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

「你喜歡我嗎?」

「喜歡啊,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我也不知道……最近總是對你患得患失,生怕那些優秀的女孩搶走你。」丁雨眠緊緊的抱住了洛川,生怕他突然會離去一樣。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這你擔心什麼啊,你也很優秀的啊。」洛川一笑,輕輕的安慰著丁雨眠的情緒。

「沈聽雨比我聰明多了,沈家的底蘊也比我們丁家深厚,她也非常漂亮,似乎她才是最適合你的女孩。」丁雨眠聲音有些低落的說道。

「所以呢?」洛川突然問了一句。

「什麼所以?」

「她又不叫丁雨眠,她也不是你,你說了這麼多,所以呢?你想表達什麼?」

「我……我就是隨便說說……」

「好啦,別多想這麼多了,你溫柔、懂禮貌、成熟、知書達理、文靜、學習好,且非常漂亮,這些也是你的優點啊。」

「……」

丁雨眠沒說什麼,但明顯感覺剛才低沉的氣壓現在緩和了些許。

洛川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沒過一會兒丁雨眠就進入了夢鄉。

看著在自己懷中熟睡的丁雨眠,洛川的腦子裡猛然閃過了齊姚的身影。

洛川瞬間就僵在了原地,獃獃的看向了那穿著一身潔白長裙的齊姚,沒想到的是,齊姚對他笑了笑,雖然沒有任何溫度,但洛川卻是真實的感受到了這個笑容的溫暖。

齊姚看了看在洛川懷中熟睡的丁雨眠,她的臉上同樣掛著幸福的笑容,似乎確定洛川現在已經走出了過去的陰影,齊姚這才放心的鬆了口氣,最後向洛川招了招手,之後便消散在腦海中。

洛川伸出手來,但卻沒說出任何話,他知道齊姚已經不在了,剛才的那一幕只是自己腦中幻想出來的畫面,現在自己眼前,有一個更加需要自己照顧的女孩,所以他不會在消沉於過去,做好現在,直面未來,早日抓到剝奪齊姚年輕貌美的生命的兇手,這才是他應該做的。

