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老夫姓離,字元。天雲宗四長老!」離元笑著回道:「跟著我不會辱沒你的偉大志向吧?」說到最後離元開玩笑的對夜天遙說道。

「不會,不會。徒兒拜見師父。」夜天遙撩衣跪拜。

看著跪在眼前的少年離元突然哈哈大笑:「恩,好好,哈哈哈」離元甚慰的笑著:「走,跟我走。」說罷,攙起夜天遙一路哈哈大笑離去。剛走不遠再次傳聲而來:「小李啊,這裡交給你了啊。」然後再也沒聲音。帶著夜天遙高興的離去。

看著兩個人慢慢走遠,眾人慢慢回過神。

「剛才四長老說什?我負責?」小李轉過頭問道、

「恩,對的,是你。」

聽到回答,小李哦了一聲。接著好像想起什麼:「靠!他沒給我飛梭令啊。」

「額?」旁邊那人,憐憫的看著小李。:「唉!該你倒霉。四長老可是出了名的粗心。」

命啊! 由於四長老的粗心,本該是中午抵達的時間,愣是到了深夜,整艘飛梭上是的眾人是敢怒不敢言啊。沒辦法誰讓人家是長老呢。

「你說說這個四長老啊,怎麼老是這樣!「小李站在船頭,憤憤的拍了拍欄杆。

「哎!誰說不是呢。可是有什麼辦法,他就這樣。「一個身穿白衣的青年男子無奈的搖頭,道:「你還記得上次嗎?宗主要四長老前往帝都取一件很重要的東西,本以為幾天就能回來,可是我們的四長老愣是半個月沒回來。「男子看了看身後那間屬於長老的房間,轉過頭接著說道:「最後宗主以為長老出事了,連暗部都出動了。可是當一干人等見到他的時候,鼻子險些氣歪了。

「宗主火急火燎的趕到,可是四長老卻在酒館里喝著酒。「「哎!這毛病啥時候才能改掉這個毛病?「

兩人在船頭髮泄著不滿,飛梭乘雲。

「天遙啊,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弟子了。感覺怎麼樣?「離元坐在椅子上,手捧香茗,出聲問道。

看著眼前的少年,離元滿臉笑容,心裡更是大悅。自己雖說算的上高手,可是畢竟年紀大。不像少年時那般堅韌。到了這種歲數,基本上沒有了爭強好勝之心。注重的反而是對下一代的培養。那種感覺,很是令人欣慰!

很顯然,夜天遙正是他的那份驕傲。他相信這個與眾不同的少年會從他手裡慢慢成長起來。

少年踏上巔峰那一刻,那麼也就是他最榮耀的時刻。

「老師,能夠做你的弟子,天遙很滿足了。「夜天遙站起身,走到離元身旁,再次為他倒了一杯茶,道:「弟子從小就是個普通的人,後來變故突生,也就是那時,我更加的一文不值。最終淪為乞丐。「

「乞丐!呵呵呵!「夜天遙透過窗口看向外面。眼神漂浮不定。一種思念的情緒緩緩湧上心頭。

「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體會到關懷和理解。我只是每天按時乞討。只是為了和妹妹填飽肚子。「轉過頭,夜天遙眼睛紅潤:「老師,弟子絕不會辜負你的期望。我要讓全天下都知道,您是我夜天遙最好的老師。「說完,夜天遙重重跪下。正式行拜師禮。

看著眼前雙膝跪地,砰砰叩頭的少年,離元第一次感覺到一種莫名的興奮和驕傲!雖然他不知道為何興奮,但是他知道為何驕傲!

一生得此子,無憾!

離元站起身,走到夜天遙面前,彎腰攙起跪地的徒弟。滿眼欣慰:「為師答應你,哪怕你資質差,為師也要幫你踏上巔峰!「離元看著這位剛收的弟子。那是越看越對眼啊。

「咦?「看著寶貝徒弟的離元皺眉咦了一聲:「天遙啊,你到了練士巔峰啦?昨天看你還是高級啊,怎麼這麼快就巔峰啦?「

夜天遙體內的靈力波動自然瞞不過離元這樣的高手。只是很奇怪的是,自將階以下,每一級都是很嚴格的,根本沒有一絲取巧性。只能慢慢來。像這種一夜一級的詭異事情,他還是頭一次遇見。

「額,這個我也不知道。「夜天遙雖說了解一點,可是還不是很透徹,再說了,本源空間的事,越少人知道自己就越安全。

並不是說夜天遙不信任老師,而是不信任宗門。卯不起就有人打他的主意。這樣對他和離元都是危險的。甚至致命!

