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毒婦。這種蜘蛛在出生三年後會長到一米長,並進入成熟期,可以進行交配、繁衍。但隨後每進行一次交配,雌蜘蛛都會吃掉雄蜘蛛,並且進行一次『脫殼』,身體縮小一圈。它們會將卵產在自己褪下的外殼裡,偽裝成成熟期的樣子來威嚇其它生物,但雌蜘蛛本身並不會守護後代孵化……」

「反覆進行繁殖,雌蜘蛛的體型會越變越小,最終只有巴掌大,這種時候一般最少也活了上百年了,進入了老年期。」

「這種蜘蛛是有劇毒的,尤其是雌性,毒性之猛烈可以輕而易舉的殺死一頭棕熊!而這還只是它們的成年期,老年期的毒婦蛛……一隻產生的毒液就足以殺死一個小鎮的人!」

菲利普拿起水晶瓶,陽光照在上面,紫色的毒液折射出迷離而致命的色彩。

「這就是老年期毒婦蛛的毒液……大概是兩三隻的量吧,稀釋后毒死個幾千人是沒問題的。」

索傑斯心中突然有了一種不妙的預感:「呃……你打算拿它幹什麼?」

菲利普理所當然道:「當然是讓你喝下去了!」

索傑斯臉皮抽搐,心道:果然!

「沒事,我嘗過,這東西甜甜的,一點不難喝。」

「不……我不是擔心這個……話說這跟我的天賦屬性有什麼關係嗎?」

「有啊,」菲利普正色道,「這種毒液在藥劑學中是一種十分罕見的原料,主要作用就是增強人對魔力的感知靈敏度,提高魔力的屬性轉化速率、通道流速……換句話說,喝下去以後,你在將純魔力轉化為屬性魔力的時候,效率會大大提高!」

菲利普一臉「我這是為你好」的表情。

「你不是空屬性嗎?但那只是說你沒有任何突出的天賦屬性而已,並不是說你完全不能使用屬性魔法。喝下去這個,你的全部天賦屬性都會提升,甚至到時候拿出隨便一項屬性,都能和其他人最擅長的屬性相媲美!」

「至於學習魔刃……那要在你改善了天賦之後了。」

「但前提是活下來對吧!」索傑斯抓狂了,「人死了就什麼都沒了啊!」

「我對自己的抗毒能力是很有自信,但還沒自通道到這種地步!」

無論是龍血還是神力,兩者都極大強化了索傑斯的體質,對毒素的耐性自然也不在話下。一般的毒藥他都是可以無視的,就算是砒霜一類對普通人而言是劇毒的,他吃了頂多鬧肚子而已。

而在天之塔第二層,他毫無防護的在熔岩河旁散布,自由呼吸硫磺味的空氣,不也屁事沒有。跟無貌之影戰鬥時,對方的「霧夜」里可是能將人的五感完全麻痹的奇毒,但索傑斯的後遺症只是喉嚨發癢而已……

可以說大部分的毒素對索傑斯都沒用!他不用解毒,自身正常的新陳代謝就能排出毒素了。

可即使如此,索傑斯而不認為自己喝了魔獸毒婦蛛的毒液會平安無事……這種烈性毒藥不是靠自身體質就能扛過去的!

毒婦蛛的毒性很明顯已經超越了所謂的見血封喉級別了,它進化出來這種毒性,恐怕是將貝希摩斯一類的超巨大魔獸作為目標吧…… 索傑斯最後還是將那瓶毒液收了下來,說到底菲利普又不是故意謀殺,不會給索傑斯一個必死的辦法。

這瓶毒液大概有三滴,正確的服用方法是將其稀釋為一百滴,每三日吸收一滴,一共需三百天的時間才可以將之完全吸收。

雖然稀釋了十倍,但隨便一滴也能毒死幾十個成年人,就算是有鬥氣和魔力護身的強者,傳奇以下恐怕也會一命嗚呼吧!

不過以索傑斯的體質,僅僅只服用一滴稀釋毒液倒還承受得住,三天時間也足夠他體內自動進行排毒調節了。可以說,菲利普的規劃是為索傑斯量身打造的,每日攝取的毒液量既達到了索傑斯承受的極限,又不會給身體留下後遺症,還特意留下了三天時間給身體緩衝適應……簡直比索傑斯自己還要了解他!

菲利普只是要了索傑斯的一滴血做實驗,不過十幾分鐘,稍稍分析就制定了這個計劃,並且當場跟索傑斯一起進行了驗證。索傑斯親身感覺和他的預想相差無幾,證明他的計劃是可行並且有效的。

說實話,菲利普的這種能力讓索傑斯感到有些噁心…..

