兩半,一道道聖光不由得四濺而出!

「磨滅!」

丁岳沉喝,神通寶鏡飛起,光芒流轉,狠狠的要磨滅掉這些聖光。

但這些聖光卻是威能強悍,冰冷的氣息刺骨,如同聖矛一般,刺透了神通寶鏡的光芒,匯聚在一起,再次凝聚成了一道身影,手握聖矛,光芒一閃,便是再次給了丁岳一下狠的。

「咳咳……」

丁岳咳血,沒有辦法,轉身就走,他試了很多辦法,都是傷不到這詭異的身影,而對方強大的攻擊力卻是讓她連連受傷,這實在有些憋屈。

丁岳想不通又不是生靈,可能只是一個死物而已,怎麼會有那麼強的攻擊力,可比肩半步真道,這種威能實在有些驚慌人心了,本來像綠族的永恆神衛就已經夠奇特逆天的了,現在竟然又跑出來一種更猛的。

丁岳思量著破解之法,最終還是覺得關鍵點在那一點殘存的天道之力上面。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什麼化成的?」

丁岳發狠。反正也擺脫不了,轉身大戰,聖十字架、聖劍、神通寶鏡都是一起飛起。威能全開,限制對方,同時,他意志之力瘋狂席捲,碾壓對方,要探入其體內,一窺究竟。

「轟……」

但丁岳的意志之力剛一探入其中。頓時感覺眼前一晃,一股冰冷、沉寂的天威如同大浪般拍來。啪的一聲,直接就是把丁岳的意志拍碎,讓丁岳面色一白,又吐了一口血。

「天道之力。產生了異變?」

丁岳有些不確定的猜測,聖劍斬下,再次劈開對方,觀看其中的變化。

「幽暗神光!」

「天壽神光!」

「言出法隨!」

……

「斬道天刀!」

丁岳不停的變幻著神通,想找一種能夠有些效果的神通,最終,還是斬道天刀起到神效,一記天刀落下,那道身影明顯虛弱了一下。其上的天道之力都是被消弱了許多。

「根源還是在這天道之力之上!」

丁岳目光一喜,沒有想到斬道天刀還有如此的功效,對著死物也有大作用。天道之力都能斬下!

天刀揮落,一刀刀斬下去,不消片刻,對方的實力就是不足為懼,丁岳隨之一掌落下,便是徹底的拍散對方。聖光四散。

但就在這時,丁岳體內的小豌豆卻是突然動了。光芒一閃,從丁岳體內跑了出來,一道淡淡的光華掃出,像飢不擇食般,把那四散的聖光都是卷了過去。

「我累個半死沒有想到竟然是便宜了你。」

丁岳氣的不輕,但那小豌豆卻是沒有理會他的不滿,輕輕搖動,光芒一閃,再次穩坐丁岳體內。

隨後,丁岳一邊小心的躲避著那從虛空中不時掃出的聖光,一邊催動聖十字架,去尋找另一半。

不過不等丁岳到達目的地,對面,天使聖人便是迎面走來。

丁岳目光一凝,感覺到天使聖人有了些不一樣。

「那半截聖劍在你手中了。」

天使聖人開口說道,目光淡淡如水,但卻威嚴無比。

丁岳眉頭一挑,心中有了些怒氣,這天使聖人難道又從那裡找到了一些底氣?

目光掃了掃,頓時,丁岳目光不由得縮了一下,他看到了天使聖人身上那冒出的絲絲的大道之光。

丁岳心中疑惑,這天使聖人之前被他一記斬道天刀斬掉了道行,此刻怎麼又那麼快遞恢復了?

而且還不只是恢復,看樣子還是更進一步,離半步真道越發的進了。

「這就是你的底氣?」丁岳話語較為冷淡的說道。

天使聖人面色如常,開口說道:「我族的至寶,終究還是我族的,還回來吧!」

「那就讓本君看看你的實力能不能掌控這種至寶。」丁岳冷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一戰!」

天使聖人出手,沒有過多的廢話,這一刻,他好像以往那種俯視整個聖元天地的自信又回來了,目光深邃如淵,帶著無上的威嚴。

天使聖人手中拿著聖十字架的另一半,擋住棍子,掃了過來,但這很尋常的一個攻擊卻是讓丁岳面色一凝,身形跟著後退,手中的聖十字架的另一半散發出強大的禁錮之力,干擾對方。

「有點門道!」

丁岳皺眉說道,轟鳴一聲,渾身混沌仙光流露而出,帶著無匹的偉力一掌派去,這漆黑的虛空都是被撕裂。

但天使聖人的實力卻遠遠超出丁岳的意料,此人好像一下子脫胎換骨一般,各方面的實力都是倍增,神通強大,法力雄厚,堂堂正正與丁岳對拚卻是一點都不落下風。

這讓丁岳震驚,不知道對方到底得了什麼機緣。

不過對於丁岳的實力,天使聖人同樣有些無奈,雖然他一下子實力大增,但雙手無物,依然有些拿不下丁岳。

目光頓了頓,天使聖人手中一翻,拿出了一件法寶,法寶方方正正,通體赤金聖光璀璨,不過巴掌大小,但卻如同一座池子一般,裡面波紋道道,金光泛濫,好像裝了一池金水。

這件法寶很明顯帶著極大的損傷,表面帶著很多的裂紋,其中有一角殘破了。

但即使如此這件法寶也是讓丁岳面色一變,這散發的威能最起碼都是極品至寶的級別,氣機極為強大!

