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宗是附近的修行門派之一,且與王家向來不對付。

前不久,王青瑤和王家的人一起進入天蒼山脈爭奪靈參寶葯,結果不小心和王家的人走散了。

而禍不單行的是,她遇到了流雲宗的人,於是就有了她先前被追殺的那一幕。

楊玄機冷冷掃視王青瑤和葉寧一眼,道,「原來你還找到了幫手,難怪追你的穆雷和肖清河遲遲沒有回來複命,他們兩人已經死在你們的手中了?」

穆雷和肖清河正是前不久葉寧所殺那的兩人。

愛情三腳貓 楊玄機原本派那兩人追殺王青瑤,然而兩人遲遲沒有回去復命,於是,他通過他肩膀上的銀翅雕追蹤王青瑤,在銀翅雕的指引下親自追了過來。

「你猜得沒錯,他們兩個都被我殺了!」,王青瑤直接對楊玄機道。

而後她又對葉寧道,「你我不過是萍水相逢而已,沒有半分交情,趕緊離開這裡,這裡的事與你無關!」

她自知今天凶多吉少了,不想連累葉寧一起送死,於是立即撇清和葉寧的關係,讓葉寧一個人獨自逃走。

然而,葉寧卻微微搖頭道,「他未必能奈何得了我們,讓我先來會會他!」

雖然很危險,但他不可能扔下王青瑤一個人逃走。

葉寧話音落下,施展一拳法,身體化作一道赤色光影沖了上去。

「倏……」,這是他全力以赴的一擊,赤色光影瞬息飛過數仗距離,到了楊玄機面前。

楊玄機瞳孔突然收縮了一下,他從未見過這般了得的玄法,微微吃了一驚。

與此同時,他重哼一聲,身上渾厚無比的神元流轉,整個身體都被霞光包裹,如同籠罩在一根巨大的光柱之中。

「轟……」,兩人撞在了一起,楊玄機體表的神元光華潰散,身體踉蹌倒退數步。

農門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而葉寧的身體則倒飛而回,連續撞斷了多根柱子粗大的樹木才落地。

……

「這個楊玄機,至少有萬流境五重天的修為,我與他之間的修為差距終究太大了!」,他很快站了起來,只覺渾身劇痛無比。

不過,由於他肉身遠比常人強大,並沒有受什麼嚴重的傷。

葉寧和楊玄機之間的修為差距太大!

雖然他前不久,曾殺了兩名萬流境修者,但那兩人不過是擁有萬流境一重天的修為而已,實力遠不能與這楊玄機相比。

「如果我的修為能更進一步,突破到萬流境,應該就無懼此人了!」

葉寧雖然擁有初陽境九重天的修為,但終究只是初陽境界修者。

初陽境修者體內的神元只是從神藏中滲透出來的,而修為進入萬流境后,則會徹底打開神藏,獲得的神元將暴漲,實力也會隨之攀升。

如果將初陽境修者體內的神元比作泉眼冒出的泉水,那麼萬流境修者體內的神元就是溪流,甚至江河。

在葉寧尋思期間,王青瑤已經神色慌張跑了過來,「葉寧,你沒事吧?」

葉寧瞟了那不遠處的楊玄機一眼,直接對王青瑤道,「快到我背上上來,我們走!」

現在還能逃走?

葉寧將有些不明所以的王青瑤直接拉到了背上,而後展開無蹤步,一路留下道道殘影往遠處而去。

「豎子休走!」,楊玄機身體籠罩在神虹之中,御空飛行追了過去。

然而,他很快發現,葉寧的在地上跑的速度,竟然比他在天上飛的速度還快!

「去,給我好好盯住他們!」,他手臂一揮,肩膀上的銀翅雕化作一道銀光而去,很快追上了葉寧二人。

銀翅雕是一種擅于飛行的妖獸,飛行的速度極快,經常被修行之人馴化成靈獸飼養。

「你這是什麼玄法?」,感受著耳邊的呼呼風聲和看到在空中飛行的楊玄機被甩開后,王青瑤心中自然驚訝無比。

「無蹤步!」,葉寧簡單應了一聲。

「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玄法,看來,我今天遇到你,真的是撞大運了!」,王青瑤感慨道,而後她再道,「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等下再說,那隻畜生追來了,注意閉氣!」,葉寧看到了追來的銀翅雕。