洛川攥緊了拳頭,找到了今後的方向,那一雙眸子就比之前更加的堅定了。

……

「醒了?」洛川看見懷中的丁雨眠睜開了眼睛,一臉笑意的問道。

「嗯,睡的好舒服。」丁雨眠伸了個懶腰,像只慵懶的小貓一樣。

大當家不好了 「沒想到你睡覺還流口水。」洛川忍不住笑了出來。

「什麼?」丁雨眠一驚,發現自己剛才枕著的手臂上,確實有一小塊被浸濕了,小臉瞬間羞紅到了耳根處。

「哈哈哈。」洛川見丁雨眠這副模樣,瞬間大笑了起來。

「你還笑,在笑我就生氣了。」丁雨眠佯裝怒狀,惡狠狠的瞪了洛川一眼,洛川這才忍住了笑意。

「我睡了多久?」

「四十多分鐘吧。」

「這段時間你幹嘛來著。」

「什麼也沒幹。」

「怎麼可能?」

「我手機在那邊,你看我夠得到嗎?」洛川指了指離自己有一定距離的床頭櫃,丁雨眠順勢看過去,發現洛川的手機的確放在上面。

「那你不無聊嗎,就這樣干坐了四十分鐘啊?」

「不無聊啊,我可以一直看著你啊。」

「看著我做什麼……」丁雨眠有些不好意思,輕輕的別過了頭。

「好看啊,胖子他們經常說看美女也是一種精神享受,之前我還不信,現在看來的確是真的。」洛川一笑說道。

「貧嘴。」丁雨眠白了洛川一眼,之後雙手又抱緊了洛川。

「怎麼?沒睡醒,還想在睡一覺啊?」洛川見丁雨眠這副模樣,便忍不住掐了掐她的小臉蛋。

「不睡了,在躺一會咱們去吃飯吧。」丁雨眠現在已經適應了洛川的這種親密行為,反而是能給她倒增幾分安全感,可能女生就是這樣的生物吧。

看著自己懷中這位極品女神,洛川要說不心動那肯定是假的,既然有這個機會,肯定是不能放過的。

洛川將丁雨眠抱了起來,輕輕的吻了下去,丁雨眠似乎早就料到了洛川的行為,同樣迎合了上去,一陣激吻后,丁雨眠臉色彷彿紅的要滴出水來。

「最近好像佔了你不少便宜啊。」洛川打趣著說道。

丁雨眠只是給了洛川一個白眼,似乎在說,得了便宜還賣乖。

「你的手怎麼這麼涼?」洛川無意間觸到了丁雨眠的手心,一股寒意從她的手掌里滲透了過來。

「我是易寒體質,經常這樣的,已經習慣了。」丁雨眠隨口解釋著說道。

「這樣不會不舒服嗎?」

「當然會啊,那我能怎麼辦,拿熱水泡一泡嗎?」

洛川沒說什麼,而是自顧自的握住了丁雨眠的雙手,洛川的掌心不大,但是卻格外的溫暖,這種暖意很舒服,從掌心瞬間就滲透到了身子里。

「這樣你不會冷嗎?」丁雨眠神色有些複雜,抬起頭來看向了洛川。

「不會啊,你是易寒體質,那我可能就是易熱體質,正好中和一下,我能涼爽很多,你也能暖和一些。」洛川笑著說道。

「瞎說,上次阿姨還告訴我你最怕的就是冷呢。」

「呃……我媽什麼時候和你說的這麼詳細了。」洛川滿頭黑線,怎麼好像自己的這些老底全被老媽給揭出來了。

「就是上次我去你家的時候,阿姨和我聊到你,就說了這些。」

「好吧,我是有些怕冷,但我更在意你的感受。」

「其實你不用這麼做的。」

「但我這樣做了不也沒什麼錯嗎?」

「好吧,我有些餓了。」

「想吃些什麼,丫頭。」洛川揉了揉丁雨眠的小腦袋,把丁雨眠從自己懷裡抱了起來,輕輕的放到了床邊。

「不知道呢,出去看看吧。」

「好,那就出去看看,有想吃的記得告訴我。」

「嗯,我會的……」 洛川貼心的為丁雨眠穿好了鞋子,之後扶著丁雨眠下了床。

「你不用這個樣子的,我又不是在坐月子,怎麼好像被伺候著一樣。」丁雨眠笑著說道。

洛川一笑,沒說些什麼,自然的牽住了丁雨眠的小手,拉著她走到了客廳。

隨手拿起放在門口衣架上的外套,將門鎖好后洛川便拉著丁雨眠走出了房間。

丁雨眠臉色有些微微發紅,洛川依舊沒有鬆開牽著她的手,如果遇見了同學可怎麼辦。

不過這句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丁雨眠就任由洛川這樣牽著她,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湧上心頭。

「想吃些什麼?」

九樓有單獨的餐廳,畢竟能住在這個樓層的都是一些達官貴人或者富家子弟,為了避免跑上跑下,酒店老闆乾脆直接在本樓層就設了一個餐廳。

「我突然想吃小籠包了。」丁雨眠看向自己右側的包子鋪,有些意動的說道。

「走。」

洛川拉著丁雨眠走到了包子鋪面前,老闆呵呵一笑,看向了眼前這一對小情侶。

「來點什麼包子?」

「素餡。」

「肉餡。」

「呃……素餡。」

洛川有些尷尬的撓了撓腦袋,丁雨眠似乎也有些忍俊不禁,店老闆呵呵一笑,把籠屜抬了起來。

「一樣來點?」店老闆笑著問道。

「不了不了,全來素餡的吧。」洛川搖了搖頭說道。

「小夥子,這麼怕你女朋友啊。」店老闆一笑說道。

「也不是怕,她比較在意身材,所以可能不怎麼吃肉。」

「也是,我家母老虎要是也有這番模樣,我肯定也寵在手心裡。」店老闆與洛川閑聊了一會,之後將六個熱騰騰的包子裝好遞了過來。

洛川付完錢后,便拉著丁雨眠來到了身後不遠處的餐桌。

「想在這裡吃還是回房吃?」

「要不還是回去吃吧。」

丁雨眠還是有些怕在這裡遇見班級同學,倒不是不想讓他們看見,只是她的觀念在一定程度上還是有些感覺自己配不上洛川,怕被其他女生看見之後在背後里對她指指點點,畢竟現在洛川的聲望太大了,那起連環殺人案后,幾乎整個市裡沒有幾個人沒聽說過洛川的事迹。

而她呢,恐怕就像洛川所說,只是有一份較為好看的皮囊罷了,但有這種優勢的又不是她一個人,機靈可愛的蔚雨思,溫柔聰慧的沈聽雨,甚至成熟穩重的王悅,每一個都要比她強太多太多。

