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紛的驚呼之中,蔣雲若有所思。一抬首,便發現林宗為幾個重傷村民穩住傷勢走過來。

「你啊,去了哪裡了?大家還以為你被抓了呢?」蔣雲氣生生的道。「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擔心你?」

林宗笑道:「本以為很快回來的。因為認識一個朋友耽誤了一會兒。你不是不知道,沒有特殊的手段,沒人能傷害到我。」

「哼,我倒是不擔心你。但大家還都不知道你的情況,聽說你被菲德爾城的人抓了,全村都集結著要為你討公道呢。你那兩個徒弟吵嚷嚷的最厲害,不過你這兩個徒弟一下子倒把全村震住了。「蔣雲翻了翻白眼,最後又捂嘴笑了起來。

林宗也笑了。

雖然他收了柳河兄妹做徒弟,ī下里談話自然瞞不過自己的耳朵,這下兄妹倆都趕上了叔叔,不知道柳鐵雲是怎樣一副臉sè。

不過對於村民們的反應他還是很感動的。他只是為他們『釣』了一次魚,竟能讓這些人一下子記在心裡。

」這位前輩……就是你的朋友?看上去很強啊!」蔣雲看著漫天的劍氣,一臉羨慕道。

林宗笑著點點頭。並沒有多解釋什麼。

東方拓的實力還沒完全發揮。如果恢復到巔峰,還會強大許多。此人的心境似乎發生脫變,哪怕不用他幫助也會在不久突破祖帝境界。

「師父,您沒事?太好了!」這時柳河兄妹跑了過來,眼睛里泛著驚喜之sè。

村中幾個老人,柳鐵雲都圍過來,噓寒問暖。明顯的每個人語氣里都多了抹尊敬的意味。尤其是柳鐵雲夫fù,看向林宗的目光仍帶著抹震驚之sè。

柳河兄妹有多少實力他們還不清楚,但這一次,打得連他們也感到棘手的斐隊長等人毫無還手之力,確實讓他們跌破了眼睛。

這一切,絕對是出自眼前年輕人的手筆!

「先生。除了有兩個人逃得快,其餘人已全部絞殺!」在眾人思緒吩咐的時候,東方拓已經站到林宗身後,面容沉靜。

「大家先回去休息吧。今天的事情大家不用擔心。我會處理好的!」

林宗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大家會震動一陣子了。嚴肅的向眾人保證后,便對柳鐵雲等人示意一番,帶著東方拓向村中走去。

「我們……我們古河村,終於有希望了!」村民們無法置信的看著東方拓跟著林宗消失。幾個老人許久才回過神,紛紛嘴chún哆嗦著已經語無倫次。

他們古河村,竟有這般強者坐鎮了!

夜晚,聽著外面隱隱的歡呼聲,林宗微閉著雙目已浸入沉思。所有的事情在腦海過濾一遍。今天事情,必然驚動城主府。

近萬的士兵,加上他在城主府的鬧騰,是否超過了一些人的底線他不清楚,但對方一定有一番動作。

「東方。」

林宗聲音傳出去,下一刻東方拓走進來:「先生。」

「這個你拿去,能否有所突破就看你的機緣了!」一株金紫sè目眩般的huā朵出現在東方拓面前。林宗勉勵一笑說道。

「這,這是……」東方拓突然縮起瞳孔,渾身jī動的朝林宗一拜,什麼也沒說,鄭重的對著林宗點點頭,便帶著彼岸之huā走了出去。

「雖然沒有彼岸之huā也能突破,但是一個天一個地,覺醒了本源之力的祖帝級強者,最起碼要比臧天涯那個層次強大的多!」

現在的林宗早已不是當初懵懂的少年了。大陸上覺醒了本源之力強者的稀少他完全知道。像武神領主,靈鳩閣主等都是覺醒了本源之力的存在。

「我目前實力可自保,卻無法保全古河村,有了東方拓便輕鬆多了。」

「從今天開始……大家便好好玩一玩。」

林宗輕輕一笑著便開始煉藥。這些城主府的藥材,經過他九級煉藥師的手筆,又有隱龍空間的神奇靈力,絕對能讓古河村幾萬村民實力達到一種讓北夜帝囯邊疆士兵震驚的程度。

他的想法是,若最後鬧得不可收拾,他就帶著這些人殺出北夜帝囯。

看似瘋狂的想法,並非沒有實施的可能。看似邊疆有著幾十萬幾百萬防禦軍隊,但有他的《衍軍陣》,一定能撕破一個突破口。這古河村數十年來的願望,或許真有可能完成。

「老大,老大!」

金烏尖尖的聲音突然傳來。遠遠的黃芒一閃,金烏全身顫抖著出現,尖尖的聲音有些顫抖。

「查到了?」林宗精神一振道。

「老大,按照你的吩咐,我在地下一寸寸的查探,終於發現了一個秘密,一個大秘密!」金烏興奮的跳到林宗肩膀上,又跳下來邀功般道:「老大你無法想象,這古河村地下是一座礦脈,仙晶礦脈!」

「仙晶礦脈!」

林宗霍然站起身。許久才鎮定下來。「有多大?」

「不算太大,也不小了,方圓十幾里還是有的!」金烏嘻嘻道。「方圓十數里!」林宗眼睛變得無比明亮。

一切都明白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座仙晶礦脈!