「真的嗎?「離元滿眼疑惑的看著這個貌似老實的徒弟。越看越神秘:「好吧,既然你不說,那為師就不問了。我相信時機成熟時,你會告訴我的。「離元緩緩而坐。

一時間室內沒了動靜。兩人都是靜靜的坐著。

「天遙啊,既然你已經巔峰了,那為師助你一臂之力。突破可好?「離元看著這個琢磨不透的徒弟。心裡突然想到一個辦法。

也許….

「師傅,貌似不可以來硬的吧。「夜天遙滿臉狐疑。

「強硬的肯定不行,但是為師可以給你一個契機!「說罷袖袍一揮,一股溫和的潔白靈氣瞬間將夜天遙籠罩:「你已經到了巔峰,只是差一絲契機,這個靈氣陣可以不停的吸收靈氣,直到你突破鍊師為止!「

被靈氣陣籠罩的夜天遙立馬盤腿而坐。敞開緊硼的身體,饑渴的吸收著陣里的靈氣。

靈氣自頭頂百匯穴,成漏斗似倒立奔涌而進。然後隨著夜天遙意念的指引,如脫韁野馬般。撞進本源空間,在然後就沒了動靜。

靈氣一次次的重複著,只是那海量的靈氣自進入本源空間就再也沒有動靜。也沒有像以前那樣一邊輸入,一邊輸出。這一現象,夜天遙也是頭大了。

「光吃不吐。看樣子還沒有吃夠。靠!「看著靈氣沒了蹤影,夜天遙一陣頹敗。本以為有個小工。時時刻刻工作勞動。現在看來貌似罷工了。

「我的小長工啊。「夜天遙心裡一陣心疼。

本源空間的變化,讓夜天遙心裡失落許多。本是無私奉獻的小工,現在卻不明所以的罷工了。怎能不讓他心痛。要知道那可是免費的的。

時間一點點過去,夜天遙依舊在靈陣內,沒有絲毫動靜。

夜天遙是沒什麼擔心的,可離元就不行了。

「怎麼還不出來。「離元額頭有著一絲微汗。

煉士巔峰到鍊師階別雖說不能強硬提拔,但是輔助卻是沒問題的。宗門內,對於一些潛力好的弟子,都會有這般待遇,一直都沒有問題。可是為什麼到了他這就出了問題。

離元是左思右想,急得團團轉。光著一會光景,就喝了三杯茶。

「這傢伙,還真是讓人擔心。「再次拿起茶杯,眼睛緊緊盯著夜天遙所在的靈氣陣。拿著水杯的手指由於用力都是有些發白。

就在離元擔心,夜天遙鬱悶的時候。本源空間里發生了一次重大得改變。這次的不尋常改變,註定了夜天遙的未來,也為他鋪好了一條通天大道。

隨著靈氣不斷的輸入,本源空間內波動不斷。

靈氣經過本源空間的煉化已經精簡到了極致。若是用數據來體現,那麼用一百比一的對比。那是再合適不過啦。

夜天遙不停的控制靈氣,引導著進入本源空間。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反饋,但是他相信這對自己肯定有好處。