因為這需要對人體的內臟機能、新陳代謝、各種循環系統都有充分的了解。這跟索傑斯對人體結構的了解完全不同!

索傑斯只不過是根據戰鬥和殺人的經驗總結出來了,大多數的老練戰士都可以做到。但菲利普的這種不一樣……

要做到他這種程度必然是經過了大量的人體試驗!

這裡說的可不是解剖屍體一類的,而是用活人做實驗,畢竟死人是不可能有抗毒性、新陳代謝這種功能的……

索傑斯稍稍有些明白菲利普在學院里名聲為什麼這麼不好了……

「不過……對我來說這是個好事。」索傑斯看向手中的水晶瓶,「別管他是不是邪惡的,沒有他的知識我還真不可能提高魔法天賦。」

索傑斯曾經試過飲下一滴稀釋過的毒液,雖然那種滋味讓人難忘,但總歸還在身體的承受範圍內。而且索傑斯個人感覺他的極限應該還在這之上,估計兩天一滴也受得了。

不過謹慎起見,索傑斯還是決定按原計劃三天一滴,畢竟這是個長遠的計劃,急功近利並不是智者所為。

「你手中拿的是什麼?」格蕾雅將書放回書架,看到水晶瓶好奇問道。

索傑斯報之一笑:「沒什麼,一種用來增加魔力感知度的藥劑,菲利普給我的。」說著將水晶瓶收進了戒指中。

可以的話他並不想讓格蕾雅知道的太多,徒然讓她擔心而已,所以故意將毒藥說是藥劑……某種意義上也並不算是說謊。

格蕾雅秀眉微皺:「那個人給的東西你要小心一些,我感覺他很……邪惡?也不對,從他身上感覺不到對你的惡意……但總而言之我不喜歡那個人。」

她的直覺還是一如既往的靈敏……

「哈…….哈哈,咳,我還沒問你呢,怎麼跟著我一起來了。」索傑斯故意岔開話題,「圖書館這麼無聊的地方,你不用勉強自己陪著我的。」

「……因為最近都沒什麼機會跟你獨處嘛……」

少女帶有撒嬌意味的呢喃微不可聞,索傑斯聽力這麼強都沒有聽清楚。

「呃,什麼?」

「沒什麼。」格蕾雅隨手抽出一本厚厚的書,「我什麼都沒說,哼!……而且,我不覺得圖書館無趣喔。」

「我喜歡看書……因為書不會擅自離開我。」

是錯覺嗎?索傑斯總覺得格蕾雅的神情有些哀傷。

「小時候我經常被母親帶到皇家圖書館里,那裡有好多好多繪本、童話,有很多字我都不識得,母親就把我抱在懷裡,一行一行的讀給我聽……」

「母親,不是母后?」

「嗯,我母親並不是皇后,甚至也不是王妃,只是個沒有名分,也沒有背景的普通人而已。」格蕾雅調皮道,「別看我這樣,其實我多多少少也算是個私生子。如果是男孩就可以當騎士小說的主人公了……呵呵。」

「母親死後我就很少來圖書館了,反正即使來了也不會再有人抱著我講故事了。」

「不過好在我是皇帝的女兒,父皇雖然不喜歡我但姑且是認我這個女兒的。作為一國公主,即使不來圖書館也能收集到大量的書籍,有那麼多書可以閱讀、品味,我倒也不是很寂寞。」

雖然格蕾雅笑顏如花,但在索傑斯看來她並沒有笑……

有心安慰她,但索傑斯實在是不擅長這個。讓他拿劍和傳奇強者大戰一場也要比安慰女孩子容易得多。

「看你的表情,怎麼比我還傷心的樣子……」比起一臉憐惜的索傑斯,格蕾雅卻是一副釋然的樣子。

「我早就習慣了啦。」格蕾雅輕鬆說道,「我可是從小到大錦衣玉食,而且漢斯一直在保護我,我沒有受過一絲委屈。」

「啊——嗯,這樣就好。」索傑斯到底也沒說什麼,笨嘴拙舌的他不知如何是好。

格蕾雅看著有些窘迫的他不禁莞爾一笑。

「話說回來,索傑斯你主動來圖書館可真是稀奇啊。有什麼想看的書嗎?」

索傑斯點點頭:「有些資料要找找。」

他是為了通過古老文獻調查真相才拜入菲利普門下的,學習魔法不過是次要目的。但他深知從無數的文本中找一個人的名字無異於大海撈針!所以一開始他就沒把老爹作為調查的重點,而是將重點放在了另一個更加龐大的目標上——遠古聖羅帝國!

