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默說道。

靜候錦年 「誰要你走前面,我又不怕,我只是說這地方比外圍區域厲害罷了。」

秦可兒白了他一眼。

若放在往日,李默必定聽得一笑,只是如今心裡挂念著柳凝璇的安危,實在笑不起來。

他在鏡中界上一拂,小黑、小金和雪球便立刻從裡面掉了出來。

一落地,小黑頓時打了個噴嚏,一臉警惕的看著周邊。

小金亦是弓起背,象一隻受驚的貓似的。

惟獨雪球仍是尋常表情,它坐在小黑腦袋上,睜著好奇的大眼睛。

「小黑,可捕捉得到璇兒的氣味?」

李默立刻問道。

小黑微微一聳鼻子立刻點著頭,小金也在一邊跟著點頭,這小東西本來就送給柳凝璇了,只是這一路過來帶著惹眼,所以便都放在鏡中界里,如今為了方便尋路這才取出來。

「好,那你們來開路。」

李默吩咐道。

兩頭小龍便一左一右的朝前趕去,它們顯然察覺得到這裡面的危險,所以趕起路來也是小心翼翼的。

不多時,二人三獸便已經抵達了一個路口,這裡足有五條大道,每一個洞口都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小黑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第三條路,李默二人立刻快步跟上。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未過多久道路便到了盡頭,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洞窟。

四處散落著大量的山石,猶如座座小山,而放眼望去並沒有發現任何蠻獸的蹤跡,而在洞窟的盡頭便有著幾條通往更深處的道路。

小黑和小金則昂著腦袋朝洞頂望去,眼睛里透著警惕。

李默二人立刻一抬頭,便見在洞頂上豁然有著一頭蠻獸。

它如同蝙蝠般掛著,體型不過百丈大小,比起動輒千丈級的神通級蠻獸顯得非常嬌小,但毫無疑問的則是它即被安排在這裡,便絕不比八首紫雲蛟遜色。

此時感受到有人接近,那蠻獸包裹著身體的雙翼立刻一展,露出了真身。

其形如蜥蜴,身上長滿著細小的鱗片,背脊上的一行鱗片如刀子般豎立起來,長開的雙翼尖端上也有著密集的尖刺。

「是刺翼蜥蜴,能打到嗎?」?.