既然想明白了,就放手干吧。夜天遙不做他想。收斂意念,專心的聚集靈氣。

隨著夜天遙的修為提升,本源空間也有著一些變化。本事暗淡無光的空間,慢慢的竟出現一種模糊的光線。

空間里幾大神器漂浮於空中。只是猶如敵人般的涇渭分明。在這不大的空間內,神器,靈力。還有著那模糊光線散發之地。整個本源空間都是透露著一絲神秘。

伴隨夜天遙的入定。房間里再也沒了聲音,離元獨自站在窗口。看著外面已經是滿天星斗,璀璨耀眼。

「不知道這小傢伙到底怎麼回事。「轉過頭,看了一眼夜天遙。離元眼裡儘是疑惑。

夜天遙的狀態太不尋常,尤其是自己剛才想試探一下情況。沒想到神識剛接近夜天遙的身體,就轟的一聲被彈開。那種感覺就像是,被人用大鎚猛地敲了一下腦袋。讓人疼痛不已。

其實這還不是讓離元無奈的事,真正的事是,差距啊。一個連鍊師都不是的小傢伙。竟然能抵擋住他這位尊者的神識探查。這一現象讓離元吃驚不已。

以前幫宗內弟子輔助提升時,哪一個不是神識遍布全身。這樣一來,即能保證不出差錯,也能讓自己更加的了解弟子的進度。

可是夜天遙貌似不在這個行列。

「看來你的秘密不少啊。「離元看著夜天遙,心裡更是欣慰,秘密多,保命的手段就多。手段多,就能存活。加上強橫的體質潛力。夜天遙註定會走的很遠。

「小傢伙,加油吧,這次你註定是個變數,更是一個驚喜!「離元走出房間,緩緩走到船頭,看著遠處依稀可見的山峰。眼裡莫名的想要炫耀。

有些么一個好弟子,不去炫耀一番可不是他離元的作風。

「終於要到了….「 漆黑的夜,飛梭一路馳騁,飛速前進。經過一天的運作,終於在深夜抵達天雲宗!

轟轟….

飛梭穩穩落地。雖是深夜,但那場面依舊宏大。上千人圍著飛梭,有的站在地上,有的站在樹上,更有的踏虛而立。

看來天雲宗對這次的挑選弟子很是看中啊!

飛梭上的眾人緩緩走下。而剛到天雲總的新弟子們則是小心點打探著這個自己將要修行的地方。

山峰巍峨,靈氣盎然。好一處修鍊所在!

在眾人下船的同時,夜天遙和離元依舊在房間里,夜天遙的修鍊還沒有結束,而離元則是不放心的看護在他身邊。兩人全然不理會已經下船的眾人。

靈氣陣里,夜天遙盤腿而坐,一頭黑髮無風自動。雙目緊閉,手捏法印。靈氣有條不紊的順著經脈湧進本源空間,空間內還是那樣子,沒有絲毫動靜。

船外….

「李蒼!四長老呢?」一個一身白衣白髮的老者站在虛空,看著到現在還沒有下船的四長老。不禁出聲問道。

「四長老還沒有下來。想必還在船上。」李蒼即小李恭敬地彎腰回道。

「還在船上?為何不下來,難道睡著了?」說著一身強橫的修為氣息透體而出。一時間在場所有人都為這個強橫的靈力威壓,壓得靈氣緊閉於體內。竟不能透體而出。

一宗之主當真是恐怖!

對於宗主的發怒,李蒼識相的後退了幾步。這種高層的是他還是少摻和的好。站在宗主身後,心有餘悸的看著飛梭上屬於四長老的房間。

離元自然不知道,他有惹禍了。也難怪人家會生氣。在宗門眼裡,自己就是個粗心漢。自己這麼久沒有下船,別人肯定以為自己又幹啥了呢。

其實離元何嘗不想趕快下船,然後把這個好徒弟帶去炫耀一番。可是誰知道這傢伙,竟然沒有絲毫要出來的動靜!

「唉,徒弟啊,你這次可是真的出名了!」離元無語的看著雙目禁閉的夜天遙。無奈的搖了搖頭

突然…

老婆好顯小 一直沒有動靜的夜天遙猛地睜開雙眼。一股褐色的靈氣光線自眼睛里激射而出。長達三米多遠。

「終於好了!」夜天遙握了握手,感受了一下自己體內的靈力。鍊師階別比起煉士可真是強了不少。

「好徒弟啊,你終於好了。」離元撤去靈陣,一把抓住夜天遙的手,神識迅速將夜天遙籠罩。看來是在探查他的進度;「恩,不錯鍊師中階。」說完放下手單手拂須,滿眼欣慰的看著夜天遙。

「啥,鍊師中階!」突然反應過來的離元雙眼睜得老大,不敢置信的看著夜天遙:「你..你你!」可是你了半天也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看來是被震的不輕!

