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結構有點像是經典的傳統數獨遊戲,不過比那個要複雜很多,因為中間涉及的計算都是要連續的,而且還要參與計算的數字也要共享使用。條件是必須自己心算,不能依靠計算機。否則會引起嚴重後果。

加隆計算了下,暫時完全沒什麼頭緒,他是頂尖大學的高材生。也是圖騰世界的頂級生化學家,但是眼下短短時間內想要用心算完成這種程度的組合模型,這個難度已經不能用難來形容,而是要用堪比登天來對比。

他不敢想象那些其他的能械師到底是怎麼進行這個訓練的,這樣程度的心算計算力簡直已經到了非人的地步。

計算了下沒什麼頭緒,兩台機甲也差不多到了預先設定好的目的地——科爾小鎮。

在輻射帶里,名字叫科爾。基尼羅,湯姆之類的小鎮簡直多不勝數,說是小鎮。其實就是個很小的村子。

黑色平原上,方圓數十公里只有這裡有一個小小的山包丘陵,而科爾小鎮就是將這個小山包內部改造成半封閉式的小鎮,周圍還移植了很多變異植物。隱蔽性很強。

加隆一路趕過來。目的就是來到這裡這個科爾鎮,為此他還和安達起了小小的爭執,不過對方似乎看到無法說服加隆,居然也不離開,反而是緊緊跟著他,一副死纏爛打的樣子。

加隆也懶得理會這人,他這次出來的目的他可是一直都沒有忘記。

嗖嗖!!

兩聲破空聲里,兩台黑色機甲急速飛到小山包上空。

加隆按照老師給的頻道。直接往下打出訊息:「我是諾諾西瓦。林。」


很快,下方山包自動張開一個小口子。一個無人飛行器直升出來,看起來像是超微型直升機,上邊吊著一個黑色的小包袱。

加隆伸手一抓,直接將包袱抓到手。

此時他面前的電腦屏幕上陡然閃爍模糊了下,發出嘶嘶聲,出現一個禿頂了的中年大叔。

「諾諾大人,這是今年的採集量,請查收,另外本派的葉飛大人已經趕到,坐鎮飛鰩城,主上通知您可以直接回去飛鰩城。」禿頂大叔低聲說。

「明白了,辛苦了。」加隆點頭回以微笑。

「這是屬下應該做的。」禿頂男子趕緊低頭表示惶恐。

畫面斷開,加隆也差不多將報復消毒完畢了,在隔離艙里操作著機械臂迅速打開,裡面是冒著寒氣的冷凍箱,箱子內放著一個通體透明的水晶球,裡面中心充滿了類似水銀一樣的半透明粘稠液體,但是卻是血紅色。

「這就是血銀?」加隆心頭一松,這次出來的目標達成了一個,還有就是另外一個,找到弟弟貝倫和赤月等人,既然佔據了諾諾這具身體,儘可能的讓他的周圍朋友親人過得更好,也是他應該做的回報之一。

而且沒有貝倫和家庭的默默付出,當初這個身體也不可能那麼輕鬆就進入黑盤學院,得到很好的前進基礎。

「現在去哪?還不回去?」接到血銀后,加隆和安達兩台破爛機甲迅速朝著不知名的方向隨意飛行了一會兒,安達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去飛鰩城,不過不能就這麼直接去,必須找到一個安全的路線。」加隆隨口回答。

「你還想回飛鰩城!?」安達吃驚道,「回去的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埋伏等著你!回去是找死么?」

「那又怎麼樣?」加隆不為所動。「要不你就別跟著我算了。」

安達坐在機艙內眼珠微動。

「不行!為了你的安全,你可是第一次外出輻射帶,要是染上輻射病那就麻煩了。所以我們還是一起走比較好。」

加隆切了一聲,知道這傢伙是想要依靠自己這邊黑湮派的實力躲避白光的追殺。

兩人在一路上消耗補充了些能量塊后,機甲的負重少了一些,倒是承載知能礦的負擔也少了許多,顯得遊刃有餘,浴室加隆毫不客氣的將先前路上和對方趁火打劫得到的知能礦量接過來。