「轟……」

金色池子飛起,威能浩瀚,展現出極為強大的威能,甚至好像要比聖十字架、聖劍還要強上一籌,有種鎮壓天地的感覺。

丁岳身子一沉,感到了極大的壓迫力,同時,那金色池子震動,一道金色水流卷出,裹住丁岳,就要把丁岳捲入池子中。

瞬間,丁岳就是陷入了極大的危機地步,讓他有些措手不及……(未完待續)

ps:碼字實在耗費精力,腦細胞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了,求兄弟們的支持,謝謝 「破!!!」

丁岳憤怒不已,怒喝一聲,渾身混沌仙光剎那間就是暴動了!

仙體轟鳴,剛猛無匹,丁岳持著聖劍猛力的劈出,轟鳴一聲,金色水流破碎,隨之那金色池子也被丁岳給劈飛了出去。

天使聖人眉頭皺了皺,對丁岳的實力進步之快再次感到感嘆。

但天使聖人同樣也是自信心十足,既然他敢動手,就有一定的把握!

「讓本君看看你都有什麼底牌,不然本君保證,即使出了這片區域,你也跑不了!」

丁岳帶著怒氣寒聲說道,聖劍璀璨,直接揮手對著天使聖人劈了過去,強大的威能可能一擊就能劈死一位造化巔峰的強者。

「好!本座就讓你看看!」

天使聖人也有火氣翻滾而出,面色一冷,淡淡的說道,手中催動金色池子再次鎮壓向丁岳。

但同時,天使聖人頭頂突然有浮現了一件至寶,威能強大的無邊無際,比金色池子都是還要超出一籌。

這是一件好像是輪盤般的至寶,也是赤金色,看不出什麼材質,如同玉質般,其上刻著玄妙的花紋,一看就是奧妙無窮,蘊含大道精華般。

但同樣的,這件至寶也是殘破的,破的差一點丁岳都看不出是什麼形狀的,損壞極為嚴重,有一大半都是缺失不見,現如今這一小半殘破之體也是由一塊塊的碎片組合而成的,看樣子還是天使聖人勉強粘合在一起的,中間裂縫很大。


丁岳皺眉。心中更為驚駭。因為這件法寶已經殘破的不像樣子了。透出的氣機還那麼強大,如果是完整的,那豈不是得逆天?

「刷……」

殘破的輪盤發光,光芒有些散亂,好像強行合在一起似得,但就這樣一道散亂的光芒卻是讓丁岳面色一變!

砰的一聲,丁岳來不及反應就被光芒掃中,直接被掃飛數百萬里。全身的骨頭都是碎了好幾根,體內五臟六腑都是移位、裂開。

「這是什麼法寶,竟然發出的是天道之力?」

丁岳驚疑開口,目光凝重,他能看的出來,這道光芒是由天道之力凝聚而出的。

而這天道之力,也是像之前那道人影中的天道之力一樣,帶著詭異的變化,威能極強。

「承載天道的天道聖器,雖然殘破了。但也是威能無限,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擋的!」

天使聖人淡淡的開口說道。殘破的輪盤灑出一片光芒落入他的體內,瞬間,轟鳴一聲,天使聖人身上竟然也出現了一股洶湧澎湃的天道之力!

天使聖人身上的氣息倍增,風雲席捲,身上聖光璀璨至極,處於這片漆黑的時間,天使聖人就如同一**日般,光芒無量,威嚴無比。

「把我族的至寶還回來吧。」天使聖人俯視丁岳道。

「承載天道的聖器?」

丁岳沒有理會天使聖人,而是目光凝重的看向那件殘破的輪盤,心思一轉,一個念頭就是浮現在他腦中。

「難道是如同造化玉碟般的至寶?」丁岳問道。

「是,作用一樣,不過洪荒天地的造化玉碟乃是盤古從混沌內尋來的無上奇珍,威能無盡,而我聖元天地的天道聖器卻是差了一點,也就可比尋常混沌靈寶一般罷了!」天使聖人沒有隱瞞,直接開口說道。

「嘶!!!」

丁岳不由得的倒吸一口冷氣,心中有著罵娘的衝動,什麼是大機緣,這才是啊!