震撼,絕對的震撼,怎能不震撼!

在離元想來,夜天遙此次的進階有自己的靈氣陣加持,進階鍊師那是理所當然。當然啦,那是指初階啊,鍊師初階。能夠從煉士巔峰進入鍊師初階已經是莫大是福氣了。至於中階,離元可是從來沒有想過,甚至不敢想,因為那太過扯淡。

可是眼前的事實又出現在他的眼前。即使是他不願意相信,也是不可能的了。

「師父怎麼了?」夜天遙撓了撓頭,皺著眉問道。

顯然他還不知道自己的進步,已經讓這位老人家的心臟受了刺激!

「啊?哦!沒事沒事。看來你你進步很快啊。」離元笑著滿眼儘是欣慰與驕傲。

聽到老師的讚揚,夜天遙潸潸的笑了笑:「嘿嘿,是啊,進階了多謝師父。」夜天遙說著彎下腰行禮。

「感覺怎麼樣?」離元看著夜天遙的樣子,心裡是越來越開心。只是他不知道,有人已經生氣了。

誰?

還能是誰,敢生長老氣的還有誰,自然是宗主大人啦。

「恩,感覺不錯,只是可惜了,才鍊師中階!」說道最後竟有些失望。看來他對這個結果不太滿意。

「噗!」正在喝茶的離元被夜天遙的話驚得一口茶水噴出,幸好是噴出,若是卡住那就可逗了。

「你這傢伙還真是貪心。」離元伸手點了點夜天遙:「別人能夠進入鍊師已經是幸運,甚至連穩定都不一定,你一下子跳到中階竟然還不滿足?真是野心不小。」說罷,無奈的搖了搖頭。

唉,這個傢伙是想徹底的打擊他的心臟啊。

「啊?嘿嘿,哪有啊。」夜天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徒兒能夠有這番進步,都是仰仗你老人家。哪敢有啥異心啊。」說著走到離元的身後,幫離元按起肩來。

「恩,你還是很有可塑性嘛!」離元一副享受的閉上眼睛。舒服點躺在椅子上。這種待遇可不是天天有的啊。

正在他享受著乖徒弟的按摩時,一聲震撼靈魂的攜帶者一絲怒火的聲音陡然響徹在離元的耳邊。

「離元,你還要在船上待多久,要老夫請你不成!」

突如其來的聲音,將正在享受的離元驚得一下子跳了起來。頓時慌張起來:「靠!光顧著和你聊天。竟然忘記了接待的宗主。」離元鬱悶的看了看夜天遙。

這下死定了。這個宗主可不好對付。

「走吧,乖徒弟!」說完徑直走出船艙。身後夜天遙信步跟上。

剛走出船艙,離元就被一股強大的氣息包圍。這股氣息不是別人,真是宗主兼掌門師兄。

「掌門師兄!」離元自知自己怠慢了人家,趕緊彎腰討好。可心裡卻不是這樣:「哼,老傢伙,今天讓著你,以後看我怎麼收拾你。」

不得不說,夜天遙認的師父當真是極品!

「離元!你又忘記了?」宗主很不友善的看著離元,眼神里又是無奈。自己這個師弟什麼都好,就是粗心大意。讓人防不勝防啊。

「嘿嘿,沒有沒有。只是在收拾東西。」離元賠笑的說道。

可是此話一出,宗主身邊高層儘是唏噓,這老傢伙還真會說瞎話。這飛梭上有什麼好收拾的。

假話都不會說,活該你倒霉。

「聽說你收弟子了?」宗主看著離元,眼裡閃過一絲釋懷,不知為何。

「恩,又收了!」離元抬起頭看著身後的夜天遙,不知為何,竟和宗主一樣,都有著一絲釋懷。更確切的說還多了一絲欣慰!

天雲宗宗主看了看夜天遙,這一看不要緊,著實震撼了一下。被震撼了。

「他是?」宗主疑惑的問向離元。

「恩,是!」離元仰起頭,滿臉傲氣。那樣子好像在炫耀自己最珍貴的寶貝。

至於夜天遙則老實的站在離元身後,一臉平靜,雙目平視。一頭黑髮被晚風吹的瀟洒飄灑。

感覺就像泰山崩於前而不驚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