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一隻手掌帶著半截手臂掉落塵埃。

「神王器,千葉流光刺!」成百上千的柳葉如同雨打芭蕉一般傾灑在張建胸口。

「轟——」血霧漫天,張建不斷的噴出鮮血,狠狠墜落地面。

「怎麼,怎麼會,你們怎麼會在這裡?你們怎麼可能逃過暴狼王的追殺?」張建不敢置信的吼道,突然出現的竟然是分散逃走的三個柳家神王境,不,不應該說是突然出現,應該說是早就埋伏在這裡,在陣法的掩護之下一直在隱匿著,在等待機會給自己致命一擊。 「哈哈哈——,那當然是因為我。」一個雙眸呈銀灰色的老者從虛空中走出。

「你——,你是暴狼王,你和他們——」張建渾身顫抖,面如死灰,他無法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哼!你真以為本王是傻子不成?分散逃離的三個神王境擺明就是誘餌,豈能騙得過我?」化成人形的暴狼王冷冷的說道。

「那你為何?」張建不甘的問道。

「咯咯咯——」柳芸兒發出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走上前來,道:「原因很簡單,因為『萬年沖靈草』根本不在我們任何一人手中,它早就被送到神火城我們柳家老祖手中,算起來現在『神皇破境丹』估計差不多也該出爐了。」

「姓張的,實話告訴你吧,神皇破境丹的材料有三分之一都是本王提供的,我和柳奎軒可是多年的老朋友了,神皇破境丹煉成之後可是有本王一顆的,這次只是應小丫頭要求演上一場戲而已。」暴狼王看了柳芸兒一眼道。

「為什麼?萬年沖靈草既然已經送回去了,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張建一邊吐血一邊吼道,以他現在的狀態,在暴狼王面前根本沒有逃走的可能性。

「咯咯咯~,多此一舉?不,弄錯了,這可不是多此一舉哦,張家長老!」柳芸兒眼眉彎彎露出得意之色。

「我之所以搞出這麼大動靜,還讓暴狼前輩配合演這麼一齣戲,當然是為了你,對,就是為了把你引出了,因為,你可是,張——家——長——老——啊!」她一字一頓的說道。

「不明白,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張建被笑的渾身發毛,無力的叫道。

「啪啪啪——」

就在此時,隨著掌聲響起,葉無鋒從暗處走了出來。

「呵呵,精彩,真是精彩,柳家小姐都已經把話說得如此明白了,你居然還不懂?」大少戲謔的看了他一眼,這貨也真是夠悲催的,完全的被人家玩弄於鼓掌之中了。

「無論是煉製神皇破境丹,還是突破神皇境都需要時間,為了防止你們的干擾,柳家小姐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爭取時間,她要是一直在十王鎮拖著不回去,任誰都猜得出有問題了,據我估計,只是靠拖延最多也就是一個月的時間,而煉製神皇破境丹再加上突破神皇境,一個月絕對不夠,我說的對嗎?柳小姐。」大少笑眯眯的看著柳芸兒說道。

「嗯,你說的沒錯,至少需要三個月。」柳芸兒直言不諱道。

「所以爭取剩下這段時間的重任就落在了你的身上,張家長老!」

「我?你說什麼?」張建愕然道。

「想必過不了幾天就會有消息傳回神火城,柳家商隊遭襲,柳家三個神王境趁亂突圍,暴狼王中計追殺他們而去,而你張建則是漁翁得利,重創柳芸兒,最終奪取萬年沖靈草,消失無蹤。」

「聽到這個消息,想必大家的目光就會從柳家轉移到張家,萬年沖靈草不能夠落在柳家手中,那樣會打破平衡,但是同樣也不能夠落在你們張家手中,因為那樣也會打破平衡,到時候眾人去張家要人,張家卻交不出你來,你猜眾人會作何感想?」