這一路上他也弄清楚了知能礦的價值,市面上雖然標了價格但是沒人會賣,這東西有價無市,一般傳承級機師自己用都嫌不夠。拿去和傳承級的進行交易,那簡直就是一本萬利。

加隆統計了下,總共得到的知能礦換成資源,絕對能夠弄全自己需要的所有建造機甲的中低檔材料。有了獨屬機甲他才有資格向傳承級前進,否則沒有自己的獨屬機甲,那就別去想什麼共鳴度了。沒有共鳴度連新月級都進不去,更不用說後面的半月級,滿月級,雙月級,以及真正進入傳承級。

這些知能礦大約有數百塊,佔據了機甲百分之九十的負重,極大的降低了機甲的靈活性和速度。

所以兩人只能盡量的改變前進軌跡。以免讓後面的可能出現的追殺者追上。

「你想知道我為什麼會被那些人追殺嗎?」閑著無聊,安達開始和加隆聊天。

「為什麼?」


「因為我殺了他們少族長。或者說是我們的少族長,因為原先我也是那個家族的一員。」安達笑著說。

「然後呢?」

「然後?然後當然就是逃跑啊。我參加了黑盤學院,因為只有黑盤學院精銳生才有資格讓家族忌憚,不敢在學院內殺人。」安達笑了笑。

加隆嗯了聲,沒什麼興趣繼續聽。反正無非又是什麼艱難前進。努力奮鬥,加上一些運氣,好不容易才從家族的重重魔爪中逃離出來,現在才勉強站穩腳跟。

安達嘿嘿笑了兩聲,看到加隆沒什麼感興趣的意思,又換了個話題。

「喂加隆,你說。。。我們現在機甲上都帶了這麼多的負重,還是這麼多的貴重物品。要是突然遇到幾個機甲高手敵襲的話,那樂子就大了。。。呵呵呵」

「呵呵呵。。。」加隆也跟著笑起來。 最強狂兵 ,「你他么真是個人才」

安達也臉色發白起來。笑聲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啪的一聲,他狠狠打了自己嘴巴一下。

「我他么真是個烏鴉嘴!」

「現在怎麼辦?」

「跑啊!!!」

加隆轉身就跑,二話不說。

現在負重這麼大,複雜一點的動作都可能導致引擎能源爐負荷不起,直接死機,但是要讓他們放棄身上的知能礦,算了吧,這可是拿命換來的財富,就這麼輕易放棄完全不是兩人的風格。

看到兩個機甲拔腿就跑,龍頭人形機甲疑惑了下,嚓的拔出面前插在地上的白色戰刀。

「不是說那傢伙很剽悍嗎?除非遇到絕對自己無法抵抗的對手,一般都是先打了再說,怎麼和資料上的不同?」

潔白駕駛艙內,冰龍摸著下巴疑惑道。

「大人,特殊檢測器上發現那兩台機甲身上有高能反應!對方似乎開啟了低溫冷藏功能!」隱藏在上空的隱形戰艦內,一個屬下頭像出現在機甲屏幕上。

「哦?高能反應?是帶著什麼好東西?難怪看到我就跑!」冰龍頓時眼睛一亮,「走!追上去看看是什麼!」

他一拍駕駛台,龍頭人形機體轟然配出白色光焰,朝著前方兩台機甲直追而去。

黑色平原上,前面兩台黑色機甲不斷奔逃,後面一台白色機甲步步緊逼,兩者之間的距離在飛速縮短著。

砰砰砰的奔跑聲中,前面兩台機甲根本沒辦法持續飛行,而是一下飛去一下落下用腿借力,顯得笨重而笨拙,一看就知道機甲負重太大了。

「快追上來了!怎麼辦!?」安達大叫起來,看著身後越來越近的龍頭人形機甲,他第一眼就認出了對方是白光的機體,第二眼,就看出了雖然機體只是四級強度波動,但是意識力的危機感預警不斷的在警告他,快跑!快跑!快跑!!