從神廟的石碑上記載的內容來看,老爹和這個聖羅帝國肯定關係匪淺,況且羅蘭斯也曾經提示過,要去調查這個名字。

一個曾經雄霸整個大陸的龐大帝國,就算過去了數千年也不應該絲毫痕迹不留,調查起來肯定要比找老爹的名字容易得多。

不過索傑斯沒有第一時間去搜索菲利普的收藏,而是來到了聖白塔學院的圖書館。菲利普的個人收藏雖然很珍貴,而且有很多原典和孤本,但要說全面性和數量,肯定是不如學院圖書館的。

在書籍浩如煙海的圖書館里找資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況索傑斯要找的東西是沒有具體分類的——天知道是算歷史還是神話、文化。

總而言之,索傑斯先從史學類區域查找了起來。此刻,他無比懷念前世的百度……

「啊啦,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這本書。」格蕾雅小小驚喜道,「真是讓人懷念啊……」

正在埋頭苦尋的索傑斯順勢看去,只見格蕾雅白玉般的皓腕上拿著一本薄薄的繪本,看封面似乎是兒童讀物。

「這是童話?」

「嗯,我最喜歡的一本童話。」

格蕾雅眼神溫柔起來,懷念說道:「《黑騎士與花》……我母親最後一次給我講的故事。」 「想聽嗎?」

索傑斯倒不是特別想聽,畢竟他已經不是愛看童話的小孩子了,不過格蕾雅一副超想講的樣子啊……

「嗯,想聽。」他還沒有不解風情到說不想聽的地步。

格蕾雅興緻勃勃:「好,那就讓本王女來給你好好講講這個故事。」

翻開有些破舊的繪本,文字和圖畫的顏色已經很暗淡了,但格蕾雅還是興緻不減。雖然這肯定不是她以前讀的那一本,但還是讓她想起很多東西……

「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發生的事情了……當時萊茵還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帝國,只不過是東方的一個小國,在大陸的角落裡默默存在著而已。

某一天,覬覦王位已久的王弟發動了叛亂,不光殺死了國王,還將所有的妃子、王子王孫抓捕並囚禁了起來。整個王室,老國王的血脈中只有一位公主逃離了危險的王都……」

索傑斯心中一動:這故事似曾相識啊,對了,亞當斯是不是給我講過?

「公主被忠心的家臣護送前往安全的北方,但在路途中遇到了敵人的襲擊,不小心與家臣們失散了!公主逃往茂密的森林,希望樹木可以幫助她阻擋敵人的視線和腳步。但她終究只是一個柔弱的普通少女,最終還是被兇惡的敵人追上了。

【如果今日我必須死在這裡,那麼我希望以自己的死亡作為這場血腥政變的終章。在我死後請不要再傷害追隨我的人,他們什麼也沒有做錯,唯一的不幸只是忠誠於我這個沒用的王女而已。】公主如此說道。

【把我的人頭帶回去交給叔父吧,希望這能平息他的暴虐和憤怒……】

就在兇惡的敵人要殺死她的時候,奇迹發生了!

身穿漆黑鎧甲的無名騎士,突然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如同風暴一樣將強大而兇殘的追擊者統統打倒。

【您沒有受傷吧?公主殿下。】黑騎士收起劍,紳士地問道。

【嗯,我沒有受傷……恕我無禮,雖然我無法表達出自己感激之情的萬一,但還是要勸說您……我沒有能力對您做出任何報答,而且幫助了我也只會讓您陷入麻煩之中。儘管太過薄情,但希望您不要再跟我有任何牽扯了!】

黑騎士沒有接受公主的勸說,那高潔的身姿彷彿從古老的傳說中走出來的勇者一樣。

【幫助女性和處於困境的人是騎士的職責,我看到您正在受苦又怎能置之不理?儘管我的力量並不強大,但還是希望能將您安全送到北方的要塞。】

【您為什麼會想要幫助我呢?我並不是質疑您的品格,但是……如您所見,我只是個沒有任何用處的弱女子。說實話,如果叔父殺了我就能感到滿足,就能停止這場動亂,將和平重新還給萊茵的人民……那麼我的死亡也並非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您是強大的戰士、高潔的騎士,如果是遵守騎士的準則:為弱小的人民而戰。站在叔父那一邊不是更能發揮出您的能力嗎?而且戰爭也會因此停止,人民也不再……】

【您錯了!殿下。】騎士斷言道。

【能為這個國家額人民帶來笑容的不會是那個殺死了自己兄長的惡徒,而是您——萊娜公主殿下!我會成為您的劍,為您斬殺敵人。我會成為您的盾,保護您不受任何惡意的傷害。只要您信任我,我立下誓言,定要將您安然無恙的送到北方要塞!】