「到時候別說三個月了,就算是半年的時間也爭取得到,只要熬到柳家老祖突破神皇境,就算是水落石出也無所謂了。」葉無鋒慢悠悠的說道。

「你,你要讓我背黑鍋?」張建駭然的看著柳芸兒道。

「嗯,差不多就是這樣,此事有十王鎮上百散修親身經歷,再加上暴狼王作證,再加上我柳家子弟損失慘重和我的身負重傷,你這個黑鍋背定了。」柳芸兒笑臉如花淡淡的說道。

「不,不會的,大家不會相信的。」張建無力的叫道。

「會的,我們這邊最高修為才是後期神王境,而你是巔峰神王,再加上暴狼王,根本就不可能失手,大家沒有道理不信。」

「另外,我還讓人在你神火城的住處留下了點東西。」

「你,你留下了什麼?」

「一點證據,某人指使你算計神火城十大家族,算計暴狼王的一系列計劃,你已經說不清了。」柳芸兒笑呵呵的說道。

「張家有的人?不,我身邊有你的人?」張建駭然說道。

「呵呵,你身邊小道童的名字是叫明月對吧?」

「是他?怎麼會是他?他已經跟了我十年了啊!」

「他姓柳!」

張建無力的癱倒在地。

「暴狼前輩,還請把他擒住,不要讓他死掉了,他留在張家的魂牌可不能碎。」柳芸兒對著暴狼王深施一禮道。

「簡單!」暴狼王隨手將毫無抵抗之力的張家長老擒住,收了起來。

「至於你,你是何人?」柳芸兒皺著眉頭看向葉無鋒。

「葉無鋒,你們在十王鎮招的臨時護衛,我說的沒錯吧,柳執事。」葉無鋒笑呵呵的看向不遠處的柳逢道。

「咳咳~,大小姐,他的確是我昨天在十王鎮城門口招收的一個臨時護衛,我看他只是神境,所以——」柳逢苦著臉說道。

「後期神境,實力卻堪比神王境,這種天驕又怎麼可能會看上十顆規則神王丹的報酬,說吧,你混入我柳氏商會意欲何為?」柳芸兒肅然說道,三天前葉無鋒幫助眾護衛突圍的那一劍之威她可是看到了的,再加上剛才的突然出現,就連自己事先都沒有感覺到分毫,她可不敢把此人當做一個神境來看待。

「也沒什麼目的,本少原本只是想搭個順風車,前去神火城,順便在來襲盜賊身上發點小財,只是沒想到這只是一場戲,根本沒碰上盜賊,害的我什麼財也沒發到。」葉無鋒隨意的聳了聳肩道。

