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弟子一定會努力的。」

「葉雄,輪到你了。」柳晴目光落到葉雄身上。

葉雄一直在看著柳晴發獃,這個女人演技跟易容術太好了,如果不是他親眼所見,絕對不敢相信面前這個就是昨夜差跟他啪啪啪那個貌如天仙的女人。

明明長得這麼漂亮,為什麼要易容,真是想不通。

「葉雄,輪到你,沒聽見嗎?」古月厲聲道。

葉雄走上去,跟她迎面相對。

「出手吧,使出你的全部實力。」

古月瞪著葉雄,似乎還在為昨天夜裡的事情憤怒。(未完待續。。) 「師叔,我能不能不出手?」葉雄摸摸疼痛的屁股,苦著臉道:「我昨晚睡覺,不知道被什麼毒蟲咬傷屁股,現在還疼著呢。」

古月嘴角抽得很有節揍,這個混蛋居然把她罵成毒蟲,昨夜她確實在葉雄屁股上噼了一道劍氣。

「快使出你的實力,少羅嗦。」古月怒道。

葉雄沒有辦法,只好出手。

害怕古月藉機找自己報復,葉雄還沒出手幾招,就倒在地上認輸。

「葉雄,你不出盡全力,我們就不知道你的真正實力,怎麼跟你制訂訓練計劃?」

龍三峰見葉雄使賴,當下就怒了。

葉雄的實力,他一直都不太清楚,哪怕擊敗龍飛虎也是他出手偷襲,算不得真正實力,龍三峰今天過來就是想看看他的真正實力,哪知道他根本就不出手。

「掌門,我真的受傷了,不信你看。」

醫見如顧,椒妻虎視眈眈 葉雄將褲子一脫,露出只穿一條褲衩的大屁股,裡面包扎著厚厚的紗布,一看就知道受傷不。

柳晴啊的一聲尖叫起來,連忙轉過身,不敢再看,就連古月也連忙轉過身。

「混蛋,快把褲子穿起來。」

古月又是羞又是怒,恨不得一劍刺死這個傢伙。

龍三峰氣得鬍子直豎,如果不是龍飛虎出事,他真恨不得一掌噼了這個傢伙,他真是把逍遙派的門風敗壞透了。

今天早上,龍三峰還聽一個傳言,昨天陸三跟王五一邊跑圈一邊自罵是烏龜王八臭狗熊,顯然被這個傢伙威脅,當時他聽完之後,差氣瘋了。

「古月,你教他們,什麼情況跟我一下。」

龍三峰眼不見為乾淨,吹著鬍子,氣唿唿地走了。

古月轉過身,指著葉雄喝道:「站一邊去,過兩天傷好再訓練。」

葉雄走到一邊,伏在地上看古月教導柳晴跟徐陽,他不是在裝,而是屁股真的疼得厲害,昨天晚上他還是伏著睡覺的。

閑著沒事,葉雄不由暗暗打量古月,發現她身材真他娘的好,前突后翹水蛇腰,皮膚也好。他突然有後悔昨夜沒把她給上了,也許把她上了之後,她對自己態度會好一,不是,通往女人心靈的是**嗎?

呃,又邪惡了。

古月正在教柳晴劍法,無意間看向葉雄,見他目步轉眼地盯著自己,差沒流口水,頓時非常生氣。

「葉雄,滾出去。」

讓你囂張,遲早一天,老子會讓你哭爹叫娘,葉雄心道。

他從地上爬起來,慢慢走出大廳,躺在門口的草地上,嘴裡刁著根狗尾草,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