「你先拖住他!我去找救兵!」加隆大叫。速度居然一下子快上許多,居然是把那種減少阻力的特殊前進技巧用出來了。迅速把安達甩在後面。

「拖你妹啊!」安達淚流滿面,終於看清加隆無恥的本質了。「你怎麼不去拖住他!?」

「嘿嘿,我速度比你快,逃脫率更高啊。」加隆大笑回答。未完待續。。 「你這傢伙!!」安達咬牙,回頭看了眼那台白色龍頭機甲,更是嚇了一大跳,那機甲居然已經追到了不過二十米的距離內

轟!!

安達發飆了,身後陡然放出大股的意識力,如同炮彈一般往後噴射而出,這股意識力居然隱隱加速了機甲的前進速度。

「相信我!我一定會回來救你的!」加隆在前面大喊。「我以我的人格擔保!」

「你的人格有屁用!」安達大吼,眼看著又要被追上了,他趕緊又放出一股意識力往後噴射,既加速機甲,又干擾了身後機甲的速度。

「我說,你們兩個到底在跑個什麼毛啊?」冰龍在後面無奈道。「我又沒打算殺你們。」

「沒打算殺我們你追個毛啊!!!」安達大叫。

「是你們心虛啊,看到你們跑,肯定有鬼,不是幹了壞事就是偷偷摸摸不是好人!」冰龍摸摸下巴。「我這個人最大的哀嚎就是懲惡揚善!」

「你神經病啊!」安達大吼。

「說髒話的肯定不是好人!」冰龍神經質又發了,嘿嘿笑起來,速度一下子更快了。

「我艹!」安達趕緊又噴出一股意識力。

兩人都明白,現在機甲帶了負重,要是回頭迎戰,不用說,戰鬥力估計連一個普通五級機師都打不過,就更不用說後面這個一看就感覺意識力波動恐怖的傢伙。

這也是加隆二話不說拔腿就跑的緣故。

三人各施手段,一會追上了。一會又被甩開,一會兒又快要追上,但是一個轉向又被甩開了。

冰龍一開始還只是鬧著玩。沒想到後面逐漸認真起來,居然還是追不上前面的兩人,心頭頓時有些驚訝了。

前面一個諾諾西瓦還好,那種痛特殊的趕路技巧把握得很好,很流暢,速度快是應該的。但是後面的這個安達明明沒有什麼技巧,但是各種怪招層出不窮。各種意識力小技巧亂七八糟,有時候是地下炸出大量石柱,雖然馬上就被撞飛。但是稍微也阻擋了一點冰龍的速度。

有時又是地面結冰,稍不注意居然被滑了一下,噴射器引擎居然也會受到一點影響。

還有次是磁場變換,一下子磁場紊亂。這台四級機甲居然差點直接往前栽倒。小花招一套接一套。就算是冰龍身為傳承級高手,看起來年輕,但實際上是活了不下兩百年的老傢伙的閱歷。也居然有兩招沒有認出來是用的什麼技能。

但花招歸花招,終究也有用盡的時候,一個小時后。

冰龍終於確定安達再沒有別的花招了。追了一個多小時他也感覺無聊煩了。

一個翻身,機甲轟然翻滾著收縮機體,居然飛躍到了安達前面的地上嘭的一下落地,擋住安達前進路線。


同時他單手一揚。 神女帝妃︰傲嬌太子絕世寵 ,直奔前面的加隆機體。

白光鋒銳無比。無聲無息,只能看到一道淡淡的細線,直奔加隆機體脊柱背心。一旦那個地方被打中,機體第一時間就會癱瘓在地,無法繼續行動。

就在這時,加隆反手抽出戰刀狠狠一斬。

鐺!