「你真的沒有其他目的,只是個路過的?和神火城的各個勢力無關?」柳芸兒僅僅盯著葉無鋒說道。

「無關,不過此事既然被我遇到了,你們柳家是不是也要給我一點封口費啊?最近本少手頭可是有點緊。」大少眼眸微眯,淡淡的說道。

「咯咯咯——,那要看你有沒這個本事了。」 柳芸兒銀鈴般的笑聲之中透出陣陣冷意。

「這樣也好,省的紅包不夠大封不住本少的口。」葉無鋒淡淡一笑道。

「大小姐,我倒要看看一個神境到底需不需要封口費。」柳芸兒身後一個中級神王走了出來。

「也好,立老,還請多加小心,千萬不要輕敵,我在此人身上感覺到十分危險的氣息。」柳芸兒嚴肅的說道。

「無妨,一個後期神境的天驕就算再強又能夠強到哪去?老夫至少也能夠試出他的虛實來。」他信心滿滿的說道。

「老夫柳家長老柳立,就讓我來看看你有什麼資格威脅柳家。」中期神王的威勢鋪天蓋地壓了過去。

「中期神王啊,也好,就從你開始吧,不過這點可憐的氣勢就不要拿出來嚇唬人了。」葉無鋒一張口一道氣箭噴出,瞬間將對方的氣勢衝垮。

「柳風流雲步!」柳立身影虛幻,飄身來到大少面前。

「逝風爪!」五指如鉤扣向大少咽喉。

「你,好慢啊!」葉無鋒目光轉冷,微微一側身,一指似緩實快點出。

「噗——」柳立探出的手腕之上出現了一個通透的血洞。

「啊~,你!」他臉色一變,沒想到剛一出手就吃了個小虧。

「呵呵,你給我回去吧,震天拳!」葉無鋒呵呵一笑,一拳狠狠轟出,一個中期神王而已,居然敢不動神王器衝到自己眼前,近戰啊,就算是霧靈山脈的地暴狂熊也奈何不了自己。

「轟——」柳立如同一顆炮彈一般倒飛而出,在飛出去的瞬間就已經暈死過去,一個拳印出現在他的老臉之上,險險腦袋被直接打爆。

「立老!」柳芸兒臉色一變出手將柳立托住,雙臂一震劃去了衝擊,本身卻是連退三步。

好大的力氣,她不由得心頭駭然,原本以為柳立即使不敵也可以探查到對方根底,沒想到居然是秒敗,除了對方力大無窮,速度極快之外什麼都沒看出。

「白老,你去,使用神王器,不要近身,他可能是個煉體者。」柳芸兒囑咐道。

「放心吧大小姐,我的神王器最不怕的就算煉體者。」另一個中期神王境沖了出來。

「老夫柳白,碰上老夫算你倒霉。」他也不多話,第一時間將神王器祭出。

「千機網,鎖天地!」一張星光熠熠的大網張開,從天而降,罩了過來。

「震天拳!」葉無鋒同樣一拳轟出。

「轟——」千機網只是震了一下,不但沒有被震飛,反而速度不減的貼了過來,須臾間就把他包裹起來。

「哈哈~,老夫這千機網可是用千機蛛王每萬年吐一次的蛛絲輔以各種王級材料煉製而成,力量什麼的完全免疫。」柳白得意的笑道。

「哼!你以為憑那點蠻力就想威脅我柳家?真是可笑。」

葉無鋒掙了幾下,發現這千機網韌性極強,極難弄斷,而且還非常細,鋒利無比,正在切割自己的神體。

「有意思,蛛網是吧。」葉無鋒嘴角上翹,身上忽然冒起了紫黑色火焰。

「噬雷焚天焱,給我燒了它!」

「轟——」僅僅一瞬間,在恐怖的高溫下,千機網變得扭曲起來,發出陣陣的悲鳴。

「噗——」剛才還得意洋洋的柳白一口老血噴出,心神相連的神王器被重創,不但其上的銘文法陣被破壞,就連本體材料都有一小半被熔化了。

「回來!」他趕快想要將千機網收回。

「拿出來的東西還想收回?這東西雖然沒什麼用,但是歸我了。」葉無鋒毫不客氣一把將千機網抓住,強勢的收了起來。

「啊~,我的神王器——」柳白痛苦的慘嚎一聲。

「白老小心!」一聲嬌喝響起,柳白渾身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火王鼎!」一個火紅色的小鼎從他體內飛出,迎風而長,轉瞬間化成了一個三米多高的巨鼎。

「轟——」葉無鋒一拳轟在鼎面之上,火王鼎之上盪起了陣陣波瀾,將巨大的衝擊震散。

「咦~,這是中階神王器吧,不錯啊,好東西,歸——」葉無鋒輕咦一聲,自己的強力一擊居然就這麼被劃去,這個火王鼎之上的銘文法陣很不錯,他不由得又動了強搶的念頭。

還沒等他把話說完,柳白駕馭著火王鼎飛快的跑回了柳芸兒那裡,開玩笑,這火王鼎可是中階神王器,是他的命根子,絕對丟不得。

「那個,大小姐,此人太兇殘了,我因為神王器被他收走一個,神魂受創,恐怕不能再出手了。」柳白慚愧的說道,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雖然可以仗著火王鼎抵擋片刻,可是最終是不可能取勝的,而且這邊還有一個後期神王境,也用不到他拚命。

柳芸兒點了點頭,臉色不甚好看,現在又知道了對方擁有十分恐怖的火焰,能夠破壞神王器的火焰,可是依然沒有摸清對方的底牌。

「戰老,還請你出手吧。」她看向身邊最後一個後期神王境說道,兩個中期神王敗得太快了,她也只好如此了。

「嗯,他值得我出手。」柳家後期神王將一柄如同秋水般的長劍抽出,眼中冒起了濃濃的戰意。

「老夫柳戰,這是我的夥伴『秋水劍』。」

「你是劍修?」葉無鋒表情變得嚴肅起來,這個柳戰可比其他兩個強大太多了,不光是修為高了一層那麼簡單,他還記得,剛才那個巔峰神王境的張建就被他一劍斬下了半截手臂,雖然是佔了偷襲的便宜,可是也說明了他戰力的強悍。