「看什麼看,信不信老子插瞎你們眼睛。」

兩名弟子路過,對他指指,葉雄朝他們豎起兩根手指。

兩名弟子嚇得落荒而逃,頭也不敢回。

當惡霸的感覺,真爽。

葉雄擔心起家人,趁有空打了個電話回去。

得罪毒公子,他心裡一直不得安寧,總擔心毒公子把恨撒到家人身上。

從電話里得知,楊心怡很好,叮囑她好好照顧自己之後,葉雄就掛了。

百無聊賴,葉雄忍不住掏出那把古匕首把玩起來,用手摸著上面的神秘文字。

「原來這是修真界的兵器,要用修真者的功法才施展。」

葉雄想起石洞里那老道士驅使這匕首的情景,那五柄虛無的劍影,一直在他腦海里揮之不去。

傳聞修真者有通天徹地,移山填海的實力,還可以延長壽命,活個幾百年。

如果修真者真的存在,豈不是可以讓心怡她們修鍊,她們就可以自己保護自己,不受欺負了。

修真者沒有練古武那麼困難,要經過十年內功修鍊,修鍊成真氣才能踏入高手行列。修真者卻不同,只要有充足的天地資源,有高強的修真者帶路,不需要那麼多門檻,就可以讓心愛的人跟自己一起修鍊,從而登上長生大道。

這樣的夢想,那個人不渴望?

