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汐月越聽,俏臉上的灰白之色逐漸退去,換來的卻是喜悅,她下意識的問道:「為什麼?」

「因為他對感情,一直都是逆來順受,從來都不會去傷害一個掏心掏肺喜歡他的女人。但有一點,你愛上他后,絕不能背叛他。如果一道背叛他了,他的絕情就會令人後悔一輩子。」韓刀月道。

「是不是有人背叛他了?」納蘭汐月趕緊問道。

「是的,雲城一家大企業的老總喜歡他,可以說是掏心掏肺的喜歡他,他也接受了她,並且對她們母女倆好的無法可說。

可是那個女人竟然不僅背叛了她,還欺騙了他,喬君一怒之下,就跟她斷絕了一切關係。現在就算是我,也不敢在他面前提那個女人的名字,我怕他翻臉不認人。」韓刀月說道。

「喬君他到底有幾個女人?」納蘭汐月忍不住問道。

「現在只有三個人,如果加上你一個的話,那就是四個人了。」韓刀月笑著道。

「他,他會接受我嗎?」納蘭汐月不確定的問道。

「會的。只要你對他死心塌地。他就會心軟的。」韓刀月道。

「可是,就算他接受了我,我們四個人,怎麼嫁給他一個人?」納蘭汐月有些犯愁了。

「去五名界,五名界的男人好多人都有五六個老婆。我相信這一點你爺爺也想到了。」韓刀月道。

「原來我爺爺是這個意思。他原來也知道五名界。」 惟願時光不負婚 木納蘭汐月恍然。

「你爺爺是神醫。走南闖北的,什麼地方沒去過,五名界肯定去過。」韓刀月道。

「鳳凰,那你說我結下來該怎麼做?」納蘭汐月有些期待的問道。

「當然是表明你的心意,並告訴他,如果他不接受你,你就說出嫁當尼姑。」韓刀月出主意道。

「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納蘭汐月震驚的問道。

「你爺爺說的話,我猜十有八九都是真的。所以我猜測,如果喬君拒絕了你,你恐怕會做傻事,要麼自尋短見,要麼出嫁當尼姑。」

韓刀月說道:「之前,說真的我對你有些敵意。但看到你心灰意冷的表情,我就知道你在這十年所受的相思之苦。一點都不比我少。也許更多。所以我心軟了,我覺得你應該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喬君能有你這個紅顏知己,我為他感到高興。反正他現在有三個女人,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又不少。」

納蘭汐月看著這個性格開朗,說話直白大度的女子,心裡湧上無盡的佩服,她由衷的感謝道:「鳳凰。謝謝你對我的信任。今後我會把你當做我的好姐妹。」

「那咋們就一言為定了。」韓刀月大大咧咧的說道。

「一言為定!」納蘭汐月笑了笑。

「那我們進去。」韓刀月道。

「嗯。」納蘭汐月點頭,心裡卻開心不已。

因為她已經決定了,她要使出婚身乏術,讓喬君愛上自己,哪怕再消耗十年,她也在所不惜。

醫務室內。

喬君正用九星神針為朱雀治療傷勢,三十六根金針已經刺入了朱雀的三十六處大xue。無數的小星辰圍繞著朱雀的身體,組成奇妙無比的療傷陣法,如果宇宙星辰一樣,佔據著朱雀全身。

同時一道道仙元力在喬君的手指頭上不斷的輸出,和小星辰發出的星光點一起修復朱雀受損的經脈以及骨骼血肉……

「這,這竟然是傳說中的九星神針。九星神針!」納蘭鑫的身體因為激動而不停的顫抖。

「九星神針,乃是太古時期最強大的一門針法,別說是凡人了,就連神仙生了大病,也能治好。

傳聞,九星神針可以起死回生,能讓人腐爛的肉身恢復如初。還可以將靈魂回位。

我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九尾狐也是震驚的說道。 半個小時后,喬君長長的吁了一口氣,「修為總算是保住了,不過要想恢復巔峰狀態,還要修鍊一年的時間。」