李默沉聲說道。

「不行,距離太遠了。」

秦可兒搖了搖頭,她的神通也是有距離限制的,不是說只要看見的就能夠凍住。

話才落下,這倒掛在洞頂的刺翼蜥蜴雙翼猛地一拍,洞窟里頓時出現十幾道的颶風,呼嘯著朝二人襲來。

李默眼神一凝,化身龍獸之軀,血靈刀一揚,刀氣化作巨龍之形呼嘯而出。

巨龍撞擊在第一道颶風上,隨著一聲劇烈的爆炸,二者同時消失不見。

「吼——」

小黑化身三百丈長的巨龍,一張口就是一道龍息噴吐出去。

小金此時也恢復了圓滾滾的身體,雖然它還是一頭幼龍,體型也不過丈余,但天生就是靈竅境後期的戰力,張口就吐出一道金黃-色的龍息。

兩道龍息撞擊在一道颶風上,居然將其震得粉碎。

「好傢夥!」

李默看得輕噓一聲,雖然這颶風僅僅是刺翼蜥蜴普通一擊的一部分,但是卻擁有著絕對秒殺靈竅境者的戰力,二龍合力之下居然能夠將其震碎,足見龍族不愧是萬獸之王的存在。

若二獸有朝一日能夠抵達神通境界,那必定能一飛衝天。

思緒一念而過,剩下的十幾道颶風已橫跨了千丈距離。

李默沉喝一聲,「巨龍式·飛天!」

血靈刀狂斬十幾下,十幾頭巨龍飆射,將颶風震得粉碎。

而那刺翼蜥蜴又猛地一扇翼,更猛烈的颶風在周邊飛速現形。

呼——李默深吸了一口氣,連續催動十幾次巨龍式前所未有,亦耗費不小的力氣,但僅僅是震碎了這蠻獸普通的一次進攻。

他眼神一凝,又是一聲暴喝,「納氣斬·吐吶!」

血靈刀釋放出龐大的火龍,但僅僅也是將一半的颶風震碎。

「五意冰輪·五輪斬!」

秦可兒此時也加入戰鬥,祭起神通技。

五枚冰劍現形的同時,又以每劍為中心演變出五劍,旋轉如輪般朝前衝去將另一半的颶風震碎。

只是召喚颶風對於刺翼蜥蜴而言再簡單不過,它又一扇翼,比上一輪更加猛烈的颶風襲來。

「郭師哥說過,刺翼蜥蜴擅長距離戰,我們在地面上打太吃虧了。」

秦可兒說道。

「但你一人在下面可能抗得住?」

李默擔心道。

「現在的我實力可不比你差。」

秦可兒一挑眉頭。

李默便不多言,即刻運起獸魂通靈,背上雙翼一展,朝著高空飛去。

一抵達洞頂的位置,李默便沉喝一聲,血靈刀脫手而出,化作一道火龍朝著刺翼蜥蜴襲去。

那刺翼蜥蜴迅速的雙翼一收,將身體包裹起來,血靈刀撞擊上去宛如斬中金屬般,無法侵入分毫。

隨著刺翼蜥蜴猛一展翼,將血靈刀震得在空中打轉,同時,雙翼上的尖刺一根根對準了李默。

咻咻咻——上百枚尖刺飆射而出,速度快得驚人。

李默立刻閃身躲避,但仍被一枚尖刺刺中肩頭。

尖刺入肩一半,扎在肩骨上,有種冰寒的劇痛。

李默連眉頭都不眨一下,一把拔除尖刺,吸回血靈刀,一揚手又是一刀斬去,刀出之時亦在高速的前沖,拉近著和刺翼蜥蜴之間的距離。

刺翼蜥蜴雙翼上的尖刺又在瞬間重新生長出來,翼動之時,尖刺噴吐。

地面上,秦可兒亦陷入苦戰狀態,那颶風不斷冒起而且越發洶湧,她也不免和颶風擦肩而過,鮮血染紅衣裙。

終於,李默在付出被六枚尖刺刺中的代價下將和刺翼蜥蜴的距離縮短到了百丈。

一到這裡,刺翼蜥蜴的尖刺再度襲來。

「虛空獸爪!」

李默一聲厲嘯,從胸膛中召喚出煉魂牌中的鎮牌之物,巨大的獸爪在李默神通境界的召喚下冒出,以勢不可擋的力量朝前推進,頓將一大堆尖刺震得粉碎。

刺翼蜥蜴似也曉得這一爪的厲害,立刻雙翼裹身防禦。

磅——獸爪撞擊在雙翼上時,整個洞窟都發齣劇烈的震動,爆響聲似在大腦中炸開,令人意識都為之一晃。

那刺翼蜥蜴終未全身而退,被獸爪打得劇烈一晃,雙翼間露出一條縫隙。

李默看準機會一瞬撲至它身前,一刀狠狠刺去。

刺翼蜥蜴雖然雙翼堅硬如鐵,但是肉身卻脆弱無比,這一刀刺下去,它便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隨即雙翼猛地一展,在祭起一股強橫颶風的同時,腦袋一耷已沒了氣息。

