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間,黛安娜出聲,湯姆心中一震,看了一眼黛安娜,點了點頭。

「小子,今天我是給我姐面子,等到了森林裡面,我會讓你好看!」說著,湯姆抬起手,對著林羽狠狠地抹了一下脖子!

林羽冷笑,沒有說話,因為這湯姆在他面前,不過是跳樑小丑一般。

一旁,秦宗卻是嘆了一口氣,心想那湯姆如果走出一步多好,那麼林羽就會被取消資格,這簡直是大喜事。

秦宗失望的搖搖頭,但心中卻還是非常欣喜,只要這兩大帝國學院站在了對立面,那麼對他就非常有利!

湯姆回到黛安娜的身旁,對著黛安娜似乎在抱怨著什麼,但是黛安娜卻不予理會,只是安靜的坐了下來,等待著狩獵大會的開始。

三大帝國學院的院長互相看了一眼,在短暫的客氣之後,便由大秦帝國學院的楚元出面主持。

畢竟,楚元的名望要比其他兩人高出一成。

楚元走上前,三大帝國學院見狀連忙站了起來,形成三列,看著面前這位成名已久的超級強者。

楚元低頭,看著台下這些正在為了他這種境界而努力的青年們,不由得笑了笑。

「三大帝國學院,會從三個不同的方向進入森林,每個人現在都會被發一個牌子,日落之前,牌子最多的兩大帝國,將會進入決賽!」

說著,楚元凌空出手,頓時在他腳下的六十塊牌子漂浮起來,跟著準確無誤的飛向了六十個學員!

學員們伸手接了下來,只不過,學員們對於楚元這種凌空馭物的能力,卻是十分的興奮。

他們知道,這種能力,只有到達洞天境以後,才會擁有。

洞天境,對於他們還太過遙遠。

「現在,將有老師帶領你們三支隊伍到不同的地方,一旦你們進入森林之後,戰鬥即將開始,狩獵大會不允許死亡,其他不限!」

跟著,楚元對著六十名學員大聲說道,「狩獵大會,開始!」

六十名學員身軀一震,跟著只見三名老師從高台上凌空飛起,直接帶著三支隊伍全速前進!


所有人的速度都極快,三支隊伍全速趕路,足足用了半個時辰,三大學員才來到了森林的三個不同角落!

而且,這三個角落還不是將森林完全包住的三個角落。

帶領大秦帝國學院的那名老師對著林羽說道,「就是這裡了,保護好你們的牌子,現在就進去吧。」

林羽點頭,看著面前的森林,對著自己身後的眾人說道,「走吧!」

言畢,他率先急速掠了進去!


緊跟著林羽進入的,則是凌夏!

其餘十八名成員也緊跟著進入,只是他們對林羽有些不滿意,哪個隊長不是在進入戰場之前不是先說一番慷慨激昂的話來鼓舞士氣,他卻只說了兩個字『走吧』。

看來,這林羽果然是沒經驗。

在進入不久之後,林羽便停了下來,他看著周圍的參天大樹,每一個大樹都至少二十米高,仰頭,感覺到這大樹遮天蔽日。

林羽停下來后,眾人都跟著停了下來,他們知道,隊長對於學院的隊伍是有著絕對的指揮權。

如果因為不聽隊長的話而導致比賽輸掉,那麼就是他們的責任,如果聽隊長的話輸了,那麼就是隊長的責任。

所以,他們不可能不聽話。

林羽在短暫的考慮之後,下達了進入森林的第一條命令。

「全體隱蔽!」林羽沉靜的說道,「你們五個出列探查周圍的可疑人物,每半個時辰一換!

… 尤龍帝國學院的人在進入森林之後,秦宗馬上就讓眾人停了下來。

「李聰,把你的牌子交出來!」秦宗第一時間來到一個人面前,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

眾人看著秦宗,李聰是他們二十人中實力最低之人,這秦宗是要幹什麼?