「走!」

正在丁雨眠胡思亂想之際,洛川突然一把拉住了她,她還有些沒緩過神來,就這樣被洛川給從座位上拉了起來。

「幹嘛?」丁雨眠不解的問道。

「前面有賣水果的,看看有什麼你愛吃的,一起買回去,免得在出去折騰。」洛川朝丁雨眠笑了笑說道。

看著洛川溫暖的笑容,以及拉著自己去買水果的這份小欣喜,將丁雨眠一瞬間從自己的思緒里拉了出來。

對啊,眼前的這個男孩,他的溫柔是只屬於自己一個人的啊,從姐姐的刁難中為自己出頭,在到陪自己去迪士尼玩個盡興。

從連環殺人案中在湖邊拼了命的游向自己,在到王傑同歸於盡般的撞向自己前那奮不顧身的一撲,最後將自己抱緊了懷裡,那出人意料卻又在意料之中的定情一吻……

想到這裡,丁雨眠的眸子似乎堅定了幾分,被洛川握住的雙手輕輕的伸展開來,十指緊緊的與其相扣在了一起。

洛川回頭看了一眼丁雨眠,之後也沒想太多,繼續拉著丁雨眠順著餐廳這條路往前走去,走進水果店,購買了幾種丁雨眠喜歡吃的水果,之後便和丁雨眠回到了房間。

「你們去哪了,回來的好慢呀。」

洛川剛推開房間的門,就聽見客廳裡面傳來了胖子的聲音。

丁雨眠還是本能的想掙脫開洛川的手,沒想到卻被洛川緊緊的扣在了掌心,之後拉著她就向客廳走去,一點反應的時間都沒留。

「哦,你們去買晚餐了啊……咦,都拉上小手手了,可以啊。」胖子對著洛川擠眉弄眼的說道。

「買了些水果,想吃的話記得洗一洗。」洛川將幾袋水果放在了客廳的茶几上。

「阿胖,去,給本小姐洗個蘋果去。」劉莉莉平躺在沙發上,慵懶的抬起手臂,指了指胖子的方位。

「好嘞,您稍等。」胖子立馬殷勤的拿起了一個看起來最大最紅的蘋果,跑到洗手間給劉莉莉沖洗了起來。

「這死胖子怎麼突然這麼聽你話?」洛川有些驚奇的說道。

「八成與小雨思有關。」丁雨眠忍著笑意說道。

「嘿嘿,師傅,雨眠,我和你們說哈。」劉莉莉一臉壞笑的湊了過來。

「剛才小雨思……哎呀行了,在屋裡還拉什麼手,不秀恩愛能死呀。」劉莉莉白了洛川和丁雨眠一眼,丁雨眠臉色一紅,急忙從洛川的手掌中掙脫了出來。

做爹心虛 「剛才小雨思給胖子打電話,問胖子師傅你有沒有空,有空的話明天晚上活動的時候可不可以和她們一起參加,胖子沒過腦子直接就替你答應了,之後掛電話后我問他,如果你有別的安排,去不了,豈不是欺騙了小雨思,這死胖子瞬間就傻眼了。」

「之後呢。」

果不其然,洛川的臉瞬間就黑了下來,這死胖子,又隨便以他的名義承諾別人。

「之後我就說,如果這幾天你乖乖聽話,我可以在我師傅那邊美言幾句,之後胖子就像現在這樣,乖乖的為我服務了。」劉莉莉一臉得意的說道。

「那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還是拒絕的話,胖子那邊你要怎麼交代?」洛川白了劉莉莉說道。

「呃……」劉莉莉的笑聲戛然而止,彷彿現在才意識到這是個嚴重的問題。

「切,你肯定會答應的。」 海賊之我是大佬 劉莉莉看見一旁忍著笑意的丁雨眠,突然眼睛一亮,彷彿抓到了什麼救命稻草一樣。

「說來聽聽?」洛川較有興趣的問道。

丁雨眠也明顯來了興趣,一臉好奇的看向了劉莉莉。

「如果你答應我,今晚我可以委屈一下自己睡客廳,之後雨眠今晚歸你,你愛幹嘛就幹嘛!」

「成交!」

丁雨眠剛想抬起手去打劉莉莉,沒想到洛川竟然不假思索的答應了下來,這讓她瞬間小臉羞的通紅,左右手同時伸出,狠狠的掐了這兩人一把。

洛川到還好,皮糙肉厚,而且經常被掐,只是一呲牙,但劉莉莉就不一樣了,那股鑽心的疼痛使她一瞬間彈了起來。

「哎呦好疼,死胖子快來護駕!!!」劉莉莉急忙求助的喊道,胖子一聽,悄咪咪的從洗手間探了個頭,發現劉莉莉和洛川正慘遭丁雨眠毒手,嚇得他急忙一縮脖子,裝作沒聽見的樣子,繼續洗著這已經沖了四五遍的蘋果。

開玩笑,得罪劉莉莉的話,頂多是自己和小雨思那邊無法交代,得罪洛川的話,畢竟兄弟情義擺在這,洛川也不能怪罪於他,但要是得罪丁女神,恐怕丁女神振臂一揮,那些追求者都不會讓他安然的走出屋子,孰輕孰重,他當然分得清楚。

這個世界畢竟是一個看臉的世界,如何討得生存之道胖子再清楚不過了,所以面對劉莉莉的求救,胖子寧可選擇繼續洗著蘋果,也分毫不為所動。

「所以,師傅你答應不答應。」

一分鐘過後,劉莉莉滿臉委屈的揉著自己被掐紅的胳膊,看向洛川可憐巴巴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