「一年不算長,只要修為能保住,時間不是問題。只是雷神,她怎麼還沒醒過來?」九尾狐問道。

「十分鐘后,自然會醒來。現在她體內的真氣正在疏通各大經脈。」喬君淡淡的道。

「你剛才用的是不是九星神針?」納蘭鑫盯著喬君。

「不錯。」喬君沒有隱瞞。

「九星神針博大精深,十萬年來,從沒有人能駕馭它。更別說是有你手中的那種金針了。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剛才拿出的金針,乃是神器的範疇,能大能小。

傳說中的如意金箍棒和它比,那就是法器和神器。根本不在一個等級上。你有這種金針神器,老夫實在是好奇,你是從哪裡得到的?」納蘭鑫盯著喬君問道。

「是師父送給我的。老爺子還有什麼要問的?」喬君看著納蘭鑫淡淡的問道。

「你師父是誰?」納蘭鑫問道。

「抱歉,恕我不能回答。因為我曾答應過他,不能泄露他的任何信息。」喬君拒絕回答。

「你不說,我也猜到你師父是誰了。」納蘭鑫突然說道。

「你認識我師父?」喬君有些驚訝的問道。

納蘭鑫那滿是滿褶皺的方臉上突然掛滿了回憶之色,「你師父一生中喜歡過五個女人。

一個是善解人意歌手,一個是溫柔賢惠的打工女,一個是即保守而又風姿卓越的教學老師,一個是因為得不到他的愛而甘願放棄億萬家產,出家做了尼姑的富豪,一個是一派之主卻又被門派規矩約束不許婚嫁的絕世佳人。

她們五個女人在在四十面前,可以說是最美的女子了。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都是絕世佳人,可最終都沒有嫁給他。

唉!如果不是她們爭風吃醋,興許你師父也不會孤獨終老。現在想一想,真是滄海桑田,歲月不饒人呢,一轉眼就已經過去四十年了。」

「你既然知道我師父。我為什麼對你一點也沒有影響?」喬君有些疑惑的問道。

「不瞞你說。那個教學老師就是我的親妹妹,納蘭嫣然。我之所以知道的這麼清楚,就是她告訴我的。」納蘭鑫道。

「難怪,難怪我對納蘭姓這麼耳熟,原來師母是你的親妹妹。」喬君苦笑著說道。

「是的,你師母這幾十年來,一直都在找你師父的下落,可惜他了無音訊,嫣然她根本沒有找到。」納蘭鑫說道。

喬君看了一眼難看汐月,這才問道:「師母她現在在哪?」

「唉!」納蘭鑫嘆了一口氣,不知道該怎麼說。

納蘭汐月深呼吸一下,這才說道:「我姑奶奶她,她因為太想念你師父,得了抑鬱症,瘋了!」

「瘋了?治不好嗎?」 農女重生:嫁個獵戶來種田 喬君疑惑的問道。

「我爺爺試了很多次,都沒能喚醒她的意識。她的意識里只有你師父,再無他人。她整天不吃不喝,不睡覺,嘴裡總是重複著一句話。你在哪?你在哪?」納蘭汐月的說著說著,眼圈一紅,差點哭了起來。

「納蘭小姐,你放心,我已經還給你一個健健康康的姑奶奶。我保證,她所受得苦,會苦盡甘來。」喬君語氣堅定的說道。

既然找到了師母,他就要帶著師母去見師父,這麼多年來,師父隱姓埋名,同樣吃了很多苦,他們應該在一起。而不是永遠的分開。

「我相信你的醫術,你一定會治好我姑奶奶的瘋病。」納蘭汐月溫柔的看著喬君說道。

「這個我可以保證。但是。納蘭小姐……」喬君有些欲言又止。

「喬君,如果你是男子漢大丈夫,就應該接受我,我不會跟你計較你有多少女人,我只想跟你永遠在一起。如果你不答應我的話,我就去尼姑庵當道姑去,一輩子不再踏出廟門半步。」納蘭汐月冷冷地說道,態度異常決絕。

