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鳳傭兵團長和黑龍傭兵團長罵道:「什麼妖魔鬼怪!」雙雙擋在僚友面前,拔出武器刺向那頭魔獸。

「不行!他是黑咒術師!」貝姆特厲聲喝止,正想上前幫忙,休得斯從部下那兒奪過一把彎刀,擋住他的去路。沒了武器的傭兵王只得連連後退,眼角瞥見那隻魔獸張嘴噴出六枚酸彈,朝六名傭兵團長招呼過去。

就在這時,六發火球從天而降,正中那六枚綠色酸彈,呼的化為六道輕煙,另有一顆深紅色的火團擊中魔獸,連慘叫也沒來得及發出,魔獸整個身軀就在烈焰中蒸發。

「什麼!」黑咒法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沒聽見咒語聲,表明來者起碼有特級火焰法師的水平,而他從前沒聽說西城有這樣的人。

「啊,看來我好像及時趕到了。」

隨着溫潤的嗓音現身的是一名高挑的年輕人,讓人聯想到鮮血的殷紅色及臀長發在腦後紮成一束;潔白的風衣下擺被塵風吹起,露出垂在大腿側邊的一面古樸手鏡;暖玉般清俊的臉龐掛着謙和的笑意,與他剛剛展露的強橫實力不太相符;青年一雙秀長的眼眸不知何故不自然地閉合著,直到看見一枚端端正正戴在他瀏海外面的龍形黑水晶額飾,人們才恍然大悟:那是被稱為「精靈之眼」的魔道具,能夠幫助失明者像常人一樣視物,即,這個法師青年是個瞎子。

「維烈!」貝姆特百忙中喊出來人的名字。

「啊,老闆,你的情形好像很不妙。」維烈這才注意到上司已經陷入非常危急的境地,卸下背上一隻非常大的旅行包,掏出一柄十分巨大的寬刃劍,巨大到讓人懷疑他先前是怎麼塞進那隻背包里去的,用右手拋給貝姆特。

拿到劍的西城城主扳回局面,雖然維烈準頭糟糕,為了接住還差點被休得斯砍了一刀。

維烈重新背起背包,念出簡短的咒語:「大地的瑪娜精靈,回應我的呼喚,賜予我滋生的綠根——荊棘之獄!」

「糟!」黑咒術師想躲開時已遲了,一大叢綠荊破土而出,緊緊捆住他的身體。他萬萬沒想到對方竟能施展除了炎系以外的魔法。因為一門元素魔法修行到頂級,想再轉行是不可能的事,即使原先還修習了其它的魔法,也會變得幾乎沒辦法施展。

維烈繼續施法,念出大面積火系咒語:「殺戮之火焰,破滅之火焰,終結之火焰,以我之命……」

「小心!」炎狼傭兵團長替他擋掉一名敵兵的偷襲,也打斷了進行到一半的咒語。看出實力差距的黑咒術師暗暗奇怪這個紅髮青年怎麼吟唱不分敵我的咒文,急忙念出轉移咒語,身影消失在場上。

評估了一下局勢,休得斯立刻發出撤退指令,同時與貝姆特拉開距離。他可不認為在失去己方魔法師,而敵方又多出強大助力的情形下,他們還能佔到上風,所以很乾脆地偃旗息鼓。

「改日再戰了。」

「我可不想再見到你。」這是貝姆特的真心話。休得斯形狀優美的雙唇浮起一個不算笑容的笑容:「由不得你。」

死亡傭兵團長退去后,眾人都圍上來詢問貝姆特的安危,只有維烈站在一邊。貝姆特奇道:「你怎麼這麼巧趕上?」維烈露出溫柔的笑意:「夏亞通知我的,不是你叫我嗎?」

不是夏亞趕巧,這次恐怕難逃一劫。貝姆特心有餘悸,是他託大了。

克勞德皺眉道:「首領,沒想到死亡傭兵團會突然冒出來,你認為他們是哪邊派來的?」

「德修普不會讓休得斯這種人進入他的領地,八成是那票混帳貴族了。只是那個黑咒術師來歷很可疑。我倒是沒想到貴族們會對我本人出手,看來我太小看他們了,這是我的過失。」貝姆特環視戰場,在看到部下們的屍體時不禁黯然。餘人的臉色也都稱不上開朗。