李默落在地上,長長的吐了口氣。

肩頭、腹部、腿上六處刺傷,雖說不算太嚴重,但是這才僅僅是百獸巢的第一關。

所幸他能在半空作戰,否則的話就是這一關都難度過。

傳說中的莫道山中部區域為百獸之巢穴,巢穴如蛛網似棋盤,一格緊挨著一格,同時也是一個龐大的迷宮,要想抵達深處必須要一格一格的行進,尋覓著通往深處的道路。

這裡沒有回頭路,一旦朝前走了,後路就會消失掉。

他目落到秦可兒身上,見她肩頭染血,立刻關心道:「可兒,你傷勢如何?」

但見秦可兒利落的撕斷左袖,露出白玉般的手臂來。

此時手臂上因為和颶風接觸過,有著密集的刀口,皮開肉綻,任誰看了都心疼得很。

「外傷,不打緊。」

秦可兒一臉平靜回道,捏碎了一顆療傷丹灑在傷口上。

接著她才看了李默一眼,見他身上傷口比自己更多,微微動了下唇,卻又把關心的話咽了下去,冷冷說道:「繼續前進吧,耽擱不得。」

李默點點頭,朝著二獸一擺手。

小黑便朝著出口衝去,很快鎖定了柳凝璇的氣息,鑽進了其中一個通道中。

與此同時,刺翼蜥蜴慢慢消失不見,接著不久之後再這個巢穴又出現新的一頭刺翼蜥蜴。

和三千浮島迷宮一樣,這裡的所有蠻獸都是由陣法復活而成。

沿通道而行,未過多久又到了一個洞窟里,在洞窟深處豁然有著兩頭神通境蠻獸,而且又是兩頭飛獸。

此物名為四翼鶚,體長三百丈,其形似鷹隼而長有四翼。

無論是如勾的利爪還是如長槍般的尖長利嘴,都可以輕鬆刺破各種金屬物質,更棘手的則是這東西飛行速度極快。

二人對望一眼,無需多言便已有默契,一同衝上去朝著兩頭四翼鶚發動了進攻。

這一戰比起足足持續了兩個時辰,最終二人以自身重傷的代價剿滅了二獸。

稍作休息,二人繼續前進。

絕地蛛、毒囊鼠、五齒鬼鯊……每一個巢穴都是一場生死戰,而越朝前走蠻獸越發的兇猛。

雖說二人的實力比起一般剛剛踏入神通境的新人都要強上不少,但是神通境初期本來就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一般人都要持續兩三百年的修鍊。

因此,二人對上一般神通境級的幼獸不成問題,但這百獸巢穴中幾乎都是成年獸,這些都是神通境初期中的拔尖者才能擊殺之物。

即使二人拼盡全力前進,在抵達第九個洞窟的時候已經是傷痕纍纍,幾番交戰的傷勢在體內疊加尚未復原。

而此時出現在前面的豁然是三頭丘陵蠻人,其身高百丈,粗壯如山,如同野獸般的面孔上透著凶氣。

尚未走進洞窟,三頭凶物身上釋放出的氣息就好似排山倒海般而來。

李默一手按在在石壁上,喘著粗氣,身上每一處都傳來清晰的痛楚。

秦可兒靠在石壁上,亦是嬌喘著氣,衣裙早被染得緋紅,小手上幾道猙獰的傷口。

小黑和小金也趴在地上直吐著氣,二獸一路也輔助作戰,挑戰強敵,屢屢被擊中。

若是換了其他蠻獸早就死了幾次了,但縱然二獸皮堅肉厚,卻也受了不輕的傷。

唯有雪球一直是旁觀戰事,從不插足,它坐在小黑的腦袋上梳理著身上潔白的毛髮,不時發出軟糯的聲響。

「現在該如何是好?」

李默一拳砸在石道上,極度的焦急和不安令他心情沉到谷底。

六個魔頭的行進速度非同二人能比,現在已經不知道深入到了哪裡,柳凝璇隨時可能被殺。

但是即使二人全盛狀態也不可能打得過三頭丘陵蠻人,更何況如今重傷在身。

退一萬步說,即使闖過了這一關,下一關只怕更難,這裡已經是二人實力的極限。

即使情況緊急,他卻清楚的知道貿然行事只會白白丟了性命卻又救不回柳凝璇。

秦可兒緊抿著唇,蹙眉深思,但實力的欠缺卻成為了無法前進的阻礙,任由一腔熱血,任如何關心柳凝璇的安危卻也無法再朝前進了。

莫非就要這樣眼睜睜看著柳凝璇死在魔頭手裡?

李默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竭力鎮定,思考著眼下的對策,但越想卻越是無力。

握緊的拳頭,顫抖的臂膀,他和秦可兒是柳丫頭唯一的希望,但眼下這困局卻讓他看不到一絲的曙光。

究竟怎麼樣才能夠突破眼前的重重難關?

現在要想在短時間內提升修為到能夠闖關的境界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即使有扎魯在只怕也無計可施,更何況僅是二人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