「喬神醫,我孫女說話從來都是說一不二,希望你能有擔當接受她的這份愛,好讓我老頭子能在有生之年抱上重孫。」納蘭鑫道。

這時,韓刀月英姿颯爽的走了過來,她來到喬君面前,「雷神,我和百合姐不會反對你接受汐月姐。因為她值得你去珍惜。」

慕容雪走到喬君的另一旁,「雷神,接受她吧,我不想她姑奶奶的悲劇發生在你身上。」

喬君聽后。有些頭疼的說道:「我現在最怕的就是女神倒貼,可偏偏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好吧。我接受,我接受總該可以了吧?」

「哈哈哈……」納蘭鑫聽了喬君的回答爽朗的大笑起來,「汐月。哈哈,爺爺這輩子最得意的事情,就是你的婚事,你真是嫁了一個好夫婿啊,爺爺高興,高興啊,能成為神醫的妻子,你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納蘭汐月的俏臉上布滿了如百花齊放一樣的絕美笑容,她開心到了極點,低著頭羞澀不已,「爺爺,你說什麼呢?」

「你沒聽到?那爺爺就再說一遍,你嫁了一個好夫婿,好老公。爺爺為你感到驕傲。」納蘭鑫抹了一把鬍鬚,笑道。

「爺爺……」納蘭汐月的臉蛋上羞澀的快滴出水來。

「納蘭老頭,你這孫女可是被你說的害羞了啊! 這個刺客有毛病 哈哈,沒想到我們龍組的一枝軍花,竟然有如此羞澀的一面啊,比起以前的雷厲風行和幹練比起來,簡直就是兩個人嘛。看來愛情的魔力能改變一個人呢。」九尾狐哈哈大笑。

「你懂個屁。我孫女在我眼裡永遠都是長不大的孩子,你這老東西都快兩百歲了,還在單身。丟不丟人啊?還說愛情的魔力能改變一個人呢。你還是先破了處子之身再說吧。」納蘭鑫滿臉不屑的說道。

「你這老頭,怎麼揭人家短呢?信不信我揍你啊?」九尾狐殺氣騰騰的說道。

「這些話,你都說了多少次了?總是說揍我揍我的,你揍一個試試?」納蘭鑫滿臉不屑的說。

「算了,揍你一個凡人老頭,我還真下不去手。」九尾狐道。 在納蘭鑫和九尾狐的爭吵中,朱雀緩緩睜開了雙眼。

玄武第一個看到朱雀醒了,他上前一步,走到病床前,立即說道:「朱雀你終於醒了。太好了。」

「是雷神救我的嗎?我剛才好像看到他在給我治療。」朱雀看向看著她的喬君有些不確定的問。

「不錯,就是他。如果不是他,你恐怕連修為都保不住。」玄武點頭。心裡卻對喬君的神奇醫術充滿了敬佩。

朱雀站了起來,走到喬君面前,真誠的說道:「雷神,之前多有得罪。還請你不要見怪。這次你能不計前嫌的救我,還幫我穩固了修為,我謝謝儂。」

「朱雀,我們都是龍組的人,今後就是生死與共的戰友。我不可能見死不救。」喬君笑道。

「呵呵。你說得對。我們已經是戰友了,雖然我年紀比你大的多,但你的醫術和修為。令我敬佩,以後你有什麼事,儘管找我。這份恩情,我朱雀終生難忘。」朱雀笑著道。

「朱雀姐,你太客氣了。我有事的話,肯定會找你幫忙。」喬君笑著回應。

「好了。既然朱雀沒事了。那我就宣布一件事。」九尾狐突然說道。.

聽的此話,除了納蘭鑫外,所有人立馬端正了態度,

「龍組的基本訓練,今後就有朱雀和白虎負責。另外紀律問題,由玄武負責。搜集情報和資料方面由雷神負責。大家聽明白了?」九尾狐冷冷的問道。

「明白。」大家異口同聲回答。

「嗯。雷神,百合,鳳凰。你們三個跟我來。」九尾狐說完。向醫務室門口走去。

喬君三人立即跟在了九尾狐身後。

九尾狐的辦公室內。

「雷神,情報部的人員基本上配齊了,除了有一名成員還未趕到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已經到工作崗位了。」九尾狐背負著大手說道。