無論如何他們都不能違抗隊長的命令,李聰只好將自己的牌子交出來。

秦宗毫不猶豫的接過了牌子,放在了自己的手裡,跟著對李聰說道,「你現在趕緊去找倫約帝國學院的人,說我們希望和他們聯合,先將大秦帝國學院的人做掉,那麼剩下能進入決賽的兩支隊伍,就會是我們!」

李聰聽後點頭,跟著問道,「可是森林這麼大,我怎麼找到倫約帝國學院的人,萬一我碰到了大秦帝國學院的人,那豈不是糟了?」

「放心吧,倫約帝國學院的人是從西北方進來的,你只要朝著西北方趕路,走大概半個小時,就可以碰到他們。」

李聰一怔,看著秦宗不解的問道,「你怎麼知道?」

「這有什麼,我還知道大秦帝國的位置。」秦宗冷笑著說道,「我們身為東道主,自然是要有一些主場優勢。」

「告訴他們要快,時間緊迫,大秦帝國學院的人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而且如果他們不答應,那就說我們要找大秦帝國學院的人聯合了,其中的口才就看你的了,我們勢必要和倫約帝國聯合!」秦宗連忙吩咐道。

李聰用力的點了點頭,朝著西北方急速跑掉。

「田明!」秦宗再次喊道。

「在!」一個男人走出隊列,來到了秦宗面前。

「牌子交出來!」秦宗毫不掩飾,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

田明也沒有扭捏,直接將自己的牌子交出來,等待著秦宗的命令。

「我需要你去探查大秦帝國學院的人!」秦宗看著田明,此人與李聰不同,算得上隊伍中的上等水平,「他們從東北方進入,從此處趕路也是半個小時,你的目的就是找到他們,你自己算著時間和他們的行進方向,只要找到他們就馬上回來報告!」

「是!」田明用力點頭,朝著東北方急速趕去!

「剩下所有人待命,等待倫約帝國學院的人!」秦宗對著所有人喊道,「把你們的狀態給我調到最好,我們必須要在這裡做掉大秦帝國學院的人!」

「是!」


———

林羽在下達了原地隱蔽的命令之後,就坐在地上沉思起來。

說實話,指揮這種事情他從來沒有做過,所以也沒有經驗,他坐在地上,一直在思考著關於這狩獵大賽應該怎麼進行下去。

他知道,如今他們的情況很不好。

雖然這狩獵大會只是最年輕一輩的比賽,但是大秦帝國學院在三大帝國學院中的威脅性最大,秦宗與自己有著恩怨,倫約帝國與自己也是有仇,他們兩人的聯盟,似乎是水到渠成。

這一點,林羽最開始就知道。

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就是,林羽不知道那秦宗要花費多少時間來找到兩大帝國學院的人。

他甚至將秦宗知道兩大帝國學院的位置這一點也算了進去,但林羽糾結的是,他完全不知道其他兩大帝國學院的位置,這樣他就連行進方向都不知道。

萬一他撞上了,豈不是自投羅網。

當然,這要排除凌夏出手的情況,否則只要凌夏出手,兩大帝國學院聯手也不過是渣一樣的存在。

林羽並不想什麼事情都讓凌夏去解決,他想憑藉自己的力量。

想了一會,林羽也沒想出什麼好辦法來,但是在原地等待遲早會有人找到他們,哪怕他下的是隱蔽的命令。

想到這裡,林羽站了起來,此時他們進入森林已經五分鐘的時間,他看著眾人說道,「現在,我們朝著森林的中心趕路!」

所有人聞言之後,全部都站了起來,齊聲說道,「是!」

林羽下達這個命令,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如果,秦宗一開始就知道他們在哪裡的話,那麼勢必會用探子來找他們,而他們必須要在此之前離開這個地方。

所有人都是從外圍進入,這個森林是一個圓形,林羽不知道敵人的位置,所以不敢去做順時針或者逆時針的選擇,他選擇了朝中間進發。

「全速前進!」林羽對著所有人說道,「不必害怕自己暴露,全速朝森林中心趕去!」

言畢,林羽便帶著所有人朝著中心趕路!

———

一個半小時后。

倫約帝國的人與尤龍帝國的人聚集在了一起。

「你好。」黛安娜看著眼前的秦宗,感覺到秦宗身上那雄厚的星辰之力波動,態度很親近,伸出了自己的手。

秦宗笑容滿面,直接做了一個吻手禮。

另外一旁,湯姆發現了尤龍帝國學院中一個長相極為不錯的美女,雖然比不上凌夏,但也絕對是一流的。

「哇,這個妞好漂亮!」湯姆直接來到了這個美女面前,對著此女說道,「美女,我們認識一下可以嗎?」

說著,湯姆直接把手搭在了此女的肩上,而此女的表情明顯有些不悅。

秦宗將一切看在眼裡,卻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在吻手禮之後,直接走上前,摟住了黛安娜的腰際。