「多虧維烈。」貝姆特朝人群外的紅髮青年招招手,「你跟我共騎吧。」他知道這位少年時認識的朋友運動神經差勁,是西城軍唯一不會騎馬的人。

其他士兵似乎有點瞧不起這個看起來文弱的青年,滿臉輕視的表情,因為維烈救了上司才讓路。

紅髮青年慢吞吞地走過來,一手拽著貝姆特的斗篷下擺,一手撐住馬鞍,爬上馬背,不,應該說試圖爬上馬背。

翻了個白眼,貝姆特抓着他的風衣后領提了上來。

「老闆,你要去哪裏?」

「我要去東境搶劫,你不是一直說在大陸各處尋寶挖墓嗎,對貴族的財寶一定感興趣了。」貝姆特誘惑,他清楚這個好友的實力多麼強大,隱藏的身份多麼聳人聽聞。

維烈顯然動心了,眉間又浮起遲疑:「可是……你知道,我不想殺人。我現在這個狀態……」其他人都聽不懂他的話是什麼意思,貝姆特卻心中雪亮。

只是這次,他確實需要維烈的另一個人格,黑榜排行首位,賞金千億的世界頭號罪犯,「血魔」的人格。

「我們回頭再說,你先把你的髮帶系系牢,千萬別散開了。」臨行前,貝姆特囑咐。

「放心,我打了死結。」不習慣在馬上講話,維烈差點咬到舌頭。

「那就好…對了。」貝姆特偶然摸到腰后才想起,「這把劍你從哪兒弄來的?雖然重了點,倒真是把不錯的劍。」

「你是說「閃空」嗎?它是我在一棟地底迷宮找到的。」維烈浮起回憶的神情,半晌,對貝姆特道,「老闆,你可一定要好好珍惜啊。這是當年我……咳,本來屬於你的祖先,西城首代城主華爾特,在八百年前被盜墓賊偷走,好不容易才回到你手上。」

現任西城城主嚇了大跳:「等等,八百年前!這把劍不就是古董了?」

「為何說是古董?」

「廢話!八百年,快一千年的劍還不是古董?」

「一千年…很長嗎?」紅髮青年的聲音充滿困惑的味道。

「你都沒有時間概念啊……算了,古董也罷,只要能用就行。」

在貝姆特的號召下,西城軍重新朝着東境絕塵而去。

。 「我要為此世開武道!」

這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卻讓盂這位一族首領,心裏面翻起了滔天大浪。

望着眼前這個年輕的身影,散發着如此威嚴的氣息,讓人的心裏都是下意識的認為,這人不應該是一個少年人!

怔怔的看着坐於眼前的身影,盂一時之間根本說不出話來。

滿心都是被葉辰的氣勢所感染,一股豪情也在他的心底萌芽。

「仙長,真是好氣魄!」最後,盂首領也只得說出這麼一句來,顯然他是詞窮了啊!

「那麼,不知盂首領是否會給予我一些支持呢?」瞬間他的威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笑意滿滿的面容。

「這個自然,仙長為我炎部落做的夠多了,我作為炎部落的首領,能為仙長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自無不可!」盂爽快的如此道。

「好,那麼就多謝盂首領了!」葉辰站起身來,走到茅屋的門口,葉辰轉身看向盂,又道:「還請盂首領幫我找上一座上好的山。」

「山?」盂有些疑惑,遂問道:「為什麼要找山呢?」

「自然是為開武道而準備啊!」葉辰回答道。

一聽是為了這個才要找山,盂首領二話不說,直接便開始去準備了。

……

在葉辰的想法中,想在這個世界發揚武道,並不是很難。

要知道在這滄冥域上,完全是一個無武力的地域,只要稍一展現出超凡的力量來,就能吸引一大票的關注。

是以,自然算不上有多難。

而葉辰現在所要做的,就是將一部基礎武技散發給炎部落的族人們,讓他們進行習練,之後再從習練中的族人中挑選出武道資質不錯的加以培養。

想到這兒,葉辰就忍不住了,他要為自己凝聚更強的底蘊來,不僅是自身的實力,更重要的是自身的勢力也要凝聚起底蘊來。

這樣才能在未來,為他贏得更多的話語權!