「出了什麼問題?」喬君問道。

「據得到的可靠消息,那名遲遲未到人,很可能生病了。至於什病,目前還沒有人能說出個所以然來。反正就是昏迷不醒。」九尾狐緊蹙眉頭。

「要不要我過去看看?」喬君問道。

「不用了。如果她在規定的時間內,沒有到達目的地,那就視為放棄。」九尾狐淡淡的道。

喬君點了點頭,「那隊長還有事嗎?」

「有。有關你們組的任務。最近有一支神秘組織在維和壓帝國的北大洲一代秘密建立了一座獸血地基。在這獸血地基里,有二十多位全星球最頂級的生物科技專家。他們的任務是就是把抓來的野獸,用科學技術,提取出獸血DNA。

然後用獸血DNA來改造人體的DNA組織。如果這個試驗一旦成功,那麼人類很可能就會變成野獸人,四肢發達。力量超群的怪物。

而你們的任務就是,搜集有關獸血地基的情報,並想盡一切辦法,找到這個組織的幕後黑手。」九尾狐冷冷的道。

聽了九尾狐的話,韓刀月很是犯愁的問道,「隊長你就不能提供一些情報?」

「這就是你們情報部組的事情了。我能告訴你們的只有一條線索,那就是這樣的生物專家還缺少三名。好了,我知道的也就這麼多了。」九尾狐苦笑道。

喬君努了努嘴,「隊長,這不是大海撈針嗎?怎麼完成?」

「雷神。我相信你一定有自己的辦法。我給你們的時間只有一個星期。」九尾狐看向喬君,說道。

「好吧,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喬君只好點頭問道。

「就現在吧。這件事越快越好。希望你不要讓軍區的領導們失望。」九尾狐神色肅穆的說道。

「保證完成任務!」喬君三人立身應命。

「出發吧。她們在等著你們。」九尾狐說著,拿出一張紙簽遞給了喬君,「這是地址,你們三人即可出發。」

喬君接過紙簽后,敬了個禮,然後帶著韓刀月和慕容雪,離開了隊長辦公室。

在龍組訓練場上,韓刀月問道:「雷神。我們的隨身衣服要不要帶上?」

「不用了。這次到了魔都城,我給你們賣,反正我有的是錢,正愁花不出去呢。」喬君笑了笑。

「這可是你說的啊。除了衣服外,我還要化妝品和一輛敞篷跑車。」韓刀月立即說道。

慕容雪笑了笑,「鳳凰,雷神可是娛樂星際集團的幕後大老闆。你要的這些。對他來說。九牛一毛而已。我建議你跟他要一套別墅,到時候,我們就有住的地方啦。」

「這個提議不錯,雷神你給不給我買?」韓刀月誘人的嘴臉禽著一抹迷人的笑容,甚是好看。

「不就是一套別墅嘛,你不說我都想買了,今後我們就在魔都城落腳了。沒有家,怎麼能行?」喬君笑著道。

「嗯嗯。還是我的雷神老公對我最好了。百合姐。你說是不是?」韓刀月眨著睫毛,看向了慕容雪。

「嗯。」慕容雪輕輕點頭。

就在這時,一道靚麗的倩影款款走了過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納蘭汐月。

此刻的她換了一身白色抹胸裙,高豐滿的嬌軀,配合那修長迷人的雙腿,踩著高跟鞋,走起路來,雷厲而風行。

喬君見到納蘭汐月如此打扮。心裡對她的美和雷厲風行的氣質,升華到了一個最高點。

「喬君,我知道你們要離開龍組,去執行任務。但離開之前,我希望和你說幾句話。」納蘭汐月走到喬君面前,帶著迷人的笑容說道。

「我和百合姐在出口等你!」韓刀月留下一句話。便拉著慕容雪離開了。

「納蘭小姐,你有什麼事?」喬君望著納蘭汐月的鳳眸,問道。

「不許叫我納蘭小姐。」納蘭汐月極為不滿的說道。

「那叫什麼?」喬君下意識的問道。

「你既然答應娶我了。那就是我納蘭汐月的老公,你就不能再叫我納蘭小姐了。叫我老婆!」納蘭汐月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呃!這樣不太好吧?」喬君有些懵,他認識的女人怎麼一個比一個開放啊?

「有什麼不好的。我一個女人都這麼大膽了。你就不能滿足我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納蘭汐月瞪著喬君,嬌嗔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