十幾里方圓的仙晶礦脈,雖然比不上幾大超然勢力侵佔的幾座,但也算中等以上。足以讓一個超然大勢力使用數百年!

「小金。利用你的神通,多久能將這座仙晶礦脈挖完?」林宗看著金烏開心的笑了起來。似乎目前提升修為的問題已經解決了。

……

啪!

斐隊長整個人轉了個圈,然後趴在地上。

「hún賬!簡直是hún賬!幾千的士兵就這麼沒了!」

城主府大廳里,主要的人物已經齊聚。城主目光yīn冷。掃視著一眾手下。又落到一側昏mí不醒全身漲成豬頭一般的外孫身上。「那個年輕人竟在我眼皮子底下跑了?」

「十數年來的庫存也不翼而飛了?」

「幾千士兵就這麼死了?」

「我菲德爾何曾被人欺辱到這般地步!」

大廳內沒人敢喘息一聲,一個個恐懼的看著殺氣凜然的城主。

不過,就在眾人以為城主更加狂怒時,這位威望十足的城主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殺得好,殺得好啊!」凝著目光,看向跑起來的斐隊長:「你可看清,殺人的是一個叫東方拓的老頭?」

「是,是的,屬下不敢隱瞞!」斐隊長緊忙將東方拓的形象敘述一遍。

「看來,我終是小瞧了此人!」城主冷笑:「這麼說他的實力根本沒廢,好一種隱忍手段啊,或許他的實力尊級不止,所以我也沒看清……不過沒關係,哪怕他是祖級帝高手,也要死!他們給我送來一個滅殺他們的理由!一個千載難逢,毫無顧忌調動一部分力量的理由!哈哈哈哈!」

「吩咐下去,讓全城士兵務必在十日內聚齊!另外,將邊疆的幾位祖帝級將軍請來!我讓這些吉魯人插翅難逃!」

……

風起雲湧!

方圓數萬里範圍,被菲德爾城派遣而出的士兵們以極快是速度向城中匯聚。

不少的城池,不少的勢力紛紛收到了消息。

「什麼!菲爾德那傢伙要大動兵戈了?對象是誰?」

「似乎守衛邊疆的兵將們也動作了!會不會太勞師動眾了?聽說對象儘是幾萬手無縛雞之力的吉魯人而已?」

「聽說吉魯村出現一個高手,殺了菲德爾城幾千守衛兵。看來這吉魯人終於是忍不住了。」

「呵呵。也該滅亡了。雖然有些勞師動眾,但被殺了這麼多手下,惱怒也是可以理解的。」

「嘖嘖,這次吉魯人還真是瘋狂……」

無論是知不知道內幕的,都知道這次出兵的結果只有一個。這些抱著最後渴望的吉魯人終於搖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了。

……

越過北夜帝囯邊疆。南唐帝國邊境,一座巍峨高大的防禦城牆上。一個壯碩的漢子仰頭北望。

「弟弟,堅持住,堅持啊……我做了排長,隊長,統領,馬上就會去救你們……」

「報!柳統領!北方邊境有異動!」一個士兵慌張的跑上城牆。

「什麼情況?」壯漢沉著道。

「稟柳統領,一部分北夜帝囯士兵撤出了邊疆,有向菲德爾城移動的跡象!」

「菲德爾城!」

壯碩漢子臉sè一變。「有什麼內幕消息?」

「南宮城主大人他們正派人打探,相信這兩天就會有消息傳過來!」

壯漢臉sè有些泛白,複雜的看向古河村方向。「千萬,千萬不要是猜測的那般……否則,這些年的努力白費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第十三章都在醞釀

城主府內。

菲德爾城主如往常一樣坐在書房中,目光中透著狠厲和興奮。一切布置完畢,就等最後侵佔吉魯村了!

那些該死的吉魯人,終於忍不住反抗了。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他等了很久了。想著那地下的寶藏,他已經興奮的發抖。這一筆功績誰都抹殺不了。相信這一次一定會讓父王滿意!

「幽十一大人。我可不可以求您一件事情?」

菲德爾城主很快調整情緒,神sè頗為恭敬的對著空空的房間說道。

只見空間微微bō動,一道如煙如幻幽紫暗影浮現出來。「什麼事?」

「您可不可以先幫我除去一個人。就是那個從禁制中逃走的東方拓。我懷疑此人實力直逼祖帝級,對我們侵略吉魯村阻礙甚大。」菲德爾城主頗為恭敬道。

「我無法幫你。我的職責只是負責保護你,其它的事情與我無關,除非得到親王吩咐。」幽紫暗影淡淡說道。

「幽十一大人,您難道就不能聯繫一下父王,讓他將部分力量借給我?您是知道,這座礦脈對父王非常重要的!若出了什麼事情,父王肯定會震怒的。」菲德爾城主皺皺眉繼續道。

「我暫時無法聯繫親王大人。親王大人與靈鳩閣聯合重創武神領后,還需要一段時間返回。」

「哼。對付武神領還需要與靈鳩閣聯合?以父王目前掌握的力量,又有暗靈大人你們幫助,十個武神領滅之也不過彈指間!」菲德爾城主語氣濃濃不屑!