走出茅屋,走在已經擴建了的炎都內。

凡是與葉辰相遇的炎部落族人,皆是熱情且恭敬的向葉辰問好。

葉辰性情也是隨和,自然都是一一的點頭以作回應。

望着已然發生了改變的街市,以及那些勤勞的人們,葉辰真的很開心。

這一切都是在他的影響下改變的,這讓葉辰的心裏,湧起一股難言的自豪來。

畢竟這麼一個大部落,在他影響下才變得如此的。

是個人都會有種很虛榮的心情來,葉辰也不例外。

漫步來到了炎都的街市中心,看着人來人往的人們好不熱鬧,葉辰覺得此刻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於是,按照他心裏的想法,開始了他的謀划來。

「諸位!」

一聲不大,卻是完全能夠被在一百米範圍內的人聽到的聲音,陡然響了起來。

一下子,人來人往的人群豁然止步了。

彷彿是被按了暫停鍵一般,齊齊的看向喊話的葉辰。

隨即,下一秒安靜的人群陡然爆發了強烈的議論聲來。

「哎!你看,那不是葉仙長嗎?」

「是啊是啊,不知葉仙長這會兒要幹什麼?」

「看看不就知道了!」

「聽說,我們部落現在這樣的變化,都是在葉仙長的指導下才完成的呢!」

「是嗎?這實在是了不得啊!」

「那可不!所以為什麼葉仙長被叫成仙長,也只有上仙才有這個本事啊!」

……

大片的議論聲止不住的持續著。

望着眼前的這一番景象,葉辰到時有些好笑了起來。

此刻,他不再是之前剛來時的心態了。

那時只感覺,被這麼多人圍觀,簡直就是在耍猴一般,而現在則是沒有了以前那種心態了。

此刻的他,完全可以淡定的站在這裏,根本不存在那種心情。

「諸位,聽我說一句。」葉辰的話一起,頓時周遭的人們,皆是安靜了下來。

看來葉辰在這裏還是很有威望的!

「在場的大家,是否對自己的身體感到不滿意?是否苦惱自己的身體為何如此的脆弱?」

這話問的,讓人有些莫名其妙。

但卻一致地被周遭的人們所認同,大家均是點頭,滿臉認同的大喊道:「是啊,我們的身體一直都很差啊!」

確實,在這裏的居民大部分都是老人、婦孺、亦或是小孩,青壯力都是被編入了護衛炎都的守護隊伍了。

見狀,葉辰滿意的點頭,隨後又道:「那麼我這裏有一種東西,可以讓大家的身體都變得和年輕小夥子一樣的強壯有力,你們要不要呢?」

「哇!居然會有這種東西嗎?我要!」

「老頭子我們也趕緊朝仙長要一份吧!」

「妹妹,咱們也要一份,這樣我們也不用一直被保護了啊!」

「哥哥,我想要~」

……

不管是老人,還是婦人,亦或是小孩,都想要葉辰所說的這種東西,葉辰見此自然是大大的滿意啊!

「好,現在我就給你們,希望你們好好的修習我給你們的東西,若是你們之中有誰能夠將這份東西,練到了大圓滿,那麼我葉辰便收他入我之門下。」

葉辰一見調動起了他們的興趣,就知時機已到,便連忙手一揮,絲絲光雨豁然射向了眾人。

剎那間,在場的所有人,腦海里便多了一部基礎修鍊之法。

正是《莽牛勁》!

……

這裏的動靜,自然被盂知道了,他當即帶着人到來了。

「仙長這是怎麼回事?」盂望着眼前的景象,好奇的詢問道。

「這個啊,我已經開始了傳法了。這裏的人都已經得到了我的傳授,之後就要看他們自己了。」葉辰這般道。

盂聞言,面色變得驚訝了起來,他道:「仙長為何如此之快?」

「越快越好啊!以防有什麼變故。」葉辰對他說了這麼一句,隨後又道:「對了,首領,我想部落中的勇士,也十分需要我的武法傳授,這便過去吧!」

「好,請仙長隨我來。」盂毫不猶豫的同意了。

路上,葉辰也是給了盂一份《莽牛勁》的修鍊之法,告訴他若是他能將之練到大圓滿,那麼葉辰就會收他入門牆。

盂一聽,自是欣喜不已。

畢竟自從見到了葉辰的強大武力后,他就一直對能擁有這樣的力量而期盼著。

現在這機會終於來了,他哪裏會不欣喜?

很快的,葉辰也將修鍊之法,傳授給了所有的勇士們。

之後,他就向盂首領詢問了是否找好了山。

盂首領連忙對葉辰道:「周圍符合仙長您要求的山峰,就有一座。」

「哦?是哪裏?」

「仙長我這便帶你去。」盂對於也沉澱事可謂是親力親為,生怕有讓葉辰不滿意的地方。

花了不少時間,盂帶着葉辰到了。

「仙長你看這山怎樣?」盂指着眼前那座高大又險峻的山峰,朝葉辰詢問道。

葉辰自是一眼就看到了,這一看可以說葉辰就認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