「嗯,我是劍修!」柳戰輕輕彈了彈手中的秋水劍,發出悅耳的劍鳴之音。

「葉無鋒,這是我的夥伴『曜日生死劍』。」葉無鋒也緩緩的將剛晉級神王器不久的曜日生死劍抽出,面對劍修,赤手空拳可不行,畢竟肉身只是後期神體,可頂不住手持神王劍器的劍修。

「柳劍斬風!」柳戰一步跨出,衝到葉無鋒面前,隨之而來的還有那冷厲無比的斬擊,他一上來就使出了斬掉巔峰神王手臂的那一招。

「拔劍術,斬天!」

「轟——」 「嘎支支——」雙劍交錯發次刺耳的鳴響。

一道道細小的劍芒迸射而出,雜亂無章的濺射向四周,二人臉頰被波及,細小的血口在不斷增多。

「哼!給我回去!」葉無鋒冷哼一聲,雙臂突然爆發出駭人的巨力,硬生生將柳戰斬劈的倒飛而出。

「蠻力而已!」倒飛出千百丈的柳戰眼中露出一絲不屑之色,秋水劍布下一道道劍芒預防對方的追擊,同時腳下光華閃爍。

「神速,暴走!」整個人如同一陣青煙一般消失無蹤。

與此同時,葉無鋒面露嚴肅之色,手中曜日生死劍劇烈震顫。

「劍之守護,劍刃風暴!」一瞬間斬出無數的劍芒,一團劍芒組成的巨大龍捲護在他周圍。

「叮叮噹噹——」一時間劍斬的碰撞之聲響成一片,數百個柳戰出現在大少周圍,瘋狂的斬在龍捲之上。

「很快的速度,很不錯的戰靴。」葉無鋒目光微凝,落在了對方腳下的鞋子之上。毫無疑問柳戰突然暴漲的速度來源於他腳下穿的這個神王器。

「轟——」劍刃風暴被撕開一條大口子,秋水劍勢如破竹斬了進來。

「大力神魔斬!」葉無鋒早有準備,長劍帶起恐怖的劍威迎擊而上。

「轟——」劍刃風暴崩碎消散,二人各自倒飛而出。

「嗖——」柳戰在墜落在地面的一瞬間,猛地一踹,再次消失。

「哼!很快的速度,不過別以為就你快。」葉無鋒冷哼一聲,背上風舞流光雙翼張開。

「百倍增速,啟!」

「嗡——」大少也同樣消失在原地。

「轟——」

「轟——」

……

轉瞬間,山谷之中各處碰撞之聲不絕於耳,一圈圈蕩漾開的衝擊波紋使得場面混亂無比。

激烈的撞擊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

「轟——」一道身影從天而降,狠狠的砸入大地之中。

「只是持續一炷香的百倍增速啊,你敗了!」葉無鋒長劍斜指,身影一點點的出現在空中。

「噗——」勉強從坑中爬出來的柳戰一口鮮血噴出,身上一件戰甲已經失去了光華,破破爛爛的披在身上,胸口一道長長的劍痕正在噴血,一件初階神王器就這麼被斬碎了,要不是有這個神王器護甲的話,他必然被葉無鋒最後那一劍斬為兩截。

「呼~,三個神王器,你們柳家還真是財大氣粗,看來這個封口費需要翻倍才行啊!」葉無鋒喘了口氣淡淡的說道。

柳芸兒此時臉色難看無比,竟然連後期神王境的柳戰長老都輸了,這可真的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柳戰長老可不是一般的後期神王境,他的實力其實已經可以和巔峰神王媲美了,這也是她為什麼此行專選的一個底牌,不能夠帶巔峰神王,因為那樣就起不到示敵以弱的效果,但是自身的安全也很重要,總不能真的讓敵人得手吧,那樣就算最後計謀成功,但自己死了就沒意義了。

「你竟然能夠打敗柳戰長老?能夠跨越一個大境界的天驕還真是可怕。」她忌憚的說道。

「還好啦,你看本少又沒有資格獲得你們柳家的封口費呢?」葉無鋒淡淡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