刀刃和白光相交,兩者分別彈開,誰也沒贏過誰。

加隆迅速站定,刀刃上居然出現一道清晰的缺口。白光也激射鑽進邊上地面,穿透一道細微小孔,消失在地底。

「好了好了,乖乖陪我打一場吧,打得高興了我可以考慮放你們離開。」冰龍撇撇嘴,大聲道。

「安達!靠你了!」加隆大吼一聲,機體迅速飛退。

冰龍居然不繼續追他了,反而是專註的看向安達,似乎對他更感興趣一點。反正他也沒打算殺諾諾西瓦,這次過來可沒打算給斐拉當刀時,至於給兄弟出氣,回去就說追殺了兩人一通了事,算是個交代就行了。

他現在對安達更感興趣,這傢伙小花招居然還有他沒見識過的。

安達欲哭無淚,對加隆的無恥又有了更新的認識。

「你這小子!!」

加隆可不信這傢伙會這麼容易被幹掉,而且對方身上確實沒有殺意,頂多被胖揍一頓,至於拋棄夥伴背信棄義什麼的,他這個人從來不拘小節,只要有適當的機會,該出手時就出手,絕對不會被一般人所顧忌的東西束縛。

他相信安達用不了多久被揍一頓后就會又趕上來的。

繼續悶頭趕路了一段,很快穿越黑色平原,前面是淡黃色的草原,大片的黃綠草地密密麻麻隨風搖動。

這一次,前面的草地上,正靜靜站著兩台白色熟悉的光輝機甲,來自白光的五級機甲。

兩台機甲安靜的站在地上,周圍沒有任何其他人,但兩者身上隱隱散發出的意識力殺意,卻彷彿是周圍包圍著許多敵對機甲一般。

「特殊鍛煉法意識力!」加隆心頭微微一沉,知道這一次遇到的不是一般庸手了。

就算是在內院,修習特殊稀有鍛煉法的人都是少之又少,這些鍛煉法不一定意識力會很強大,但是各種稀奇古怪的能力讓人防不勝防。

而且敢於修習特殊意識力的人,無一不是對自己非常自信的天才。

「追了你這麼遠,總算追上了。」左手那台機甲低聲道,是個年輕男子聲音。「沒想到你居然

能繞開我們的埋伏圈這麼遠,差一點就被你逃出範圍了,嘖嘖,真是厲害啊。。。」

一股強悍的殺意從他的意識力中噴發出來,形成氣流吹散四周草屑和泥土,化為一個清晰的圓形漩渦。

啪!

機體往前踏出一步,整個人飛奔而起。

「死吧!!」

鏘!!

一盤圓月潔白出現在加隆機體上方。月亮閃耀熒光,往下滴落一滴白色液體。

加隆手中閃電般出現黑色雙刀,相互加錯一疊。一股細微黑風吹拂而起,正面迎上頭頂的潔白液體。

叮!!


加隆眼睛一眯。


***************

「如果你不能做到,還不如一開始就放棄希望。」

輻射帶另一端, 總裁他是我夫君 ,那種堅毅讓他有些陌生。

「已經決定了絕對不放棄,不用再說了。」克林低聲回答。「大爺,告訴我該怎麼做吧?」

「你要想清楚,小倫的希望已經很小了。現在外面已經有人包圍過來了,白光的光輝機甲隨時可能出現,到時候可能連你也跑不掉。」赤月像是第一次認識克林一般,在它印象中。這個普普通通的小孩子只是一個有點懦弱。有點韌性的小少年,和其他一般人沒什麼不同。

「如果小倫死了,你完全可以重新找一個同樣適合的印記者。而如果你真的決定救她,結果很可能是九死一生!而換來的可能是百分之十不到的治癒率。」赤月沉重說。

克林沒有回答,只是抬起頭平靜的看著他的虛像。這個少年的眼瞳中,此時彷彿燃燒著一股赤月似曾相識的火焰。

赤月心頭一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