「黛安娜小姐這麼漂亮,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和我結伴同行?」秦宗狠狠地摟住了黛安娜,兩個人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黛安娜那豪放的身材,直接與秦宗親密接觸。

「當然。」黛安娜絲毫不介意,甚至有些嫵媚的說道,「我既然都來到了這裡,自然是會與你結伴同行。」

「如此最好。」秦宗笑著說道,「那我們走吧。」

言畢,秦宗仍然沒有放開摟住黛安娜的手,直接與黛安娜走到了最前面。

湯姆見狀,也不甘示弱,對著身旁的美女說道,「你看,你們隊長與我姐姐打得那麼火熱,你也不忍心拒絕我是不是?」

言畢,湯姆一把抱起了身旁的美女,在美女的驚呼聲中,直接朝著秦宗與黛安娜的方向追去!

其餘的所有學員,都跟了上去。

田明在剛剛,也就是走後的一個半小時,才回到了這裡,他花了很多時間去勘察地形,找大秦帝國學院的行進路線。

田明是學過這種偵查手段,所以說這種事情對於他來說,並不難。

判斷出了行進方向之後,田明便馬上趕了回來,此時兩大帝國學院的人也剛剛匯合在一起。

結果不言而喻,兩大帝國聯手,一起要了最終決賽的名額。

大秦帝國畢竟有些強勢,尤其是對於個人實力而言,他們都沒有把握能戰勝對方。

如今林羽是朝著森林的內部趕去,那樣正好,那裡的地形寬闊,並且是有著湖泊,不是複雜的森林地形!

林羽啊林羽,你給自己找了一條絕路!秦宗心裡暗爽,看著自己仍然摟著的黛安娜,他早就聽聞倫約帝國的人極為開放,如今看來,果然傳聞不假。

「黛安娜小姐,今日過後,決賽要在三天之後,不知道我們兩人這期間,是不是可以在別處切磋一下?」秦宗看著黛安娜,笑容中帶著明顯的慾望。

黛安娜看后,並沒有生氣,反而是挑逗一笑,看著秦宗,反問道,「在床上?」

「地點你定。」秦宗哈哈大笑,說道,「不一定非要在床上!」

「我還以為尤龍帝國的人很保守呢,看來也沒正經到哪去。」黛安娜咯咯的笑著,說道,「也好,反正也閑來無事,修行不差這幾天。」

「如此最好!」秦宗笑得更大聲了,看著前方的路,他感覺到這一次的狩獵大會敵人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無論是賽場外還是賽場內,他都可以掌握敵人!

果然,冠軍非自己莫屬!

秦宗惡狠狠的想道,林羽,你以為你消失了四個月回到了這裡就能翻身了嗎?我秦宗會告訴你,你會永遠被我踩在腳下,永遠抬不起頭!

想到這裡,秦宗的眼裡閃過一絲陰狠!可緊接著,他又再次大笑起來。

白痴。

黛安娜看著摟住自己的這個男人,心中不屑的說道。

… 林羽的想法很簡單,只要他們這些人能都在日落之前完好的保存下來,那他們就已經贏了。

三支隊伍,每支隊伍二十個牌子,只要保持著自己的牌子數量不變,那麼就根本不用侵略任何人,基本上都能直接進入決賽。


當然,也不排除三支隊伍都坐在地上乾等著。

但是對於林羽而言,他可不認為其他兩支隊伍會保持著牌子數量不變的情況,很簡單,如果到日落之前這兩支隊伍還沒找到自己,那他們一定會自相殘殺。

沒錯,是一定。

在路中,林羽已經吩咐了凌夏,不到萬不得已,或者是沒有經過他的允許,絕對不可以出手。

否則,凌夏一旦出手那性質完全變了,凌夏完全可以自己拿二十個牌子然後大搖大擺的走到最後。

林羽不想依靠凌夏的力量,因為這種力量在狩獵大會已經是遠遠超出了水平線。

就在這種情況下,三支隊伍都不約而同的朝著中心地帶進發。

林羽帶領十九人,率先到達中心地帶。

從參天大樹中沖了出來,也是從森林中沖了出來,頓時有種撥雲見日的感覺。

二十人看著天空,還有面前的這湖泊,都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湖泊很安靜,水很清,這湖泊的直徑大概有五百米,而在中間,還有著一個小小的島嶼。

說是島嶼,其實也就是一塊空地,一塊五平方米左右的空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