傾城毒妃:邪王寵妻無度 此刻,在葉寧面前不遠處有一條波濤洶湧的大江從群山之間穿過。

他背著王青瑤迅速往那條大江衝去,而後扎進了大江之中。

他心中很清楚,想要擺脫楊玄機,必須擺脫銀翅雕的追蹤才行,而銀翅雕目力極好,不管他在密林中怎麼逃,都躲不過它的眼睛,唯有潛入水中,才可能徹底擺脫它。

…… 葉寧背著王青瑤跳入江中后,在水中潛行。

兩人皆是修行之人,且已經有不錯的修為,可以閉氣較長時間。

許久約莫過了一兩個時辰,他們才浮出水面查看四周的情況。

「應該已經將楊玄機甩開了!」,王青瑤仰望天空一眼,並沒有發現那隻銀翅雕。

「找一座山洞再躲躲!」,葉寧擔心銀翅雕和楊玄機還在附近徘徊,不敢在外面大肆走動。

兩人很快躲進了一座山洞之中,並用一些野草將洞口掩蓋,而後在洞中盤坐下來,一邊運轉神元蒸乾濕透的衣服,一邊通過洞口的縫隙查看外面的情況。

許久之後,他們依然沒有發現楊玄機的蹤影,這才放下心來。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楊玄機基本上不可能找到他們了,他們只需再在這裡等個兩三日,徹底安全后就可以離開。

……

等待的時間有些無聊,王青瑤忽然坐到葉寧身邊,吐氣如蘭輕聲道,「好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呢?」

這個妖精般的美人,突然靠近,並在他耳邊輕聲耳語,讓他不由得心跳加快了一些。

他挪了一下自己的位置,距離王青瑤遠一些后,才道,「葉寧。」

「嘻嘻,謝謝你今天救了我兩次,你坐那麼遠幹什麼,怕姐姐把你吃了?」,王青瑤輕笑道。

葉寧聞言,直接道,「是怕我我忍不住把你吃了!」

「嘻嘻,那姐姐給你吃好了。」,王青瑤笑意更濃。

在她看來,少年羞澀的表現很有趣,於是,她又挪動了一下位置,緊貼了過去。

這真的是個妖精!

聽到她充滿挑逗的話語,嗅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處子幽香,葉寧覺得心中有一團火在燒,「你別逼我!」

「嘻嘻,來,讓給姐姐抱抱!」,王青瑤說話之間,自己雙手環住了葉寧的腰身,將他抱在了懷中。

「……」,感受到環抱自身的溫軟,以及王青瑤呼出的屢屢香氣,葉寧瞬間變得面紅耳赤起來。

儘管他死撐著面子嘴硬,但包括在球上的那十多年在內,他是第一次與女子這般親密接觸。

更合況,對方還是這樣一個美艷無雙的絕色美人!

他不可能不緊張。

王青瑤見懷中的少年面紅耳赤,乖巧無比,任由自己抱著,不敢亂動分毫,心中憐愛之情越發泛濫起來。

現在的葉寧如鄰居家少年般安靜和羞澀,與先前一拳轟殺一人,看上去勇猛無比的葉寧截然不同。

「好弟弟,很可愛呢!」,王青瑤寵溺的看著懷中的少年,而後輕輕在他額頭上吻了一下。

她沒有想到葉寧還有這樣的一面,她只是將他當作了惹人憐愛的鄰家小弟弟而已。

……

然而,這一吻卻讓葉寧整個身體都變得火熱起來,他抬起頭來,對上了王青瑤的目光。

兩人互相對視,都能感受到彼此呼出的灼熱氣息。

葉寧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融化了,他雙手不知不覺的抱住了王青瑤豐盈的腰肢,並在凝視眼前笑意盈盈的絕色嬌顏片刻后,鬼使神差般的突然吻了上去,吻住了那鮮嫩誘人的櫻唇。

「嗯……」,王青瑤美眸瞪大,嬌軀顫動了一下,面上紅霞飛起,並蔓延到了耳根脖頸,同時,抱住葉寧的雙手也收緊,更用力了。

葉寧也緊緊的抱住了她。

然而,這樣只持續了剎那,王青瑤便回過神來,立即移開了自己的螓首,擺脫了葉寧的親吻並瞪著他,羞赧嗔道,「小混蛋!」

她根本沒有想到,葉寧會吻她,且直接吻她的唇。

……

氣氛有些尷尬,兩人近在咫尺的互相對視。

片刻后,王青瑤羞赧慍怒道,「哼,姐姐的便宜都被你佔盡了!」

「……」葉寧有些無語,不是你自己引火燒身的嗎?