「我們的存在還不能暴lù。這個大陸上並非沒有人不可以抵抗我們,他們只不過因為某種原因沉寂,無法盡展力量或是無力脫困而已。」

「我不相信大陸上還有誰強過暗靈大人你們。僅僅是幽十一大人您,就可以讓我們的實力提升那麼多!」

菲爾德城主目光內閃爍著詭紫sè異芒嘎嘎笑道。「那些守衛邊疆的祖帝級強者還沒有幽十一大人您一人來得可靠!」

他可是親眼看到,一個祖帝級強者在幽十一大人一擊下軀體消散的情景。雖然那人只是祖帝初階的強者。

「好了。與你xìng命無關的事情就不要再打擾我了。」幽紫sè暗影淡淡一句,融入空間般消失不見。

菲爾德城主炙熱的眸子一閃,獰笑道:「也好。齊集完士兵后,就先將吉魯村踏平。等幾位祖帝級高手趕到,再把那個耍了本城主一道的東方拓和那該死的神秘青年活刮!」

他不是傻子,分析完各種情報,他明白,東方拓和神秘青年才是古河村最難對付的人。對兩人的實力他盡量高估,東方拓定為祖帝級初階,在幾個祖帝級高手的圍攻下定無幸理。

而那神秘青年,雖然一直mō不到底細。但他不相信能高到哪去!

……

「先生,東方拓愧對您的栽培,眼見大敵當前,仍沒有突破瓶頸!」

柳鐵雲夫fù居住的寧靜籬笆院中,林宗閉目微憩。東方拓輕步走了進來,臉sè有些頹廢。

已經過去七天了。服用彼岸之huā后,東方拓一開始感到進展神速,然而第一次衝擊終是沒有成功,彼岸之huā的藥力也在體內漸漸沉寂下去。

「這次你太急躁了些。」

林宗微眯起眼睛,看了他一眼:「若是祖帝級那麼好突破,大陸上早就祖帝橫行了。儘管你有祖帝級心境,必備條件已具,但天時,機緣同樣重要,待時機成熟才有百分之一的把握突破。何況你還需利用彼岸之huā覺醒本源之力,要突破祖帝級境界更是只有千分之一的幾率。你這次,太草率了!」

東方拓愧疚的低下頭。「屬下原想,爭取在幾日內突破,應付菲德爾城迫在眉睫的圍攻!卻沒想白白浪費了先生的彼岸之huā!」

身為一大家族繼承人,他自然知道彼岸之huā多麼珍貴。現在如此大機緣來到他面前,他竟沒把握住!

「也不錯了。雖然沒有突破瓶頸,但也應該接近祖帝初階的戰力了。」

林宗沉吟了下來。虛手一引,又一株彼岸之huā出現在東方拓面前。「這個你拿去。希望你不要再讓我失望。恢復到最佳狀態再做突破。」

東方拓眼中驚sè一閃。兩株!

這位年輕的主人竟拿出了兩株彼岸之huā。一株或許是巧合,兩株怎麼說。恐怕六大超然勢力中也不敢說有兩株吧?

呼吸急促了一下。一株有千分之一的機會,兩株就能提高到百分之一。不由jī動拜道:「這次一定不會讓先生失望!」

ā費那麼大代價培養東方拓,全是因為他是南唐帝國的重要一環。

要開啟南唐帝國通往西北的傳送陣,必須是本土勢力,且至少是像東方家族這般有巨大影響力的勢力。所以東方拓這個未來的家主必須回歸家族,而且需要強勢回歸!

「若是回去,突破祖帝境界可有把握搶回家主之位?」林宗還是決定說一下計劃,讓東方拓心中有數。

聽完林宗的計劃。東方拓想了想,道:「我的實力倒沒問題。只是爭位重要的一環還是下面力量的較量。畢竟對於一個規模達到一定程度的大家族來說,並不缺乏個人力量,重要是是支持的勢力。而我那些原本勢力,一定被他們收買或扼殺了……」

「所以,現在回去我也沒什麼作為了。幾個月後就是爭位大比,重新培養力量已經來不及了!」

東方拓頗為猙獰和痛苦的說道。

林宗認真傾聽著,分析了一遍,笑道:「誰說重新培養來不及了。這古河村不是現成的么?」

「他們?」東方拓失望的搖搖頭。這些人幾乎用老幼病殘來形容,離他心目中的屬下力量差距太大。

林宗微笑著點點頭:「原本還想著帶回南唐帝國后怎麼安置。有你帶著也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