葉雄突然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被修真者迷惑,因為誘惑力真是太大了。

越想越激動,葉雄發現自己有走火入魔,他暗暗決定,一定要找到師傅。

既然師傅當初是站在修真者一邊的,那他肯定知道關於修真者的事情。

到底修真者是真實存在還是鏡花水月,是一些邪教份子畫出來的大餅,他必須弄清楚這些才甘心。

沒多久,柳晴跟徐陽滿頭大汗地出來,顯然練得十分辛苦。

「葉師弟,師傅叫你進去。」柳晴通知。

葉雄站了起來,洋洋地走進去。

「葉師弟,你千萬別得罪師傅,聽見沒有?」柳晴認真叮囑。

何止得罪,差還把她睡了,葉雄暗暗心想。

「放心,你師傅那麼漂亮,我怎麼捨得得罪她?」葉雄嘻嘻笑。

正在此時,裡面傳出一聲大吼。

「葉雄,馬上給我滾進來。」

「完蛋了,師傅肯定聽到你挖苦她,快進去道歉。」柳晴急道。

「那我先進去了。」

剛走進去,葉雄馬上就看到古月投過來殺人的目光,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剝。

「我警告過你,讓你別把事情出去,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古月怒道。

「我哪有出去?」葉雄反駁。

「還沒有,我剛才明明聽你我漂亮。」

「你本來就很漂亮,是我這輩子見過最漂亮的女人,沒錯啊!」葉雄異常認真。

沒有一個女人不喜歡被人稱讚的,除非不是女人。

古月盯著他,眼神之中儘是無奈。

「以後不許胡八道,不然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古月再次警告。

「想我不可以,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我要見師傅一面,你幫我安排一下。」

「不可能。」

古月斷然拒絕,厲聲道:「你昨夜擅闖禁地,已經犯了大錯,我是絕對不會同意讓你再進去了。」

「師叔,龍百川是我師傅,沒有他就沒有我葉雄的今天,我之所以來逍遙派參加門派選拔,就是希望能求掌門放過他。我這樣做有錯嗎?」

「你師傅犯了彌天大錯,是個危險份子,掌門不會讓你見他的。」古月還是不同意。

「師叔,如果有一天,你犯了事被關起來,柳晴想見你一面都不行,你會怎麼想?你想想那種一輩子沒有人陪的滋味。」

「無論你什麼,我都不會同意的。」

葉雄咬咬牙,看來不使手段威脅,她是不會同意的。(未完待續。。) 「如果你不答應,就別怪我不客氣,到時候全派弟子知道你胸懷大痣,可不能怪我。

「葉雄,你這個無恥下流的王八蛋。」

古月氣得拳頭緊握起來,恨不得一劍刺死他。

「除非你殺了我,不然我今晚闖定禁地。」葉雄語氣非常堅決。

「今晚是趙銘德守禁地,不想死的話你就去闖。」

「你別想騙我。」

「後天晚上我守禁地。」

古月完,氣唿唿地走了。

「師叔,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是逍遙派最好最好的人。」

古月總算有些安慰,這傢伙雖然混賬,但心腸還是好的,不然他也不會為了救自己,不息跟毒公子反戈。

「師叔,我愛死你了。」葉雄補充。

古月腳下一踉蹌,差一頭栽倒在地。

她前腳剛走,柳晴後腳就跑進來,見葉雄完好無損,這才鬆了口氣。

「葉師弟,你是不是又惹師父生氣?」

「如果惹她生氣,我還能好好站在這裡嗎?」

「那師傅怎麼那麼生氣,出去時候那臉寒得嚇人?」

「她可能來大姨媽了。」

「大姨媽?」

古武門派真可憐,連大姨媽都不知道是什麼,這輩子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你們女人每個月都會來一次,不用受傷都會出血,就叫大姨媽。」

柳晴臉漲得通紅,又是羞又是怒,狠狠白了葉雄一眼。

她不明白,這傢伙是怎麼做到出這麼無恥的事情也能那麼理氣直壯,他就不怕丟人?

「葉師弟,以後能不能別跟我這些話,太羞人了。」柳晴尷尬地低下頭。

葉雄看著柳晴,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

「你看什麼,不許看。」柳晴怒道。

「師姐,你溫柔了很多,難道是喜歡上我了?」葉雄嘿嘿直笑。

以前的柳晴,每次見到葉雄,不是喊打就是喊殺,哪試過這麼溫柔?

換在以前,葉雄這些話,柳晴早就一怒拔劍了。

柳晴柳眉倒豎,杏眼圓瞪,胸脯起伏,隨時處於爆發邊沿一樣。

「如果我打得過你,早一劍噼了你。」

「原來師姐是個欺善怕惡的人。」葉雄忍不住笑起來。

聊了片刻,葉雄突然問:「對了師姐,古武門派是如算約束弟子的,如果古武門派的弟子下山去犯案,凡人怎麼可能管得了?」

「有執法隊啊!」

見葉雄不明白,柳晴當下解釋:「執法隊由古武門派內部精英弟子組成,如果一些門派內的弟子有什麼出格行為,下凡間犯事,那時候執法隊就會出手。執法隊非常嚴厲,如果被執法隊盯上,那就死定了。」

「執法隊有比毒公子更厲害的高手嗎?」葉雄問。

「當然有,執法隊的分隊長就比毒公子厲害。執法隊的總隊長是古武門派四大高手之一,怎麼可能制服不了一個毒公子。」

「要怎麼去找執法隊?」葉雄繼續問。

「我就是執法隊的,師弟,你要找執法隊嗎?」柳晴奇怪地問。

葉雄想了一下,如果找到執法隊,肯定要將自己跟毒公子結怨的事情出來,那就暴露了他擅闖逍遙派禁地的事情,到時候怎麼解釋得清。

「我就隨便問問。」葉雄決定暫時不找執法隊。

接下來兩天,古月每天早上都過來教三人武功,備戰古武門派大比。

轉眼之間,兩天過去。

終於又輪到古月守禁地。

夜沉如水,葉雄朝後山躍去,很快到了石碑面前。

在地上伏了十幾分鐘,確定沒有問題之後,葉雄幾下縱躍,落到石林之中。

正想闖進石林,葉雄發現石林的陣法又變動了,跟上次來的時候不一樣。

他開始頭疼了,對於陣法之類的他一竅不通,如果沒有人帶領,他根本就沒辦法闖過。

惑心間諜:小嬌妻?不可欺! 正在他頭疼的時候,突然發現幾根石樁上有晶瑩的綠光,是磷粉。

磷粉數量不多,很微弱,但是足夠用視力看出來。

葉雄大喜,知道這是古月給自己的提醒,當下飛身上去,按照磷粉的路線,衝過石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