雖然他心中這樣想,但並沒有說出來,而是道,「我……會對你負責!」

他心智較為成熟,不過,在男女之事上依然很單純,吻完王青瑤后,已經下意識將她當作自己的女人人了。

王青瑤是第一個和他有親密接觸的女子,而且還這般美麗,他自然想真正擁有她。

「噗哧……」,王青瑤要見葉寧一臉認真的神色,面上的慍怒瞬間收斂,並忍俊不禁地笑出了聲,「咯,咯……,你這麼小怎麼對我負責?」

葉寧這具身體不過才十六歲,體格還未真正長開,不夠高,也不夠壯,而王青瑤已經二十齣頭,體態豐盈,身體已經發育成熟,比葉寧要高且塊頭大一些。

這也是她被吻之前,從未將自己與葉寧的關係往男女方面多想的原因。

「你再等我幾年,不就可以了嗎?」,葉寧道。

修行之人的壽命比凡人要長不少,當葉寧身體成熟的時候,王青瑤的青春年華依然在。

「這麼說,你真的想要取姐姐了?」,王青瑤笑意盈盈道。

「當然。」

「嘻嘻……,那你好好修行吧,等你再長大一些姐姐就嫁給你。」,王青瑤環在葉寧腰后的雙手收緊了一些。

葉寧抱她的雙手也更加用力,兩人貼得更緊了。

兩人一共在山洞中度過了三日,確認楊玄機已經離開后,才走出了山洞,並順利離開了天蒼山脈。

臨別之時,王青瑤道,「記得好好修行哦,有時間了去王家看我,姐姐歡迎你常去做客。」

「放心吧,我會去的。」,葉寧簡單道。

兩人分別之後,葉寧回到了棲霞洞天。

……

一轉眼一個月過去,天蒼山脈中,關於靈參的爭奪,終於徹底落下了帷幕。

葉寧從一些棲霞洞天弟子那裡得知,那株靈參最終還是逃脫了追捕,不過,許多爭奪靈參的人,卻也得到了不少靈參根須。

對於葉寧而言,這一個月來一切都還算平靜,曹玄通忙於其它事,並沒有來找過他麻煩。

不過,他也遇到了另外一件煩心的事。

他在這個月里服用了大量百草液輔助修行,然而他的修為,卻遲遲沒有突破初陽境界九重天,進入下一個大境界跡象。

在修為突破到初陽境九重天後,他修為提升的速度,突然放慢了許多!

「隨著修為的提升,修行速度會自然放緩,不過,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我的修為即將進入下一個大境界,遇到修行瓶頸了!」,葉寧擁有長生天帝的記憶,明白自己修行速度放慢主要的原因。

突破一個大境界比突破一個小境界困難很多,每個人在修為即將進入下一個大境界時,都會遇到修行瓶頸。

而只有突破修行瓶頸,修為才能更進一步,進入下一個大境界。

「突破修行瓶頸通常有兩種方法,要麼在天才地寶的輔助下衝擊下一個大境界,要麼經過較長時間的積累,最終水到渠成自然突破。」

「如果選擇后一種辦法,只怕我要經過很長時間的積累,修為才能進入下一個大境界!」。

葉寧開始思考突破修行瓶頸的辦法。

他心中很清楚,自身擁有純陽仙體,前期的修行本就不易,再加上這修行瓶頸,只怕要經過較長時間的積累,才能自然進入下一個大境界。

「看來,只能選擇第一種方法了!」,他不想等待,想儘快提升自身修為。

「如果再有一些靈參根須配製的百草液,我應該就能迅速突破修行瓶頸!」

「明天,青川城中有一場交易會,在交易會上或許會有靈參根須賣!」

青川城中,每過一段時間就會一場舉行交易會,附近的修行之人,會帶著寶物前去交易,而明天正好有這樣一場交易會。

他想到這裡,立即為參加明天的交易會準備了一番。

…… 第二天,葉寧早早來到了青川城中的交易會現場。

交易會現場,位於一座大園子內,前來參加交易會的人很多。

葉寧剛剛走進園子之中,便遇到了姜雲鵬等幾名棲霞洞天弟子。

「葉寧,你來這裡做什麼?」,姜雲鵬等人中,一名身材敦實的濃眉青年道。

其名為徐子龍,乃青川城四大世家之一,徐家的天才,也在棲霞洞天修行。

葉寧瞟到了徐子龍面上的戲謔笑意,簡單道,「我來這裡做什麼,需要告訴你嗎?」

徐子龍聞言,面色沉了下來。

旁邊另外一人笑道,「哈哈……,難道徐師兄沒有看出來嗎,外面的大派即將來棲霞洞天招收弟子,人家想來這裡淘一些寶葯或寶物提升自己的實力,做最後的衝刺呢!」

「就憑他?」,徐子龍嗤聲道,「別說他買不起這交易會上的寶葯和寶物,就算他有寶葯和寶物,也絕不可能奪到一個進入大派修行的推薦名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