——這就是黑騎士與花之公主萊娜的相遇,如同童話般的史詩故事也就此拉開帷幕。」

格蕾雅合上繪本微微喘息,恢復一下體力。

或許是她在講故事的時候過於投入,充滿感染力的聲音將路過的人都吸引了過來,大家都沉醉在她悅耳並富有情感的講述中,靜靜地聆聽不敢說話。

不過當她停止,眾人就好像從夢中醒來了一樣,茫然的對視后想起自己要做的事情便匆匆走了。但即使有急事,大家的腳步聲也盡量放緩,不願打擾到休息的格蕾雅。

「……簡直就像是在演奏天籟一樣,不知不覺就讓人著了迷。」索傑斯微笑著對格蕾雅說道。

他剛才也被格蕾雅的聲音俘虜了,再堅定的意志力也無法免疫這種充滿溫柔的聲音,醒來的時間甚至要比其他人更晚一些。

「唉?」沒有在意周圍,剛從童話世界里脫離出來的少女沒能理解索傑斯的意思。

「沒什麼,只不過是你的聲音太好聽了,我都忍不住陷進去了。」索傑斯擺擺手。

格蕾雅臉上染了一層緋紅,害羞地低下頭。讚美對她來說並不是稀奇的東西,本來早已習以為常,但現在的這個反應……大概是索傑斯的讚美對她具有特別的意義吧。

「公主和騎士就這樣結伴冒險,然後召集到更多的夥伴,最後聯手打敗了邪惡的親王嗎?」索傑斯對童話本身的劇情倒不怎麼關心,「騎士和公主最後在一起了嗎?果然還是俗套的結局……」

格蕾雅微笑著搖搖頭:「這次你可是猜錯了,公主和騎士最終並沒有在一起。」

「噢?」這下倒是讓索傑斯來興趣了,「那結局是怎麼樣的?難不成還是個悲劇?」

誰知格蕾雅還是搖了搖頭:「不……這個童話是沒有結局的。」

「黑騎士在輔佐萊娜公主復國后就消失了,和他神秘的出現一樣,消失的時候也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萊娜公主在執政數十年後將王位傳給了侄子,最終也不知去向。」

索傑斯不解道:「童話竟然會有這種結局……真是讓人費解啊。」

「童話嗎……是,這是在萊茵家喻戶曉的童話。」格蕾雅輕輕**繪本,眼神有些複雜,「或者說,大家都以為這是童話故事呢。」

索傑斯一怔:「你這麼說……難道這不是童話嗎?」

格蕾雅想了一下說道:「嗯……倒也不是,這確實是童話。充滿傳奇性,而且是騎士和公主的浪漫傳說,又怎麼不是童話呢?不過……這其中沒有一句話是虛假的,全都是歷史上真實發生過的事情。像童話一樣的歷史故事……」

「這是隱藏在口口相傳的童話背後的秘密,本來是不能泄露給王室以外的人的。不過如果是索傑斯的話……告訴你也沒關係哦。」

格蕾雅雖然是笑著的,但語氣卻十分認真:「這個童話的真相——萊茵王室的傳承,索傑斯,你想知道嗎?」 一個精巧的鈴鐺被格蕾雅拿出來掛在手腕上,笑道:「防止別人偷聽的小道具。」

雖然微弱,但的確能感受到魔法的波動從這個鈴鐺上散發出來,大概是預警道具吧。

格蕾雅將只看了第一章的繪本放回原來的位置,緩步向書海的深處走去,索傑斯陪在她身邊,用視線餘光搜索著可能有用的典籍。

鈴鐺一直在不緩不急的發出美妙的聲音,隨著周圍路人的減少,鈴鐺的聲音也漸漸變小,直到兩人來到僻靜的角落,周圍沒有了人影鈴鐺的聲音也隨之停止。

「好了,就到這裡吧,正好我也有些累了。」格蕾雅整理了一下裙裝,優雅地坐在了為閱讀者準備的椅子上,而椅子只有一把,索傑斯就只好站著了。

「嗯,要從哪裡開始講起呢……感覺要說的東西太多,反而無從說起呢。」

索傑斯的注意力主要還是放在了找書上,視線不斷移動著,滿不在乎道:「就從一開始說吧,公主和騎士到底怎麼了?」

「一開始嗎……也行。」遙遠的故事從格蕾雅的嘴中娓娓道來。

「花之公主萊娜,是萊茵歷史上第一位女性的國王,也被認為是有史以來最為偉大的女王。你知道她為什麼會得到這麼高的評價嗎?好好……我知道你不知道。那是因為……在她的主導下,原本實行奴隸制度的萊茵王國完成了廢除奴隸制的改革!」

「她平等的看待貴族、平民和奴隸,並且在國內積極推行宗教的多元化發展,使萊茵從真理教會的支配下變成了信仰多位神明的世俗國家。此外她還做了一件和索傑斯你也有很大關係的事情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