造化玉碟啊,那可是無上的奇珍聖器,道祖就是因此以身合道的,不說別的,就是那承載天道的獨特效果就是能讓掌有者受益無窮,如同天道在手中般,什麼悟道修鍊的事情,簡直就是喝水一樣的簡單。

道尊開天,以身化天地,以此尋找證道的前路,而這天地之中,證道的關鍵就是自身鴻蒙大道所化成的天道,以天道推演大道妙理,再以替道者也就是天道聖人領悟缺失的大道精華,助道尊悟道。

這是混沌內古往今來諸多強大道尊用生命證明的一條路,也是唯一的一條可能成功的路。

但這條路卻是危險萬分,以身化天地,道果顯化成天道,道尊如同放棄了刀劍護衛而又身家萬貫的富人一般,誰能忍得住這裡面的誘惑。

也因此,才有了鴻鈞道祖這一種護道者的人存在,為道尊悟道保駕護航,但這類人的實力也是個問題,不能弱了,所以才有以身合道,成為天道一部分,帶著無以倫比的強大偉力,擁有可戰霸主的戰力。

而護道者合道的關鍵就是造化玉碟,承載天道與護道者的聯繫,可以稱之為天道聖器,而能有這樣功效的無上奇珍,整個混沌都是不多,極為稀少,不比混沌靈寶差多少。



丁岳是不知道,昔日盤古大道尊決定開天的時候,可是費了很大一番精力才尋到的造化玉碟,同樣的,聖元天地的造化玉碟也是聖元道尊費盡心思尋到的奇珍。

造化玉碟,承載天道與護道者的聯繫,本身在之前就是被道尊煉化了一番,完全可以說是整個天道的一部分,先不說本身如何,就是那蘊含的天道精妙都是讓人眼饞。

看看眼前的天使聖人就知道,依靠這件殘破到快不行的天道聖器,不僅可以快速的領悟大道,在戰力方面更是強大無匹,他那身上的天道之力,可不是之前鴻鈞道祖給丁岳的那種,而是一種貼近天道本源的偉力,威能極為強橫!

這些都在丁岳腦中一閃而過,他知道今天有些危險了,即使如今聖元天地的天道崩塌,但天道聖器依然不能小視,一個不小心,丁岳很可能就是陰溝裡翻船。

但隨之,丁岳卻是突然面色一凝,看向天使聖人,寒聲說道:「依仗此寶,你能擺脫洪荒天地的影響?」

仔細想一想,這個可能性極高,如果是真的話,天使聖人若是選擇叛逃洪荒,那對洪荒天地覺得是一個極為不好的消息。

要知道在邊荒,天使族已經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種族了,而且在洪荒天地,也是與洪荒天地融合的極深!(未完待續……)

ps:謝謝飛天930121、浩南真人的打賞,謝謝七千星域、一叫就射的月票,感謝大家的支持! 聽了丁岳的話,天使聖人愣了愣,隨後搖了搖頭說道:「本座不會離開洪荒的,別人想進都是進不來,本座又怎麼會輕易離去,在這裡,真道霸主神通難以展現,都是可能喋血,安全性可是比混沌強多了,一日不證道,本座就一日不可能離去。」

丁岳沒有想到天使聖人還有如此的想法,不由得的說道:「如今洪荒天地危險萬分,你竟然還願意留下?」

天使聖人卻說道:「莫不然你真以為洪荒天地沒有一點還手之力,如果那樣的話那麼你真的小看了手握五十鴻蒙大道的盤古大道尊了,他那等人物,道行深不可測,不會那麼輕易隕落的。」

丁岳沒有再說話,不管天使聖人處於什麼心理留在洪荒天地,只要他不叛逃洪荒,那就可以,至於其他的,相信鴻鈞道祖會處理好,用不著他擔心。

「交出我族至寶!」天使聖人又開口道。

丁岳體內轟鳴陣陣,混沌仙光沸騰,混沌仙體現在生機渾厚,氣血磅礴,斷幾根骨頭很快就能恢復如初,丁岳手中拿著聖劍,淡淡的說道:「莫以為就靠著兩件至寶就能拿下本君!」

「足矣!」

天使聖人見丁岳還不死心,心中有些怒氣翻滾,伸手一點,金色池子就是飛起,水流嘩嘩嘩作響,席捲而出,要困住丁岳。

同時,他頭頂的天道聖器再次發出天道光芒。威能滔天,帶著沉重的天威掃向丁岳,不說別的。就是那沉重的天威都是讓丁岳感動一股窒息。

但丁岳也不會束手就擒,輕易放棄,天使聖人是他手下敗將,此前是,以後也是,這一點丁岳很自信。

面對天使聖人的挑釁,丁岳要以堅決、凌厲的反擊告訴對方。洪荒天地,依然是他最強。天使族,只能是附庸!

事實上天使聖人和丁岳的戰鬥不僅僅是兩人之間的鬥法,這其中,也有洪荒大勢在其中。兩人都是洪荒之中的絕顛強者,誰強誰弱,無不關乎著洪荒氣運流轉!

「轟……」


丁岳是聖十字架飛起,要禁錮金色池子,同時,丁岳渾身仙光暴動,頂著神通寶鏡要靠近天使聖人,磅礴的偉力剛猛無匹,即使是天道聖器。依然讓丁岳轟的顫動不已。

這是丁岳再一次的全力爆發,不僅是至寶仙體,就是無上神通等等。都是強力斬出,但同樣,這也是一場極為艱難的戰鬥。

說到底,丁岳也不過是一介造化中期的修士,而天使聖人,也不是一般的造化巔峰強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